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〇 贵友不弃同食共饮,小舍清寒有苦自知

五〇 贵友不弃同食共饮,小舍清寒有苦自知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笑着把他迎了进来,道,

“你若不嫌弃,在这儿住上一年半载,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异义!”

公子笑道,

“这话讲得好,这话讲得好!瞧瞧,这火烧得可真够旺!”

小乙把门掩上,并不关死,他知外边有人守护,给别人留个门,也算是对人家职业的尊重吧!

“我说公子,邹先师没事了?”

公子回道,

“我家老师身子一直硬朗,当然不会有事!不会今日倒是被气得不轻,差点没能喘上气来!”

小乙道,

“我们也只是想戏弄一下吕夫子,没想邹先师竟差点晕了过去!对不住,真是对不住!”

公子笑道,

“老师也无大碍,你们不必放在心上!老师过来看看师哥,也是想了解书院的真实情况,若都像学子们那般表现,又怎知平日是何样子!所以啊,老师让我过来谢谢你们,顺带再了解一下你们有怎样想法!”

小乙取了几根干柴,搭成一个小凳。公子倒也不客气,轻抬衣衫,坐了下来。

小乙道,

“其实啊,我们也只来了一天,对书院里的大事小事也不太清楚!”

公子笑道,

“看你这模样,哪像是长待书院的,我在这儿见到你,便猜到了一二!说说吧,你们是如何进来做工的?”

小乙把众人如何进来,如何被吕夫子发现,又如何答应他来做帮工简单说给公子听。公子边听边乐,到后来变成了大笑不止,

“哎呀,没想到啊,师哥还有这等本事!”

公子看了看众人,最后把眼神停留到了宁大人那边,他思索片刻,回道,

“咦,我怎么觉得你有些面熟呢?难道咱们以前见过?”

宁大人回他道,

“乡野小民,公子应该不会见过我的!”

公子点点头道,

“可能是我见得人太多,有些迷糊了吧!”

公子与众人说谈一阵,肚中却是咕咕咕叫了起来,小乙乐道,

“公子饿了不成?”

公子摸着肚子,回道,

“你们可不知道,老师现在只吃素食,我与他在一起,也只能跟着吃素!哎,没个油水,真是吃不下饭啊!”

小乙笑道,

“公子真是有福之人!我见后院还有一只大公鸡,不如……”

公子拍手叫嚷起来,

“好好,杀了吃肉吧!小乙,你会做吧?!”

小乙双手一摊,又道,

“我会倒是会,不过这鸡可是每日打鸣,要叫学子们起床的!若是吕夫子怪罪下来,那这责任我可是担不得!”

公子笑道,

“我以为是什么事呢,尽管去拿,我明日还他一百只鸡!”

小乙道,

“那说好了啊,这么多人作证,你可不能赖皮!”

公子道,

“我说话算话!对了,咱们这么多人,一只鸡怕是不够,你看还有没有……”

小乙笑道,

“公子你也真是,你自己贪吃还要拉上我们!”

公子也笑了起来,回道,

“所谓团队作案,怎么也要更有底气一些嘛!”

众人呵呵一乐,小乙出了门去,不多时,便从后厨带了好些东西回来,那鸡被开膛破了肚,毛虽被小乙拔光,仍就是好大一砣!公子一见这鸡,也是两眼发绿,站起身来把小乙让了过去。

小乙这烤肉的本事着实不赖,没几下,这柴房之中便只剩下了这烤鸡的香味,不止公子,其余所有人都在咽口水,宁大人虽然强力自制,可他那喉结却不会说谎,还是不时的上上下下!

那鸡整翻烤,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成,小乙便把厨房之中拿来的肉食先烤了众人解馋。公子吃上一块,赞不绝口,

“小乙,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嘿嘿,再问你一次,你可愿意跟我一齐回去?”

小乙笑道,

“可以说还没想好么?”

