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七六 机缘巧合再遇奇人,药石灵验续命添灯

七六 机缘巧合再遇奇人,药石灵验续命添灯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进去说话吧!”

人家已然进来,明了也不好再说什么,先把他带到屋里再来详谈!明了想让白青小乙单独相处,于是带那来人去到另一间屋。二人走到院中,那人朝里屋一瞅,看到了小乙二人,他“咦”了一声,说道,

“这不是那位女大夫么?”

这院中太黑,明了看不清他模样,不过他能认得白青,兴许是个熟人!来人径直走入了小乙这间屋来,凝神看着这被血水染红的二人。白青正端着药,欲要喂给小乙服用,一见这来人,手中一抖,那碗落在地上,摔成了两半。

白青大哭起来,嚎道,

“神医,神医,你救救小乙哥,你救救小乙哥啊!”

白青抱着小乙,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向那来人磕起头来。明了这时也看了清来人,正是当日给那重伤快死的沙吉礼续命的那人!明了上前将扶住白青,轻言相劝,

“你先起来,让他看看再说!”

白青眼中尽是恳求之意,这时只怕那人说要用她自己的命来换小乙,她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明了对那人道,

“先生,麻烦你帮忙看看!他鼻中血流不止,所有的方法都试过了,还是一样!”

那人道,

“哎,这小兄弟那么精壮,怎会忽的得了这怪病!来,让我看看先!”

那人把小乙的嘴掰开,瞧了一阵,又把他眼皮往上翻起看看,然后仔仔细细,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最后把手放在小乙左手脉门,闭眼诊起脉来。白青明了很是期待,这人既然能把将死的沙吉礼救活,也定能治好小乙。二人不敢说话,只是静静等候,任他作为。良久,那人方才开口说话,

“奇了,奇了!跟我说说,他是如何成为这个样子的?”

白青此时说话也不大清楚,于是便由明了来讲述,他们也不知小乙是何时中了这招数,因此这夜发生的事全都告知于那人知晓。那人听完,不住叹气,道,

“竟有这等怪事!嗯,应该是中毒不假,我得好生斟酌一翻才能下药治人!”

白青又哭了起来,

“神医,我求求你……”

那人打断她,轻声说道,

“你先别急,我看他这个样子,再撑个半个时辰,应该不成问题。这毒十分奇特,若是随意用药,可能会加速病情发展!你也试过针灸之术,也未有见效,因此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到毒源!”

明了点头道,

“外边那位应该知晓的,只是他死活也不开口!”

来人道,

“把他带进来,我问问他先!”

明了出门把满身是血的家伙带了进来,他一进屋,就大笑不止,好一通奚落!这大夫皱起眉来,轻轻给了他一巴掌,那人吃了这一记,竟然停了下来,大夫手中不知有什么东西,在那人眼前晃了一阵,那人便似是迷了心智那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只是眯瞪着前方。

那大夫问道,

“说吧,他是中了什么毒?”

那人很是听话,立时回道,

“中了毒神大人的破血之毒!”

白青明了皆是傻眼,这人竟然被迷住了,二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再把那人惊醒!

大夫又问,

“何为破血之毒?”

那人回道,

“中毒之人,身体开始流血,若无毒神大人的解药,绝难治好!”

大夫又问,

“流血位置是否都在鼻中?”

那人回道,

“七窍都有可能,只是在鼻中的机率大些!”

大夫道,

“你可有治疗之法?”

那人回道,

“没有,只有毒神大人和他的亲信有解药!”

大夫又问,

“可知如何染上的这毒?”

那人道,

“后山种了千种毒物,有几种毒物紧挨一起,守住了山口,若是没有防备擅自闯入,几乎都会沾上此毒!”

大夫问道,

“这毒可是在空气之中散播?”

那人回道,

“不是,是从脚下而起!”

大夫又问,

“你们如何进行防护?”

