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四 携女私逃双双落网,轻舞婉转似曾相识

五四 携女私逃双双落网,轻舞婉转似曾相识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师妹,你怎么来了?”

公子起身问她。

来人小乙也认识,是小楠的师姐,当日与自己有过切磋,剑法纯熟,身手极佳,只是脾气暴躁一些!

师姐跳将过来,很是热情,可看到小乙也在,顿时拉下脸来,

“师兄,怎么这人也在?!”

公子笑道,

“他是我朋友,你可别要找他麻烦哦!”

师姐道,

“我才懒得理他!对了师兄,你怎的不去外边看热闹,我四处寻你不得!走,咱们一齐出去看看!”

公子略显紧张,回道,

“这比武尚未开始,我们先来喝上两杯。你先去给我们占个位置,很快就来!”

小乙看懂了,师姐这是对公子有点意思,而公子今日还有正事要做,若是被这师姐知晓了,以她的性子,指不定要干出什么好事!这般说法,也是要将她支开,免得她坏了公子好事!所谓看戏的不嫌事大,小乙心中好不欢喜,正经说道,

“你快去吧,公子还有正事需要处理呢!”

师姐一见这么多人在,本就不愿多留,刚要退出,可一听这话,却是停下了脚步,连忙问道,

“师兄,你还有什么正事要处理?”

公子慌忙陪笑,回她,

“没事没事,只是约了人喝酒罢了。你听话,快去给我们占个好位置,师兄很快就过来!”

师姐眨着那双大眼,看看公子,又瞅瞅小乙,疑惑问道,

“真的?”

公子道,

“当然是真的,快些去吧!”

师姐将信将疑,咬紧牙关,瞪了小乙一眼,然后慢慢退了出去。

待到师姐出门,公子方才长长的舒一口气。小乙装作什么都不知,说道,

“我说马老爷,你的手下也真是够了,怎的这么长时间还没把人叫来!”

马老爷也道,

“我也奇怪,按理来说,早该到了!”

马老爷让众人在此等候,自己出了帐外。

小乙轻声问公子道,

“怎的,马老爷也是邹先师的学生?”

公子点头道,

“他啊,算得上是我的同门师弟!”

小乙笑道,

“呵呵,他儿子都比你大好些岁,竟然还是你师弟!”

公子笑笑,回道,

“谁让他入门晚呢!”

忽的话风一转,接着道,

“哎,我说,你别扯这扯那,刚才你到底想干嘛!是想坏我的好事么!她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知晓?”

小乙吐了吐舌头,回道,

“我只与她打过一架,哪里知道这许多事情!”

公子附耳道,

“我们都得仰仗她们家,我爹特别嘱咐过我,在她面前多多忍让,可别若恼了她!”

小乙笑道,

“原来她也是你的命门!哈哈,以后好办了!”

公子瞪他一眼,接着道,

“要跟她打交道,那也不是容易的事,你以后也要小心一些才是!”

小乙道,

“谁没事去拍母老虎屁股?”

二人相视一笑,各抿了一口酒水。马老爷出去好了一会儿方才回来,进门便道,

“真是奇怪了,哪儿都找不着!”

公子急急问道,

“你是说那女子找不着了?”

马老爷不住点头,只道,

“我这一队舞姬一共四十八位,其余四十七位都在,就只不见了她一人!”

小乙问道,

“马老爷,这女子是否最近才来?”

马老爷点头问道,

“你怎么知晓的!”

小乙道,

“若是她来得时日久了,怎会不给她准备一件合适的衣裳?!”

马老爷有些脸红,回道,

“被你看出来了,哎,我就实话实说吧!”

众人侧耳倾听,马老爷整了整帐门,方才回来跟众人说道,

“我说实话,公子想讨任何一人回去,我定是千个万个不愿意!”

