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七〇 一无所获造化弄人,贼露行踪千里追凶

七〇 一无所获造化弄人,贼露行踪千里追凶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马公子干咳不止,对众护卫道,

“追,给我追,一定要把剑夺回来!”

护卫们看到小乙与之互斗场景,对那人那剑的畏惧也是少了几分,于是都听马公子的号令,一股脑全下山去了。小乙心道,这木鸟这般眼熟,心中早就锁定了一人!此时,他更关心的是刚才惊叫不止的女子,不知她是谁,又发生了何事!

小乙回过身来,见得马公子立在场中,一动不动,再往前方营账看去,那本是他与乌家大小姐的营账门口,却跑出了两位衣衫不整男女。那女子自是乌家大小姐,而那男子,却是头一日抢了马公子武林盟主大位的欧阳明!所有人见此一幕,都惊掉了下巴,这二人怎会待到了一处,竟然把新郎给晾在一旁!所有人都静止不动,这时间似是停滞了一般!

童陆等人在不远之外,也是看得真着。小乙假装无事来到这边,咽了口唾沫,轻声说道,

“我的个天啊,这欧阳大哥真是要把马公子吃干抹净啊!”

童陆忍住不笑,但憋得好不痛苦,他脸上有些扭曲,回道,

“可了不得,这可是夺妻之恨啊!”

菲菲站在白青身边,看到这一幕,却显得十分平静,只道,

“乌家大小姐,长得极美,灵气也是十足!哪个男人见了,也都会喜欢的吧!”

白青道,

“菲菲……”

话未说完,便被菲菲打断,

“不用担心我,我能够处理得过来!”

众人看向那边,欧阳明有些惊慌失措,想要解释,却是不知怎么做才好,他不住跺脚,看到小乙几人,也是投来了求助了目光。这事毕竟是他做得不对,小乙等人也不知该如何帮他。

乌家大小姐想要奔向马公子,却始终迈不开腿,好长时间,方才开了口,道,

“煜哥,煜哥,怎么,我,我……”

马公子身子微颤,也是开不了,忽的,他不住咳嗽起来,旁人过来扶他,却被他一把推开。他摇摇晃晃往下山的道路走去,身后跟了数人,都是他的手下,也是怕他一时想不开,再出了什么问题可就不太好了。马公子踏上下山的路,撂下一句话来,

“我一会写上一纸休书,灵儿,以后你跟着他好好过吧!”

乌大小姐大哭起来,扑将上来,

“不,不,煜哥,煜哥,我一点儿也不知,怎么,怎么……煜哥,不要,不要啊!”

马公子的两位手下过来将她扶住,不让她继续往前追,乌大小姐力气不足,又如何能够挣脱得开!她就这般,被那二人抬起,哭声撕心裂肺,让人听了也好生难过。

马老爷和乌老大站在远处,早把这一切看得明白,二人并未有任何交流,但看他们脸色,应该都是气得很了!这下又该如何收场,所有人也都在等待他们的说法!

仙翁已然抄了棍子上去,欧阳明不敢反抗,被仙翁一棍打中大腿,这力气不差,直把他打跪下来,

“你这猪狗不如的畜牲,做出这样下流之事,把我的老脸都给丢光了!”

欧阳明抬起头来,也是掉下泪来,

“师傅,我一点儿不知,今日一早起来,就莫名其妙躺到这帐里边了。”

仙翁哪里会听,又是一棍,正正击中他后背,

“你这孽徒,我今日为民除害!”

这一棍极狠,欧阳明也没想着躲开或防备,一棍下去,一大口鲜血直喷出来,整个身子也往前倾倒,扑到了地上!仙翁还欲再打,小乙却已然到了跟前,将他拦下,

“仙翁,你先别急,我听欧阳兄之言,他好像是中计了,应该是有人故意戏弄于他!”

欧阳明喘着粗气,呕血不止,小乙让白青替他看看有没有伤着心肺,白青检查一阵,说是没太大问题。

仙翁稍稍冷静下来,思考一翻,方才说道,

“即便是人做了手脚,但现下又该如何收场?!人家昨夜刚办的喜宴,今日却跟这孽徒睡到一处,可恶,可恶!”

