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八 父女重聚化作泪人,漫漫情路无尽此生

五八 父女重聚化作泪人,漫漫情路无尽此生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白青明了都在场,一齐施救,那人很快苏醒过来。睁眼一看,这么多人围在身边,有些犯糊涂,不过他还是迅速锁定了月儿,抬手来够,月儿伸手,与他相握,他泪眼朦胧,颤颤巍巍说道,

“月儿,月儿,都是爹爹害了你啊!”

说完又大哭起来,脸上似被泪水洗了一遍。

月儿眯起眼来,回他,

“不哭,不哭,爹爹不哭!”

月儿明知他不是亲爹,可仍这般叫他,小乙听了,也觉感动。

小乙这时方才注意看他,整个人瘦得不成样子,脸色蜡黄,这一段时日定是悲痛难当,不思茶饭了。

“月儿,你这些日子受苦了!”

月儿道,

“爹爹,月儿没事,倒是害得你老人家四处奔波,累坏了身子!”

乌老大笑道,

“父女团聚,是该好好喝上两杯!”

小乙去扶那人,那人倒也没有拒绝,上桌就坐,颤抖着端起酒杯,对众人道,

“今日寻回我家月儿,真是不知如何报答各位,小老儿先干为敬,以后有任何能用得上的,尽管吩咐,小老儿绝不推辞!”

小乙觉得他就只四十初头,只是近些日子操心过度,好似少了十岁!不过月儿回来了,一切也都会好起来了。

众人齐齐举杯,庆祝他父女团圆。

小乙问他,道,

“不知怎么称呼?”

那人回道,

“小老儿姓叶,小女月儿,再次谢过各位恩情!”

他竟带着月儿跪倒在地,一个劲的磕起头来,月儿倒也配合,与他一齐向众人磕头跪谢。

小乙赶紧将二人扶起,说道,

“我就叫你叶叔吧!这都是应该做的,你最该感谢的,还是马老爷,月儿便是在他府上做事,而她也一直很开心!”

叶叔道,

“那,那黑,黑狗呢?”

小乙回道,

“被抓住了,仙翁正在审他,他犯事太多,一时半会,只怕也说不清楚。”

叶叔快把牙给咬坏,恨道,

“那杀千刀的狗贼,我定要在他身上戳上几个窟窿!”

小乙道,

“这事自有公断,叶叔也不用太过计较了!这黑狗虽然坏,但对月儿着实不错,也因为遇到了月儿,他似是改过自新重生了一般!”

叶叔一听这话,忍住哭来,问月儿道,

“月儿,真是这样?”

月儿笑眼相对,点头回道,

“他没有伤害过我的!”

叶叔喜极而泣,大声干嚎起来,

“真是老天开眼,老天开眼啊!”

小乙笑道,

“你先吃些东西,咱们慢慢再说!”

这桌上的东西,没过几时便会有人换新,即便老叫花在,那也吃不了。月儿为叶叔夹了几块肥肉,他吃到嘴中,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童陆憋了好长时间,这时方才说话,

“我说叶叔,你以前认得月儿?”

他正夹住一只鸡翅,想要递给月儿,一听这话,那手不听使唤,鸡翅掉落入汤中,溅起汤汁,弄了他一手。这帐中,除了乌老大,其余人等也都知道月儿真实身份,这话一说破,他又何还能隐瞒。

叶叔看着小乙几人,问道,

“你们,你们是谁?”

童陆回他道,

“我们一年多前便与月儿相识了,她爹远在雅州,后来为何又认了你作爹爹?”

叶叔听了这话,知道众人不是唬人,他闭上眼来,深呼一口气,转头又看了看月儿,轻轻一笑,回道,

“不错,我确实不是她的生父。不过,若是论时间长久,那我从她出生之时,便认得她了,只是她真正认得我时,却是要晚了好些年!”

众人大奇,童陆又问,

“照这么说,你应该是认得月儿父母的?”

叶叔点点头道,

“没错,相识远超三十年了吧!”

众人静了下来,对这事往事也颇感兴趣,又听他道,

“也罢,也罢,再见到月儿,已然是上天对我的眷顾了,我也不再藏着掖着,把这所有的事情,都说于你们听罢!”

他端起酒杯,嘬了一口,慢慢说来,

“我与月儿她娘,从小便在一起玩耍,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了,两家人关系不错,也算门当户对,于是爹娘早早为我们定下了亲。后来,我爹出了事,整个家也就此没落,月儿她姥爷渐渐有了间隙,便要拆散我们!我们也曾私奔过,到了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那儿如仙境一般,美的不像样子!在那儿,我们快乐极了,真想与月儿她娘永远住下,再也不要出来!可是好景不长,只是两日,月儿她娘便生病了,病情十分严重,若是多有耽搁,只怕连命都没了。没办法,我们只能出来寻医,刚入人世,便被人发现了。我被抓了起来,毒打一顿,月儿她娘也被接回府中养病。”

