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五 新人出场大宴群雄,疯语疯行是何居心

六五 新人出场大宴群雄,疯语疯行是何居心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众人看向声音来处,竟是由那炉灶旁的匠人发出!小乙心想,那匠人已然沉默了许久,难不成此时又是疯病复发,还要大闹一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集中到了那匠人之处,他却十分从容,从炉灶之中取了铸剑出来,又用他那大锤敲打个不停!他口中骂骂咧咧,小乙这边离得远些,听不太清,可围观人等不时轻笑,他口中讲到的,应该也不会十分严肃。

小乙道,

“我之前想着,这剑应该要在马公子和欧阳兄比试结束铸好,没想时间没计划妥当,竟然又耽搁了许久。”

童陆道,

“本来是为人家马公子量身定作之物,却入了欧阳大哥的手,真是好笑!你们说,欧阳大哥会不会舍得把这剑送于马公子当贺礼?”

小乙笑道,

“啧啧,陆陆你可真会想啊,不过以欧阳兄的性子,没准还真能做出这事来!”

那匠人还在敲打,能见得几颗火星溅起,众人见他仍旧没有什么进展,这才上了桌。小乙几人也坐了下来,眼神一直盯着那方瞧看,特别是铁石,那可是连眼都没眨几下!

所有人都落了座,那匠人也好似明白一翻,大喊一声,

“还差点,差点!”

众人“咦”了一声,匠人好似听懂了他人的意思,又把那剑扔进炉中,再次沉默了下来!这样也好,一点没影响到人家办喜事,小尾儿也未让人把这炉灶抬将下去。

吉时已到,这一带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马老爷和乌老大坐在主位,都笑得合不拢嘴!小尾儿声叫喊起来,这婚礼的一切,都听他的号令安排!这有钱人办的婚宴,确实与众不同,听说这婚礼的各项流程都极为讲究。穿戴在身上装饰的长短也都精心考量过,当真是一点儿让人挑剔的余地都不给他人!

新郎新娘一同登场,一身的大红色,喜气十足!小乙看了几眼,却注意到身边的白青,她眼中一片湿润,在这如白昼一般的夜里,显得格外动人。小乙对她,有太多的抱歉,

“青青,等这里结束之后,咱们也风风光光办上一场!”

童陆笑道,

“小乙哥,事不过三哦!”

说完,宁大人却是出现在了眼前,童陆吐了吐舌头,小乙斥责道,

“陆陆快把你的乌鸦嘴闭上!”

这桌还未坐满,宁大人很自然的找了空位坐下,说道,

“这位置应该是为我留的吧!”

这圆桌能坐十人,还空了三座,宁大人坐了,再加上去寻明了过来的浪哥儿,刚刚好坐满。小乙几人虽然不太喜欢宁大人,但也不好说不让他坐这儿,你愿意在这儿坐下,那就坐下吧!

小乙笑道,

“小宁,你今日都忙些什么呢?”

宁大人道,

“没什么,只是看了两场比试,还发现这儿有不少好玩的东西!”

小乙奇道,

“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宁大人只是轻笑喝茶,再不言语,小乙鼻孔喷气,只道,

“最讨厌那种讲了一半又不说的,什么跟什么嘛!”

童陆也道,

“小乙哥,你别要求太多了,人家现在不找你麻烦就算好的了!”

小乙笑道,

“也是也是!”

浪哥儿和明了一同过来,小乙便不再理会这宁大人,问明了道,

“明了,那沙吉礼现在如何了?”

明了回他,

“人应该是活下来了,只是这人很是奇怪,那药更是难得!”

小乙点头道,

“那现在谁在照顾他?”

