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七五 小病不治已成大患,血流尽止便是别时

七五 小病不治已成大患,血流尽止便是别时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不知白青为何这般激动,正要回话打趣,却觉鼻中流了些什么出来,他用手一抹,竟是流了鼻血,他手上沾满了血渍,迅速把头给抬了起来。

小乙笑道,

“没事没事,只是这几日吃得太好,有些上火罢了!”

白青来到身边,把他抱着的酒坛抢了去,怒道,

“你就喝吧,以后老了走不了路,看谁还会管你!”

众人大笑起来,反倒是让白青红了脸。

小乙又道,

“我现在也不常喝了,好些时候陆陆都比我喝得多了!”

歇了一阵,小乙只觉鼻中血流好像已然止住,于是低下头来,这下倒好,一大滩血流到了地上,他又赶忙把头仰起,

“嗬哟,这血还止不住了哟!”

白青有点担心,上来检查,

“你今日可是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还是这酒,这酒有问题!”

小乙赶忙道,

“那酒我一口没喝,怎么会是它引起的!我今日与你们一同吃喝,若是饮食方面的问题,那你们又为何没事?!我看啊,就是血太多了,异常澎湃,流一些出来才好!”

白青扶他坐下,为他按捏穴位,

“你别贫嘴,我看这血流得厉害,还是先止了血再说!”

小乙只觉那血水不停流入口中,暖暖的,咸咸的,以往也曾流过鼻血,但从未来得这般汹涌。好长时间,那血还是未能止住,白青眼中泪花乱转,问道,

“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完全止不住呢!”

明了也过来查看,回道,

“奇怪,难不成是你们去毒神那儿,中了什么毒?”

这话倒是提醒了众人,平日里小乙连个小病都不生,这次只是去探了探路,回来便成了这个样子,让人不得不怀疑是在毒神那边中了招数!

程辉道,

“我与他一同进去,他走过的地方我也走过,按理来说,他若是中了毒,我也一定会出事,怎么我一点感觉也没有?要说那酒或是酒坛有古怪,那我也一齐拿了,也不见有问题!真是奇怪了!”

小乙满不在乎道,

“没事没事,我的血就是太多了,流些出来,自己也会轻省一点!”

白青拍他后背一下,小乙忍不住吐了一口,尽是鲜血!白青赶忙将他口鼻擦拭干净,然后想办法为他止血。

明了思索良久,还是有些不解,于是问小乙道,

“我还是怀疑是在那山坳出了问题,把你们今日去探营的细节一一说于我们听呢,看是否能够从中找出一些线索!”

小乙有些不便,于是程辉便仔细与众人说道,直到二人分开之后,方才换小乙来讲,

“我与程大哥分了开来,他从左侧进去,我则靠右而行。与之前一样,躲过层层护卫的监视,来到山坳最里,那儿有一汪清潭,我知道是毒神的地方,也没喝上一口。潭水边上有数十间小屋,我进了几间,仔细查看了一翻,并无什么异常之处!对了,我没碰过任何东西,连那酒坛也是看别人碰过之后才拿来的,你们大可检查一下!还有,程辉大哥应该也和我差不多,他怎会没事?”

明了听了,好生奇怪,又把那酒坛仔细查检了一番,那酒应该也不会有问题,真不知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白青和明了又试了许多种方法,始终无法为小乙止住血来,所有人都开始紧张,若是任他这般流血,用不了多久,小命都要不保了!明了让小乙站起身来,从头到脚又检查了一翻,还是没能有所收获。白青慌了,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流,却又不敢哭出声来。

明了闭起眼来,问道,

“这个,这个,难不成和逃走的那小子有关?”

众人回转心神,那小童为何突然要走,难道是给小乙用了什么手段,这才导致他流血不止?白青越想越觉有理,叫着喊着要去将那小童绑了回来!可是那船儿顺水而下,又得人相助,现如今只怕已经在百里开外了,等到追上那小童,小乙的血可早就流干了!白青把童陆吵醒,他过来一看,了解了情况,也是无计可施!

童陆在这屋内走来走去,把头发都挠下不少来,忽的,他想到了什么,蹦跳了起来,

“这,这,赶紧把人叫来,把人叫来!”

众人不解,童陆指着门外大喊,

“毒神的那个小喽喽啊!既然是在毒神的地盘出事,他没准能够知晓一些!”

程辉一听这话,赶忙隔壁屋里把那人给提了过来。那人觉出异常,又眯了好一会儿,这才把眼睁开。看到眼前的一幕,竟是哈哈大笑起来!

童陆喝道,

“快些交待,这流血不止,是什么回事!”

那人笑个不停,童陆飞起一脚踢在他脸上,那人侧倒下去,被程辉扶住,没能把他摔着。

“陆陆,你冷静一点!”

白青拦着童陆,童陆恶狠狠道,

“你这恶贼,若是再不说,我便找来荆棘,在你身上打上千下万下!”

那人大笑起来,笑得干咳不止,好长时间方才缓过劲儿来,

“你倒是打啊,爷爷就是死也不会叫唤一声!”

