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二 是生是死自有天定,缘起缘灭事在人为

六二 是生是死自有天定,缘起缘灭事在人为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能看得出,场中二人激战正酣,招招都是凶险至极。马老爷的脸色不太好看,之前很随意的笑容,此时也变得有些僵硬了。小乙心想,这马老爷若说不知自己儿子有何能耐,还真是不能让人信服,可之前说的,也不像是假话,当真是想不通了!

再看场中,那剑影流转,刀光纵横,二人似被笼罩在了一片紫雾之中,相互缠绕在一起,难以分开。二人都不再有任何保留,一刀一剑都十分凶狠,皆是那搏命的招数。不止是小乙,这场外的所有人都屏住气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此时长剑从四方袭来,弯刀迎上化解,过会儿又是弯刀圆舞飞至,长剑借势反击。这场子一下变得小了起来,二人竟是要刻意注意脚下,以免刀剑飞出场外,伤着他人!

突然,二人各退出十来步,互看着对方,小乙能觉察得出一鼓杀意袭来,让人不寒而栗。二人各持刀剑,冲锋过来,也都使出了全力,这刀剑相接,竟是各自从中断裂开来。刀剑皆有一半掉落在地,可竟仍未停止,换了个来向继续往前。二人都没了顾忌,直取对方要害。

长剑虽然断了,可比起弯刀来说,仍旧长上了半分,沙吉礼另一手紧握着剑身,他手中尽是鲜血,而那断剑之处,也已然嵌入沙吉礼胸口半寸。若不是他那手帮着,此时,兴许也只剩下一具尸首了。可他脸上却仍带着笑意,也不知在这生死时刻,他心中又有如何感想。再看对面的马公子,与沙吉礼同样的姿势,一手紧紧握住致命的一刀,但那断刃之处,刚刚碰到衣衫,除了那手,这刀未能真正伤着他来!

二人的手都受伤不轻,只是二人此招结束之后,都默契的放开了各自武器,因而没有造成更大程度的伤害。不过,即便如此,只怕也需要很长时间来恢复了。沙吉礼胸口中了那剑,也不具体伤势如何。老叫花已然上了场,检查了二人伤势,很快宣布了本场结果,

“马煜马公子胜!”

沙吉礼并没有不服,捂住伤口,还是向马公子行了一礼,

“马公子武艺高强,沙吉礼自叹不如!”

马公子那手抬起拿刀的那手,笑道,

“这个,就留给在下作个纪念吧!”

沙吉礼道,

“我也正有此意!”

二人相视一笑,互赚断刀断剑,也能称得上是一桩美谈了!

场外众人欢呼起来,老叫花也叫来医者带了沙吉礼下去。这一场激战到此结束,在小乙看来,虽然不是那般惨烈,倒也算得上精彩。这下好了,所有的一切都按照马老爷的预想而行,再看马老爷时,提着的一颗心,也总算放了下来。

老叫花在场中说闹一阵,众人方才退散开去。这日头偏西,回去休整一阵,再来看这最终的对决。不过这最终对决已然没了悬念,依刚才的比武之中,所有人都明白,即便欧阳明使出绝招,也万万不是马公子的对手。马公子和沙吉礼的这场,就是提前的决战了。

童陆道,

“怎么感觉这场还没有刚才那场精彩!”

小乙笑道,

“你只知看热闹,这场可比上一场强上许多!没想到这沙吉礼竟然这般厉害,若说是自学的,我还真不太相信!”

童陆道,

“我还是喜欢唐勉,他那种打法,才对我胃口!”

小乙笑笑,却见得马老爷向自己招手,小乙走上前去,听他说来,

“我都忘跟你讲了,那月儿姑娘向我求了一条船儿,便要回雅州城去了!”

小乙道,

“此事我已然知晓,我还是决定亲自跑上一趟!”

马老爷笑道,

“你就不怕白青姑娘不高兴么?”

小乙也笑了起来,

“她会理解我的!对了马老爷,没想到,你家公子竟然这般厉害,这下夺魁也不会有人再有异议了!”

马老爷示意回帐中去,他边走边道,

“我也没想到沙吉礼竟然这般厉害!差点坏了我的大事!”

小乙道,

“你不曾查过他的底细?”

马老爷摇摇头道,

“这时日太短,想要确认,又谈何容易!不过我那亲家对他好像有点意思,似乎是想要将他招至麾下!”

小乙奇道,

“你有没有想过,这沙吉礼,会不会就是你那亲家翁的人!”

马老爷停下脚步,眼珠子直转起来,

“这个,这个……”

小乙笑道

“我也就是随口一说,作不得真的!”

马老爷微微颔首,又道,

“这人是个人才,若是可以,让他做我儿的贴身护卫,也是不错!”

小乙道,

“马公子那手势如何?”

马老爷道,

“伤到了筋骨,至少需要三四个月来恢复,不过还好,除这以外,似乎没有其他伤处!”

童陆白青在这边等候多时,二人方才过来,马老爷让三人一同去到帐中说话,童陆白青也未拒绝。刚到营帐门口,却听得有人来报,

“老爷,那,那沙吉礼身上多处流出血来,好不吓人!”

