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三 未露真容就已倾心,求女若渴如需必应

五三 未露真容就已倾心,求女若渴如需必应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公子的注意力也转到了这边来,他站起身来,好生研究了一番,问道,

“那是个什么东西?好生奇怪!”

小乙站在他身边,也很好奇,回道,

“这个,还真不知晓!”

众人齐齐看向那女子,那女子双眼眯起,眼角纹的妆线也是格外的生动起来。公子越看越高兴,抓住小乙道,

“哎呀,虽然没见着真容,但这女子,我一见便喜欢上了!”

小乙呵呵笑道,

“你不是说喜欢丰满些的么?你看这女子,相较而言,真是差了太多!你再看地上那两个东西,不就是为了把自己胸前填得饱满一些么?”

公子道,

“嘿嘿,你也太过低俗了,我啊,只看眼缘,她这一笑,真是把我心都给融化了!”

女子那般一笑,却实让人心动,小乙看了也是心神一荡,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什么时候有过!公子很是激动,问道,

“你说,我若是向马家老爷讨要这女子,他会不会给我,会不会?”

小乙把他手掰开,笑道,

“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公子道,

“我,我不太好意思开口啊!不如,不如你跟我一齐去!”

小乙赶忙推让,只道,

“我跟你一齐去?这又叫什么个事!你还是自己去得好!”

公子又来抓,小乙身边都是人,哪里能够躲开,没办法,也只好答应,

“好,好,你跟你一齐去。不过你得先答应我几个要求!”

公子皱眉道,

“什么要求,快说!”

小乙道,

“若是这女子跟了你,你定要好生对她,千万不可辜负了她!”

公子拍着胸脯保证道,

“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够做到!”

小乙道,

“我知道这事你现在说了不算,但是让她就这般跟你走了,却总觉得有些不太可靠!”

公子道,

“可靠可靠,当然可靠!”

小乙直摇头道,

“哎,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公子有些疑惑,

“当然是幸事了,这还用问!”

小乙只是摇头,不再言语。

那女子笑得很是欢畅,没了胸前支撑,那衣衫稍显肥大一些,可就是这样,小乙才觉得亲切。他觉得有些奇怪,公子惦记着她,自己对公子却好似有了些敌意,不知是不是为她的将来而担心,毕竟这深宫之中,足可困死云雀!

这曲舞结束,那收势也极亮眼,所有人欢呼起来,把掌声送给这四十八位妙龄女子!不少人跃跃欲试,只怕也和公子一样,想要收上一位,回家好生疼爱疼爱。小乙和公子始终盯着那女子瞧看,待到众女散场,那女子却一人跑到了场中,把刚才掉落的两块白色小团捡了起来,然后飘然跟在众女身后,退到了后场之中。

公子哎呀哎呀叫个不停,

“我与她确认了眼神,这辈子都不会变了!”

小乙呸了一口,道,

“人家又没看你,别自作多情了!若是她不愿,我也不会让你把她带走!”

公子一愣,回道,

“不是吧,咱俩不是讲好了么!”

小乙道,

“我不是为你好么,若是人家不愿意,那你带她回去,又有什么意思?”

公子想了想,道,

“我可不是急性子,我可以等!”

小乙还想再说,却无法再讲下去!

铜锣之声再次响起,上来十几位彪形大汉,个个龙精虎猛,胳膊上的肌肉都快有常人的头大了!小乙叹道,

“这几位大哥,长得也真够粗壮的!”

公子拉着小乙,急切说道,

“这些人有什么看头,快,快跟我一齐去找马老爷!”

小乙问道,

“马老爷,马老爷又在何处?”

小乙被公子拉着往外走,刚移动了步子,他那绝佳的观看位置便被他人占了,他心头来气,很想出口骂上公子几句!公子却只在他耳边嚷嚷,

“我刚才还见过他,正和那几个老家伙一齐喝酒呢!这酒一喝起来,没完没了的,咱们过去,定能把人寻着!”

