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一 高处谈心风景独好,书典一册难倒众人

五一 高处谈心风景独好,书典一册难倒众人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没了报晓的大公鸡,这书院之中,竟然都一齐睡了个懒觉,也不知是谁人一声轻唤,方才打破了书院的沉静。师生一齐忙碌起来,进进出出,吵吵嚷嚷的景象,倒是与这书院外边倒成了鲜明对比。小乙和宁大人坐在房顶之上,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也是感慨万千。天边红日慢慢爬升,霞光漫天而来。

“你说,他们为何都睡了懒觉?”

小乙问宁大人道。宁大人看看远方红霞,回道,

“也许是平日压抑得太久,偶然得到释放,所以都睡得沉了些!”

小乙笑道,

“我看啊,是吕夫子出了事,大家睡前都在议论,议论得太久,于是早上没能起来!”

宁大人难得露出一丝微笑,回道,

“不论如何,看到他们,就像看到了希望一般!他们中间,定有那国之栋梁,将来会为国为民奉献自己一生的力量!”

小乙道,

“小宁,你现在也不是当官的了,可曾想过,这大宋国的武将为何地位远逊于文臣?!”

宁大人回道,

“想当年太祖杯酒释兵权,便是武将夺权的典范,因而为避免再有此事发生,便定下这等规矩!”

小乙笑道,

“你倒也不避讳,你觉得这样公平么?”

宁大人道,

“我不在乎这个,只要是对百姓有益的事情,做什么我都愿意!”

小乙道,

“你看他们,兴许只读了十几年书,便能身处高位。而你,每日习武,流血受伤也是常有的事,若是两军交战,死生也只是一线之间。对比来看,好似真的不太值当啊!”

宁大人道,

“若是做任何事都想着回报,那做人的意义可就要大打折扣了!更何况,读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像我那样抄上一天书,定然比你练上一天武还要难受!”

小乙哈哈大笑起来,

“你说的倒也不无道理啊!”

小乙这一笑,倒是惊动了他人,那公子见着,也是笑着朝这边赶来。他一时上不来,于是小乙抛绳下去,拉他上来。公子坐到小乙身边,看看书院内外,很是兴奋,小乙笑话他道,

“你有这么好的师傅,身手倒是差得很啊!”

公子也不气恼,只道,

“我哪来这么多时间学习,又是念书,又是学礼,从早到晚都有很多人等着来见,再有天赋,没功夫练习,也是白扯啊!”

小乙笑道,

“我当你们这些公子哥整日都无所事事,没想比起寻常百姓的子女,还要更加辛苦一些!”

公子道,

“可不是么!哎,所以来长沙参加武林大会,也算是放松放松了!不过啊,还是不能做太过出格之事,否则要被师傅们骂死!”

小乙道,

“没想到你也会害怕!”

公子道,

“当然会怕了!而且父亲总说,要倾听他人之言,方能看清真实的自己,以后若是有机会再进一步,才不会刚愎自用,失了大好局面!”

小乙点头道,

“说的不错。那你平日就没什么自己喜欢的事么?”

公子回道,

“骑马啊!这天下也是从马背上打来的,赵氏子孙,又岂能不会骑马!对了,马老爷那场子不错,马也精壮得很,有空我带你们去试试!”

小乙笑道,

“我去过啦,他还送了我一匹白马,嘿嘿!”

公子眼中流出异样神色,兴奋道,

“就是那匹通体雪白的马儿么?哎呀,我早看中了,只是它太过厉害,我制服不得!啧啧,你这身手,也真是不简单啊!”

小乙笑道,

“运气好罢了!对了公子,你今日怎么安排,直接回岳麓山上去?”

公子摇摇头,道,

“那上边,除了吃的喝的,角士美女,还有些杂耍艺人,还有什么看头!”

小乙呵呵直乐,

“只怕不是那儿不好玩,而是先师要留下来,所以你也不好出门罢了!”

公子举起大拇指,回道,

“一猜即中!哈哈,哈哈!老师跟我说,要多住上几日,问我要不要留下来。他既然这般问我,便是想我留下陪他,所以我也不好反对。”

小乙问他道,

“那武林大会最后一日,你可要去凑凑热闹?”

公子点头道,

“这是自然,我可是马老爷请来的贵客啊,若不赏脸,那可不太合适!”

小乙不住赞叹,道,

“马老爷还真是人缘好啊!”

公子道,

“可不是么,他可是王爷啊,虽然没有实权,但也是有名有号的!”

小乙笑道,

“马王爷,嘿嘿,若没人提起,又有谁人知道他的厉害!”

小乙看着吕夫了进到院中,三人俯下身来,看他四处走动,不时与人说话指点。看今日的表现,好像平易近人了许多,那戒尺始终放在腰间,未曾取出来过。

小乙笑道,

“看来先师过来这趟,确实是有了些成效!”

公子道,

“我听手下人说,昨夜老师与师哥谈心,直到我起床都还没有结束!看他这样子,应该也是刚出门来,不过气色倒还不错,哪像是刚熬了一夜!”

小乙道,

“那先师这么大年纪,能受得住么?”

