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八 魔剑既出为祸人间,深情相依难续前缘

六八 魔剑既出为祸人间,深情相依难续前缘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只觉眼前亮白一片,除此之外看不清任何东西。那轰鸣之不绝于耳,就似在耳边炸响一般!这光亮持续了好长时间,小乙心道别不好,这闪电如此厉害,这炉又如何承受得住!他一手抓住铁石,另一手拽起童陆,不顾一切朝外边退走!

小乙判断果然没错,三人还未走上几步,电光消逝,炉中炭火却是四散开来,又成了漫天星火。小乙三人被那气浪掀翻,小乙身子重重摔倒在地,童陆铁石砸到他身上,力道也是不轻,这雨太大,小乙用了好长时间,方才回转过心神!

剑炉爆裂开来,好在炸裂开的炉体,似长了眼那般往无人一侧飞走,这才没落下人命!这场中没有一人躲过炭火的袭击,或多或少都受了些伤,之前还有抱怨这大雨之人,也是不住扣头,谢过那雨神。不过,总还是有些运气差的,这不,有两位被击中了要害,气都少了一半,被旁边人搀扶着送了下去!

铁石在小乙怀中挣扎起来,对着那炉子大喊出声,

“神剑降世,神剑降世!”

小乙看向天空,雨势虽然极大,可仍能见得一物散发着荧光,以极快的速度从天而降。难道,这就是铁石的师傅用命换来的神剑?!

小乙也不再管那雨有多大,径直朝那神剑落下之处寻去。不少人见着了,也一齐围拢了过去。那剑正好落几张大桌中间,天太黑,但那剑柄自带着光芒,竟然把这一小片地方照亮。小乙一见那情形,也是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这剑插在一个人身上!”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都觉不可思议!

这剑也只能见着剑柄,剑身部分全部入了地下。小乙看那剑柄之上仍旧不断冒着水气,此时它的温度也定然极高,不过这大雨淋了这许久,还能有这般奇景,真是让人无法想象!再看剑下那人,胸口处有碗口大的一个洞,这剑一出世,便将他的心给吞噬了干净,说它是魔剑,一点儿也不为过!

小乙知道这剑的剑身剑柄皆是一体,此时它的剑身埋入了地下,不知被这雷击,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不过从这剑柄来看,似乎除了发光发亮之外,倒也没有别的不同!

已然有人上前,想要把剑拔起。可手刚一碰到那剑柄,手上的肉也瞬间被烧烂!那手再放不开,似是被吸住那般!那人痛苦至极,狂嚎不止!可那剑似乎还不满足,想要继续侵蚀,那人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心中也早就没了主意!旁边人见了,也心惊不已,还是有明事之人,拔出快刀,将他那手砍断,暂时救得他一命!那人迅速被人抬下去治伤,看那情形,活下去,应该不成问题!

小乙大声喊道,

“这剑吸收了雷电之力,大家千万不要随便靠近!等这雨水将它浇息之后,咱们再一齐看他到底是何模样!”

众人没有异议,马老爷和乌老大也挨个吩咐下去,要等明日天明之后,再一齐过来取剑!数十护卫立着伞围在那剑边上,不论谁来,都不会让行。小乙见雨势这般大,多留无益,于是让童陆等人带着许云儿先回,自己则把铁石扛了起来,跟在后头。铁石之前都是强撑,此时被雨水淋了一会儿,早就晕厥了过去,他身子不重,小乙也没花太多气力。

回到营帐之中,白青强迫许云儿更换衣裳,穿上了干爽衣物,看她神态似乎好了不少。她守在铁石旁边,轻轻抚摸他的长发。铁石趴在铺上,正高烧不止,不时会说上几句胡话,这话含含糊糊,任谁都无法听懂。

小乙对许云儿道,

“让青青她们先处理他的伤口,他这背伤太重,若是不及时处置,怕是连命都会没的!”

许云儿听了这话,乖乖站了起来,让白青伊伊近前为他治伤。白青把铁石烂去的衣衫剪开,可仍有不少巾条沾在了肉中,一时也难以清除完毕。铁石后背的皮肤,大半已被烧坏,能见得几处筋肉被那炭火烧熟,那股焦臭味中还带着些烤肉的肉香!童陆看了一眼,有些反胃,便不敢再看了。

白青边处理,边说道,

“这伤虽未能立时致命,但也绝对不可大意,他须要长时间静心调养,若是动得太多,可就很难恢复了!”

许云儿道,

“我,我来照顾他!”

小乙道,

“哎,我都不知如何说你俩的好!不过,现在你还是先回避一下才好,他若醒来见着你,也不知还会有什么样的举动!”

许云儿低下头去,沉默不语,小乙又接着道,

“把铁石交到我们手上,你一点儿也不用担心,我们定会把他照顾的好好的,到时还你一个健健康康的铁石哥哥!不过说好,这背伤恢复需要很长时间,伤疤只怕一辈子都不会消去,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许云儿眼泪簌簌下落,伤心道,

“我,我没时间了!”