小乙很是无奈,但又有什么办法,只得跟着他去了。他还是想拉个人陪伴,于是大声叫喊起来,

“明了,明了,快来啊,快来啊!”

虽然周边声音混乱0,但明了也是听得清楚,很快便出现在二人身后,小乙站住等他过来,

“明了,我看你也不爱看他们摔角,就同我们一齐过去如何?”

明了笑笑,只道,

“当然可以!”

小乙拉个伴儿,也没甚要紧,公子也没有反对。于是三人一同过来,到了马老爷的营帐之中。这账子极宽极大,只比公子的那个小上那么一点,应该也是顾及公子身份,才故意这般做来!刚要进那营账,小乙便见着了老叫花,他口中咬着个鸭屁股,双手各一只鸡腿,刚好走出账来!一见小乙,开口说话,那鸡屁股却是掉落在地,沾了好些灰,

“哎呀,多肥的鸭尖啊!可惜了,可惜了!”

小乙笑道,

“捡起来,用水洗洗不就得了!”

老叫花道,

“没看我两手没空么!”

小乙道,

“好,好,我帮你捡,这下可以了吧!”

小乙捡起那鸭尖,老叫花这才乐了起来,问他道,

“这几日不见你,不知到哪去吃香喝辣了?”

小乙找来清水,为他清洗一番,又递了给他。

“我们可是做学问去了,说了你也不懂!”

老叫花笑道,

“好,好,你先做你的学问,我呢,马上就要上场了,待会再来找你们!”

老叫花边吃边跑,钻入了人群。公子一直在二人身边,很是好奇,

“怎么,你也认得他的?”

小乙道,

“不仅认得,还熟悉得很呢!”

公子道,

“啧啧,你小子运气真是好!他可是江湖之中大名鼎鼎的人物,多少人想要见上一面都难呢!厉害,真是厉害!”

小乙笑着回他,

“不算什么,不算什么!咱们快些去找马老爷吧!”

公子这才想起正事,三人一同进了账中。

账中一张大圆桌,马老爷坐在主宾位,这桌上只他一人,却仍然端着酒杯,他正好看见小乙三人进门,于是赶忙放下酒杯,迎了过来,

“快些过来,今日是个好日子,咱们先热闹热闹!”

这话并非只对公子说话,明了和尚也能感觉到他的热忱,这马老爷的为人处事,还真是恰到好处!

三人过来坐下,公子急不可耐说道,

“马老爷,我看上了一位舞女,不知你是否能够割爱?”

马老爷听了这话,却是一点也不惊讶,轻松回他,

“也不知是哪位姑娘有这等荣幸?!”

公子开心至极,回道,

“就是那个,那个穿了大号舞衣的女子!我一见她那眼神,真就吃不下睡不着了!”

小乙笑道,

“你这还没吃没睡呢!”

公子道,

“不管啦,我就要她!马老爷若有条件,尽管说来,我绝不会少你一分一毫!”

小乙心想,这公子倒还有些手段,他这般说话,马老爷再怎么傻,也能够明白吧!只听他道,

“好倒是好,不过你带她回去,又该如何安排。这些姑娘,可都是心气儿极高的主,可绝不会愿意一辈子出不得头!”

这与小乙心中所想一致,若他只是一时的兴趣,可不是要害了人家姑娘!公子却极为笃定,回道,

“马老爷放心,这事我定能办成!我还从未对一人如此上心,为了她,我什么都愿意!”

小乙摇头道,

“马老爷,他啊,真是魔怔了,连人姑娘一面都未见过,这般说话,又有谁能相信!若是那姑娘只是眉眼好看,嘴脸丑陋至极,看他还会不会说到做到!”

马老爷笑了起来,

“这倒不用担心,我这些姑娘,美貌与才华可都是顶尖的存在,不信我叫来你看,绝对不会失望!”

公子大喜,道,

“那就请她过来吧!”

