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四九 来人亲和师者为尊,借机报复乐见斥惩

四九 来人亲和师者为尊,借机报复乐见斥惩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第一次这般叫宁大人,他却好似没听到一般,虽然比他小上几岁,这样叫来,却未觉有什么不自然。既然宁大人也没有反对,那以后就这般叫他!

“小宁,怕是这大人物要到了,咱们可别坏了夫子好事!”

小乙这话,倒像是说宁大人会从中捣乱一般,宁大人瞟了他一眼,只道,

“我才没兴趣搭理他!”

小乙笑道,

“那你还来?!”

宁大人不看着夫子开了院门,示意众人禁声。

院门大开,只见夫子弯腰施礼,头都低到了膝盖高度,口中问候门外那人,

“学生有礼了,老师一切安好?”

门外那人道,

“都好,都好,你堵住门口,是不愿让我们进去?”

这吕夫子一见了自己的老师,恭敬非常,与平日作风大大不同,小乙几人也很好奇,想要看看这夫子的老师又是何等人物!

吕夫子让开了道,仍弯腰在旁,迎那先师进屋。一人搀扶着老者进来,老者另一手拄拐,走路有些不太灵便,满头的白发几处散落下来,将脸上皱纹遮挡住一半,可即便如此,还是没能遮住那岁月的侵蚀。说老人家有个八九十年岁,也算是保守的估计了!他轻薄丝衫,虽说色泽朴素,但明眼人一见便知出处非凡!再看扶他的那小伙,小乙也是认得,那日要小乙以后跟他做事,还赠了宝扇给小乙的那位公子!

小乙轻声道,

“怎么会是他!”

众人很是好奇,眼巴巴望着他,小乙这才想起,遇到此人之时,其余几人都不在场,而在那岳麓山顶,也是没几人见过他的!小乙尴尬一笑,只道,

“那年轻人我认得,若是有机会,让他跟夫子求求情,放我们出去!”

童陆笑道,

“再跟他说说,小宁干得不错,让他再多留几日!”

几人心头好笑,宁大人却是满眼的疑虑,不过他也不说话,众人哪会知晓他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师哥,想不到如此大的风雨,你这竟然没有多少操伤,当真是用心得很啊!”

那公子边走边问那吕夫子。

小乙心想,难怪这吕夫子如此上心,这贵客也当真不是一般人!再看看吕夫子,与公子师出同门,那也很不简单!

吕夫子回公子道,

“听说师傅与师弟要来,我们书院也倍觉荣光,因而上上下下清理了一遍,这才恢复了大半。早听闻师弟也来了岳麓山,却未曾到我这儿来,以为你早把师哥给忘了!”

公子道,

“师哥说笑了,事务繁忙,今日正好师傅到了,我才抽了空与他一同过来。师哥你可不要生师弟的气哟!”

吕夫子回道,

“哪敢哪敢!师弟忙于正事,师哥自然是愿意看到的!”

老师说道,

“学子们现在何处?带我看看去吧!”

吕夫子每次与他老师说话,都是弯下腰来,看起来好不别扭,只听他说,

“学子们正在用餐,老师这边请!”

夫子带着二人去了。后边跟着的数十位武士,也依次进到院中,把守住了各处通道。小乙几人先行一步回去,等着吕夫子带人前来。

吕夫子为众人介绍,原来这老者名姓邹,乃是当世的大学究,到底有多厉害呢,小乙哪会知晓,不过人家能作公子的师傅,这点就胜过一切吹嘘!邹先师十分和气,始终笑脸相迎,询问学子们的生活琐碎,与学子们说笑一处,一点架子也无!看到学子们碗食,还一个劲个嘱咐吕夫子多添些肉食。小乙心想,人家老百姓一日两餐,大都只是素食,这儿倒好,一日三餐荤腥不断,还要如何添配?!吕夫子倒是很听先师的话,一个劲的陪笑点头。

小乙真是看不惯他那嘴脸,人前卑躬屈膝,人后耀武扬威,那戒尺这么厉害,怎的现在不拿出来看看?看着来气,小乙转过身去不看他们!

