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21 江湖凶险所见非实,神物通灵奇幻成真

21 江湖凶险所见非实,神物通灵奇幻成真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大山哥,哦不对,小乙哥,我应该这样叫你了吧!”七子摸着头,轻声问道。

“以后还是叫大山哥吧,那是多年前的事了。这一说起来还就真是没完了,突然想起这么多,我头都快爆了。”

大山手拍额头,啪啪直响,又不停的揉眼睛。

七子看着他,勉强挤出个笑来,

“大山哥,你的故事很是精彩,这说了一夜的故事,倒是弄得我睡意全无啊!要不干脆把后来的事也一齐说于我听,现在一闭眼便是那青青陆陆姐姐什么的,真是有些难受呢。”

大山拍了拍七子肩头道,

“嘿嘿,当然要吊足你小子胃口!要知道这么多年的事情哪儿能一语道清,更何况我一时也只记起了这些,你要跟我再走了一路,这故事才有那下文。不要贪心,不要贪心!咱就在这多待上几日,养足精神,再去会那什么什么公子。这美景不常见,虽说伴有孤坟,但又再想想,里边住的是个美人,与她作个邻居倒也很是件美事。哈哈,哈哈。”

七子无奈道,

“大山哥,你也真够怪的,竟是要与那坟中之人作邻居。不过似你说的,我们在这多待几日也是正好,那群追兵想来近期会在大理城中四处盘查,我们等那里风声稍减,再出其不意,一举杀死那恶魔!”

大山看着七子,笑道,

“七子,哪有这么容易,你还是太过天真了。那可是段家人,很有可能是个皇亲国戚,甚至一人之上……反正那人身边护卫众多,我们就俩人,只怕还得好好谋划一番,若是运气不好,我俩身死了都不一定见得到那人一面。”

七子顿时有些沮丧,可他仍旧相信大山一定能带他报仇雪恨。七子回了一会神,问道,

“大山哥,以前的事情先不提,你总得把在云龙赕发生的事告知于我啊,我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呢!”

大山哈哈大笑,轻声道,

“七子,我问你,你知道我们是什么时候被那些人发现的么?”

七子思索片刻,回答道,

“必然是在那清风阁,那小二一看便知是个线人,大山哥形象如此特殊,定然是他通风报信。”

大山点点头道,

“那小二是线人不假,但我们并不是在那里才暴露身份。”

七子大惊,又听他道,

“我们一进到那土地庙,便已然被发现了。还记得我们刚进去之时,小乞丐慌慌张张的通风报信么!还有那华服身影,必然与这些乞丐有所瓜葛。还有,其中有两个乞丐,浑身不自在,只怕也是刚当上乞丐不久。”

“所以你就决定直接去那清风阁,反正已经暴露了,先把肚子填满是吧?!”七子问道。

“也不全是如此,我确实是想那里的梅子酒了。哈哈!七子,那清风阁还叫烟雨楼时,生意极为红火,你看我们喝酒之时却是没多少客人,真够悲哀的。七子,你再说说那其余两桌酒客。”

七子思索片刻,缓缓道来,

“那堂中三人,一个叫四哥,一个叫七妹,还有一个可能是老五或者老六,武艺都是极强,只怕也是那公子手下。较远处窗边公子书童,似乎手无缚鸡之力,不过那书童胆子倒是够大,见到那三人竟敢那样说话。我想想也觉得奇怪,他们武艺高强,为何不直接与我们动手,反而用刀试探于你,大山哥,你说呢!”

大山听完,不住点头,

“嗯,七子,只说对了一少部分。这三人武艺高强是不假,但那功力最强之人,可能还要数那面白公子。”

七子睁大了眼,又听他道,

“这五人是一伙的,只不过戏演得有些过火,那书童再傻也不会故意挑事,特别是出门在外,就如作死一般,这是其一。那一刀下去,白脸公子手不住发抖,从他抖的方式来看,很容易想到是故意为之,他虽故意收敛气息,我却也能感受得到那股气力澎湃至极,这是其二。那白脸公子虽说一直在轻抿酒水,小小书童服侍在旁,二人却一直关注于你我二人,这是其三。那老五或老六,与那女人厮打,明显故意作戏,还假装被那老四将刀打飞,击向于我,更是假得令人发指,这是其四。他们所说之事,更是荒诞,这是其五。所以,他们皆是为我们而来。”

七子点了点头,又道,

“那为何他们不与我们为难?”