那人道,

“穿上特制的衣裤便不会有问题了,若是中毒,也可尽快上报,若在三个时辰之内拿解药也就能活,若是时间长了,这人也就没了!”

大夫继续问道,

“此时是否可以寻到药来?”

那人道,

“万毒门也只守药的人在,寻人是寻不得了!不知毒神殿是否还有药留存下来。”

大夫继续问他,

“毒神殿在何处?”

那人回道,

“天门山顶!”

大夫又问,

“如何上去?”

那人回道,

“不知。”

这一阵对话语速极快,迷幻之术应该坚持不了太长时间。明了见那人眼中逐渐清明起来,应该是时间到了!

那人身子一颤,回转了心神,又大笑了起来,

“哈哈,死啦,死啦!”

大夫让明了把那人带了下去,又回到小乙身边,检查他的鞋底和裤腿,希望能够从这里有所突破!他小心翼翼观察一阵,长叹一声道,

“这毒神的手段果然厉害!在不知觉间就能让人沾上巨毒!”

白青急忙问他,

“神医,可有得治?”

那大夫回道,

“治倒是有得治,只是得先去看看有哪些毒物,才好有针对性的用药!”

白青道,

“我,我赶紧去把那些毒物找来!”

明了拦住她,只道,

“程辉他们已经去了,你就不要麻烦了。不过有个更大的问题,他们若是也沾上了那毒,又该如何是好?”

那大夫对明了道,

“你认得那地方吧,赶紧去把人叫回来,一个都不得少了!”

明了回道,

“那些毒物怎么办?”

大夫回道,

“你若现在过去,就能找到了?不如等天明之后,我与你们一同过去,亲眼见着之后,才能确定下来!”

明了问道,

“若是明早再去,那小乙不早没命了么?”

大夫回道,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还有些救命良药,保他一日无虞!”

白青一听这话,喜极而泣,一头嗑到地上,

“多谢神医相救,多谢神医相救!”

大夫笑道,

“别再神医神医的叫了,叫我小二黑便是!”

白青口中念叨几下,

“小二黑,小二黑……”

这小二黑转头对明了道,

“你快些去吧!赶快一些,把他们先叫回来再说!”

明了点点头道,

“那我去了?!”

白青向他点头,他赶忙起身出了门去。

白青眼巴巴的望着这小二黑,小二黑浅浅一笑,说道,

“好了好了,救他救他!”

他把手伸到衣衫里边,搓揉起来,白青一脸不解,想要问他,却又好开口。搓了一小会儿,他轻声道,

“嘿嘿,有了!”

他拿出手来,两指尖上捏着一小块泥样的东西,白青咽了一口口水,问他,

“这,这就是那神药?”

小二黑认真点头,回道,

“来,给他吃了!”

小乙意识不太清楚,白青把他嘴掰开,小二黑把这团泥扔进他口中。白青好生疑惑,可还是对小二黑表现十足的信任,不知为何,他一见着这小二黑,瞬间安心了许多。小乙吃了那东西之后,还是一样昏睡着,似乎没起到什么作用!白青又看向那小二黑,他正奸笑着看着自己,白青心头发毛,这儿只有她一人能够动弹,若是他起了歹意,那可如何是好!

她心中正自紧张,小二黑却开口说话,

“嘿嘿,我弄错了,这个才是神药来着!”

小二黑一手拿着个小葫芦,另一手指着那葫芦,又道,

“这才是神药!”

白青不停眨眼,那刚才吃下的又是何物?

小二黑把葫芦打开,闻了一闻,然后递到了白青手上,轻声道,

“一小口,千万不能多!隔半个时辰服一次,一个时辰之后再服一次。记下了没?”

白青口中念叨,记得清楚,可她还有疑问,

“这药当真这么神奇?”

小二黑道,

“你试了就知道!反正你现在也没更好的办法不是?”