这人武艺不行,却是硬气得很,童陆被人拉住,不过还是扔出一只鞋来,那鞋掠过那人头顶,未能一发命中。

明了过来对那人说话,

“你是否知晓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奸笑起来,终于认真说话,

“呵呵,敢对毒神大人不敬,就是这等下场!也算他运气好,这是最为轻巧的死法了!”

明了道,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那人大笑不止,

“臭和尚,别假腥腥的了,跟我说这些一点儿用处也没有!呵呵,有种杀了我,反正我有一个垫背的,死了也值了,哈哈,哈哈!”

明了欲言又止,退了出去。这次换作程辉来问他,

“他是怎样中的毒?为何我会没事?!”

那人看着程辉,挤出个轻蔑的笑来,

“你,哼,算你运气好!”

程辉道,

“我们去的那个地方,应该不是毒神居住的场所吧!”

那人不答,只是奸笑不止,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另一位。程辉看这人不识好歹,拳手握紧,随时要给他来上一下,出口恶气!但是现在可是最为关键的时候,若是没有治疗方法,那小乙可就要去见阎王了!

程辉努力压制心中怒火,又道,

“你开个条件,怎样才能说出实情?”

那人呵呵轻笑,回道,

“我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还会在意其他?呵呵,我今日就放下话来,那小子几个时辰后必死无疑!至于我呢,你们爱怎么办怎么办,就是死我也不会哼上一声!”

那人嘴上倒是很有骨气,也不知身子能不能承受得住!一直没有发言的宁大人近到前来,一出手,便将那人的小指掰折!所谓十指连心,那人痛苦不堪,可却是强忍住痛楚,果真是没发出一声!再看那人小指指尖,直指向了手腕,这筋骨折断,要想恢复,那也得要个百十天!宁大人一路上也没怎么说过话,此时一出手,却是将众人吓了一跳,明了想要阻止,可又没有动身,他也想看看这人是否真像他说的那般!其余众人看了,中心也算是稍稍出了口恶气!宁大人却显得十分平静,对那人道,

“我把你的手指脚指全部掰断,你信是不信!”

那人痛得口水直淌,又艰难挤出一个笑来,这笑容十分诡异,让人后怕,

“你尽管来!呵呵,也就这点手段了么?!”

宁大人闭眼片刻,来到小乙身边,对他道,

“相处了这么久,我也能够看得出来,你是个有侠义之心的家伙!咱们的约定还未履行,你绝对不能死!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想办法!”

宁大人转身便走,到了门口,却突然停了下来,他让琴哥儿寻了个大碗过来,递到白青手上,说道,

“小乙,你吐上一些到这碗中,我拿了去给附近的大夫看看,他们长居此处,没准对这症状能有些办法!”

众人都觉好,小乙也听他话,吐了一大口鲜血出来,夹杂着口水,直装了小半碗。宁大人端了碗出门,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屋内烛火闪了起来,好像是起风了,琴哥儿过去把门掩上,又退到了菲菲身边。除了被绑缚住双手,跪坐在地上的那人,其余人心里都不太好受,想要帮忙,却都力所不及!那人轻笑不止,整个屋内也只有他一人说话,

“别忙活了,这毒哪有这么容易解的?听我的,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给他吃点喝点,这样再过不了多久,他就要一命呜呼了!哈哈,痛快,痛快!”

童陆冲上前来,一脚踢在那人脑门,这次没有人再来拦阻,那人被踢中之后,往后倒了下去,后脑撞到地上,起了好大一个包!童陆还不罢脚,又是一阵踢打,还不解气,又取了匕首出来,在他大腿上插了几个小洞!那人满嘴是血,却仍旧笑个不停!童陆打累了,瘫坐在地上,匕首丢在一旁,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白青一听到他的哭声,泪水也是直流下来。明了过来把童陆拉了起来,扶到小凳上坐下。

外边风势渐起,吹得屋顶呼呼作响,众人听了好不难受。小乙没有说话,只是舒服的倒在白青怀里,不时吞咽着新入口的鲜血。他觉得有些晕眩,但也还能强撑一阵!就这般又过了许久,外边风小了些,宁大人也端着碗回来了。

进了屋来,众人好不期待,希望他能带人回来,可看他身后,却是再无一人!宁大人把那碗放下,来到小乙身边,慢慢说来,

“我附近村子里,会治些小病的人我都寻了个遍,没有人会解这毒。有些知道怎么止住鼻血,可这些方法咱们已经全部用过!所以,没能找到能帮上忙的!”

地上那人满身是血,宁大人看了一眼,又转过头去。那人呵呵直乐,接话道,

“我早说过了,你们就是不信!白白浪费了他最后的时光!”

白青抬起头来,轻声说话,

“各位哥哥姐姐,让我和小乙哥单独待上一会儿好么?”

宁大人点头又道,

“不到最后一刻,你绝对不能放弃,我们大家一同去寻治疗方案,明了,你再去弄些解毒的汤药与他服下,能多争取一点时间也是好的!”