公子回他道,

“别看老师这么大年岁,身子骨硬朗着呢,熬夜也是他长久以来的习惯,没什么大事!”

小乙点头,

“原来如此!那咱们现在要下去么,我们都答应了吕夫子帮工做活,若是不履行诺言,倒是我们的不对了!”

公子笑道,

“既然如此,反正也没几日,就跟师哥讲清楚,与我们一道出去便是。有你们在,我这几日,应该也不会觉得太过无聊!”

小乙道,

“不好,吕夫子发现我们了!”

公子朝那边看去,果见吕夫子望向三人,朝这边走来。既然已被人发现,再藏也没什么意义了。吕夫子来到下方,问道,

“怎的爬这么高,不怕摔着么?!”

公子笑笑,回他道,

“师哥,这里风景真好,你也上来坐坐呗!”

吕夫子一本正经回道,

“我怕这屋顶承受不住!”

公子大笑起来,小乙也乐了,没想这吕夫子开起玩笑来,更是有趣得很!公子又道,

“师哥你不用担心,我们马上下来!”

公子拉着绳下了屋顶,小乙与宁大人倒是身手了得,三下两下飘荡下来。吕夫子看了看二人,道,

“你们有这力气,不如多读些书!”

小乙回道,

“夫子,我也听过,孔圣人便提倡因材施教,你看我和小宁,哪像是读书的材料,把书交给我们,也只有助睡的功效了!”

吕夫子喝道,

“什么鬼话,多学一些,总会有些好处的!一会儿去我的住处寻几本书来,你们拿回去看看,必然会有所收获!”

小乙连忙摆手,回他,

“不要啊,夫子,我们识字有限,哪能看懂啊!”

夫子道,

“若是不懂,随时过来问我便是!”

小乙二人好不沮丧,公子却只在一旁干笑。小乙怕夫子到时亲自来辅导,那就更惨了,于是只好答应下来,与他一同过去取几本书回来。

公子道,

“师哥,我想问他们求个情!”

吕夫子问他道,

“说说看!”

公子回道,

“他们随意进入书院,确实是他们的不对。不过这惩罚嘛,意思意思就好!不如,让他们做满三日,便放他们回去罢了!”

吕夫子怎会不知他们目的,回道,

“那正是武林大会最后的一日吧!”

公子笑道,

“什么都瞒不住你!”

吕夫子道,

“也好,到时我与你们一同过去!”

小乙有些吃惊,问他,

“夫子,不是说你和马老爷不太对付么,怎会也想去他的武林大会看看?!”

吕夫子回道,

“我只是陪老师一齐过去看看罢了,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小乙又道,

“原来先师对这武林大会也有兴趣,倒是奇了!”

公子道,

“老师可是主动要我带他上去看看的,他虽是读书人,却也时常关心这江湖之中的大事!哦对了,教我武艺的师傅,与老师也是老友,去参加这武林大会,也算是老友的一场相聚吧!”

小乙道,

“原来如此!”

吕夫子催着三人跟他一同回去,来到宿舍,吕夫子从他的床上书海之中,抽了两本出来,分递给小乙和宁大人,公子正自好笑,手中却也被塞了一本,这下他可再笑不出来了!

小乙忍住不笑,去看了看公子的那书,竟然是本《孟子》!再看自己的,一大本《论语》,宁大人那边,则是一本《礼记》。都是儒学之经典,对小乙和宁大人来说,想要看明白,着实不易!

公子问道,

“师哥,怎么我也有?!”

吕夫子总算笑了笑,回他,

“这是老师让读的。从今日起,到那武林大会结束之日,正好三天,你就在这三天把这本书再复习一下,我和师傅要提问检查,看你是否有所收获!”

公子苦笑道,

“师哥,不要啊,我求求你啊,你跟老师说说,就说我这身体不适……”

吕夫子收起笑来,直盯着他,把他盯得十分不自在,之后方才说话,

“你身子不适?身子不适还喝酒,还要来拿我的酒喝?”

原来吕夫子心中都很清楚,只是没有戳穿而已。以他平日的作风,哪会任人这般作为,也只有先师在场,才没有加以惩治!

公子笑容极为难看,又道,

“师哥,你看这样可好?你把要提的问题全告知于我,到时只是走走过场,让我在老师面前不要丢了脸面就行!”

吕夫子笑道,

“我可不敢,不如你去老师那里试试,看他怎么说!”

公子很是苦恼,把那书攥得老紧,又道,

“师哥,你真是学坏了!”

吕夫子恢复了平日的冷酷表情,回道,

“抓紧时间吧,只有三日,若是老师不满意,那你可要遭罪了!”

公子咬紧牙关,指着正在嘲笑自己的小乙二人,问道,

“那他们呢,难道不用考察一番?”

小乙道,

“我说公子,你的老师要来考你,关我们什么事,我们随便读读,体会体会就是了!”

公子道,

“不不不,若不考察,谁知道你们有没有用心!”

这明明是要把小乙二人一齐拉下水,小乙肯定不会同意,只道,

“不不不,我们与你可不一样,我们理解能力有限,哪能完全弄得明白!”