大山轻笑道,

“依我看来,他们可能只是稍作试探。虽说与那公子有所牵连,但还不至于同心同德。这其中关系,只怕不那么简单。”

七子冷汗直流,想不到其中还有这许多关键之处。他想了想又问道,

“那你又是如何引开那些兵士的呢,我们要是选条小路上山,并不一定会遇到阻拦的。”

大山笑道,

“我就是要来这里啊,所以一定要走这车马道。这道路上定然有明哨暗哨众多,想要不引起注意则是比较困难。所以我得引开他们的注意。而且得找个有官兵把守之地,最好是人多一些的路口,留下个二人上山的印象。我先穿上乞丐服,将其余衣衫缠在腹部,击倒明哨,再除去暗哨。这山崖虽是陡峭,上山不易,但下来却也不难。我丢下衣衫,下山再次冲过路口,还又把那几人打了一顿,当然也转换了口音让几人以为真是两人。最后将那两件乞丐服远远丢弃,再悄悄摸下山崖,与你会合。”

七子听完,对大山钦佩不已。又听大山道,

“那公子身边的刀疤脸才是真正狠角色,要与我正面对敌,我想要快速取胜只怕也是不易!我们下山时曾经见过的,一定要小心此人。”

七子嗯了一声,陷入沉思。大山笑着拍拍他头,轻声道,

“先别想这么多,时间多的是,咱们现在先补上一觉,这不天都亮了,再不睡白日里没了胃口,就不太滋润了!”

七子听他这么一说,也是笑出了声,

“大山哥,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大山躺在地上,睡眼惺忪看着他,点点头。七子接着道,

“小乙哥不是一直带着黑色棍子么,可你现在身上并无一物,莫不是弄丢了?”

七子有些胆怯的看着他。大山想了想道,

“这就不记得了,没准到了什么地方便又想起。哎,不管了。没准什么时候就回到我手里也说不定,咱先睡觉,先睡觉。”

李大山大大打了个哈欠,闭眼再不说话。七子也躺了下来,只见二人横在水畔,不多时,便有呼噜声交错而起,直将那林间鸟儿惊得高高飞起。

一来二十余日,大山七子二人便在这小湖之畔住下,上山打猎下湖摸鱼,倒也过得极为舒心。大山教与七子拳法,七子悟性尚可,不几日便练得有模有样。大山看七子性格温和隐忍,于是上山砍来一根木棍,传授他守御之法,若是他能熟练使用此棍法,想来对上普通武林人士,不敢说能够取胜,至少也能多抵抗片刻。七子除了打猎抓鱼,其余时间都沉浸于拳招棍式,大山看他这样,也是颇感欣慰。

这天气早已转凉,大山七子并未备有御寒衣物,因而也是时候下山去往那大理城了。大山见七子拳法已有小成,于是准备离开。七子兴奋异常,他这些日子里苦练武艺,就是想有朝一日能亲手报仇。七子沿溪而下,却被小乙拦住,小乙指指侧面山林道,

“咱走这里,上面景色可是极好的”。

七子听他所言,在前挥舞柴刀开路。二人走不多时便上到了这山顶之上。大山看着远处连绵群山,大声道,

“七子你看,那便是点苍山了,这点苍有峰十九座,每峰景致皆是不同,云雾缭绕常年覆有雪者,便是那最高峰马龙峰。这群山之中,水气纵横,有急流湍瀑,也有死寂暗河。这点苍自北向南延绵百里,虫鱼鸟兽应有尽有,草木繁茂非常,常有山民药农居于此间,当然也不乏厌倦俗世之人避世而居。群山另一侧,便是那大理城了,那大理城背靠点苍,近临洱海,地理位置极佳。那洱海之畔良田万顷,极是富饶。”大山扶了扶面具,继续道,

“七子,看到那马龙峰了么?”

