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一 至亲永逝无缘再见,刀光剑影谁主沉浮

六一 至亲永逝无缘再见,刀光剑影谁主沉浮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刚进到帐中,便听得身后有人话说,

“哥哥,你,你怎么,怎么……”

小乙回头一看,月儿已然哭成了泪人儿,小乙赶忙安慰道,

“你看看,我只是外衣弄脏,身子可是一点儿事也没有!”

小乙蹦跳给她看,月儿睁大眼来看他,好一会儿才放下心来!

小乙笑道,

“月儿你等我一会儿,我换件衣衫便来。”

月儿点头,小乙飞快进去换了衣服,出来一看,月儿乖乖守在门口,见着他出来,满心欢喜道,

“哥哥,我有事要对你讲呢!”

小乙笑着问她,

“有什么要紧事么?”

月儿眯起眼来,回他道,

“我和爹爹说好了,不在这儿多留,现在就下山回雅州城去。”

小乙惊道,

“怎的这么突然?”

月儿回他,

“我已经失联了一年多,也不知那儿的爹爹急成了什么样子,也该回去看看了!”

小乙道,

“不如等这武林大会结束,我亲自送你们回去?”

月儿笑道,

“马老爷已经给我们安排了船儿,随时可以驱使。哥哥还有许多事要做,就不用来管我们了!”

小乙道,

“今夜可是有大喜事啊!真不……”

月儿打断小乙道,

“哥哥无需再说,若是想我们了,便到雅州城来!”

月儿从未有过打断人说话之举,这让小乙有些意外,他很想跟她讲明一切,但又不知怎么开口,正纠结时,白青回来了,看着二人站在帐门口说话,对小乙道,

“月儿来了,你也不请进去说话,站在门口像个什么样子!”

白青微笑着拉起月儿的手,二人一齐进到帐中,小乙摸了摸头,也跟着走了进去。三人随意坐下,白青开口问月儿,道,

“月儿,以后若是他欺负你,你尽管跟我说来,看我不好好收拾他!”

月儿呵呵笑了起来,回她道,

“哥哥怎么会欺负月儿呢!不过嫂嫂这话月儿记下了,若真有那么一天,定然会要嫂嫂为我出头!”

小乙傻笑起来,说道

“月儿,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月儿郑重点头,回道,

“我与爹爹商量好了,还是早些回去才好!”

小乙心情有些复杂,只道,

“月儿,你这回去,我很不放心!”

月儿眯眼笑了起来,回他,

“哥哥想说那位公子的事么?不怕不怕,我雅州城的爹爹很有钱的,他定能为我摆平所有的事!”

小乙摇摇头,道,

“月儿,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可知那人是谁?”

月儿微微摇头,疑惑看着小乙,

“不知,哥哥请讲!”

小乙低声说道,

“他姓赵,以后,只怕是要做皇帝的!”

月儿哎呀叫喊出声,又赶紧捂住了嘴,

“哥哥,你说的可是真的?”

小乙点头,表情有些凝重,月儿又道,

“那,那他,他不是,不是……不,不,我不要,不要……”

她有些语无伦次,小乙当然明白,说道,

“你不愿跟着他吧!”

月儿含泪点下头来,白青握紧她的小手,安慰道,

“月儿不怕,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么!这些臭男人都一个样,见一个爱一个!他若是几个月见不着你,定然就把你忘个一干二净,那时再出来,便一点事儿也没了!”

月儿看了看白青,扑到她怀中轻声抽泣起来,

“以他今日的表现,若是对我雅州城的爹爹也使上手段,那可如何是好!那月儿,那爹爹……”

月儿话未说完,又哭了起来,泪水不断涌出,湿了白青香怀。

小乙道,

“月儿,有件事我一直犹豫要不要跟你说!”

月儿哭声立时停下,起身看着小乙,

“哥哥,你说,再残酷的事实,我都能接受!”

