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23 不弃不离相伴终老,巧舌如簧蛊惑人心

23 不弃不离相伴终老,巧舌如簧蛊惑人心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山中日子虽是单调,这几位却过得极有滋味,转瞬间便又过了一月。这些日子以来,七子武力大增,身手也是矫健了许多,于是尝试着登上峰顶。一连数日皆是无功而返,他也并不气馁,心想自己每日有所提高,总会有一天能觅得上峰之法。

这日风清气爽,七子终于摸索到一条险道,他沿壁而上,只用半个时辰便爬上了峰顶。这峰顶之上尽是云雾,只能见到两丈之内,他心生遗憾,转身回走。这下山更是不易,七子好险才没摔落下山崖,直回到山洞方才缓过劲来。

七子看大山正在打盹,也不好叫他,只好外出打拳。再回来时,大山老远向他招手,他心知又有好吃的了,笑了笑,便进入山洞与大山白猿大吃起来。七子咽下一口肉,大声说道,

“大山哥,我今天爬上峰顶了!哈哈,咱们收拾一下,明日就下山吧!”

大山颇感意外,摇摇头道,

“嗯,这个啊,不急,还不到下山的时候,你再好好习练拳法棍法,可不是人人都有缘来此的,以后只怕也没机会了,多多珍惜吧。”

七子虽是不解,却也知大山必有用意,再不多说,他将一块肥肉塞入嘴中,顿时满嘴油腻,他缓缓下咽,一股暖糯之感从喉头一路向下进入胃中,在这仙境之中,还能有此等美食,真是让人欲仙欲死。

不觉之间,又过数月,虽说这里常年如此,并无太大变化,但七子也知山外已是春暖花开时分,他心中期待,因为下山时日已然临近。

这日,七子一早起来,便不见大山白猿踪影,以为这一对好友又到外面玩乐去了,他也没在意,独自打起拳来。直至正午时分,大山独自一人回来。平日二友半步不离,连拉屎撒尿都是一块,这倒是奇了。七子觉得有异,欲要上前询问,但见大山眼中遍布血丝,又不知如何才好。

大山看着七子,苦笑道,

“它不见了。”

七子大惊,忙问道,

“大山哥,这是怎么回事?”

大山满脸沮丧,回答道,

“它老了,若是以人来算,只怕也是要过一百岁了。它是不想让我们为它难过,便自己走了,它应该是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要知道在这雪山之上,几乎无人能够追上它的。”

七子大惊,说道,

“大山哥,你几个月前就看出小白活不多久了!我们要在这待到春暖花开之时,便是要为它送终是吧!”

大山轻轻点头,用手扶了扶面具,无助的望向那漫天雪雾,

“是啊,当时就知它最多只有半岁好活了。哎,既然它不想让我们难过,我们明日便走吧。”

说完,大山走进洞中,坐靠在洞壁之旁,黯然不语。七子心中也是难过非常,他坐在大山身旁,怔怔出神。这数月里,白猿始终陪伴左右,这突然不见了,洞里瞬间清冷了下来,二人皆是一夜未眠。

第二日清早,大山七子二人一齐上山,不到半个时辰便已到达峰顶。峰顶依旧是雪雾弥漫,完全看不清周围状况。大山站在高处一动不动,任那风雪拍打身体。七子上前抓住他手,大声道,

“大山哥,咱们快下山吧,这里天气恶劣至极,多待下去只怕会有麻烦。”

大山反手握住七子,在他耳旁大喊,

“七子,走吧。”

他拉住七子向山下走去。

正当此时,温泉山洞不远处,一只白猿趴倒在崖边山石之上,它浑身被雪覆盖,只留出双眼看着那洞口,尽是迷恋与不舍。它站起身来,将身上积雪抖落,又把周围积雪清理干净,而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收拾起身上毛发来。它梳理得极为认真,也极为缓慢。收拾好后,它来到崖边,探头向崖壁之下望去,眼中却并无苦意。

突然间,它身后响起熟悉的呼喊,

“小白。”

“小白。”

白猿回头望去,只见大山七子并肩而立,爱怜的看着自己。它有些惊惶,有些不解,但更多的是欣喜。大山七子走上前来,一人握住它一只手,就这样牵着它离开了那崖边,回到洞中。它靠在大山七子身上,泪珠不停转动。

不一会它轻轻闭上双眼,呼吸均匀,想来是睡熟了。大山看着白猿,轻声道,

“它太老了,也许就在这几日了。它这一生,大都孤独,死前还能有我俩陪伴,也算是有人送终了。”