小乙惊道,

“为何这般?他不是只是伤着手和胸口么?”

那人回道,

“我也不知啊,突然之间,就看他身子不住晃动,然后四处冒出血在来,立时便成了一个血人!”

马老爷道,

“尽全力医治,绝对不能让他就这般死了!”

小乙道,

“马老爷,我们也去看看,青青懂些医术,兴许也能帮得上些忙!”

小乙带着白青童陆跟那人一同过去,一路之上问询如何治伤,似乎也觉得有何异常!

沙吉礼被安排在一处小帐之中,里边有两位大夫,脸色十分凝重,见着小乙几人进来,有些疑惑,再见着通报那人,开口问道,

“马老爷怎么说?”

那人回道,

“说尽全力医治!”

大夫很是不爽,骂骂咧咧道,

“尽全力,尽全力!有些事情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你们说,这该怎么办才好!”

小乙一见那沙吉礼,也是冷汗直流,他似乎是被泡在了血水之中,整个帐中血腥味极重,童陆只待片刻,便找个由头出了门去。白青上前查看,也是手脚发冷,

“怎会这样,我,我可从未见过这等病势!”

小乙道,

“他这身上血口太多,若是不能及时医治,只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白青点头道,

“这血口不大,但遍布全身,流血虽然缓慢,但人身上血液有限,照这般下去,只有半个时辰可活!”

大夫问道,

“这位姑娘也懂些医术?”

白青点头道,

“已经行医多年,倒是能治些小病小痛!”

大夫道,

“他若只是身上出血,那还好办,若是体内也开了血口,任那大罗金仙也是救他不活了!”

白青道,

“我曾听闻,有人用自己的血来救人,不知是否可行?”

大夫道,

“你是说将自己的鲜血注入他的体内?这么做,应是行不通的!首先别人的血,很难与他的融于一处,即便能行,那也只能延缓他的死亡,起不到什么实际的治疗效果!”

小乙急道,

“大夫,他都快死了,别再考虑那许多了,死马当活马医,没准还能救得他一命!”

大夫瞪他一眼,道,

“行医必须要严谨,怎能胡来!”

小乙不理他,对白青道,

“青青,有什么想法,尽管招呼!不如先去找些草木灰过来,把他周身涂抹一遍,胜过这种无意义的商讨!”

白青有些犹豫,那帐帘掀开,还有他人进来,

“我,我是大夫,我是大夫!”

小乙将那人迎了进来,那人看了看,也是直摇头。又有一人进来,与之前那人表现差不了多少。紧接着,又有不少人来,有些是大夫,有些懂些医术,更多的,干脆就是来看热闹的!小乙来气,一个个踢出了门去。童陆回来,小乙差点没能收住,

“小乙哥,怎么没一个满意的?”

小乙猜到是他干的好事,问道,

“你怎么什么人都叫来?”

童陆挤了进来,说道,

“我还不是想着集思广益,找出有能力之人!”

小乙看那沙吉礼动了一动,嘴唇微微张合一下,他赶忙来到跟前,问他道,

“沙兄,你还有什么事要交待么?”

沙吉里动了一动,眼中鲜红一片,也不知他双眼是否能够见得他人。白青已然找来了一大背篓草木灰,小乙取了过来一通乱抹,血水被草木灰吸收了去,沙吉里整个身子被草森灰包裹起来。

那大夫大声叫喊,

“草木灰可不是这样用的!”

小乙喝道,

“不这样用,你倒是上手来做啊!”

那大夫被小乙一喝,黑着脸退开几步,嘴中骂骂咧咧,小乙瞪他一眼,他再不敢说话,说了几句想办法的废话,出了门去。

抹了草木灰后,真的把血给止住了,白青也是十分欢喜。童陆一旁恨恨道,

“那人就不想要救活他!不知算不算得上拍了马老爷的马屁,他的儿子被沙吉礼所伤,更是差点坏了他计划!”

小乙道,

“陆陆,还是不要过度揣测才好!”

三人围在沙吉礼身边,多给他些希望,没准便能再活过来!

帐帘掀开,探入一个头来,

“这里,要寻个能治伤的大夫么?”

小乙以为又是来看热闹的,厉声道,

“不需要了,快出去!”

那人却是满脸堆笑,回他,

“我行走江湖也有数十年了,没准我能救他一命!”

小乙这才看清那人,也曾见过,并且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自己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因而还是让他进来看看再说。

那人过来一看,皱眉着,

“这草木灰有些毒性,这般用来,虽然可以暂时止血,但也会有不少的隐患。”

小乙听这人说话,倒还是很让人信服,于是让他放手来做。那人从头到脚仔细检查一番,然后从身上取了一个小葫芦出来,里边装有液体,他轻轻晃动几下,打开了塞子。

“这是我秘制的创伤药剂,喂给他服下,他若能挺过这一个时辰,便能有所转机!若是挺不过,那就没什么办法了!”

众人束手无策,既然他想要试上一试,那就让他来好了!