明了道,

“马老爷的手下,看起来很会来事,我说我是出家人,随意用些素食便是,他却说马老爷专门为我们准备了素宴。浪哥儿来找我过去,我也不好再多推让了。”

这下刚好坐满了一桌,宁大人一来,众人稍显拘谨,小乙也很是无奈。众人眼巴巴看着那对新人行各式礼节,也都提不起十分的兴趣!小乙往四周看去,想看看月儿和她爹爹是否也在席中,没发现他俩,却见得另一熟人,小乙看了看铁石,还是没有对他开口。那许云儿坐在远处,伸长了脖子往这边看来,铁石双眼不离那匠人炉灶,没能发现她,倒也在那情理之中。谁说这富家之女没有真情,在小乙看来,这许云儿也算得上是情种了!以她这种家世地位,想要什么样的男子都行,却独独爱慕着铁石一人,他二人之间种种情谊,可是随便能够割舍得下的?铁石依旧那般模样,像个迷恋糖水的小孩一般,小乙也不忍去打扰他,只是朝着许云儿那边轻轻点了点头!许云儿轻轻一笑,以示回应。

新人开始下桌敬酒,过了许久,方才来到小乙他们这桌,马公子十分有礼,那乌家大小姐近到前来,小乙这才看清她那容貌!她面目清秀,脸极瘦小,与她爹的模样差别巨大。她妆容极美,不过此时看来,倒与那日见得大为不同了,若不是亲身见过的,又哪里能够认得出来!小乙没好多看,只是正眼看了几眼,便转去跟马公子说话了,

“恭喜恭喜,没来得及送上贺礼,真是我们是疏忽了!”

马公子笑道,

“小乙兄弟,你也太客气了,能赏脸入席,就算是给足了我们面子了!”

马公子客气一阵,与众人敬酒吃了,又去到了下一桌。待到挨个敬完了酒,这夜已然极深。这岳麓山顶个个都是勇武之辈,酒量也都大得惊人,除了少数几位,其余人等仍在不停举杯,端酒的仆人一刻也未停歇,抱着酒在这各桌之间穿梭,也着实被累得够呛。小乙这桌的酒水没喝几口,显得有些浪费了。自己又不是主角,当然也没几人过来敬酒。再看欧阳明那边,已然喝趴下几次,吐完之后,又再与人对饮,小乙生怕他喝出了毛病,也是找了些解酒的药给他吃下,不过效果似乎不是太好,此时方才怀念唐门之中那醒酒神方!

几位女子觉得无趣,便一齐走了,菲菲本想去照顾欧阳明,但是那边多少人伺候着,白青便让她不用担心,说是先去看看沙吉礼,然后就回去睡了。几人刚走,她们的位置却被人占了,小乙一看,竟是老酒鬼和老叫花,二人换了身衣服,脸上抹了些灰,也都是一脸的狼狈,小乙笑道,

“你俩到何处打了一架?”

老叫花委屈道,

“这么多人要来与你喝酒,真是烦得要死,害得我一整晚连肉都没吃上一口!”

老酒鬼也道,

“我平日每次也就几杯,哪里经得住这许多!我们实在承受不住,于是躲了起来,看他们都喝得差不多了,这才换了衣服出来。”

这一桌的大餐实丰盛,量也极大,小乙这些人连一小半都未吃了,老叫花拿起肉来便啃,众人看他嘴中冒出油水,也是大感可爱。

童陆道,

“我说老叫花,你看咱们这宴席都快结束了,那神兵怎的还没做好?!”

老叫花回道,

“那老家伙吹牛,说是七七四十九日便能制成,这不,马上就到第五十日了,看他这样子,是做不成了!”

小乙奇道,

“这一把剑,竟然做了四十九日,马老爷请来的匠人,绝对不会差,他都要做这么长时间,若是普通匠人,那还不得百日?”

老叫花道,

“只怕百日都不一定能成!听说这人啊,四十九日从未有一刻停歇。若是困了,也只是坐着打盹,待那火候到了,便要继续打磨这剑!若以这么来算,说百日制成,也还是抬举了这普通匠人了!”

小乙奇道,

“那你们可知晓这是何人?”