“月儿姥爷对我讲,说我这辈子都别想见着月儿她娘!我不甘啊,但是我只一人,又没什么武艺,每次过去,还未靠近府上,便被人打趴在地。我左思右想,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先让自己出人头地,然后风风光光的回来,把月儿她娘娶回家!我没日没夜的念书学习,只盼着有朝一日能够入朝为官,把那曾经拥有的一切都找回来!运气不错,我没有受父亲的影响,成功考取了功名,虽然最后只做了一个小官,但总算是一个好的开始!作官的地方离家很远,一年到头,也没机会回来见她一面。但我和月儿她娘,私底下仍旧保持着书信来往。我每隔几日,便会写上一封托人送去,可两地相隔千里,一来一往,便是数月之久!有时外边下着大雪,收到她的回信,讲的却是夏日的情形!我再也无法忍受,我数次申请回乡任职,可都无人理会,而晋升的时日,又是遥遥无期。我若辞去官位回去,见着她爹娘,又该如何说法?真是好难取舍!”

“月儿她娘对我说,她会一直等我,直到永远。她还说,若是要她嫁给他人,除非她死!我又是欣喜,又是悔恨,我恨自己没有本事,不能给她最好的生活!我用尽所有力气去争取任何一个机会,可无论我如何努力,却始终没有得到重用。一个偏远地方的小小官吏,又有谁会在意你?一晃三年过去,我再也承受不住,于是辞官回来!”

叶叔停了说话,童陆开口问他,

“你回到家中,发现月儿她娘已然嫁给了夕家老爷?”

叶叔有些不愿,但还是点下头来,

“我回来之时,见不着她人,硬闯了几次,也都被打将回来。后来四处打听,才知月儿她娘一年之前,便嫁给了雅州城首富之子,做起了阔少奶奶!呵呵,我疯掉了,整个人都疯了!我不相信,她说会等我一辈子的,之前的来信之中,还为我鼓劲,我准备辞官,也是听从了她的建议,怎会突然之间,便作了他人妇?我想不通,我要去找她问个清楚!可当我再见到她时,所有的怨恨责怪,也全都没了!”

叶叔微微笑起,又道,

“几年不见,她还是一样的美,一样美的让我神魂颠倒。只是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已然向我说明了一切!她怀了别人的孩子!我朝思暮想的心上人,竟然怀了别人的孩子!呵呵,我疯了,再没有一点理智!我变成了魔鬼,我竟然想要去伤害我最爱的人,我真是连畜生都不如了!月儿她爹即时出现,我的一顿拳脚全都招呼到了他身上,他没有避让,也没有还击。我全尽全身的力气,也还是没能将他击倒。我知道,我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我坐在地上大哭,哭得像个失去了爹娘的小孩!天不作美,竟然下起了雨来!他夫妇二人为我撑起了一把伞来,整整一夜,没有一句言语。”

“我大病一场,足足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月儿她娘托了人伺候我,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玩偶一般,被人肆意揉弄,毫无尊严可言!我想去死,死了,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也就不再被这情字折磨!可是,当我马上就要了结自己的性命之时,月儿她爹再次出现了!我连自我了断的能力都没有,还能做什么?!我已然失了心魂,像个可以行走的尸体一样!”

“月儿她爹从未问过我的事情,可他再傻,看我这般表现,也能够猜得一二!那是个月圆之夜,天上月儿美极了,和月儿她娘一样!在那青衣江边,看着江中明月,月儿她娘对我讲述了这些年发生的故事。原来,我以为寄来的信件,她都一一读过,却不知,她从未收到任何一封。她想要给我书信,可又如何能够寄得出去!爹娘将她关在家中,平日不让出门,她每日以泪洗面,可又有什么用处?她坚持了三年,那没有我任何音讯的三年,也不知她是如何度过的!各种亲事,她都不允,真如我收到的假信之中所言,她宁死不屈!最后,让她崩溃的是收到了我的一封来信,信中的我说已有了家室,再不想与她有任何瓜葛,希望两人各自珍惜眼前幸福,就此珍重。是我的字迹,她永远也不会忘记读到此信时的那种绝望!”

“我们注定有缘无分,再去计较是谁置换了信件,又有什么意义!我终于想通了,不再执着于此,他们将会有美好的生活,而我,也会把祝福送给他们!我们三人站在江边,看着明月东升西落,一切也都恢复如初。”

“看见我赶走心魔,他们夫妇二人都很欢喜。我想要离开,永永远远离开这儿,可这十多年的情感,我一时之间,又如何能够放得下。我想走得更加体面从容一些,于是问他们,是否可以让我为那孩儿取名。月儿她爹问我是男是女,我说是个女儿,一定是个女儿,长大了,像她娘一样美丽温柔!二人都说会是个女儿,我看这月色大美,便为这孩子取名月儿。”

童陆听了这么多,也是颇多感触,说道,

“哎,这世间的情爱,总是难以捉摸!我猜想,这后来,你还是用了很长时间方才把一切看透!”

叶叔摇摇头道,

“直到现在,还是没能放下!”