马老爷笑着说好,去到门口吩咐几句,很快又转身回来,

“你们稍等片刻,她马上就回!”

小乙奇怪,这马老爷在此处喝酒,又怎会知晓公子说的是谁,不过也管不得那许多,先见了人再说其他!

马老爷回来坐下,与小乙公子对饮,明了与他也是相熟,也是以水代酒,二人互敬一杯。

小乙问马老爷道,

“你可是这武林大会的主人,这最受瞩目的时刻马上就要到来,你竟还在此处喝酒,当真是奇怪得很啊!”

马老爷笑道,

“我本来就不喜欢太热闹,小尾儿能够处理好的,我也就懒得去管了!”

小乙道,

“他是不错,小小年纪,做事沉稳牢靠。可是,你儿子可是要参加比武的,没准还能当上那武林盟主,你就没想去为他助助威?”

马老爷摇摇头道,

“我更关心他的婚事!嘿嘿,我这可是早就准备好了,待这武林大会一结束,定会给所有人一个惊喜!”

小乙笑道,

“我可是等着喝那喜酒的哟!”

马老爷自饮一杯,笑得合不拢嘴。小乙又问,

“对了,老叫花出门时匆匆忙忙,也不知是干什么去了!”

马老爷回道,

“谁用谁负,由他说了算,今日只怕没功夫再来吃喝了!”

小乙笑道,

“原来是当评判去了,那老酒鬼和仙翁呢?”

马老爷道,

“仙翁说是要去撒尿,老酒鬼也跟了去。你们进来时,他俩刚好出去,此时也应该快回来了!”

正说话间,帐门开启,二老一同进来,看来他们也不大喜欢外边的角斗!一见小乙几人也在,更是说不完的话!

仙翁问小乙道,

“这么几日没见,你们都去了何处?”

小乙回他道,

“也就下山四处玩了玩,能赶上这最后的盛宴就很好了!对了仙翁,你这一来就每日喝醉,这也太不讲究了吧!”

仙翁笑道,

“没办法啊,我可不太懂得拒绝他人!”

老酒鬼笑道,

“每日午时之前必醉,醒来已是深夜,随意吃些东西就又睡去,到第二日清晨,继续喝酒,没几杯又醉倒过去。”

小乙笑道,

“这倒不错,只是多少还是动上一动,免得筋肉僵死,可是不好恢复的!”

仙翁点点头,又与老酒鬼喝上一杯,小乙看他双眼迷离,眼看又要醉倒。马老爷笑道,

“仙翁实在人,正因如此,才会名满江湖!”

小乙道,

“对了,马老爷,今日这比试,怎么安排的?”

马老爷道,

“两两对阵,胜者再来计较,直到最终选出一人!至于对战双方是谁,就由老叫花来随机抽取配对了!”

小乙道,

“倒是简单易行,那胜者有何奖励?不会只有那武林盟主的虚名吧!”

马老爷回道,

“虽然只是虚名,但这武林大会造势约计不会小,武林盟主也必能声名远播,在江湖中名声大燥,强过许多人摸爬滚打数十年!”

小乙点头,

“这倒不假!”

马老爷继续道,

“还有,我可是为所有参赛者备上了厚礼的!”

小乙道,

“马老爷花钱的本事,我自是服气的!”

公子坐在一旁,神情恍惚,小乙几人说话,他却始终没有插上一句。此时用手捏着酒杯,不住揉搓,看得出十分紧张。

小乙心中好笑,这么大个人物,竟有这般扭捏姿态,以后再提起这事,也能当个笑话说给他人听了!明了在一旁陪坐,也是觉得有趣,他好似已然看出了来人身份,只是不便当场说明。既然人还没来,那就先聊些其他。

小乙问马老爷道,

“对了马老爷,你与山下的吕立吕夫子,是否有些过节呢?”

马老爷身子一滞,回道,

“你认得他?”

