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六 歹人行凶作恶无果,软言轻语防不胜防

六六 歹人行凶作恶无果,软言轻语防不胜防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不要,不要!”

一女子大声叫喊起来,声音之中带着哭腔,不用想,只能是许云儿了,她不顾一切奔了过来,可去的太猛,竟然脚下不稳,扑倒在地,待到她起了身,铁石离那炉口只有两步之遥。许云儿两只手掌捂住了嘴,哭的声音都没了,整个身子抽搐起来,好似是她要入那炉一般。

铁石手中铸剑飞入炉灶之中,可自己身体却是急停下来,然后迅速往回倒去!他不知发生了何事,向腰间一看,竟然多了一条链爪,那爪子在他身子盘了一圈之后,咬合在一起,便能使上力来。不用多说,这用爪之人便是小乙。他早就防着那匠人来此一招,因而时刻准备着应对突发事件!果不其然,那匠人存心不良,哼,不过想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杀人,小乙可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那匠人哪肯罢休,抓住了链锁,想要解开,再给铁石来上一脚。只可惜他低估了小乙的实力,而这链锁,又岂是他随随便便便能争开的!他还未成功解开,小乙已然来到了近前,将他一手折到背后,那匠人被小乙下脚一绊,跪倒在了地上!

围观众人见了,多数叫起好来,看来这天下的英雄,也大都心存正义。近处的几位想要靠近过来,却被力士拦开。

铁人气力倒是不小,不过小乙占了先机,这般反控住他,哪会让他轻易挣脱,他试了几次都不行,索性放弃了反抗。

小乙问他,

“你怎的这般恶毒?”

匠人怒道,

“成败在此一举,你快些放开我来,若是错过了,神兵便要被上天收回,想要再次出世,那可又要数十年!”

小乙也大怒起来,

“用活人来祭剑又是什么狗屁说法!”

小乙手上稍加用力,匠人吃痛,恶狠狠回道,

“你个小子什么都不懂,岂能知晓其中的玄妙!活人祭剑,自古皆有,更何况,有这最佳的祭品在,这剑一出,谁与争锋?!”

小乙喝道,

“哼,一派胡言!你铸你的剑,又与人有什么关系!”

匠人大笑起来,回他,

“小儿误我,小儿误我!”

铁石从地上起身,来到小乙身后,对小乙道,

“小乙兄弟,你,他,他真是要让我祭剑?”

小乙点点头道,

“这是自然,你若真进了那炉,片刻便要化为灰烬!”

铁石看着那炉中炭火烧得正旺,若是真被推了进去,只怕还来不急感受到疼痛,便已化成了飞灰。他头皮发麻,浑身一哆嗦,一手不由自主抓住了小乙肩头。

“铁石哥!铁石哥!”

许云儿已来到这边,脸上早已哭花,看起来楚楚可怜,小乙见了也是有些心疼。铁石却不看她,只是看着小乙抓住的那位匠人。

“铁石哥,云儿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以后我也不做那大小姐了,你愿意做什么,我都陪着你去,好不好,好不好?”

许云儿在苦苦哀求,铁石却似没有听到一般,只是盯着那人后背瞧看。小乙转头看着许云儿,轻轻摆了摆头。她瘦成了这个样子,这几日来,只怕连一顿饭也没好好吃过!小乙轻叹一声,对铁石道,

“铁石,你还是快些下决心才好,这样下去,真是要把人折磨死了!”

铁石低头不语,小乙又道,

“我看得出,她是在乎你的。”

铁石打断小乙道,

“小乙兄弟,你先不必说这。我也知这事需要处理,但我一时之间,还不能处理妥当,再给我些时日可好?!”

小乙点头道,

“你俩的事,当确定你说了算,我也只能稍作提醒罢了!”

马老爷和乌老大以及众位有名有望的大人物都来到一旁观看,众人对这匠人也很是好奇。小乙看那公子也在其中,身边许多人拥护着,他正兴致勃勃看着那炉子,好像对这剑也颇感兴趣。

马老爷和乌老大来到小乙身边,爱凑热闹的老叫花也来到跟前,俯身下去跟那匠人说话,

“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早就猜到你有此一招,看吧看吧,没能得逞吧!”

匠人狂笑起来,

“狗贼误我,狗贼误我啊!”

老叫花笑道,

“现在到底是谁跪在地上,像条恶狗一般?!”

这么明显的事情,马老爷等人又怎会看不明白。小乙心想,若是马公子成了武林盟主,这马老爷会不会放手让那匠人去寻祭品,可是此时,欧阳明当了盟主,这剑成与不成,也许就没有这么大的关系了!

马老爷开口问话,

“这祭品可否换作畜生?用活人来祭剑,真是太过残忍了!”

匠人大笑起来,

“残忍?只是一人性命,便能换作绝世神兵,如何能被称作残忍?!那些狗官坑害百姓,狗皇帝却是一点不作为,再看边境常年战事,死的人又岂止千万?说我残忍,天底下手段残忍的杂碎多了去了,还轮不到我来撑门面!”