众人感叹不已,又听他说来,

“我一人远走,浪迹天涯,走了许久,却鬼使神差又回到了我们从小一齐长大的小城。我整个人颓废至极,再没有人认得我,我也再不想去跟任何人说话。我整日抱着酒喝,时间长了,也就分不清东西南北,白昼黑夜了!钱很快花光,于是再没人卖我酒喝。我没酒喝,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模样十分吓人!一位卖酒的老汉看我可怜,便每日施舍些酒水与饭食给我,我也就靠他的这点施舍过活。后来,我发现喝了他的酒,似乎要好受许多,于是便跟着他一同酿酒。这相思之情,从喝酒变成了酿酒,也算是一种升华了吧!老汉见我恢复了精气神,也很是得意,他那酒水有我帮忙张罗,也是卖得更好了!这般过了两月,老汉醉酒掉入江中死了,我又变成了一人!”

小乙听到此处,也是为他高兴,总算能够从悲痛之中恢复过来,于是笑问他道,

“叶叔,你可带有自己酿制的酒水?也让我们尝尝鲜?”

叶叔回道,

“我这出门近一年了,又哪有几时能够酿酒。不过不要紧,咱们一起回去,我那几株黑竹已经藏酒十多年,可绝对不会让人失望!”

童陆大惊,问他道,

“叶叔,你可认得丽水镇的肖家老爷?”

叶叔回道,

“当然认得,算是我的莫逆之交了吧!去年寻到我,说是要到我那长住下来,我拧不过他,也就随他去了。这一年未见,也不知他如何了。怎么,你们也认得他?”

童陆大笑起来,

“哎呀,人生处处是惊喜啊!我们差点被困死在那黑竹林中,还好肖老爷出现,这才活了命!我们曾经也救过他一命,就算两清了!我之前还在想呢,肖老爷说是叶老哥,会不会是你,再一听你的黑竹酒,那便确定无疑了!”

叶叔也很惊讶,说道,

“这也太过神奇了!”

童陆又道,

“你还不知,我们白青可是为你的酒取了名儿,‘竹叶青’,你看如何?”

叶叔听了,也很喜欢,自己念叨个不停,

“竹叶青,竹叶青……”

小乙笑道,

“相思越多,酒香越浓!叶叔,后来你就没有再回去见过他们么?”

叶叔回道,

“我送过些黑竹,哦不,是送了些竹叶青过去。没想月儿她娘这般能干,一胎便生了俩!我见到了月儿,她那么小,那么乖巧,我抱在怀里,觉得她便是那天底下最珍贵的东西!而那次之后,我偶尔会去到雅州城中,偷偷看看他们,只是我不懂他们为何要让月儿女扮男装,我知道其中必有隐情,所以始终没有再次现身。”

童陆点头道,

“所以,月儿跳江,正好被你看着,于是你便将她救下了!”

叶叔道,

“月儿她娘走时,我没能见着她最后一面,月儿大婚我可绝不能错过了。我不知这一桩婚事之中还有多少说法,但也大概能够猜到。大婚热闹无比,我也很是欣慰,那晚我坐在江边喝醉了,第二日清晨方才乘船离去。那日又乘船来雅州城,却突然见得有什么东西浮在了水面之上。我加紧过去,捞起一看,竟然是月儿!我虽然平日见着的都是她易容之后的模样,但看她身形、佩戴的物件,还有,从她脸上,仍能看出她娘的影子!我确定是她,绝对不会有错!我看有恶匪来寻,知道必是他们害了月儿,但我没有能力抵挡,我便带着月儿先行躲了起来。”

“月儿醒来之时,已然过了两日,她失忆了,但对我却并无敌意。我起了私心,既然老天把她带给了我,那我就是她的亲爹!月儿好不天真,我听她叫得一声爹爹,心都快要化了!我太自私了,我把她带走,再也不要让她回到雅州城去,她能这样一直跟在我身边,我这辈子也都值了!可慢慢的,我越来越觉得对不住月儿,她也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我几经挣扎,但还是没能下定决心带她回去。我左思右想,最终还是带她四处寻医,待她的失忆病症好了,由她自己决定回与不回。”

童陆补充道,

“可你没想到,这失忆之症并不是那么容易治好。更没想到,竟然遇到了黑狗,还有月儿给掳了去!”

叶叔点头道,

“怪我自己没甚武艺,没能保护好月儿,我痛恨我自己,我若私心没那么重,月儿也不会被人掳走!那黑狗如此可恶,月儿在他手上,我,我不敢想象会受到怎样的屈辱!我,我恨不得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回我的月儿!”

叶叔泣不成声,哭了一阵,又道,

“我能力有限,只好四处求助,偶然之中,遇到了乌大小姐,她听说了我的遭遇,发誓要为我出头,所以我才有机会见到乌老大,才有这机会寻回我的月儿!”

月儿听了这一切,似乎记起了些什么,她轻轻笑了起来,

“以后,你也是我亲生的爹爹!我有两个爹爹,真好,真好!”

这父女二人喜极而泣,所有人都为他们高兴。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神话版三国武炼巅峰第一序列伏天氏轮回乐园神秘复苏至尊重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