七子眼眶湿润,微微颔首。

接下来几日,大山七子一直陪在白猿身边,寸步也不离。白猿精神有些萎靡,但它脸上总是带笑,看起来心情也是不错。它靠在洞壁上,几乎不再动弹,此时想要坐起身来也是显得极为吃力,虽说它早已吃不下什么东西,但一看大山七子大口吃着自己储藏的青果,却是十分欢喜。

大山七子一人坐在白猿一侧,大山手舞足蹈说着阿爷当年讲的江湖故事,本是极为平常的故事,却被他添油加醋一番,格外的吸引人。七子听得哈哈大笑,那白猿也是微微笑着,不知是否真能听懂,那鼻头皱起,愈发白晰。大山把自己逗乐,正哈哈大笑,却只觉腿上白猿大手慢慢滑了下去,再无一丝劲力。大山单眼红肿,停住笑声,七子也是一惊,与他一同看去。只见白猿微闭双眼,眼角还残余点滴热泪。它脸上皮肤松弛下来,皱皱巴巴,与普通老者无异。大山把头靠在白猿胸口,在它身上轻轻拍着,口中喃喃,

“小白,走好!要有来世,咱还做好兄弟!”

七子抱住白猿臂膀,泪水在眼中打转。这数月以来,他一直把这白猿当作好友和亲人,虽说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可真到了时候,一时间仍是无法接受。

大山拍拍七子,轻声道,

“它走了,也无遗憾了。”

七子回道,

“嗯,大山哥,我们把它埋下么?”

大山微微摇头道,

“它早就给自己选择了墓地,那日发现它的山崖之上,还有一个崖洞,有人在那里等它!”

七子大惊失色,

“还有一人!”

大山有些失神,半晌方道,

“我先送它下去。”

大山把白猿尸身背起,这些日子几乎没有进食,白猿早已瘦得不成样子,大山将它背起也不费丝毫气力,七子跟在身后扶住白猿。来到那崖边,大山用粗藤将猿身与自己绑好,面向崖壁,缓缓爬下。七子本要一同前往,却被大山制止,他只好探头看着大山慢慢消失在视野之中。良久,大山身影缓缓显现,七子也才放下心来。二人回到洞中,瘫倒在地上,洞外风雪又起。

大山看着七子,轻声道,

“别怪我,想进那洞着实不易,我可不能让你冒险,而且小白心里清楚,它走时你一直守在身旁,这就够了。”

七子点头,道,

“大山哥,那人……”

大山现在没有心情说事,只好打断他说,

“与十多年前并无两样,具体缘由,以后一并说于你听吧。”

七子也不强求,不过对这十多年前之事更加好奇了。

第二日一早,二人便起身准备上山,临走时二人又在怀中装上许多青果。这漫天的风雪终于停歇,雪雾也散了开去,难得这天空湛蓝一片,与雪峰相互辉映,迷人非常。这数月里,在这片背脊之处,从未有过这样天气,临走之时能见到此番景象,也是不易。七子虽然每日户外练功,却也比刚来之时白净了许多,大山依旧很黑,用他的话来讲,他就是黑到了骨子里,要想白过来?没门!

二人不多时便来到这山峰之上,七子上来过多次,都是云雾缭绕,不能远视。难得这般天气,雾气四散开来,视野极佳,江湖壮丽,一览无余。

大山指着前方,大笑道,

“七子,看,那便是洱海了!像不像只横卧的耳朵?还有这山脚下的大理城,这可要比那云龙赕热闹多了。”

说完,大山坐了下来,取出柴刀,刮起了胡子。这半年以来,他胡子留得老长,却从未修理,现今已是三寸有余。他一边磨刀,一边刮胡子,口中骂骂咧咧,十分有趣。再看七子,他每隔两日便会刮上一刮,大山说他爱臭美,他也只是嘿嘿一笑,并不反驳。

七子呼吸着寒冷空气,望向远方,久久不能言语。想他久居绿水村,二十年来,只到过一次大理城,还是为了送货而来,送完货都没在城中转上一转。这可倒好,一次就把这苍山洱海大理城远远的看上了一遍。他回头望去,只见到那连绵群山,不知来时的路。

大山拍拍七子肩头,大声喊道,

“七子,咱们可不走回头路哦!下山,进城!”