公子脸色不太好看,小乙看了,心中大为欢喜,不知为何,见到他不痛快,自己反倒是痛快起来。

马老爷当然知晓公子身份,听了这话,也是有些为难,

“别在这胡说八道,我看这剑也早就成形,应该能用了吧!”

匠人怒道,

“成形就能用了?你也真是太过无知!”

乌老大道,

“亲家不用心急,若是必须要用人来祭剑,不如去牢中抽几个死囚过来,咱们用这死囚作祭,那便不会这许多问题了!”

小乙一听,这乌老大竟然这般说话,只怕对这剑也是有些想法的!他们若真用这死囚来祭,小乙倒也不好再说什么。

匠人怒道,

“岂是人人都有资格给神剑当祭品的?我好容易才找到这个么完美无缺的,却被你们阻止,太可恶了!”

匠人转作大笑,又接着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们别装了,若是无他人在场,别说就止他一人,即便是要十人百人,你们也会找来给我!哈哈,哈哈!狗贼真是面子光鲜,背地里却总干那无耻的勾当!”

小乙知道乌老大私底下定是有不少动作,这话应该正说到他心头,他注意看这乌老大,可却没能从他脸上看出任何破绽。乌老大仍旧笑容满面,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这也不肯,哎,那这剑不要也罢,不要也罢!”

马老爷点点头,对匠人道,

“你辛苦了这些日子,我也绝不会亏待于你!你收拾收拾,领了赏钱,下山去吧!”

匠人大笑起来,

“我这一生,铸剑无数,这剑便是我最后的杰作,可惜被一群无知的伪善之人耽误!我不甘啊,不甘啊!”

匠人说完,痛哭起来,这哭声时而像个孩童那般清亮透彻,时而又似个老汉干咳呜咽不止,小乙有些不忍,放松了制住他的那手。那匠人不太动弹,小乙便彻底放开了他,他扑倒下去,一张脸全部贴到了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到了这匠人身上,没有人知道他为何会这般,除了马老爷,没有一个人知晓他的真实身份,他仍旧哭泣不止,好似这天下与他没有一丝关系。他只在乎炉中的神剑,为了它,他愿意背负这一世的骂名!

小乙肩头吃力,铁石好像有话想说,小乙道,

“铁石,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吧,他也能够听得见的!”

铁石还是坚持来到那匠人身边,蹲下身去,回看小乙,微微一笑,说道,

“没事,我就在这与他说道说道!”

小乙看那匠人也未有所动作,所以没作阻拦,不过他也时候保持警惕,若是那匠人有所不轨,定会在第一时间内将他制服。

铁石看着那匠人,花白头发胡乱粘住,好似数年未洗过那般,不时散发出恶心的臭味,铁石问匠人道,

“其实,我曾经也是一位匠人!”

那匠人身子一颤,慢慢抬起头来,小乙见他有所动作,也是准备好了随时出击。

匠人抬起头来,盯着铁石,良久方才问他,

“你,你也是?”

铁石重重点下头来,回道,

“我本励志要成为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匠人,当时心比天高,怎知只是一两年,便再没那志向了!”

铁石眼神暗淡下来,多是自责。那匠人轻声道,

“这是为何?”

想来也是难得遇到同行,那匠人似乎对铁石有了不少同情之意。

铁石回他道,

“心乱了,也就再无法专注于此了!”

不少人觉得无趣,又去喝酒吃肉了,留下的,也只数十人而已,小乙看多数人离去,多少自在了一些。不过那公子还在,便始终感觉有双眼睛盯着自己,有些后背发凉!他只期盼这武林大会快些结束,再也不要与那家伙有任何关联,当然,月儿他是绝对不会让他带走!

那匠人听了铁石的话,思索了片刻,问道,

“是那个女子么?”

许云儿这般哭求,匠人又岂会不知,听铁石这般说话,当然也能够猜得一二。铁石轻笑一下,回他,

“是的!也怪我太年轻,经不住诱惑!”

匠人也笑了起来,

“你没错,我看了她,也觉得欢喜!哎,人世间,只这一个情字最为难解!”

铁石没想他会这般回他,也是愣了愣神,

“难不成,前辈也曾受情爱困苦?”

匠人笑道,

“我这一辈子,都活在一个女人的阴影之中,到现在都无法摆脱,相较之下,你倒是要好上许多!”

铁石吞吞吐吐问道,

“那女子,现在又在何处?”

匠人指着那炉子,笑道,

“她说,要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她,让我一辈子承受痛苦,呵呵,她祭了我的剑,被烧成了炭灰!”

铁石大惊,又问,

“那神器也如这把一样,必需有人祭剑,方才能够锻造成功?!”

匠人点点头道,

“没错,神剑不同凡物,岂是凡夫俗子岂能懂得!”

铁石道,

“那之后,你又是怎样过活?”

匠人回他,

“数十年如一日,整日都在虚幻之中,像个行尸走肉一般,直到再次遇到这天赐神物,才又清醒了许多。”

铁石道,

“所以看你一会儿似在发疯,一会儿又如常,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那位女子?”