小乙点点头,马老爷继续说来,

“我与他老对头了,我就不喜欢他那德性,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看了都来气!”

小乙笑道,

“人家可不也见不惯你趾高气昂,挥金如土!”

马老爷笑道,

“所以才成了对头嘛!你怎么认得他的?”

小乙把之前躲进书院之事与众人分享,马老爷听到老对头吃了亏,也是哈哈大笑不止,与小乙连干了三杯,这才慢慢停了。

小乙道,

“吕夫子说,他也会上山来,你可知晓此事?”

马老爷道,

“我可不知,不过小尾儿应该会知晓此事,成天待在书院之中,脾气太臭,这次也能让他见见世面,散散他那一身的恶气!”

小乙正乐呵着,账帘起开,人声已至,

“你才是一身的铜臭味!”

不用想,这定是吕夫子了!只见两人一齐进来,老者是邹先师,旁边微胖的夫子恶狠狠瞪着马老爷。马老爷迎上前来,小乙公子站到一旁,恭恭敬敬给邹先师施了一礼,

“老师在上,请受学生一拜!”

邹先师道,

“快些起来!”

马老爷过来扶他,二人一左一右将邹先师扶到座上,马老爷又为他倒上了一杯清茶,

“老师,多年不见,你身子还好?”

吕夫子道,

“当然好了,不用你来操心!”

这下可更加乱了,小乙心想,难不成这马老爷也是邹先师的学生?这水火不相容的二人,竟是同门?

马老爷道,

“我与老师说话,哪里轮得着你来插嘴!”

吕夫子道,

“你个臭嘴,能说出什么好话!”

二人眼看又要吵在一处,邹先师却只轻轻一句,便结束了二人争斗。

“今日可是大喜的日子,人俩就先相互忍让一些!你们要吵,待过了今日再说吧!”

二人将怒气压下,一齐出声,

“就依老师之言!”

这二人虽然针锋相对,可在邹先师面前,却成了乖乖儿。小乙笑道,

“对嘛对嘛,待会还要吃喜酒,可别伤了和气!”

吕夫子问道,

“喜酒?不是说来看看武林大会么?”

小乙笑道,

“马老爷,所谓远亲不如近临,更何况你们还是同门师兄弟,儿子大婚,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上一声,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马老爷不知如何回他,还是邹先师替他解围,

“现在知道也还来得及!”

他看着之前躲在马老爷身边行礼,此时又似笑非笑,表情怪异的公子,问道,

“你不是最爱看人比武么,怎会还待在这儿?!”

公子略显尴尬,只道,

“我,我!我和小乙一起过来,向马老爷讨杯酒喝!”

这话倒虽然没讲到正事,但也不算说谎,邹先师看着他如此姿态,哪会想不明白,问道,

“定是有事求他吧!”

公子咧开嘴来,双眼向下看去,回道,

“是有事相求!”

邹先师笑道,

“可否让我知晓?”

他这般问询,公子又如何好拒绝,只道,

“倒是有件小事相求,就是,就是我看中了一位舞姬,想要马老爷转赠给我……”

这话音越说越小,小乙在他身边也没能听清后边几字。

邹先师听了,却是没有过多惊讶,说道,

“那这马老爷是否应允了呢?”

小乙第一次对这邹先师有了厌恶之感,这女子也是人,哪能当作礼物随意赠人,瞧他这模样,好似觉得这事是理所应当一般!

公子看着马老爷,回道,

“马老爷,马老爷他应该是同意的吧!”

马老爷笑了起来,道,

“难得这女子能入了你的法眼!”

邹先师笑道,

“我知你不喜女色,今日这般作为,那女子定然非是凡物!我倒还真想见她一见了!”

马老爷笑道,

“老师稍待片刻,学生已然叫人去寻了,应该很快就来!”

话音刚落,这帐门大开,一位女子出现在众人面前。她身穿深紫长衣衫,还有一把长剑别在腰间!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