这动作稍稍大些,虽然几人躲在暗处,却仍被邹先师看到,他望向这边,问道,

“这几位怎的穿成这样,他不是这里的学子么?”

小乙几人本来没有权利到这里吃饭,可吕夫子一时没嘱咐到位,众学子又性情温和,怎会计较此事。吕夫子赶忙回道,

“他们是学院的帮工,烧火劈柴,为学子们准备饭食的!”

邹先师对着小乙这边招手,说道,

“你们过来!我问问你们!”

小乙几人哪会害怕,这先师又极其温和,更重要的是,吕夫子如此怕他,那可不就有机会反制于他!想想都高兴,几人大步走上前来,一齐鞠躬,

“见过邹先师!”

邹先师道,

“无须多礼,我问问你,刚才为何突然转身?”

小乙看了看吕夫子,嘴里偷笑,半露出来,回道,

“我,我刚才发现鼻中有些异物,所以转身过去,想把它抠出来。”

邹先师道,

“你不必害怕,实话实说!”

小乙看吕夫子一眼,早被邹先看到眼中,因而他才这般说话。公子立在身边,不停向小乙眨着眼睛!小乙心头好笑,难道说公子与这吕夫子之间,还有些矛盾不成,他也乐于见到自己向邹先师诉苦?这下,就更好玩了!

小乙故意吞吞吐吐,说道,

“没,没有,吕夫子对,对我们,很,很好!”

小乙还故意偷瞄吕夫子,话虽未说出口,但效果真是惊人!

邹先师转头对吕夫子说话,听那语气,有些责怪之意,

“我早跟你说过,不要这么严厉苛刻,你就是不听!我一进到书院,便有种压抑之感,你看看,学子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又哪里来的活力!你再看看他,有你在场,连话都讲不清楚,你说,是不是你的错!”

吕夫子一听,慌忙跪了下来,只道,

“老师,对待学子们,就得严厉一些,他们方能知道用心读书!这些年的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啊!”

邹先师道,

“确实有那么几个人才,但也都是清一色的书呆子模样,我看了,也都来气,又何况是皇上呢!”

吕夫子沉默下来,邹先师来到一位学子面前,问道,

“你们的吕夫子平日如何处置不安分的同窗?”

这学子哪敢支声,直把脸都埋裤裆里去!小乙心头好笑,你这不是白问么,你总不能一直在这儿吧,最多两日便走,那这以后吕夫子计较起来,受伤的还是他!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让自己来吧!他刚想说话,童陆却是抢了先,

“先师啊,你可得为我们作主啊!”

童陆这声哭音极重,小乙看得好笑,憋笑起来,差点没能忍住!

邹先师转而面对童陆,吕夫子眼中怒意渐生,但此时又不敢发作,小乙更是忍受不住笑出声来,这不太好,他又故意咳嗽几下,以作遮掩。

童陆眼中含泪,哭诉道,

“吕夫子,吕夫子他可真是太凶了!我们刚来几日,可是不少挨打啊!先师你看看,我这的掌受了一下,到现在还在肿痛呢!”

吕先师抬起童陆那手,仔细查看一翻,问道,

“他为何打你?”

童陆道,

“他想打就打,哪会需要缘由?我们每个可都被他打过!而且一点不会留力!”

童陆拉着宁大人过去,宁大人一惊,童陆没拉动他,只在他身边说道,

“你不信,你大可看看他!”

宁大人脸上被打,为了遮丑,从那夜里便戴上了面巾,他一直躲在小乙几人后边,此时几人让开,邹先师方才注意到他。童陆忽的扯下那面巾,众人看了,都是心惊不已。他那嘴层破裂之处已然干疤,不过脸上十字仍就红肿,此时灯火明亮,看得极为清楚。公子一见,也是张大了嘴,他哪会想到戒尺还能打出这等效果来!