七子点点头。

“我们这就起身去那峰顶之上瞧看一番!”

七子知大山必有用意,点头应允。

二人落日之前便到了点苍山脉之中,这入山之处溪流交错,水汽弥漫,遍布墨绿苔藓,入夜时分凉意倍增。七子皱了皱眉,对大山道,

“大山哥,这里山路艰险,又极为湿滑,咱们先寻个地方歇息一晚,待到天明再上山如何?”

大山扶了扶面具,那银色面具已附上了一层水雾,用手一抹,留下几处指痕。大山点点头,顺着一条溪水逆流而走,七子悄然跟在身后。走不多时,便来到一处水洞,洞有一人高,深处完全无法窥探。大山捡了几颗石子扔入洞中,半晌也无动静,二人方才走入洞内。

洞里依旧潮湿非常,大山寻了个平坦之处,用脚将地面清理干净,一屁股坐了下来,只见他口中衔着一根细草,甚是悠闲。在这洞中水面三尺之上,竟是有这两丈见方的平坦之地,七子也是微感惊奇,更令他不解的是这地上只是微潮,较之洞里洞外其它地方要舒适不少。不过这一路经历,对于大山,再有更多出奇不意,他也不会觉得奇怪了。七子很是高兴,一溜烟跑出洞外,大山则侧身躺下,闭眼休憩。不多时,七子回来,手中多了两棵枯树。这枯树之上尽是苔藓,七子手握之处的青苔被挤出水来,七子对大山道,

“大山哥,这里太过潮湿,这两棵枯树离水面较远,只怕是这里最易着火的了,一会剥了皮,砍成细柴,没准能生起火来!”

七子说完便趁着微弱光亮砍柴,他将树皮扔掉,又将树干内最干部分切成细小木条。七子小心翼翼搭起木条,燃起火折,不一会竟是将火生了起来,他手舞足蹈,兴奋异常。加上大块木柴,火光照亮这小块平台,大山的面具在火光之下熠熠生辉,如有水气在其内流转一般,七子看着那面具道,

“大山哥,你这面具真是奇怪,在这火光之下,似黑水流动一般,竟是如此好看!上次山洞之中一心想着要报仇,却是没注意到这神奇景象。”

大山哈哈一笑,道,

“那你现在就不想报仇了么?”

七子摸摸头,道,

“走了这一路,听了大山哥你的故事,虽说仇恨未减半分,心里确是冷静了不少,而且我也明白对手不是普通人,虽说有大山哥帮助,但也需要强大的自己。因而现今最重要的是强健自身筋骨,来日方能与之一决生死。”

大山听完有些惆怅,看着火光发呆,半晌方道,

“七子,仇恨不应成为你内心的全部,先保住自己小命,咱还有那许多路要走。”

七子点点头,满脸坚毅神色,

“大山哥,我定然会拼尽全力,如是过此一劫,不论天涯海角,刀山火海,我也随你走上一番。”

大山看着他,满脸笑意,

“七子,看看有没有吃的,这附近应该会有鱼虾之类,弄几个填填肚子。”

七子应允,绑上一枝火把,到那洞外寻觅吃食去了。大山望向火堆,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

“这小子能吃苦不报怨,倒像是当年的我呢……”

七子回来之时,手中火把已经燃尽,他将火把残余丢入火堆,另一只手向前一送,竟是一串三寸小鱼,足有个二三十条。这鱼从腮部被细藤串起,想来穿鱼之人手法也是了得。

大山看了看,大笑道,

“好你个七子,果然有些门道,还真是有我当年风范。”

七子也嘿嘿轻笑起来,

“大山哥,我从小就数这抓鱼的本事拿得出手,只要有水有鱼,定然是饿不了肚子的。”

他顿了顿又道,

“大山哥,你那飞石的绝技才真是让人羡慕,可我太笨,始终不得真义。”

大山接过鱼串,支起木竿放在火旁烘烤,然后慢悠悠的道,

“学武最好趁早,这入门年纪越长,就越不易摸清武学深意,当然这也需看人造化。有不少功法传人在三岁之时便已开始艰苦修行,有些腐士一生苦修,却也不得精义,可仍有浪荡之辈三年五载便有所大成。不过话说回来,练武需要吃大苦,吃常人不能吃之苦,方能战而胜之。七子你其实身体强健,有个演武的好底子,只是并未从小习练,有稍显可惜。不过你常年劳作,算是有很好武学基础。练不好飞石,那只是这门功法不适合你罢了,我教你的棍法你可不就一学便会么。所以啊,练适合自己的功法,将它融会贯通,才是你最正确的选择。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怕人会那万种招法,只怕他把那一招使了万次!”