匠人闭上了眼,沉默了许久,忽而吐出一口气来,慢慢说道,

“我因那把剑,挣了不少钱,够我几辈子花的,可是,没了她,我也便不再是我了!”

铁石点了点头,好像听懂他在说什么,又道,

“那你觉得值么?”

匠人干笑起来,笑得好生诡异,只道,

“她又岂能用金钱衡量!”

小乙觉得这匠人说话有些奇怪,他这般回答,并未直说值是不值,但铁石却是连连点头,

“确实,又岂能用金钱去衡量!那把剑,也定是绝世的好剑了吧!”

那匠人很是得意,回道,

“这是自然,那持剑之人,纵横天下,无人敢与之争雄!”

铁石又问,

“那人是谁,可否与我说说!”

匠人笑道,

“你靠近过来,我说于你听!”

小乙喝道,

“你又想耍花招?!铁石,不要听信他的,我看他还是不死心,还想要你来作那祭品!”

铁石对小乙笑了笑,回道,

“不用担心,他能跟我说这些,骨子里应该不是恶人!”

小乙看他这样,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自己多留些神便是。铁石把头凑了过去,那匠人在他耳边说话,小乙离得近,却也没能听着。铁石听完,呆了片刻,这才连连点头,

“原来如此!真是神剑!”

铁石又问,

“这炉中之剑,真需要一活人充当祭品,方才能够铸成?”

匠人肯定道,

“当然,否则我又怎会费这力气寻你过来!”

铁石道,

“为何是我?”

匠人回他,

“你是天生的阴阳体,也只有你,能打通这天地,激发出神剑的无限潜能!”

铁石思索一阵,又问,

“我师傅说我是难得一见的奇才,与这阴阳体又有何关系?”

匠人道,

“这阴阳体,万里无一,不论做任何事情,只要自己全心投入,便能出类拔萃!你师傅让你学这门技艺,便要培养你做这一门的天下第一!”

铁石咽也咽口水,回道,

“难怪师傅走时,让我把店招改成了‘天下第一匠’,就是要时刻提醒我,绝对不能有丝毫的松懈。我,我,我真是辜负了师傅的一片苦心了!”

铁石说着说着,流下泪来,身子微微颤动,也是伤心至极。

匠人轻轻拍他后背,说道,

“经历过,方才看穿这一切!你是好样的,以后可不能再这般颓废下去!我看好你,你一定能成大气!”

铁石问道,

“我真的可以?”

匠人坚定的点下头去,他那人面好不吓人,铁石却是受了鼓励,整个人都明媚起来,他站了起来,放声大笑,指着夜空,呼唤道,

“我定会成这天下第一!定会成这天下第一!”

小乙看铁石又坚定了信心,很是为他高兴,他若以后真成了那天下第一,小乙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小乙注意看那许云儿,她以泪洗了面,被这红光一照,分外动人,只是人太瘦弱,显得楚楚可怜。许云儿看着铁石这般,应该也是欢喜的吧,她嘴角带着笑意,尽是温柔!小乙也是有些难过的,这才多长时间,一个咋咋呼呼的大家小姐,变成了这般可怜模样,她低声下四来迎合铁石,铁石却是一点儿也不领情。哎,这缘分又要如何维系,也真是难为铁石了!

那许云儿站得久了,脚下有些不稳,摇摇晃晃几下,一头栽倒在地。小乙转头看她,已然有人上前将他扶起,小乙看那人根本没用什么气力,许云儿便又乖乖起了身,哎,她这身子太过瘦弱,也不知需要多长时间,方才能够恢复得过来!听说许家老爷也来了,他若看了许云儿,又会是何等的心疼!

小乙刚一分神,略微放松了警惕,回头一看,那匠人弹跳而起,一手揪住铁石后背衣衫,一把闪亮至极的匕首也已然抵住了铁石的喉头,他狂笑起来,吼道,

“就你?就你也要这天下第一匠的名号?哈哈,哈哈!你若得了,那我又算是什么?”

小乙喝道,

“你这恶贼,快些放开铁石!”

那匠人仍旧狂笑不止,匕首轻轻划破铁石脖颈,几滴血水顺着刃部落了下来,滴到了铁石的布鞋之上。这一突变,让所有人紧张起来,众人又聚集了过来,想要看看这接下来又要如何发展!

匠人恶狠狠道,

“心慈手软,能成什么大器,索性做了神剑祭品,还算能够有些用处!”

许云儿这边大声哭号起来,她也不知道用了多大气力,好容易挣脱开来,往前一摔,又扑倒在地上。她离匠人也就三五步远,想要再起身,试了两次,却都是徒劳,她已然用尽气力,只是口中仍在言语,

“你,你放开铁石哥哥!放开铁石哥哥!”

匠人那面皮扭曲起来,异常的恐怖,他奸笑着回道,

“你的铁石哥哥早就不要你了,他就是死了,也不会原谅你!哈哈,哈哈,他要你一生一世都饱受苦痛折磨!哈哈,哈哈!”

许云儿连哭的力气也没了,只道,

“你,你,我,我,让我来做这祭品,换我铁石哥哥回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