小乙只觉奇怪,问她道,

“这话怎么说?”

许云儿道,

“我,我和爹爹有了约定,今日之前,若是铁石哥哥回心转意,他以后便放开手,再不管我与铁石哥哥的事。但是,但是若铁石哥哥仍就不愿理我,我就只能跟他一齐回去!”

小乙问道,

“所以,你便故意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好让铁石见到你时心疼不已,重新得到他的认可?”

许云儿点点头,道,

“爹爹说,今日不论我怎么做,他都不会插手!”

小乙点头道,

“我还奇怪,为何没人来管你,原来是这个原由。这已经过了子时,是你输了!”

许云儿不愿相信,但这就是事实,无法辩驳。

小乙又道,

“所以,你便要跟着你爹回去了?”

许云儿艰难点下头来,回道,

“铁石哥哥仍旧没能原谅我,我,我该怎么办才好!”

她想要大声哭泣,却又怕惊扰了铁石,于是一手使劲捂住了嘴,整个身子抽搐不止,她没有太多眼泪,只怕是已经流干。

菲菲看着她,很是心疼,过来将她抱入怀中,安慰她道,

“我看这铁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的女人即便有再多过错,如此这般请他原谅,他却一点儿也不领情,说他是个负心郎也不为过吧!”

小乙摇头道,

“也不能这么说!铁石太过纯良,他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自己最爱的人欺骗于他,所以才会有这般表现。咱们再多给他一些时间,他自然就会想通的。”

菲菲嘟了嘟嘴,把许云儿让到凳子之上坐下,为她轻轻按捏起肩头来。

“哎,这痴女怨男,叫我怎么说才好!”

小乙道,

“云儿,你爹是否就在山上?”

许云儿点点头,回他道,

“正是,他与我说过,明日一早,便带我下山去了,我,我只怕再见不到铁石哥哥了!”

小乙道,

“你先随你爹回去吧,待在这儿也没太多用处。我答应你,等他好些了,便带他来见你,到时候,若是你们还有那缘分,便继续下去,若是没了,那就各自安好罢!”

许云儿点下头来,又道,

“多谢小乙哥,多谢你们大家!铁石哥哥能有你们这许多朋友帮他,我也真心为他感到高兴!”

几人正说着话,宁大人进了帐来,他与众人虽然不熟,但也算见过几面,并不是生客。见到铁石模样,也是十分感慨,

“这小子偏执得很,倒是有些像我!”

童陆轻笑一声,回道,

“像你有什么好的,只知道追撵好人?”

宁大人嘴角带笑,嘴唇微微一动,只道,

“若非这般,他又如何能够成为一代大家!”

小乙点头道,

“这话说得也不无道理。对了小宁,你刚才跑到哪里去了,怎么不见你人影?”

宁大人道,

“我躲在暗中观察,看是否有异常发生。”

小乙问他,

“那你有没有发现些什么?”

宁大人道,

“人倒是没什么异常,不过这天雷祭出,魔剑降世,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小乙道,

“你之前说这是把魔剑,我还不信,真正见着了,就不由得你不信了!”

宁大人笑道,

“我也只是猜测,这剑怎会需要这么长时间不间断的铸造,若那陨铁当真那般耐热,制出的剑就绝对不会简单!更何况,那天下第一的匠人,也用了这么长的时间,可真不是凡物可比的!”

小乙问他,

“小宁,你可认得铁石他师傅?”

宁大人道,

“你说的可是那位匠人?他啊,虽不认识,但也听过。他的真名无人知晓,只知有人叫他无名,他的剑,也就是无名之剑。”

小乙道,

“他真有那般厉害?”

宁大人点头道,

“厉害到你无法想象!这么说吧,铁石现在的手艺,与他相比,就和从未接触过这门技艺的普通人与铁石之间的差距相当。”

小乙有些不信,又道,

“有这么厉害?”

宁大人点头道,

“要不怎敢称作天下第一!不过铁石还年轻,有的是机会超过他师傅!但是需要他做到的,可不仅仅是坚持二字!”

小乙明白,只道,

“小宁,没看出来,你倒是挺有见识的!”

宁大人只略微一笑,回他,

“只是多活了几年,听得多些罢了!”

小乙道,

“那依你来看,这魔剑又当如何处置才好?”

宁大人道,

“最好就是将它销毁,若是被歹人拿了去,定会为祸世间!”

小乙点头,回他,

“依我看,这剑只怕也没这么容易被销毁!难道就没有能够与之抗衡的神器?”

宁大人道,

“据我所知,这无名还曾铸成过一把神剑,那便是用她最爱的人祭的剑,至于流落到了何处,也就无人知晓了!今夜无名自己也祭了剑,你说巧是不巧!他二人各自成就一把剑来,一正一邪,一阴一阳,可真是那绝世奇缘!”

众人都很惊讶,小乙道,

“原来他说的也并非全是假话!”

宁大人没听到铁石师徒二人对话,小乙听到此处,方知铁石师傅虽说处在疯癫状态,却还是讲出了真话,也因为这般,才博取了铁石的信任吧!