他停了一停,又道,

“我们怎么这么笨,小乙既然是从那山坳里出中了毒,咱们去抓几个人回来,兴许能成!”

众人也都是着急坏了,竟然忘了这一茬!不过那地方离得远,众人一来一回,可又要浪费不少时间,也不知小乙还能不能挺住!更何况,那些人看起来都是些小角色,要指望他们解毒,估计也不太现实,不过现在也没更好的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白青的心意大家都明白,让他们二人单独相处也是好的。程辉带着那血淋淋的恶人一齐出门,把他丢在了门外的墙角处,任他在那边自生自灭。童陆不愿走,最终还是被明了抱了出去,这屋内也就剩下了小乙和白青二人。小乙脸色惨白至极,这血也快要流干了。不过他仍旧乐观,微笑着说话,

“青青,你不用担心,小乙哥睡上一觉就好了!”

白青眼泪流到小乙嘴中,小乙故意吧唧嘴,只道,

“你看吧,哭得太多,这眼泪都不那么咸了!”

白青小嘴咧开,却是无论如何做不出任何笑来,嗔怪他道,

“臭小乙哥,你不是说好,要带我走遍天涯海角,吃尽天下美食的么?咱们这才走了多久啊,我可还没玩够呢!”

小乙嘴唇有些干裂,白青把喂他吃了些水,小乙好生享受,大叫过瘾,

“哎,我总是让你担惊受怕的,这一路,你可一点没有安心过!”

小乙努力睁开眼来,抬头望了望白青,他想要伸出手去,却已然没了气力。白青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泪湿了的脸颊之上,小乙那手轻轻动了动,算是抚摸了吧。一切都来得太快,本来好好的一个人,只是几个时辰,便成了这般惨状,让人唏嘘不已。

白青把小乙抱紧,像哄个小孩一般,

“你乖乖的,待会吃了药呀,好好睡上一觉,这病也就好了!”

小乙咧开了嘴,回她道,

“药好苦啊,你要喂我吃哦!”

小乙口中血水流下,他已然连吞咽的力气都没了!这血水弄脏了白青的衣衫,她只是傻笑,回他,

“你看,你把我的衣服弄脏了,我可不会洗的,等你好了以后,这屋里所有的都归你来清理!”

小乙道,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白青慌乱至极,头脑之中一片空白,听着小乙的呼吸之声,方才能够安稳一些!

“小乙哥,你想去哪里,等你好了,我便带你过去!咱们的雪儿一日千里,即便是天的尽头,我们也能一齐过去!”

小乙慢慢闭上眼来,秃噜着说话,他这话声极小,极慢,不过白青还是听得十分清楚!

“嗯,我们一齐去看大漠,听说大漠里一场风暴便能把人卷上天去,哎呀,不去体验一把,我又怎么舍得死呢!我还听说,大漠之中常有幻象,你能看到百里外的城池!哦对了,听说极北之地还有冰原,一年之中,有好些时候没有昼夜更迭!咱们可以看上一整天星辰,也可以从早到晚都伴着那不落的太阳。嗯,还有,我还没看过大海呢,我听人说,那大海和天一样大,你在这大海上行船数十年,也不一定能够到达海的另一边!还有人说啊,有仙人住在大海之中,若是咱们能够寻着他们,是不是也能够长生不老了呢?哎呀,怎么还有那么多好玩的地方没去过啊,我怎么就,怎么就困了,累了呢!”

白青早已泣不成声,她抹了一把泪,笑着回他,

“你说的这些,我都想去哦,不过啊,我可不想一个人去,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所以啊,你得把身子养好了,这样才好保护我哟!”

小乙笑道,

“你说,咱们要不要把陆陆给带上?”

白青作思考,想了想道,

“陆陆啊,干脆咱们就不带他了!给他找个母老虎,把他守得严严实实,看他还敢胡乱说话,随意走动!”

小乙想要咳嗽,却是无力咳出来,白青把手指伸入他嘴中,把那痰和血水一齐抠了出来。小乙这才舒服一些,又道,

“若真是那样,陆陆不得每天把我俩骂上千遍!哈哈,想想就开心!”

白青不住抹泪,不知如何再回他。正好明了进来,手中还端了刚熬好的解毒药,虽然不知能否有些效果,但它十分温和,吃了也应该也不会起有什么不良反应。明了刚跨进一步,却听得院外有些动静,他立住回头一看,竟是有人在外敲门,紧接着有人大声叫唤起来,

“救命啊,救命啊!”

明了赶忙过来把药放下,然后出去查看。门外只有一人,还在不停叫着喊着,那门都快被他给敲坏!明了打开门来,那人一下扑了进来,明了好心,还是伸手将他扶住,那人这才没有摔到地上。

来人在明了帮助之下站了起来,转身又把那门给关好,

“哎呀,多谢啊,多谢!”

明了问他,

“你是何人,为何叫救命?”

来人道,

“嘘!小声一点!我可不要再被人抓回去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