七子眼中尽是坚毅之色,他跟在大山身后,握紧了拳头。

这下山之路好走了许多,到了雪线之下,便能遇上了不少动物。大山突然袭击,捕到两只白狐,那皮毛异常洁净顺滑,全身无一点杂色,要是拿到大理城中,定然能卖上个好价钱。大山飞石手段高明,一点也没弄伤狐皮,他趁着白狐身体尚未冷却,飞快剥下皮来,手法极为高明。七子看了也是不住称赞。

二人一路又打上几只雉鸡,七子用细藤绑好背在身后。不多时,已然有那山民药家活动的痕迹,大山寻找片刻,用几只雉鸡换来两顶草帽一只麻袋。大山戴上草帽,又把头发放下些许,倒是不那么引人注意了,而七子戴上草帽立刻与那常人无异。大山把狐皮放入麻袋之中,与七子各砍了一堆柴火背在背上。

一路下山,竟是遇上了不少游人。这不,前方这位公子大腹便便坐在竹椅之上,四个家丁分站一角抬起竹椅向上攀爬,每人脸色皆是青紫,显得极为吃力。这竹椅前方有护卫四名,之后还跟着几位丫环,个个脸蛋红润,娇嫩非常,再之后还有数位护卫,排场当真极大。这山间道路不宽,只能容许这一椅通行,大山正要带着七子到林中避让,便听到那公子大声吼叫,

“这两个蠢人,还不快快滚开,扫了本公子雅兴,要你俩吃不了兜着走!”

七子正要走,却看大山一动不动向自己坏笑。只见大山抓住七子双手,用力向自己胸口推来。大山背对着那竹椅,看起来就像是二人在争斗一般。只听大山用这大理城方言大喊道,

“你个小子,竟敢打我,我跟你拼了,别以为我打不过你……哎呀,你小子还真下手啊!哎呀!”

大山自己一阵推搡,然后便向那竹椅倒去。前方四位护卫赶忙抢上,却被大山一一弹开,他哎呀大叫,直倒向那肥胖公子。那公子大惊,竹椅晃荡得更加厉害,抬椅伙计吓得面无人色。椅后众护卫又一时无法过来,急得大跳起来。大山背负百斤柴火,就这样直直压在那胖公子身上。四个家丁手握不住,纷纷松手,椅后各人也向路旁山林躲闪。大山压着那胖公子,随着竹椅向后滑出十余丈方才停下。

众家丁护卫丫环惊得目瞪口呆,直直望向大山和那肥胖公子,没有一人上前。大山一下翻了起来,转头看那胖公子,只见他胖脸之上尽是泪水,竟是哭了个大花脸,大山看着他一阵苦笑。好一会,胖公子才举起手来,要令那护卫上前捉拿这歹人。大山急忙一把握住胖公子双手,对众下人大喊,

“公子受惊了,你们在干嘛,还不快来服侍公子!”

说完他笑眯眯看着胖公子,那胖公子每说一字便被他打断,气得双眼冒出火来,只听大山亲热说道,

“公子,一看您就是有福之人,刚才这般危险您也能逢凶化吉,真是太不简单了!”那公子刚说了一个“你”字,又被大山打断,

“公子,小子我可是练功三十年,难逢敌手,普通人给我这么一压,怎么也会筋断骨折,只怕也得在床上休养个半年。啧啧,您看您,就像没事人一样,当真是厉害得紧!”那公子脸色一变,慢慢挤出一丝笑意。众下人战战兢兢,不知该如何是好。大山抢在前方,把那胖公子扶了起来,

“公子,您小心着地上,有些湿滑,可别摔了。”他一拍头,似是恍然大悟一般,又道,

“哎呀,看我这心思,公子您这么厉害,又怎会摔倒,我可真是瞎操心了,瞎操心了。”

那胖公子听完,哈哈笑了起来,想来也真是没有摔到什么地方,

“你这小子真是有趣,姓甚名谁,公子我大大有赏!”

大山急忙上前扶住胖公子,

“公子啊,小子贱名不足挂齿,今日能见到您就是三生有幸了,还能与公子切磋一番,又是让小子佩服得五体投地,哪儿能还要您的赏赐呢!”

众下人听他所言,都觉恶心,不时斜眼看他。怎料这胖公子却是极为受用,大手一挥,一名下人递上一大锭银钱,大山装作推脱,却是顺势将那银锭收入怀中,大声喊道,

“公子,您可真是活菩萨,真是折煞小民了!以后公子若有吩咐,公子只管说,小子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那胖公子哈哈大笑,想来是喜欢这贫嘴小子。大山见他欢喜,又大声说道,生怕那群下人听不清楚一般,

“公子,你看这天色不早了,看这云层,没准就要下起雨来。要不要小子陪您下山,一路上也好给您说事取乐。”

那胖公子大笑道,

“你还会说故事?!”