小乙欲言又止好一会儿,白青催他道,

“有什么话快说,咱们马上就得计划如何逃出魔爪!”

小乙咬咬牙,说道,

“月儿,你,你雅州城的爹爹,已经,已经没了!”

白青一听,瞬间明白过来,她看着月儿,心疼不已。月儿泪水又喷涌而出,

“哥哥,你说,我爹,我爹他死了?”

小乙重重点头,月儿再难忍住,撕心裂肺哭出声来,良久方才停下,回问小乙道,

“哥哥,我爹,我,我,我竟然记不清我爹长什么样了!我真是不孝,真是不孝!我,我是这天底下最无情的女儿!”

月儿“呜呜”哭个不停,白青抱住她来安慰。

“月儿不哭,我们都会陪你着!”

小乙不知如何安慰,只好闭口不言,不如让她哭上一阵,缓和过来再说。

月儿哭了一小会儿,便停了下来,

“哥哥,你们,你们能陪我回去看看我爹么?”

小乙连忙回她,

“当然,月儿若是自己回去,我们都不会放心!”

月儿擦干泪水,又道,

“哥哥,你知道我爹爹是怎么死了么?”

小乙摇头道,

“我们上次见他,他已然重病在床,是想你想得苦了!”

月儿只是流泪,又问,

“我那,我那弟弟又怎样了?”

小乙回她,

“这个真不知道了,你爹全心全意栽培你,就是想让你来接管家产,怎知出了这许多变故,你若再次出现,也不知又是何种状况。不过我想,你那弟弟绝不会善待于你,更别提把家中大权交还给你了!”

月儿想了想,说道,

“我,我,我只想看看我爹!”

小乙点头道,

“我知道!但是,你这么大家业,若是不去打理,任你弟弟瞎来,只怕再有多少,都不够他挥霍的!”

月儿沉默下来,小乙不知她如何想的,不过,不论她如何决定,他都会一如既往的支持她,帮助她!

那帐外呼喊之声大作,月儿望了望帘门,只道,

“哥哥,他们又开打了,你们快去观赛吧。我与爹爹再商议一下,看看接下来如何来办。待我们商量好了,再来与你说道!”

月儿站起身来,白青依旧拉着她的小手,月儿轻轻按捏回去,笑了笑,

“嫂嫂,你放心,月儿没事,你和哥哥一齐去吧,月儿先回去了!”

月儿说完,慢慢走了出去,小乙欲要拦阻,却被白青拉住。

“小乙哥,让她自己好好想想吧!”

小乙叹了口气,收回手来,

“好,好,那咱们再出去看看。”

小乙刚才救人情景还历历在目,好些人见了他,都亲近了几分。二人回到那边,童陆一腿搭到二人的座上,看到二人过来,方才收回退去。

“怎么,唐勉怎么样了?”

小乙这才想起唐勉来,和月儿说着话,竟然把他给忘了。他苦笑一声,回道,

“我们把他给忘了,不过他身子骨强壮,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童陆呵呵直乐,说道,

“那你俩去了这么长时间,都干嘛去了?”

小乙指着场中,道,

“嗬哟,看,老叫花上场了!”

童陆看他神神叨叨,哪会放过他来,不住骚扰小乙,小乙没办法,还是把刚才发生的事告知于他,童陆哦了一声,便不再多言。三人看那场中,老叫花已然将双方介绍完毕,二人向众人抱拳致意,老叫花退出场去,这一轮激战,马上开始!

小乙看那场中二人,马公子此时看来还真是潇洒的一塌糊涂,一套银白轻衫随那微风轻轻起伏,头上发带从他右脸自然垂下,伴着呼吸轻轻摆动,右手持着一柄长剑握在手中,背到身后,另一手则随着身体微微向前,便是向对手致敬了!小乙这方,只能从侧面看到他脸,不黑不白,略微带些红润,看这肌肤,模样也应该不会差到哪去!