这事小乙做不得主,还得马老爷发话才行。

马老爷和乌老大一齐过来,示意众人到里边详谈,于是二人在前入了大帐,仙翁跟在后头,马老爷的手下把欧阳明和乌家大小姐一齐带了进去。小乙几人没有进去,他们这破事,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了吧!

童陆哀声叹气道,

“这欧阳大哥命也太好了吧,来参加个武林大会,不仅得了武林盟主,还把人新娘给弄到手了!”

小乙呸了他一口,道,

“陆陆你这臭嘴,还是闭下的好!我看是有人从中作祟,导演了这一出!”

白青也道,

“没错,我们都相信欧阳大哥为人,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来,必然是有人要陷他于不义!”

童陆笑开了花,道,

“不管怎么说,欧阳大哥真是大赚了一笔啊!对了,你们说陷害他的人,又会是谁?”

谁也说不出个道道来,小乙回他道,

“也许是个贪玩成性的家伙!”

老叫花刚好在旁,众人都看向了他,他被众人盯得难受,只道,

“可不关我事啊!我一觉醒来,便看到了那三人对视,哎呀,好不精彩!”

童陆笑道,

“那你倒是说说,谁最有可能来做这事!”

老叫花笑道,

“没准是人家自己喝醉了酒,跑错了地方!”

明了十分谨慎,说道,

“我看那人定也是位高手!这雨虽然厉害,他能够在这许多护卫的眼皮子底下把人换走,手段也真是高明的很啊!”

宁大人也道,

“我和大师的看法一致,这人为何会这般做,也不知是出于好玩,还是另有他途!咱们身边有这么厉害的角色,真是要多加小心一些才是!”

小乙道,

“难不成,也是为了那魔剑而来?”

宁大人回道,

“不排除这个可能!”

小乙点头道,

“今日那人夺剑,你二人也在,不知怎么又如何看那人那剑?”

明了示意宁大人先讲,宁大人看着红日,回道,

“那剑着实是百年难遇的好剑!而那人,却也绝非寻常之人!人剑合而为一,当真是一件奇事!”

明了道,

“我一直在观察那人的剑招,应该是个用剑高手!”

小乙知道他说的是谁,

“这也很有可能!”

童陆问道,

“你们说的是程辉程大哥么?”

小乙本不想让宁大人知晓程辉,但童陆这一句,宁大人就在旁边,怎会听不进去?他虽然知晓了这名儿,但也只此而已了。

正此时,浪哥儿跑了出来,对众人道,

“铁石醒了!”

小乙等人便一齐探望铁石,进门一看,只伊伊在他身边照料,许云儿却不见了踪影!小乙问伊伊道,

“怎么样了?”

伊伊回道,

“能睁开眼了,但是还说不得话,再休养一阵,应该没什么大碍。”

小乙几人近到前来,看铁石脸色好了不少,心头也是欢喜,

“铁石,多休养几日便好!”

铁石却是有话要讲一般,眼珠子盯着小乙,满眼的期盼,小乙问他道,

“你是想问云儿去哪儿了?云儿啊……”

伊伊补充道,

“云儿天亮起后不久便走了,她特意去找我过来帮忙照看。”

小乙笑道,

“你看吧,人家在的时候你不想着她的好,人走了,你却又是念想得很!”

铁石那双眼睛未动一下,小乙奇道,

“云儿走了,你竟然一点儿也不难过?哎,让我怎么说你好!你,你还想知道些什么?”

明了道,

“铁石既然成就了那魔剑,定是关心那剑了!”

小乙点头,对铁石道,

“那剑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取走了!那剑初时通体荧光,那人握了剑,手掌被剑侵蚀,后来便与剑融为了一体!”

这简短的说明,铁石听了当然还不满足,小乙干脆把这经过一一讲述于他知晓,他听完之后,方才慢慢闭上眼来。小乙见他再不动弹,还是让他好生歇着吧。于是众人一齐出了门,要看看仙翁那边又是如何处理!