宁大人道,

“不知这剑是否真会交到欧阳明手上?!”

小乙点点头道,

“应该会的,这么多人看着,想必马老爷也不会再徇私情!”

宁大人点点头道,

“欧阳明算得上正直勇敢之人,交于他手,应该也不会作孽太多。”

小乙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尽管它是魔剑,但在欧阳兄的手上,定然不会四处为恶!不过,这样下来,定有贼人来夺剑,欧阳兄自身的安全倒是成了问题!”

宁大人道,

“所以我说,最好的方法便是把这剑给毁了!”

这又谈何容易,即便你想,也不一定有好的方法能够成功将剑毁掉!小乙早想好了,待明日欧阳明得了那剑,无论如何也要劝他把剑给焚毁!

账外有人说话,许云儿一听,拉住菲菲的手,退到了她身边,菲菲伸手护住,要多给她一些保护!

“小姐,已经过了子时,你和老爷可是有过约定的!”

那人只是善意提醒,没有进来拿人的意思。许云儿怯怯回他,

“让我再陪陪他,明日一早,我便与你们一同回去!”

那人又道,

“好的小姐,老爷今日看你那样,心疼至极,他说,可以把时限放宽到明日天明。若到那时,这铁公子还未回心转意,那小姐可要信守诺言了!”

许云儿双眼通戏,却是异常的坚定,回他,

“我知道了,你先回吧!”

那人道,

“我就在这门口等候,小姐什么时候想通了,咱们就什么时候出发!”

那人说完这句,再无言语,许云儿眼里无神,呆滞良久,方道,

“你们说,若我真的走了,铁石哥哥会不会想我!”

小乙道,

“铁石绝不是无情之人,他这般对你,心中也不会好过的!再给他一些时间,我相信他自会去找你的!”

许云儿把头歪到菲菲肩膀,平静的看着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铁石,她知他此时定然痛苦至极,可是他身子却没能动上一下,她若此时离去,又如何能够放得下心来!

小乙心中也为她鸣不平,但这事也不是他能解决得了的,于是对她道,

“凡事往好的方面去想,自己也会快乐许多!你留下一个贴身物件,能够让人寻到你的那种,铁石若是想开了,也好依那指示去寻你!”

许云儿似乎早就准备好了,从怀中取了一只小小金钗出来,那金钗只两指节大小,异常精巧,兴许就是铁石专门为她而做。她把金钗交到小乙手中,对他道,

“小乙哥,这钗子里边有寻我的方法,待他醒来,交给他吧。他若真想再见我,便能通过它来寻我!”

小乙收下那钗子,回她道,

“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把钗子和话都转交于他。”

许云儿一家都十分神秘,他们能随意上山便是佐证,许云儿没有透露细节,小乙一时也猜她不透,想要问她,好像此时也不大好开口。许云儿谢过小乙,来到了铁石身边。

白青还未处理完那些布条和烂肉,伊伊用药处理铁石的胸口,小乙也曾试过这药,抹到身上疼痛难忍,但铁石一点反应也无,若不是白青说没事,他都要认为铁石已然没救了。白青把那烂肉剔除干净,也是费了不少功夫,伊伊清洗完伤口之后,二人一齐为他包上治伤药物,这才处理完毕。浪哥儿几个也一直在帮忙,这精细活还是女人做比较好,小乙便让明了只与自己说话,宁大人还不时插上一两句来。

待到一切处理完毕,众人心中大石也总算落下。时间过得极快,此时,这夜已经到了尾声,小乙看看众人,只道,

“没多少时间了,咱们换个地方,让他俩再单独相处一会儿吧!”

众人都无异议,于是挨个退了出来。账门外边左右立着两人,各持一把大伞挡住了门口的落雨。小乙向他二人点点头,走入雨中。雨小了许多,变成了绵绵细雨,扑打在脸上,却是十分舒服。小乙看向那魔剑处,仍旧隐隐发着莹光,难不成淋了半夜的雨,他仍然没能释放完毕?这是怎样的一把剑,小乙心中更是好奇!

宁大人看着那边,悠悠道来,

“这江湖从此之后,腥风血雨不会断了!”

明了道,

“我刚才一直在想,这剑难道真与活祭有关?”

小乙摇摇头道,

“谁知道呢!不过铁石师傅祭剑之后,那剑便很快成了,也不知是不是巧合!”

明了又道,

“若是真与这活祭有关,如果进炉的不是铁石的师傅,而是铁石本人,是否也就不会成为一把魔剑了?!”

小乙叹道,

“哎,谁能说清呢!既然老天安排了这样的结局,也许有他的深意在吧!至于这剑,是否成魔,只怕也不是我们左右得了的!”

宁大人道,

“回去歇着吧,明日一早,还有大事要办!”

小乙问他,

“不会明早就要继续来找我麻烦吧!”

宁大人只笑不语,转身走入另一帐中,小乙与明了相视一笑,并肩跟在了后头。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