公子睁大双眼,不知他为何这般说来。马老爷嘴角微微抽动,又道,

“这些女孩儿都是我千挑万选而来,在我这学艺,已经是第八个年头了!她们不仅长得美,对舞技更是痴狂,这八年里进步神速,现如今,已然步入顶尖舞者的行列!我与她们情同父女,又怎会舍得让她们独守空闺!我之所以愿意把她让于你,只因她刚来不久,只是一位替身罢了!”

众人很是好奇,那女子竟然是位替身,不过这替身舞技也是如此了得,众人又如何能够看出。马老爷歇息片刻,又道,

“这曲舞四十八人一同排练,也是为各人量身定作的,缺了一位那可不好再补!本来一切顺利,可昨日天黑时分,四姑娘一病不起,还发起高烧来,吃了药也不见好,过了两个时辰,便一个劲儿的说胡话!看那架势,这第二如何能够上场!人最要紧,我便让她好生歇着。她们排演了半年,就是等这机会一展舞技,扬名天下,缺了一人,这舞便要大打折扣了!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我与她们商议,只好让那位置空缺,虽然差点什么,但总比强行上场,出了糗要好上太多!正此时,有人自告奋勇,说是能够代她上场!我抬眼一看,竟是那位刚来不到两月,做杂役小女孩!她也就十六七岁年纪,瘦小得很,这两个月来,便负责姑娘们的衣物清洗与修补工作,当然也会帮着给她们端水送饭之类。”

小乙越听,对那女子越是好奇。

马老爷咽了口唾沫,接着道,

“姑娘们都很喜欢她,但从未见过她跳舞,她这般说来,所有人都觉得不太妥当。她坚持说自己可以,那我也就给了她一次机会!没想到,她这一跳,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好,真是太好了!我看她跳舞,真觉得是种享受!她说她从未专业学过,又有谁能相信!可即便她资质再好,临时来学,只是一夜时间,也定然不能与众人默契配合。让人不敢相信,她竟说自己看了百十遍,早就记得所有人的舞步!我们所有人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再次排演一遍。我注意观察,也只一两个地方需要稍加注意,其余,堪称完美!”

公子吧嗒着嘴道,

“所以说,她是位舞蹈天才?!”

马老爷道,

“确实如此!我们都欣喜若狂,四姑娘听说她能她出场,立时泣不成声,她总觉得自己耽误了众人,此时,也终于放下心来安心治病!姑娘们又排演了一次,我看了,觉得真好,所有人都欢欣鼓舞起来。现在唯一的问题,便是舞衣,她虽个头与四姑娘相差不大,可却是清瘦了许多!各人衣服都是定制,所用材质也都是极品,要想重新做来,只怕没个俩月不能成!她心思倒是细腻,多穿几件,又亲手做了那东西绑上,再穿上四姑娘的那件,便刚刚好合适!”

小乙道,

“所以说,你虽然没去看她们跳舞,只听到掉落了两块,便能确定是她!”

马老爷点点头,小乙又问,

“那她叫什么名儿?”

马老爷道,

“我也不知她真名,众人叫她欢儿,于是我也就这般叫她了!也不知道小尾儿是在哪儿寻得她来,真是帮了我们大忙!”

小乙道,

“那一支舞跳完,她便不见了?”

马老爷点头道,

“是啊,真是奇怪得很!这儿人太多,若是她刻意藏了起来,还真是不易找的!”

小乙点头道,

“她跳舞时戴着面纱,没能看清样子,否则我们也能帮忙找找!”

马老爷道,

“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你们安心喝酒便好!”