七子听完不住点头,

“我以后就只学这拳法棍法,定然不叫大山哥失望!”

大山笑了笑,单眼直直盯着那串小鱼,想来也是馋得很了。烤鱼香味已出,大山从怀中摸出盐和调味料,均匀的洒在鱼身之上。随身带上调料,可能早就成为他的习惯,再苦再累,也不能委屈了口鼻与肠胃。大山用小木针挑了挑鱼肉,咽了咽口水道,

“看起来不错,开饭了!”

鱼刺虽多,二人却吃得极快,不多时周围就只剩下了鱼骨残渣。大山半躺下,用手揉搓肚子,看起来极是受用。七子笑笑,把鱼骨之类丢进溪水之中,这才缓缓躺下。二人这日疲累已极,不多时便沉沉睡去了。

也不知过了几时,七子突然醒来,似是在梦中听到了悉索之声。他揉了揉眼睛,把那火堆拢了拢,火势渐起,方才向四周查看一番。这一看惊得他冷汗直冒。只见大山平躺在平台之上,一只庞然大物盘在大山一侧,赫然便是一条巨蟒!大山似不觉有异,依旧持续打着呼噜,那巨蟒吐着长长信子,伴着大山呼吸之声,竟是无比和谐。

七子见到此情此景,只把手中武器攥紧护在前胸,全身上下不敢动弹。他又定睛瞧看那巨蟒,似乎它又并无害人之心,这才稍稍安下心来。只见那巨蟒浑身墨绿之色,两只大眼半睁半闭,暗红色信子时吐时收,蟒头之上有淡黄色独角一只,约莫有那三寸之长。蟒身缠绕在大山一侧,竟是占了好大一片空间,它身体粗如酒坛,长度只怕也有八丈不止。火光之下,蟒身之上鳞甲紧密排列起来,竟是泛起层层黑绿光影,神秘非常。

在大山身上有太多的不可思议,但初见此景,也不免心生惧意。七子看那巨蟒似是心情极佳,方才对巨蟒笑了一笑,那巨蟒也似通灵一般,七子竟感觉它向自己眨了眨眼睛,心中大喜,这才慢慢放下警惕之心。

突然他臀部被一物击中,力道虽不很大,却将七子吓个够呛,他只觉那物似有些绵软,应该不至于伤到自己。七子回身一看,赫然便是一条蟒尾,那蟒尾又是朝他一挥,他却并未闪躲,蟒尾击中之处,似乎还有舒适之感。他回头看那巨蟒,似是在对自己调笑一般,甚是得意。七子不住摸头,对着巨蟒轻轻一笑,那巨蟒睁眼瞧他,似看个小丑一般。

七子再无睡意,用手托着下巴看着对面巨蟒和大山。只见这一人一蟒共躺一处,相对而眠,场面甚是温馨。七子内心也是感叹,想不到大山哥不仅武艺高强,心思细腻,还能有缘与此等非凡活物为伴,若是一直与他相伴,只怕还会遇到更多的奇人异事,这一路也定然会有无数趣味与惊喜。

七子正自出神,只听大山吧唧着嘴,把身子侧翻过来,那巨蟒也挪动头部,将硕大蟒头紧挨大山。大山突然双手一伸,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双手向后,竟是直接抱住了那巨蟒头部。那巨蟒见他醒来,异常兴奋,不住朝他面门吐信,大山半张脸被这信子弄得甚是狼狈,他坐起身来,把蟒头按入怀中,一手摸它头部,温柔道,

“小绿,你来啦!”

那巨蟒显然极有灵性,脸上竟是有了些欢喜之色。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