再看对面那沙吉礼,这名儿,小乙已然听过许多次,这第一次见着真人,却也没有太过吃惊。这人面目俊秀,算得上中等偏上,他皮肤白皙,鼻头尖挺,双眼之中有些异样色彩,十分吸引人。他大热天,竟然还穿着一件贴身的羊皮褂子,众人见了,也觉不大自在。再看他那武器,一把西域弯刀,很是惹眼,阳光与刀背角度正好,晃到了小乙眼里。

小乙问童陆道,

“上一场被你猜对了,不知这一场你怎么分析?”

童陆笑道,

“你别看那沙吉礼站得笔挺,他之前与人大战数百回合,消耗巨大,也伤得不轻,他勉强得胜,这么短的时间,又如何恢复得过来!再看看咱们马公子,并未遇到太多抵抗,只是数十招,便获得胜利。他也没有受什么伤,所以拿下这沙吉礼,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小乙笑道,

“你就这么肯定?”

童陆笑道,

“当然了!再说了,我不会打,还不会看么?今日他们各胜一场,我可一直都在,马公子的招数又急又快,变化还多,这沙吉礼耍来耍去,也就那么几招,对付普通人还成,要想战胜马公子,那可是难上加难!”

小乙摇头道,

“我说陆陆,你怎么也开始拍人家马公子的马屁了!人家沙吉礼怎么也是拼杀到此时,在你口中,却似一文不值一般!”

童陆笑笑,回他,

“我说的是就是事实,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他都明明白白摆在眼前,你若还不相信,那我也没办法了!”

白青指着前方,轻声对二人道,

“你俩别争了,他们比试完了不就知晓了!”

小乙童陆看向场中,那二人已然交上了手,马公子的长剑飞走,又快又猛,那飘逸身姿,真如仙人一般!与之形成鲜明对比,那沙吉礼却是一步步向前,每步都踩踏得十分稳当,持弯刀的那手手腕轻抖,不急不缓变化着招数,那憨憨的举止,倒是让众人开怀大笑起来。

马公子一把长剑在手,自信满满,但也丝毫不敢大意,这十来招也算是试探一下那沙吉礼。沙吉礼别看那动作姿势有些怪异,马公子的剑招虽然迅猛,却仍奈何他不得。二人兵刃相接,刚一碰到,马上又弹了开去,二人这般小心翼翼,倒是让众位看官有些不太满意了。

正当众人议论纷纷之时,二人突然加快节奏,互为攻守起来。长剑剑势看似极乱,却有极有章法,那弯刀绵软无力,可遇到那长剑,却也能轻易化解开来。这二人斗在一处,一动一静,一快一慢,很是稀奇!

小乙不由惊道,

“哎呀,这沙吉礼可不简单啊!”

童陆笑道,

“马公子可还未发力哦,等他出了绝招,再来看吧!更何况,那人有伤在身,体力恢复也成问题!”

小乙问道,

“这沙吉礼是何门何派,陆陆你可知晓?”

童陆道,

“听说是自学成材,并未加入过门派,他自称来自漠北,至于其他,我就一点儿也不知晓了!”

小乙道,

“我看他的来历定然不会简单!”

童陆问道,

“为何这般说呢?”

小乙道,

“不知道,直觉告诉我他有很多秘密!还有,这大热天的,还穿着羊皮褂子,难道不怕闷死么?!”

童陆呵呵笑道,

“听说他这些天一直穿着那玩意,从来没有脱下来过!咦,那味道啊,真是绝了!”

小乙道,

“难不成这也是他的制敌招数?”

二人哈哈一乐,又继续看场中人比武。

马公子好似始终不曾看穿这沙吉礼,因而也一直未能全力攻上,他四处游走,想要找出对方破绽,但是沙吉礼却仍旧那般不急不缓,以不变应万变。马公子耐性倒是十足,那沙吉礼没有太多用力,他那伤情倒也没有太多影响。

围观人群之中有人起哄,

“倒是真刀真枪打啊,老是试探来试探去,真没个意思!”