众人又喝一阵,仙翁趴在桌上,醉倒了过去。马老爷给小乙指了这大帐左侧的小帐,小乙和明了一齐将他扛了过去。一进好帐中,便见着了端木清,看来仙翁可不止一次在此处歇息了。仙翁倒头倒打起呼噜来,他来参加这武林大会,好似一直在睡,到时候回忆起来,不知是否只剩下了吃肉喝酒。小乙与端木清说笑一阵,这才与明了和尚一同回来。

刚入帘中,却见帐中多了几人,看那着装,应该是些下人,不过有一人被绑缚起来,双后背到了后头。小乙过来一看,那人面色黝黑,方形长脸,眉毛浓密,眼睛却是一大一小,鼻头扁平,与那厚实的嘴唇倒是合拍,下巴右侧方有颗巨大黑痣,十分扎眼!他虽然成了阶下囚,但也没有一丝担心害怕。

众人都站立起来,盯着那人瞧看。

小乙问马老爷道,

“这又是何人?”

马老爷回他道,

“就是他把欢儿给绑走了!”

小乙奇道,

“找着那欢儿了?”

马老爷点头道,

“这人带着欢儿想要逃走,可欢儿毕竟是个女子,这山上全是我们的人,他们又如何能够逃脱!”

小乙又问,

“那欢儿现在何处?怎的不见她来?!”

马老爷也皱起眉来,回他,

“欢儿请求我们将他放了,说是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这个时候,正在更衣,待会儿还要给我们跳上一支舞来。还说若是放了这人,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你说,这是个什么事儿啊!”

小乙也很奇怪,不过看着公子那激动神色,想得更多的,则是看看这女子的庐山真面。

马老爷对手下人道,

“这里没什么事了,你们把他留下,先行下去吧!”

众多手下挨个退了出去,马老爷搬来一根长凳,让那人侧身坐下。问他道,

“说说看,你为何要绑走欢儿?”

那人也不说话,眼里十分平静。小乙看这人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为何又会做出此事来,而那欢儿却无论如何也要救他,真是让人想不通。

马老爷又问,

“你与欢儿曾经认识吧,否则她怎会舍了性命也要救你!”

那人眼中光影流转,也不知是被欢儿感动,或是因那双眼睛实在睁得太久,于是挤下了一滴泪来。

马老爷见他这般,也不知如何处理才好,索性就让他待在那边,待欢儿回来之后,再行计较。小乙注意观察那人,虽然长得丑些,但绝不像个坏人!再看公子,虽然俊俏潇洒,却怎么看也不像个好人!想到此处,不由自主笑出声来。公子满脸疑惑看着小乙,小乙却故意避开了他的双眼。

那欢儿又过了许久方才进了帐中,与之前场中所见一模一样,看来她也没忘了把之前塞入胸口的两块东西装上。进门之后,向众人行礼,显得十分有修养。之后便乖乖站在一边,听候马老爷差遣。

马老爷指着那黑脸,道,

“先不急着跳舞,能不能跟我们说说那人是谁?!”

欢儿慢慢回道,

“他是好人,我要帮助好人!”

众人听了,都觉有趣。再看那人,双眼直愣愣盯着欢儿瞧看,眼中清澈无比,似个孩童那般!

马老爷又问,

“你与他如何认识的?”

欢儿道,

“我饿了,他给我吃的,我渴了,他给我水喝,我冷了,他把衣服给我穿,我困了,他用手给我当枕头!”

她这般回话,倒像个小孩子那般,不过她年岁不大,也确实是个孩子!

马老爷道,

“他对你好,所以你要报答他,对么?”

欢儿点头,马老爷又问,

“那他为何不光明正大将你带走,却要偷偷摸摸抢人?”

欢儿摇头,马老爷又问,

“你愿意跟他一起走么?”

那人眼中充满期待,显然是希望欢儿点上一下头,可欢儿没那么做,也不知因为何事。欢儿道,

“我喜欢跳舞。”

这答非所问的一句,也算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马老爷哪会不明白,叹了口气道,

“既然如此,我答应你,把他放了,你呢,若是愿意,就跟这位公子回去,你看可好?”

欢儿看着公子,眉眼微微一动,回道,

“如果能选择的话,我还是喜欢跳舞!”