刚到外边,便见得仙翁怒气冲冲走来,小乙上前拉住他,回道,

“仙翁,可是商量好了?”

仙翁看小乙身上带有酒囊,也是夺了过来,大喝一口,

“马小子和乌家小姐未有过夫妻之实,那孽徒,哼,我再也没有那样的徒弟!”

仙翁把酒囊摔到小乙身上,酒水溅出,弄了他一身,之后仙翁便匆匆而去。端木小跑着跟在后前,朝几人比划着手势,应该是说师傅自有他来照顾,不用他人担心。

小乙叹道,

“难不成,真要欧阳大哥娶了那乌大小姐?”

宁大人道,

“看这情形,应该是了!这欧阳明动作倒还麻利!”

小乙几人看向菲菲,正要开口,却听得有人大喊大叫起来,

“不好啦,不好啦,山下边打起来啦!打起来啦!”

小乙几人一齐过来抓住那人,那人满脸的惊恐之色,见到几人也是大声求助,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这人正是为沙吉礼送药之人,刚才见了他一面,后来不知去了何处,现如今却又在此处叫嚷,不知又遇上了什么大事。

小乙问他,

“说清楚些!”

那人回道,

“山脚下打起来了,好多人,好多人啊!还有,还有那些年轻的学子都被抓起来了,真是吓得人得很啊!”

小乙又问,

“都是些什么人?”

那人回道,

“听说,听说是毒神大人过来抢那神剑,与好汉们打斗起来了!”

众人齐问,

“毒神?”

是小乙几人一直寻觅毒神?他竟敢来夺魔剑,难道不知马老爷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么?何况这剑已然被人带走,他为何还要与人起了冲突?小乙想去看看,对众人道,

“你们留在此处,我与明了和小宁一齐去帮把手!”

白青拉住小乙道,

“我也去,这么多好汉,我们并不输他!只是他被称为毒神,定然会用毒害人,我去了,多少也能帮上一些忙!”

白青去了,童陆自然也要去,这么多人在,哪里轮得到他出手,过去凑凑热闹也好。菲菲道,

“我也一齐去吧,待在这儿也没什么事可做!”

她虽然这般说,但心里绝不会好过,索性,大家就都一块去吧!伊伊既然要照顾铁石,小乙便让浪哥儿留下与她作个伴。已然有大批武林人士行动起来,一行人也就此下山去了。

来到山下,似乎一切也都恢复了平静,打听一番才知,那毒神的手下大都一早离开,留下来的,也只是极少而已。这么多人一股脑下来,仅这一些又如何抵挡得住。众人心中挂牵书院的书生,便一齐入了书院去。

说来也是奇怪,那书院之大门未关,好似里边也没什么人在,小乙几人一齐进去,却见所有人都围坐在了院中,里三层外三层,小乙好容易才挤到里边,眼前一幕着实让人胆寒。

只见一微胖之人身中了数刀,血流了满地,脸上红成一片,已然看不出人样儿来!小乙心头一动,

“吕夫子?你这是受伤了么!”

虽然有人在为他救治,但白青还是挤上前去,与众人一齐帮忙。小乙好生不解,吕夫子不是应该在山顶陪着先师,为何又突然到了书院,成了这般模样。白青忙活了一阵,身上也沾了不少血,吕夫子身子骨不错,看白青的神色,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只是这接下来的日子之中,他得花上不少的时间来恢复才好!

几人合力将吕夫子抬起,送入了房中,师生们都很关切,围住大夫不住询问。白青挤了出来,到了小乙几人这边。

小乙问她道,

“怎么样?”

白青笑着回道,

“身上中了十多剑,还好吕夫子体格大,没能真正伤着他脏腑!呵呵,他怎么也要个两月来恢复,这接下来的日子,这些师生可是能够好生放松一阵了!”

小乙又问,

“也不知是何人伤着他的?!”

白青摇摇头,抬眼一瞧,却是整个身子僵住,不能动弹,小乙回头一看,书院门靠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些日子他不知去向了何处,此时又是突然出现,显得神秘至极!