白青按他的说法,喂了一小口到小乙口中,待他完全吞咽下去,这才将他轻轻放在腿上。

小乙吃下这药后,呼吸渐渐有力,白青看他口鼻,流血竟然渐少,脸色好似也有了些血色!白青喜极而泣,说道,

“神医你看,小乙哥好像真有了些起色!”

小二黑道,

“别高兴得太早,现在只能是先把血止住,等毒性上来,还是一样要死的!”

白青明白,现在有了些希望,总比之前一筹莫展的好上千倍万倍!她把小乙搂住,想要多给他一些温暖。

小二黑搬个凳子过来坐下,用手捏着自己的脚,不住抱怨,

“哎呀,今天可累死我了!”

白青这才想起,这小二黑刚才敲门之时,大喊救命,也不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小,小二黑,刚才是有人追你么?”

小二黑道,

“我被人抓来干苦力,连夜逃走却被人发现,若是把我抓了回去,那可非得把我腿给打断不可!”

白青很是奇怪,问他道,

“怎会有人抓你来当苦力?”

小二黑不住哀叹,回道,

“可不是么!那神剑被夺之后,便有人张罗着运送东西,不巧,我刚好经过,便被抓了壮丁!”

白青道,

“那是些什么人,怎会这般无礼!”

小二黑道,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那些人趾高气昂的,兴许是什么大人物的手下!我们这等小老百姓,哪敢说个不字?!”

白青心想,只怕是公子派的人来!他既然发现了毒神的阴谋,又知道毒神巢穴的位置,应该不会坐视不管,若是能将这些恶人一网打尽,那也算是不小的功绩,以后在他人面前,也能多些说话的底气!若真是如此,那也就能够说得通了!

白青说道,

“小二黑,你从哪里跑来呢?”

小二黑道,

“我也不知道是何处,跑足有一个多时辰吧。哎呀,我这腿啊,都快断掉了!我跑到这边,看着这院里灯火,这才敲门进来,没想还遇上了你们!咱们哪,也算是有缘了!”

白青哭笑着回他,

“是啊,是老天派你来救小乙哥的!”

小二黑咧嘴笑了起来,

“能不能救得了他,也就要看他的造化了!不这我看他身子壮实,应该也能比其他人活得久些!明日抓紧点时间,应该没什么问题!你先闭眼歇息一会儿,别等这小子醒来,看到你满脸的倦意,他也会心疼的不是?!”

白青把眼中的泪水挤了出来,把脸贴到小乙头顶,轻轻闭上了眼。小二黑在一旁坐着,待到到了时辰才唤醒白青给小乙喂药。小乙第二次服完药后,流血基本止住,白青好不欢喜,这样看来,治好小乙的机会又大大增加了!待到第三次给小乙喂完药,那血完全止住,小乙脸色虽然仍旧惨白,但已然红润了许多!门外有人敲门,是明了等人回来了!

所有人都在,童陆满脸是泥,听说是绊到泥沟里了,他眼中血红一片,是伤心得很了!所有人见到小乙有了起色,也是打心底里的欢喜。白青把刚才发生的事简单告诉于众人知晓,众人的眼光也都全落在了小二黑身上。小二黑被他们看得极不自在,开口说话,

“好了好了,别看我了,你们先好生休息一会儿,咱们天还未亮便要出发,到时若是与人打了起来,可是要你们来出力的哟!”

白青也道,

“哥哥姐姐们,明日还要仰仗你们,你们先到隔壁屋里歇着,我想小乙哥也需要清静清静!”

众人退散开去,小二黑待在这屋,不时为小乙把脉,算得上尽职尽责了!童陆哪有心情休息,跑到院里与那人说话,小乙这么长时间还没死,大大出乎那人意料,二人一番斗嘴,还是童陆占得了上风!