小乙把沙吉礼的嘴巴掰开,那人轻轻灌了药水进去,接下来,便等着奇迹发生。

小乙看那人也只三十上下,由于太过爱笑,所以显得皱纹多些,小乙问他道,

“大夫,不知该如何称呼?”

那人笑道,

“我可不是大夫,只是一个乡野闲汉罢了!我来过这儿,可千万不能跟他人提起!切记切记!”

他神神秘秘的来送药,又神神秘秘退出帐外去了。小乙三人好不惊奇,小乙跟到帐外,转眼间却已然不见了踪影!沙吉礼叫唤出声,整个身子抖动起来,小乙赶忙来到近前,看他是否需要帮助。但他又不敢轻易动手,只盼这是那人送来的药起了奇效。沙吉礼这般叫唤了片刻,方才停了下来。小乙惊喜发现,他的眼中血红竟然退却了一些!

“青青,那可是神药,他有救了!”

白青也很开心,但她更关心的是那药是用何物制成,若是她能习得,便能救活更多伤患!童陆在旁看着,赞叹不已,

“厉害,厉害!这都快死的人了,竟然还能有办法医治!小乙哥,你有没有觉得那人有些眼熟?”

小乙不用思索便回,

“我第一眼见他,便觉得似曾相识,没想到,你也有这感觉?”

白青却没有太多感觉,只道,

“我怎一点感觉也没有,难不成是你二人私下遇着的他?”

这倒也说得过去,他三人也不会一直待在一处。小乙道,

“这沙吉礼不简单,那人更不简单!这么多奇人在此,这武林大会接下来又要发生什么,真是难以预料!”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你们不必太过紧张!”

又有人进来,这人大家都认识,只是不太相熟。他换了身一模一样的衣衫,还是那般潇洒风流,左手被包裹得严实,连那绑带都扎出了花来,不是那马公子,又是何人!

“我来看看沙兄弟,我今日害他伤得如此之重,真是有些过意不去!”

小乙向他点头致意,把他让到沙吉礼身边。马公子看沙吉礼这般模样,也是有些悲伤,只道,

“这全身筋脉受损,与死人无异,哎,沙兄弟,你明知自己承受不住,为何还要如此执着!”

小乙问道,

“你怎知他无法承受?”

马公子道,

“我与他交手之时便已知晓,他是强撑住一口气来,所以我初时只是试探。后来想要快些结束,他却是连性命都不要,非要与我拼个你死我活。我不是知他为何会如此,难道那武林盟主的名号,真值得他舍弃了性命不成?”

小乙道,

“没办法,有些人为了所谓的虚名,可是什么都能放弃的!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沙兄并非这样的人!”

马公子笑道,

“直觉?呵呵,不知你的直觉一向可准?”

小乙笑笑,回他,

“一直挺准,不知马公子又是如何想的?”

马公子道,

“我倒愿意同意你的看法!”

小乙示意大家坐下说谈,几人到帐的另一侧坐下,为沙吉礼留下个清静,小乙开口问那马公子,

“马公子,这武林盟主的名号,你已经收入囊中,真是可喜可喝啊!”

马公子笑笑,回道,

“天时地利人和,我一人独占全了,若是还不能成,那可真是没面子了!”

小乙又道,

“马公子说笑了,凭你的功夫,即便没有马老爷的安排,你也能有很大机会夺魁,我看得清楚,你就不用再藏着掖着了!”

马公子笑道,

“你这般说来,我都不知道如何回你了!”

小乙笑问,

“不知马公子师从何处,看这剑法,必是师出名门!”

马公子道,

“我爹倒是为我请了不少师傅,但是我都未放在眼中,大都糊弄过去便是!我一心学武,要学就要学最厉害的!教我剑法的师傅,是位隐士,我倒也不便透露其真名。能告诉你们的,也就只有这些!”

小乙点头道,

“马老爷跟我讲过一些你的事,他为你办了这武林大会,可是绞尽了脑汁,只怕把半数的家产都给赔上了!”

马公子笑道,

“所以,我就更不能输了!”

童陆看这马公子十分面善,问他道,

“对了马公子,这巅峰对决之后,便要置办你的婚事,也不知你准备得如何?!”

马公子倒也不避讳,笑着回他,

“一切都由家父置办,我嘛,别人说怎么做,我跟着来就好了!”

小乙接着问道,

“那乌家小姐我们也见过的,不过只见得她女扮男妆的模样,不知换了女妆如何?”

马公子笑道,

“倒是有些姿色,非是绝色,但也绝不会差到哪去!没想到,家父还对你们讲了这些,看来他是很信任你们了!好了,时辰不早了,我回去歇息一会。”

小乙道,

“马公子快些去吧,这里有我们!我们还等着吃你的喜酒哟!”

马公子微微一笑,起身出门,他走路带风,发带也随着这风飘荡起来。临出门时,又回头对几人道,

“对了,我爹让我告诉你们,已经将月儿和她爹安置妥当,等吃完喜酒,再一同下山!”

他温柔一笑,掀帘出了门去。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