宁大人瞪了童陆一眼,童陆向他眨眼,又接着哭诉,

“先师你看到了吧,他只不过顶了几句嘴,便被打成了这个模样!他可还没娶媳妇呢,若是把脸给打坏了,那可怎么是好!”

这招够狠,小乙料想吕夫子也不敢说出强迫几人留下的实情,所以童陆才这般肆无忌惮。吕夫子牙关紧咬,显然已经怒极,只是还未发作而已。小乙四周瞟了一眼,众学子皆是咬住了嘴唇,看来心头也是高兴得很!

邹先师把那拐杖砸到地上,砰砰直响,喝道,

“混账,混账!谁不是爹娘养的,来到书院学习本是为家国大业,你这倒好,竟然滥用私刑!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邹先师一口气提不上来,直喘起来,小乙赶忙上前扶住,

“先师,你不要生气,千万不要生气!我们这些人,皮糙肉厚,耐打得很,受个几下,一点问题也没有!”

这话哪是安慰,更像是火上浇油那般!邹先师难以呼吸,拐杖脱手,落到地上!白青道,

“小乙哥,你别说了,先救人才是!”

几人齐力按压解救,邹先师呼吸总算平稳了些。公子在旁说道,

“老师,你别气着,师哥已经知道错了,他马上就改!”

他转头问吕夫子,道,

“师哥,你说是不是?!”

吕夫子没有办法,自己的老师都成这样了,那还能赌气?于是磕下头来,回道,

“老师,吕立知道错了!”

此头磕到地上,久不抬起。邹先师中喃喃,却是讲不出话来,公子道,

“师哥,师傅累了,你快些安排一下吧!”

吕夫子早就准备好了一切,于是小乙帮着把吕夫子抱入客舍之中,白青是大夫,公子也让她一同进来。邹先师其实没甚大碍,只是怒气攻心,平躺之后,也就慢慢好转过来。吕夫子跪在床边,不发一言。邹先师开口说话,

“你出去,好好想清楚了,再来跟我说话!”

吕夫子乖乖出了门去,但并未走远,只是一直跪在门口。

邹先师闭上眼来,公子示意小乙二人出去,只自己一人照顾便好。于是二人告辞出来,公子背到身后的大拇哥儿,也是印证了之前的猜想。吕夫子在门口跪着,看到小乙二人出来,也并无什么其他说法。小乙与他打了个招呼,便带着白青走了,吕夫子一眼没看二人,只是低头盯着自己的膝盖,他是在反省么?哎,谁知道呢!

童陆等人还在那边,小乙刚一回来,便被他们围住,

“小乙哥,怎么样了?邹先师有没有教训吕夫子?”

众学子也围拢了过来,也不知他们是关心吕夫子,还是以后自己的学子生涯!小乙笑道,

“邹先师没有事,只是有些生气,急火攻心,休息一阵便好!至于吕夫子嘛,正在接受教训,以后啊,定然会有所改变的!”

众学子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小乙也很高兴,又道,

“忙活了一日,大家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到于明天的晨练呢,我看还是很有必要的!”

众学子齐声说好,然后挨个出了门,回各处屋去了。

童陆待人走远,问他,

“小乙哥,那位公子很不简单吧!”

几人盯着小乙,小乙只道,

“算是有些权势吧!咱们先别管他了,先管管自己才是正事!”

童陆一拍脑袋,说道,

“今日若再住那柴房,可要遭罪了,忙进忙出,早被弄得乱七八糟了!”

童陆点头道,

“我们问问师长去,若是能住上学子们的宿舍,也是不错!”

刚好有师长过来,听到此话,便回了小乙,

“真是不巧,今日所有能住人的地方全满了,你们也别多想,并不是针对你们,而是晚间临时安排住下的!我也想为你们张罗,可也是有心无力啊!”