“哎,这次武林大会,最有看头的,还要数那唐勉了,人家独臂都没有一丝胆怯!”

“对啊,对啊,早些打完,咱们也好收拾东西回家!”

“……”

小乙知道马公子与他看法一致,这沙吉礼不动则已,一动便是杀招,他这般试探,也是为了一击而胜之,至于其他人的言语说辞,他倒是一点不放在心里。他虽然不在意,可马老爷的面子就有些不大好看了。小乙看到马老爷略微有些不安,他虽然仍与乌老大说笑,但离得近些,还是能够看得出来。

晴天一声巨响,小乙四下观察,也不知是从何处寻来,围观人等也是东张西望起来。这一声响动,似是号令一般,倒是让那比试的二人兴奋起来,刀剑齐齐发难,直往对方要害而去。这一变化十分突然,众人也赶紧将注意力转移过来。

刀剑相交,各自弹了开去。沙吉礼一个转身,弯刀也随着身形转动,从侧方斩来,马公子一点不为所动,长剑轻轻一挑,弯刀往上轻抬,擦着马公子的头皮过去,马公子的剑已然贴到了弯刀之上,往侧下方一划,便要切掉沙吉礼的两根手指。正此时,沙吉礼那弯刀在手中旋转起来,竟然又把长剑带开!长剑却仍未止步,迅速侧转过来,向沙吉礼手臂刺去。沙吉礼的弯刀又回转过来,将长剑拨弄开去,弯刀呈正位,向马公子的手腕攻来。马公子轻轻回剑,剑柄刚好挡下了沙吉礼弯刀的反击。二人瞬间便已几个来回,眼力差些的,还不知道都发生了些什么。

二人渐入佳境,刀剑缠斗一处,看似轻描淡写,可稍不留神,便要被对手伤着!这一场较量,比之前唐勉和欧阳明的那场可是要委婉许多,精彩程度稍稍差些,可是技巧与攻防节奏可是要强上太多。小乙能够看出,二人这场,兴许就是这武林大会之中,最有的含金量的比试了!他又想,若是自己上场与二人之中的任何一人对阵,也是绝无必胜的把握,看来自己再不能有所怠慢,必须每日勤学苦练才行!

场中二人分离开来,可在这一小段时间之中,又已然交手了数十招,当然,也只有高手才能看出这其中的玄妙!

小乙看那马公子,似乎开始兴奋起来,脸上的笑意也是渐浓,好似寻到了久违的对手那般!再看沙吉礼,更加放松下来,虽然脸上仍未有太多表情,可他的眼神不会说谎,他也是很欣赏对方的!也许高手便是如此,若是真没了对手,那又是何等的寂寞!

二人相视一笑,又近身战斗起来,又过百招,未分胜负,马公子竟然一点优势也无,小乙也觉奇怪,

“不是说沙吉礼受了重伤,为何不见他有任何的不适?”

童陆也皱起眉来,回他,

“我明明亲眼见着的,好生奇怪啊!咱们这儿的大夫能有这么大本事?”

小乙道,

“难不成,他受伤也是装的?”

童陆哎呀叫了一声,又低声回他,

“应该不会吧,我看得清楚,他确实是受了重伤呀!若真是那样,那马老爷的计划,不就要落空了么?”

小乙道,

“他二人只怕一时半会还分不出胜负来,不过我在想,这沙吉礼若真的有这般心机,那他又有什么目的?难不成真是为了夺那虚无缥缈的盟主称号?”

童陆道,

“不知道啊,我听说一会儿还有特殊环节,马老爷保密工作做得太好,我四处打听,也没能打听清楚!”

小乙问他,

“特殊环节?”

童陆点头道,

“说是为武林盟主准备的好东西,难不成,他要争的,便是那东西?”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