大山低头哈腰道,

“公子有所不知,我可是远近闻名的故事大王,一天到晚不停也能说上一年半载的,您要听了定会喜欢。”

胖公子大喜道,

“那你与我一齐坐椅,咱们边走边说!”说完他便要朝竹椅走去。

大山一把扶住他,奸笑道,

“公子不知,这讲故事啊还是脚着地好,这才有底气,我看公子筋骨非凡,这山路定然也不在话下,不如咱们边走边说,也让小子好好瞻仰公子卓越风姿。”

那公子大笑,说了声好,大山便搀着他慢慢向山下走去,口中不停说着新鲜故事,把那胖公子逗得不住大笑。他手上稍一用劲,胖公子走了好一会也不见气喘,对自己和大山也甚觉满意。大山高高伸出手来,打了个手势,七子会意,跟在身后。抬轿众人看三人走远,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那胖公子已经让他们无法承受,若是再加上大山,那不得被折磨个半死。众人虽说不喜这柴夫,但对他的马屁神功也是钦佩不已,众人不用抬那公子,下山心情也是大好,一位大胆护卫还偷偷的给那俏丫环送上几朵春花。

不多时,空中竟是乌云密布,不多时便雷声滚滚。那胖公子极其害怕这雷声,每次响雷便要捂住耳朵,不住颤抖。大山在胖公子耳边大喊,

“公子,你学我样,每次闪电便对着他大骂,就不会害怕了!”

刚说完,闪电划破天际,大山瞪着天空大吼,

“你个王八蛋,有种来劈老子啊,老子才不怕!”雷声随后响起,大山随之大笑起来。

胖公子一见也觉奇怪,正此时,又一道闪电落下,胖公子指着那闪电大叫,

“你他娘的敢来吓老子,你奶奶的!”

雷声伴着他的骂声齐响,那胖公子一怔,竟是不再害怕了。他哈哈大笑,拍着大山肩膀,

“好小子,果然有用,真有你的,哈哈,哈哈!”

天空不断有闪电划过,只听到二人不住叫骂,然后又相视大笑。只听到大山恭维之声不断传来,

“哎呀,公子,你这句骂得厉害啊!”

“哈哈,这天上雷公只怕要气个半死了!”

“公子公子,你这向谁学的,真是太霸气了。”

“……”

前来送伞的丫环惊得不敢上前,只是默默跟在后方。七子满脸苦笑,和那丫环并肩下山,不时与她说上一句,那丫环就羞得满脸通红,偶尔偷看七子一眼,见到七子这般俊俏脸庞,想必春心也已大动。

雷声打了半晌,终于下起了雨来,那俏丫环上前送伞,大山接了过去,为胖公子打伞,还故意把自己衣衫打湿,那胖公子看着他不住的点头。七子给那丫环打伞,丫环双手攥在一起,不敢抬头。七子苦笑,也不知如何才好。

天色渐黑,大山与胖公子最先下到了山脚,大山故作气喘吁吁道,

“公子好生厉害,走了这一路,看起来倒是一点也不累,小子我要不是有公子在身旁,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那公子大笑,拍拍大山肩膀,

“看来,你还得好好练习啊,哈哈,哈哈!”

大山不住哈腰,

“公子,这里离那崇生寺不远,要不咱今晚就借宿到寺庙之中?”

那公子一听,有些犹豫,刚要说话,却被大山打断,

“公子可以派人回府告知情况,就说在寺中积攒福缘,我想老爷定然不会责怪,而且,这寺中好玩的甚多,还有那斋饭简直好吃得不行,每次我都要大吃几碗,我还知道几个寺中的隐晦故事,在那和尚眼皮子底下说他们的故事,岂不有趣!”

那胖公子眼神放光,收敛脸色,轻声道,

“胡说,胡说,寺庙乃神圣之地,怎能有此想法。哼。”

随后他大声朝后喊道,

“小四,你带人回去禀报老爷,就说本公子想在崇生寺礼佛,吃几顿斋饭,今日就住寺里,不回了。”

那小厮一听,便带着几位丫环回城去了,七子身旁俏丫环一脸不情愿,走不多时便回头看看七子,七子被看得有些尴尬。

胖公子向大山挤眉弄眼,二人在前,与其余众人,先后走入那崇生寺。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夜的命名术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近身兵王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