小乙叹了口气,为了安全起见,几人定是没法去住客房了,只好再到柴房之中将就一晚!只好回那师长道,

“多谢师长,我们就在柴房之中将就将就!对了,你可知那邹先师要住到几时?”

那人回他道,

“午时过来讲说明天一早过来,住上三日,可今日提前来了,又遇上了这事,我想啊,兴许明日便走了!”

小乙点头道,

“多谢师长,你先回去歇着吧,我们把这里收拾一下便回!”

师长走了,只剩下小乙几人,赶紧收拾好一切,便回那柴房去了。这夜里没有夫子巡哨,小乙几人也是自在许多,直接在这柴房生起一堆火来。宁大人一人独占一方,其余几人则是挤到了另外一边。

难得,宁大人竟然主动开口说话,

“小乙,那公子你可认得?”

小乙回问道,

“之前不是讲过了么,怎的还要问来?”

宁大人道,

“我是说他的身份你可知晓?”

小乙道,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宁大人道,

“你不用再打马虎眼,我眼睛好使,不会认错?”

小乙道,

“怎的,小宁你也认识他?”

宁大人道,

“若我没记错的话,十多年前,曾经见过他数次!”

十多年前,那不是宁大人正自春风得意之时么?莫非他真的见过公子?小乙回他道,

“兴许你是记错了!看他年纪,也只二十上下,若是十多年前,也只是个半大孩子,这么多年,孩童的容貌变化巨大,你仅凭记忆,又怎能断定是他!”

宁大人道,

“我也没有绝对把握,但至少,至少有个五成!”

这宁大人这般执着,必然会继续查验清楚,若是再惹出什么事来,那可不太好挽回错误了!

小乙道,

“小宁啊,若真是他,你会怎么办?”

宁大人摇摇头道,

“我早不是曾经的自己,又怎会去管曾经的人和事!”

小乙笑道,

“你倒是想得开,不过我觉得这样自在逍遥的日子,才是真正适合你的!”

宁大人干笑两声,

“自在逍遥?呵呵,哪有什么自在逍遥!”

小乙又道,

“你总是有这许多负担,才会活得这般辛苦!不如尝试放下一切,做个闲云野鹤?”

宁大人摇头道,

“我命不该如此!”

小乙又道,

“命又不是天定,可别过早定论!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你自己好生考虑考虑!”

宁大人不再多言,童陆却还在回味二人之前讲述的话,问道,

“你们刚才说的什么跟什么?那人是谁,讲出来听个明白啊!”

小乙宁大人一齐回他,

“也没谁!”

童陆听小乙这般说话,也知其中深意,既然不便明说,那人定是大有来头!于是他岔开话题,又说起吕夫子来,

“小乙哥,吕夫子现如今怎样了,也不见他来,怪想他的?”

小乙笑道,

“你想他来,我看是见鬼了!他啊,正跪在门口思过呢!看这样子,也不知还要跪上多久!”

童陆也笑了起来,道,

“看来恶人还有恶人魔,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万物相生相克,就像小宁能克我们,吕夫子克小宁,邹先师又能克吕夫子一样!哈哈,哈哈!”

小乙笑道,

“你啊,总有那许多歪理可说!”

童陆笑道,

“我都是实话实说啊!”

“确实是实话实说啊!哈哈!”

门外竟然有人接话!话音刚落,柴房门从里面别住,他推不开来,小乙起身来到门口,问道,

“怎的,这屋里潮得很,烧烧火也不行?”

门外那人嘿嘿直乐,说道,

“是我啊,我送你的那把扇子,可还在你包中?”

小乙心头一懔,竟然是他?他打开门来,果见一人嬉皮笑脸立在门口,手中仍然保持着敲门姿势,张口大笑,好不喜庆,只道,

“怎的,不欢迎我么?”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