公子笑笑,回道,

“没关系,我说的话,一直有效!”

小乙突然想到什么,跑到柴堆里边摸索一阵,取了那酒囊出来!

“嘿嘿,昨日只喝了几口,此时还有大半呢,正好有下酒菜,咱们就着喝点!”

公子很是兴奋,说道,

“哎呀,没想到,在师哥的书院里,还能有这等待遇!你还别喝说,在师哥眼皮子底下,偷偷吃肉喝酒,还真是相当的刺激呢!”

小乙笑道,

“公子,你今夜不必回去照顾先师了么?”

公子轻声回话,

“师哥在那儿呢,他们肯定会促膝长谈,我留在那儿,也没甚用处!嘿嘿,其实不是老师让我过来,是我自己要过来找你们的!看师哥出丑,我也很开心啊!”

小乙烤得过慢,童陆等人哪里等得及,自己动起手来,自顾吃喝。众人与公子不熟,宁大人只是盯着他看,也只有小乙与他说话了,小乙问他道,

“怎的,你俩之间还有过节不成?”

公子道,

“不能说是过节,只是他太过严厉,有段时间真是快要把我逼疯了!不过有老师在,我也只能干受气!”

小乙笑道,

“原来如此!那建这书院,让吕夫子来管理,也是先师的意思?”

公子点头道,

“一个人做学问真是没劲,不如教书育人来得实在!这一点,我和师哥倒是意见一致!这也算是官办的书院吧,老师让师哥过来,也是想他做了这山长,能够稍稍收敛一些,可没想到啊,他竟然更加变本加厉了!”

小乙又问,

“这书院已经办了这么久了,先师都没来过的?”

公子回道,

“据我所知,老师是来过几次的,不过应该也没能发现问题所在。我呢,倒是第一次来,遇上了这等好事,嘿嘿,也是没有白来!”

小乙烤了块肉递给公子,公子吃得极慢,细细品味,

“比我家里的还要好吃百倍!”

小乙笑道,

“过奖过奖!”

公子又道,

“对了,你们接下来又要如何,不会还要在书院之中待下去吧!”

小乙笑道,

“那还不是听吕夫子的,他若要我们多留几日,我们也只好认了!何况我们现在出去,立马就有麻烦事了!”

小乙眯眼看着宁大人,公子问道,

“有什么麻烦事,你都处理不得?”

小乙道,

“若是公子替我求情,没准能够有商量的余地!”

公子指着自己,道,

“我?又要如何来做!”

小乙朝宁大人一噘嘴,回道,

“喏,你跟小宁说上一声,小乙他们都是好人,不要再为难他们了,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公子看了看宁大人,又回头望向小乙,完全不知其中缘由,

“这样就可以?”

小乙点头,他便对宁大人道,

“小宁啊,你就别为难小乙他们了,他们是好人,我都知晓的!”

这话一出,宁大人显得有些焦虑,脸色也有些不大对劲。小乙赶忙补充道,

“小宁啊,你觉得怎样?”

宁大人思虑良久,方才回道,

“恕难从命!”

没办法,小乙挠头不止,真是不知还要如何做才好!公子被人拒绝,倒也不生气,只道,

“小宁啊,凡事多往好处想,我也只能这样说了!”

宁大人毫无回应,伸手将瓜哥手中的酒囊夺了过来,里边酒水已然不多,他便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公子眼看没了酒,问众人道,

“不如我让人去取些酒来?”

小乙道,

“咱们躲在柴房吃喝也罢,若是再这明目张胆的取酒来喝,只怕不太好吧!”

公子想想也是,忽的又想起什么事来,喜道,

“哎呀,我怎么忘了,师哥那儿应该也会有不少好酒!我爹可是送了他不少,嘿嘿,还有,他平日滴酒不沾,少个一坛两坛,应该也不容易发现的!那么多好酒放着,真是浪费,不如咱们取来喝掉!”