外边风停,一切也都静了下来。夜深了,院子外边的狗儿还未睡去,仍不时叫上两声,彰显它存在的价值。白青抱着小乙,未曾闭上眼来,小乙睡得昏沉,偶尔咳嗽一声,每一次都会让白青担惊受怕许久!天色开始发亮,众人也都起来,重新回到了小乙身边。

小二黑让宁大人和程辉跟着自己过去,他说没必要去太多人,人一多,反而不太好协调办事。明了武艺不错,也就留下照顾这边,其余人等暂时不让出门,就留在院中等候众人消息。小二黑三人出了门去,天际刚刚发白。也不知他脚力如何,是否能够跟得上程辉二人的脚步。

白青喂了些糖水给小乙吃下,自己则连水都没喝上一口,众人劝她,她也只说什么都吃不下,待到有了胃口再吃也是不迟,可所有人都知道,小乙没好,她定然不会吃上一口。若是小乙有个三长两短,只怕她也不要活了!

小二黑不让众人出门,也不知道是何原由,可外边似乎有不少人经过,也不知道他们又是从何处而来。众人租借而来的这个小院,几乎完全与外界隔离开来。院中毒神的手下大吵大嚷,没办法,明了还是在他嘴里塞了一块抹布,让他能够稍微安静一些,不至于把外边人引到这来。没想这白日里,更加让人不自在,人人都盼着小二黑三人快些回来,为小乙带来良药,结束这一场灾祸。

白青和小乙在屋内歇着,其余众人来到院中坐下闲聊,童陆心不在焉拨弄着树枝,眼神却一直未能离开角落里那人,若是没人看着,只怕他还要冲上去,给他几刀才能解气。

日上三竿,门外有些响动,紧接着有人敲门,正是小二黑回来了!众人难掩激动,迅速打开门,把他们让了进来。童陆一个劲儿的问情况如何,比他自己出事了还要紧张。三人没有说话,径直走入了里屋。所有人都跟了进来,要看看他们是否已然寻到了解毒之法。不过,看那三人的表情,似乎不太乐观。

童陆扯着嗓子问道,

“你们快些说啊,有什么发现,小乙哥是不是有救了?”

三人都看着小乙,没有说话,众人心头揪紧,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最后,还是程辉开口对众人话说,

“一夜之间,那儿便什么都没有了!”

童陆惊道,

“什么叫都没有了?”

程辉道,

“昨夜去的时候,还有许多守卫,今日过去,那山坳之中,就似被荡平了一般,什么东西都没了!要想了解小乙如何中的毒,也是没有可能了!”

童陆哭出声来,又问,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么?”

白青环抱小乙的双手也是攥得老紧,她不敢说话,只能听着程辉如何说法。

程辉又道,

“想必和昨夜来的那些人有关!小二黑也正是从他们手中逃了出来!还有,我们询问了附近的猎户,那天门山顶,也从未听说有人上去过!我们想去从天门处上去,可那儿却早已被人围堵上,不让任何人靠近半分。”

童陆问道,

“所以说,咱们只要能上到山顶,寻到那毒神殿,便有机会找到解药?”

程辉点头道,

“正是如此!只是又要如何上山?!”

明了道,

“我看那天门离山顶也不过几十丈,若是从那处上山,也要容易许多!咱们要是能上到天门,也许能够找到毒神上山用的绳索之类!”

宁大人回道,

“正是如此,所以,才有些棘手!想必大家也都猜到那些人是谁的手下,小乙与那人交恶,要想上山,几乎是不可能了!”

童陆道,

“那公子真是这般记仇?”

宁大人点头道,

“小二黑问过对方了,确实是下了死令,不让任何一人上山,兴许就是专门针对小乙来的!”

童陆飞快站了起身,又道,

“若是月儿在此,让她去说上一声,没准能够让他回转心意!”

月儿远在长沙,要让她一日之间赶来,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那毒神殿中是否真有解药,是否能够分辨得出哪个是真解药,都是不确定的事情,形势急转直下,让人始料不及!

这屋内静了下来,只有白青偶尔吸一下鼻子的声响。

良久,那小二黑忽然高声说话,

“兴许,兴许还有其他办法!”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