二人皆是摇头,老叫花话多,并没让老酒鬼有机会说话,只道,

“只知道是厉害的角色,他脸面已毁,看不出真实模样。”

小乙关切问道,

“怎会这样?”

老叫花道,

“我也不知,马老爷跟我讲的,他戴了那张人皮面具,更是没人能够认出他来。我问他又是何人,马老爷却不言语,也不知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小乙道,

“这马老爷神神秘秘,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老叫花笑笑,只道,

“谁知道呢!这剑若成,匠人必然名满天下,若是不成,没有人将他名号传扬出去,也算是保住了名声吧!”

小乙“哦”了一声,回他,

“老叫花说的也挺有道理!”

老叫花道,

“那是那是!要不马老爷干嘛卖这关子!”

几人正在说话,宁大人却是冒了一句冷话出来,

“这剑若是真给了欧阳明,会不会招来杀身之祸?!”

一桌子人都安静了下来,他这话虽然与喜庆的婚宴格格不入,但也确实是事实,若这剑当真举世无双,那必然会有不义之徒前来争夺,欧阳明得这剑,那绝不会有安宁之日!唯一的办法,便是将这剑转赠他人,将这灾祸转送出去。

老叫花一手的油摸在头上,弄得满头油腻,

“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他得了这宝物,便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真不一定是件好事啊!不行不行,我得过去提醒他一下!”

老叫花起身便要走,小乙赶紧道,

“你先坐会儿,你看看他那样儿,现在还能把你的话听进去?”

老叫花又摸了摸头,坐了下来,道,

“也对,还有,我一过去,不又会被人认出来了么?!”

小乙道,

“在这岳麓山顶,他应该是安全的,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

老叫花道,

“没错没错,那我继续吃肉,吃肉!”

老叫花好像放下了一大桩心事,又大口大口吃喝起来。

宁大人又开口说话,

“依我看,这剑绝对是件不祥之物,你们千万谨记,离它远一些!”

小乙笑着回他,

“多谢宁大人提醒,我们都不用剑,对它也是没有太大的兴趣。”

宁大人看了众人一眼,又望向那边的炉灶,最终看向天中,悠悠然道,

“魔剑既出,恶灵降世!”

小乙听着,大觉奇怪,

“宁大人,你为何这般说来,这剑怎的又成魔剑了!依我看来,这剑若是交在恶人手上,称作魔剑倒也能说得过去,若是良善之人得了,便是良善之剑!欧阳兄是正直之人,剑在他手,又如何能称之为魔剑?”

宁大人只是微笑,抿了口酒水,再不说话。

又喝一阵,小乙觉得无聊,说道,

“咱们不如先回去,这儿也没什么看头了!”

童陆也道,

“我本想看那‘魔剑’降世,呵呵,可人家始终没个反应,也不知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几人也都吃好喝好,便要一齐回去,可刚一起身,那炉灶旁的匠人却是大声叫嚷起来,

“我懂了,我懂了,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人还在清醒的,也都望向了那边。匠人开始奔跑起来,边跑边吼,叽里呱啦,也不知他在吼些什么。他离开了炉灶,跑向了众人,遇上一个看得顺眼的,便拉到眼前仔细观瞧,瞧看一阵,又把那人放下,继续寻下一人来。

童陆奇道,

“他在做什么,好像是在找人呢!”

老叫花道,

“应该是在找人,难不成是找来炼剑的?”

小乙问道,

“老叫花,还真有这种说法?”

老叫花点头道,

“我确实也亲眼见过用活人来祭剑的,虽说手段残忍,但真能有奇效,不知是何缘由!”

小乙道,

“若是要用活人来祭祀,方能制出绝世神兵,那我宁愿不要!”

宁大人道,

“这只是你自己的想法,有些人,为了这神物,牺牲掉再多的人,他也不会有一丝心软!”

小乙长叹一声,手中用力按在桌上,咬牙道,

“小宁说得不假,但是今日,我绝对不会让此事发生!”