小乙来了兴致,公子笑道,

“小乙,你跟我一齐过去看看,我负责带路,你负责搬酒!”

有人带头,小乙当然说好,于是二人摸黑前行,小乙知道周围有高人在场,但也学着公子那样小心翼翼前行,自己都觉好笑!

有公子带路,很容易便到了吕夫子的住处。与普通师长的住处并无太大区别,只是窗上的贴纸有些不同罢了。门没上锁,看来吕夫子在书院之中的地位超然,即便不锁,又有哪位敢随意进来!若是小乙单独过来,只怕也不敢靠近,只是现在有了正主在前,自己当个跑腿的,也就没什么担心了!

二人进了屋内,公子点上了烛火,整个屋里的布置,也着实让小乙大为吃惊!只见右侧一张小床,也只三尺来宽,床上放有书籍,垒得老高,足足占去了一大半床上空间,吕夫子那等身形,只睡这么一点,想必翻身都成困难!这床边上置有一张极为简朴长方桌案,上边有笔墨纸砚、印泥章盒,除此之外,也就几件日常吃饭喝水的用具。这屋另外一边,有几只大箱子,公子一一打开,有装着换洗衣物的,有装收藏字画的,当然也有装酒的。

小乙奇道,

“这吕夫子也太过简朴了吧!”

公子也很意外,回他道,

“我也没想到,师哥竟然过得这般清苦,哎,他这酒,我倒真不好意思再拿了!”

小乙点头道,

“你若让我拿,我也真下不去手了!看来,吕夫子不仅仅是对学子们严厉,对自己也是一点不留情面!”

公子也道,

“是啊,本来我也是有师嫂的,可师哥总是忙于教学之事,难得回去见她一面。多年前,师嫂病故,师哥却是最后一个得知消息,可是刚巧碰到各国学者交流,事关国家尊严,师哥为了大义,连妻子最后一面也没见着!这书院啊,是师哥向老师提出来的,所以一切事宜都由他来安排。他本是老师的得意门生,师哥痛失爱人,无心再留,老师虽然不愿,但也只好同意了他的要求,回到长沙,督建起了这书院!哎,师嫂没能给师哥生下个一男半女,师哥又不愿再娶,他来到这书院之后,从始至终只是一个人,他把全身心都投到这书院之中!”

小乙叹了口气道,

“原来吕夫子也是伤心之人!哎,我在想,今日之事,是否做得有些过了!再见他,该不该向他说声抱歉!”

公子道,

“没事没事,师哥虽然厉害了些,但绝不是小气之人,更不会徇私偏袒、公报私仇!”

小乙点头道,

“那咱们回去吧,若是被吕夫子遇上,还真不太好解释!”

公子同意,二人将一切复原,开门出来,公子一头撞到一人怀中,他抬头一看,好不尴尬,只道,

“师哥,你回来啦?我,我们刚来找你,你没在,正要去老师那儿寻你来着!”

这人正是吕夫子,小乙一见他,也是有些畏惧,他想,不知这吕夫子在门口待了多久,刚才二人说话,没准也被他听了进去。他心中暗骂,那些所谓的高手,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废物,连吕夫子回来都不通报一声!

吕夫子倒没什么怒意,说道,

“你要寻我,怎的不去老师那儿,我之前可一直没有离开过的!你,你竟然在书院之中喝酒!老师可还没休息,你便喝上了?”

公子赶忙道,

“师哥,我只是喝了一小口,不碍事的,你可千万不要跟老师讲哦!”

吕夫子看看小乙,冷冷道,

“你可别要跟他们混在一起,他们可不是正经人!”

小乙想要回怼,什么叫不是正经人,可公子伸了手拉他,他才咽下这口气,又听公子道,

“师哥,你先歇着,我们就先走了啊!”

吕夫子问道,

“你不是找我有事么?怎的什么都不讲明便要离开?”

公子笑笑,回道,

“也没什么事,只是过来看看老师有没有放你回来!”