看来也是不愿跟公子,公子有些着急,赶忙靠近过来,说道,

“我第一次见你,便被你的笑眼迷住,那种感觉,我无法形容,哎,就像是久旱逢甘霖那般,你就是我一直期盼的可心人儿!我发誓,我一定对你好,给你我所拥有的一切,疼惜你,爱护你,你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

欢儿对公子淡淡一笑,那眉眼弯起,好不迷人,公子一时承受不住,捂住心口坐了下来,可那眼神,却一点没有离开过欢儿。

公子又道,

“对,对,就是这感觉!”

小乙过来看看他有没有大碍,笑话他道,

“若真与你一同回去,只怕要不了几日,你就要一命呜呼了!”

小乙还笑话人家呢,自己看了欢儿那眉眼,心头也是嘭嘭直跳,哎呀,他心道不好,怎会有这种感觉,可千万不能让别人看出来,更加不能让白青知晓。更让小乙奇怪的是,这眼神很是熟悉,又有些陌生,难不成,这美人的眼神都有些般魔力,让人一见,都觉得亲近!

众人笑看着公子,还是马老爷开口说话,

“你刚才说要为我们舞上一支,现在可以开始了么?”

欢儿轻笑一声,回道,

“当然可以了!”

这一说话,面纱轻轻吹起,两眼又弯了起来,公子不得不将酒杯端起,以掩饰其紧张神情。欢儿轻轻后退两步,再行一礼,道,

“欢儿献丑了!”

说完,她轻轻蹲了下来,双手扶在地上,面纱微微上下浮动,这起势倒也不算与众不同。还未动弹,她竟是哼唱了起来,那声音悠扬婉转,好不动听。

伴着这歌声,她慢慢起身,双袖推到前方,慢慢收回,待到袖口回到一半处,整个身子倒向一侧,那袖子也随着上身朝向那边。紧接着一个旋转,然后飞身而起,双袖反向击出,在空中舞出一个大圆,而与此同时,双腿也已然离地,蹦成了一字,人体刚好分割了那双袖合成的大圆。这一式难度颇高,也是给众人来了个下马威!

欢儿越跳越开心,从她那双眉眼便能看出。众人早为她撤下了一切阻拦,她便在这帐中游走,长袖四处飞舞,伴着美人灵动身躯,任谁看了都会心潮澎湃。小乙注意看公子,他那杯中酒水早就撒完,却仍保持着喝酒姿势。明了虽是方外之人,但见着了欢儿起舞,却仍是两眼放光。而其他人,年纪一大把了,虽然有些欣喜,倒也还能控制得住。至于小乙自己,为何故意看看他人状态,只怕也是有些心虚,不敢多看罢了!

欢儿足足跳了好长一阵,那帐外的摔角预热已然结束,吵闹得厉害,她这才起了收势。收势只是转圈,但仍是好看得紧,小乙从未见过此等舞蹈,竟是情不自禁端起了酒壶,直接用嘴咬住壶嘴,边喝边数她转的圈数。欢儿身子好似一点未动,只是脚下不住移步,那长袖与面纱随着身子旋转起来,似要将她整个身子包裹在其中。小乙见着她若隐若现的眉眼,心中好不慌乱!他强自镇定,心中默念,

“二十,二十一,……四十,四十一……”

欢儿转了足足七七四十九下,方才停了下来。小乙本来还担心她会不会转晕了头,可见她稳稳的停下,一点晃动也无,只道自己也是多虑了。欢儿双手放在胸前,又是一礼,说道,

“欢儿刚学不久,跳得不好,还请见谅!”

众人已然忘了叫好鼓掌,过了好长时间,方才反应过来,

马老爷道,

“好,好,这舞跳得好!我还真是舍不得把你送走!”

欢儿微微有些气喘,面纱不断上下起伏,回马老爷道,

“欢儿之前讲的都算数,老爷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去做!”

马老爷眯眼笑起,很是满意,正待说话,却见仙翁进来,他招呼仙翁过来,仙翁却只立在帐门处,睁大了双眼,大声说话,

“啊,是你,是你!”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