宁大人笑笑,又不言语。

那人疯了,如此这般行为惹怒了一位急性子,双方就要开打,却还是被人拦了开去。那匠人没兴趣理他,又继续寻觅心仪之人。这场子大,人也多,他寻了好长时间,还是没有任何收获!不知觉间,来到了小乙这一桌。

匠人捧起小乙的脸,小乙也并未拒绝。他看了好久,几乎快把他那假面贴到了小乙脸上,小乙能清楚看到那假面之中坑洼一片,果真是被毁了容颜!他看了一阵,犹豫了很久,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匠人连正眼都没看老叫花和老酒鬼,倒是让老叫花有些恼怒,

“怎的,我们老哥俩就这么不堪?”

匠人哪会理他,眼神扫过了童陆、浪哥儿还有宁大人,他略一今停滞,还是摇头起开。小乙从他眼中看出了无限的失望,可下一刻,他却如获至宝,小乙大惊,他竟然盯上了铁石!

“哎呀,好啊,好啊,我的乖乖!”

那匠人便要动手,小乙赶忙挡在前边,喝道,

“又要如何?”

那匠人不理小乙,从侧边绕行过去,

“快些,快些跟我过来!有好东西,好东西哦!”

他就像是在逗弄一只小狗那般对待铁石,铁石满脸的惊愕,一时不知该如何办才好。那匠人又道,

“你就是差的那一点儿,快些跟我过来,绝世,绝世神兵便要问世了!”

现如今,对于铁石来说,没有什么比那神兵更有吸引力的东西了,他思索片刻,问那匠人道,

“神兵,我来,让我来!”

那匠人听了,欢喜得蹦跳起来,想要过来拉铁石,却被小乙挡了开去。小乙道,

“铁石,你怎么回事,他可是要把你拿去当祭品啊!”

铁石问那匠人道,

“让我,让我来制那神兵可好?”

那人停了一停,又继续跳跃过来,只道,

“好,好!让你来,让你来!”

小乙从匠人的眼中,看出一丝狡黠,他绝对不会这么好心!

小乙拉住铁石,正色道,

“铁石,他是骗你过去呢!你千万不要上当!”

铁石早就按耐不住,哪会再听,

“小乙兄弟,我,我想,我想……”

他口中说不出来,但整个身子已然往那匠人移动了过去。小乙喝道,

“铁石,你魔怔了么!你这过去,他一把将你推进炉灶之中,人可就化成飞灰了!”

铁石眼中充满期盼,他不想放弃,慢慢把手往回收,恳求道,

“小乙兄弟,放手,让我去,让我去!”

小乙一咬牙道,

“好,我让你去,不过,我得和你一齐过去,若是他耍心机,便当场了结了他!”

小乙这一放松,那匠人快步上前,拉住了铁石的衣袖。小乙把他手弹开,挡在中间,说道,

“你先过去,我们马上就来!”

那匠人往回走去,没走两步便是一回头,小乙拉着铁石,跟在了他后头,他见二人没有离开,也是欢喜得不行!这场中数百人齐齐看向这三人,大感惊奇,都想着,难不成匠人找来了这两个小伙,便能让那神兵降世?于是所有人都围拢了过来,看他们接下来如何作为!童陆快步跟到了后头,若是出了意外,也好上前帮忙。

小乙还未近到那炉灶旁边,便被烤得难以忍受,但铁石和匠人却是一点反应也无,兴许是在这样的酷热之中待得久了,便不会有那么难受了。

匠人飞快从那炉灶之中取了铸剑出来,然后把锤子之类交到了铁石手上。铁石手中握住它们,从头到脚都能看出他的喜悦,他兴奋至极,开始捶打那铸剑。

小乙看铁石果真如了愿,这才稍稍放下心来!铁石敲打了一阵,那匠人示意再把铸剑放入炉灶之中,铁石心领神会,转身送剑回炉。

怎知那匠人身手极快,竟是瞬间转到铁石身后,在他后背用力推了一把!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