小乙悄悄来到门口,开口问道,

“程大哥,你怎会在此?!”

那人正是程辉,小乙本还怀疑那夺剑之人会是他,怎知又猜错了。程辉淡淡一笑,回他,

“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小乙明白,于是这一行人又跟着程辉来到书院外边的小树林中。这树林之中鸟鸣阵阵,雨后草木有些湿漉,空气之中带着浓烈的泥土气息。

程辉停了下来,道,

“你们倒是自在,这武林大会也算是长了见识吧!”

小乙道,

“我们第二日便下山寻你,可又不知你去了何处!”

程辉道,

“我发现有人暗地里预谋着什么,因此独身前去调查!”

小乙道,

“所以,你说的这些人,便是毒神的手下?”

程辉点头,说道,

“我虽然已经抛开了一切,但总归不愿看到有人因此丢了性命。我跟了这群人好几日,终于发现他们的破绽!”

众人都竖起了耳朵,程辉此时当然没必要瞒着其他人,接着道,

“这各门派人过来,并非全都有资格去到岳麓山顶,大都则留在了山下,这马老爷安排了吃宿,他们倒也没什么意见。但是,怪就怪在这儿,这群人私下联系了各个门派,有些谈得好的,那自然是好,若是谈不拢,便使上了手段,将这些人全部控制住。这儿并没太多高手,马老爷的人大都到了山上,在他们的威胁之下,也就无人再敢反抗!”

小乙思索片刻,问道,

“难道他们是想将挟持这些人,以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还有,马老爷心思细腻,怎会不派人保护他们?!”

程辉道,

“据我了解,山顶有不少动作,还有极为重要之人,马老爷为了安全,便把大多数人调了上去。他家里还安排了不少护卫,因此也调不出太多人手过来!不过,护卫还是有的,只是没什么用处,被人三下两下就解决干净!”

小乙道,

“怎会这样?马老爷的手下,可都是厉害角色啊!”

程辉笑道,

“这些并非马老爷的手下,却都是乌老大的人马!”

小乙惊道,

“乌老大的手下,按理说,也绝不会不堪一击啊!”

程辉道,

“所以,这里边便有文章可作了!”

小乙道,

“你是说,这毒神与乌老大有勾结,要密谋什么大事!”

程辉道,

“正是如此!”

小乙点头道,

“所以,今日山下毒神的人马大多撤走,依我看应该是去追那魔剑去了。他们人手空虚,所以双方起了冲突,这才把事情闹大!这样说来倒是讲得通,那为何吕夫子却又受了重伤?”

程辉道,

“我之前并未出手,想要看看他们究竟所为何事,这般躲躲闪闪,可人突然撤走,我便猜到定然是为了那剑来!后来双方打了起来,便有毒神手下去拿了学子来作人质!双方僵持不下,外边人越来越多,眼看他们就要急眼杀人。吕夫子也正是此时过来,他倒是一身的正气,用自己把学生换了回来!不得不说,他平日厉害得很,可到了关键时候,倒是能为学生舍弃自己的性命!”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吕夫子这般刚烈,也是对他肃然起敬!小乙心中想象那场景,真是有说不出的感动。

小乙又问,

“那毒神的手下,你可知到何处去了?”

程辉回他,

“去追那剑了!不过咱们可以去他们的巢穴等着他们,他们一回,便将他们全部擒下!”

小乙又问,

“就咱们几个去?”

程辉笑道,

“我已然通知了上边,咱们只是先去探路,大队人马很快就来!”

小乙道,

“程大哥倒是想得周到,那咱们快些过去才是!”

小乙让白青菲菲留下,她们却死活不肯,哎,小乙拧不过她们也就只好一齐去了!众人正在说话,却见得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童进到林中,小乙一见,竟然也是熟人,那日为小柴小楠守门的小道童,换了身衣服,却还是能够一眼认出。

小乙问他道,

“你怎么也在?”

小童嘴角一翻,回道,

“我给你们带路啊!”

小乙很是奇怪,问他,

“你知咱们要去哪儿?”

小童白了小乙一眼,回道,

“不就是天门山嘛!”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