吕夫子再笨也知他在撒谎,可仍旧没有将他拆穿,只道,

“好吧,你们先去吧。老师让我回来取几本书,我拿了便走!”

吕夫子说完,进了屋去,公子和小乙一前一后,赶紧撤离了这是非之地。回到了柴房之中,二人方才缓过劲儿来,好险没被吕夫子留下,或是带到邹先师那边!二人围到火边,看那一整只鸡也只剩下了两块,小乙与公子各拿一块,吃入肚中,这鸡也算是完成了这一世的使命!

公子没一会儿就回了,柴房之中又只剩下小乙几人。相继睡去之后,小乙刚睡着,却被宁大人戳醒!他拉着小乙来到角落之中,轻声问他,

“我确定,他就是那人!”

小乙迷糊之中问他,

“是谁?”

宁大人道,

“你不用再跟我拉东扯西的,他就是皇子赵恒,将来继承大统,多便是他了!”

小乙一听这话,立马清醒过来,

“我说小宁,你如何敢乱说话!”

宁大人十分冷静,双目炯炯,回道,

“一个人的模样也许能有大的变化,但他的眼神不会,我观察了许久,绝对不会错!”

小乙没想到,宁大人的记忆力竟如此之好,他这般个性,不会随便认定一事,当然也不会随便推翻之前的结论。

小乙道,

“小宁,你既然已经认定,也就没有必再来问我了!”

宁大人道,

“我想再次确认一下,听你这般回话,那定是无疑了!我很好奇,你是如何与他相识的?”

小乙笑道,

“说来也巧,打擂之时,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宁大人道,

“你若不愿多说,我也不再多问!”

小乙道,

“你这人也真够奇怪,哪有你这般问人的,那正好,我也不再多说了!”

宁大人微微点头,欲要起身,小乙一把将他拉住,又道,

“不对,不对!你既然已经知晓他的身份,为何不听他之言,不再与我们为敌!”

宁大人道,

“只凭他这一句?”

小乙道,

“这天下都会是他的,他说的话,你还是不听?”

宁大人摇摇头道,

“他说这话,是你引诱的,是否出于真心实意,尚且不说。这事事关国之大计,又岂是他一句话能够了结的?更何况,他没在其位,谋不得其政!”

小乙不解,又道,

“这下说得有些过了吧,他们不就普通的教派么,又没杀人放火,祸害百姓,怎么影响了国之大计?”

宁大人道,

“拜火教不止一次勾结外族,想要颠覆我央央大国!虽然被镇压下去,可仍然贼心不死,想要东山再起,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小乙道,

“但就我所知,他们也只是拜拜火神,哪有反抗朝廷之举!”

宁大人道,

“很多东西不能只看表面,你以为朝廷都是傻子么?若不是出现了不好的苗头,又怎会痛下杀手!”

小乙道,

“即便如此,那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谋反之意,一网打尽是否有些太过不尽人情?!”

宁大人道,

“你还小,可能还无法理解,这事绝不那么简单!朝廷自然是有些过激,但是,他们又何尝不明白,比杀人还要可怕的,是诛心!”

小乙心中乱极,他只知道救助弱势之人,哪里会想这许多。自己真的做错了?难不成真是放虎归山,好心办了恶事?不,他不相信,绝不相信!

宁大人看他心事烦乱,又道,

“我说的,你好生想想。你做错了事,就要承担后果。我现如今也只是一人,若是将你擒下,自会交给官府处理。你若胜得过我,那我也无话可说,咱们便来日再战!”

小乙长吁一口气,笑着回他,

“你若不以性命相拼,咱们没事切磋切磋倒也无妨!还有,我想过了,我没做错,错的,只是人对权利和欲望的过度贪婪罢了!”

宁大人一听他这话,也是肃然起敬,只道,

“那好,以后点到为止便可!”

二人相视无言,良久,方才各自回去睡下。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