宁大人也是频频点头。

吕夫子笑道,

“你们不是爱一起玩么,那这三日,你俩也不用干活了,便与师弟一齐念书吧!你们爱到屋顶上去,那也随意,只是到时考察不过,可是要连累你们的那几位伙伴了!”

小乙惊道,

“夫子,你不是说真的吧!我长这么大,最怕的就是读书,你让我读也罢了,还要来考察,可不是要了我的命么!”

吕夫子笑道,

“就只是读个书,哪有这么严重!还是那句话,不懂之处,随时来问!快去吧,只有三天,可得抓紧着些!”

这次换作是公子开心了,他乐得合不拢嘴,嘲笑二人,

“哈哈,这下我可不怕了,再怎么的,也有两个垫背的!”

小乙道,

“可别高兴的太早!”

吕夫子道,

“这几日在书院之中,你们便与普通学子一样,按时吃饭念书。可别要偷懒哦,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说完吕夫子便出了门,去了先师那边。

小乙垂头丧气,连吃饭的力气也没有,看着那本厚厚的《论语》,真是生无可恋一般!看着宁大人那本稍薄的《礼记》,都想跟他换上一换!

回去之后,童陆等人听说还有此事,也都表现得十分活跃,一个劲儿的给二人加油鼓劲,这哪是鼓励,分明是嘲讽嘛!二人一气之下,连饭都懒得吃,开始逐字逐句看起书来。童陆不时过来逗弄二人,小乙都想给他绑住,毒打一顿,可那吕夫子不时会在眼前出现,真是难逃其法眼啊!

公子一人读书也很没劲,于是过来与二人一齐,说是能够相互鼓励,促进学习!可小乙知道他的真正目的,便是要找人说话解乏,顺带让小乙二人看不进书去,真是坏得可以!

三人从这日起,便住到了新安排出来的学生宿舍之中,童陆白青等人也是各有安排,倒也不用小乙担心。每日作息时间与学子同步,小乙平日起得早,倒也容易适应。不过三人都不善读书,学得十分辛苦。

三日之期,转眼便到,这晚饭刚过,邹先师便叫了三人过去。三人战战兢兢来到先师那屋,吕夫子守在一旁,笑眼看着三人。

行礼完毕,吕夫子没有说话,倒是邹先师直接开了口,

“小乙,你这《论语》看得如何,可有什么体会?”

小乙回道,

“体会就是,孔圣人什么都懂,不论什么问题,都难不倒他!”

邹先师笑道,

“嗯,不错不错,看来是有认真读过!”

公子一听这话,直接傻了眼,这样回答都能通过?小乙心头也是砰砰直响,这等问答,好难面对!

邹先师问道,

“己所不欲的下一句是?”

小乙欣喜若狂,马上回他,

“勿施于人!”

邹先师又问,

“君子坦荡荡的下一句呢?”

小乙回道,

“小人长戚戚!”

邹先师很是满意,点头道,

“不错不错,看来真是用心学了!三个问题都答得不错!”

小乙心中早乐开了花,没想到邹先师这一关过得如此容易!他看看宁大人,向他挤了挤眼,再看公子,一脸的阴霾,让人看了都想捧腹大笑!小乙谢过先师,道,

“小乙只是学得皮毛,以后还需反复学习才行!”

邹先师道,

“好,好,孺子可教也!你在这儿稍等一会儿,咱们一齐看看下一位学得如何!”

小乙乖乖退到吕夫子身边,吕夫子给他一个十分奇怪的微笑,他看在眼中,也大致猜到了一二。

邹先师问道,

“小宁,这礼记共有多少篇?”

宁大人回道,

“总计四十六篇!”

邹先师道,

“嗯,不错不错,记得很清楚!那大道之行,下一句是?”

宁大人想都不想,马上回话,

“天下为公!”

邹先师道,

“很好!往而不来,非礼也,下一句又是?”

小乙看得出,宁大人内心也很是痛快,脱口而出道,

“来而不往,亦非礼也。”

邹先师不住点头,道,

“看来也是好生看过的,我很欣慰!你去到小乙那边,我们再来看看这读《孟子》的,是否有些新的收获!”

小乙宁大人都撅起嘴来,笑意甚浓。公子走上前来,接受问询。

邹先师笑道,

“怎的出汗了,我看你这三日一直书不离手,应该学得不错吧!”

公子早就学过这孟子,这次只能算是复习一遍,若只是那简单的问答,他倒一点不怕,

“老师,我不紧张,你尽管问!”

邹先师眯眼笑起,问道,

“鱼,我所欲也,这一篇背诵一遍,再逐句解释给他们二人知晓,若是讲不明白,也算是你未能通过!”

小乙笑得嘴唇发抖,忍不住回话道,

“公子,我,我不容易明白的,你可要讲慢些才好!”

宁大人也笑得直抿嘴,抬头看那屋顶,只怕再见到公子,就会忍不住笑喷出来!

公子眼中尽是惆怅,慢慢背诵起来,

“鱼,我所欲也……”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