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七八 天地开眼劫后余生,良家有女独守天门

七八 天地开眼劫后余生,良家有女独守天门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一晃三日过去,无人进出这院子,在第三日清晨,小乙醒了过来。白青一连几日未睡,见得小乙醒来,欢喜得无以复加,抱着小乙大哭不止。这几日她那般坚强,连泪都没怎么流过,此时却如洪水决堤,一发而不可收拾!

小乙抱着她,哭喊道,

“哎呀,青青,我这浑身上下都痛得厉害,你可别要再这般用力了!”

小乙这般说话,倒是把白青吓着了,她放开手来,却反被小乙抱入怀中。

“青青,怎么了,为何这般伤心!你看,我不好好的么?”

白青在他胸口锤打了一下,嗔怪道,

“你,你还好意思说!你这昏迷了三日,醒来便不知轻重了么?!”

小乙奇道,

“我真的昏睡了三日?”

白青用小乙的衣领抹着眼泪,

“可不是么!你啊,真是把我吓死了!还好遇到了小二黑,才救得你一命!”

小乙问道,

“小二黑?”

白青立起身来,回道,

“你可记得那日用神药救下了沙吉礼的先生?他便是小二黑!”

小乙略一思索,想了起来,笑道,

“哦,原来是他啊,那咱们可得好好谢谢人家!哦对了,他那神药这么厉害,也能解我体力巨毒?”

白青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解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这话说完,程辉笑了走进屋来,紧接着众人也都一齐进来,小乙看到程辉没带面由,脸上脓疮也消去了大半,很是惊喜,问道,

“程大哥,你这脸竟然好了?!”

众人一齐大笑起来,程辉摸着自己的脸回他,

“我脸上的脓疮,不都给你解毒用了么!”

小乙一下立起身来,他身上没力,若不是白青拉着,便要摔下床来,

“什么,那脓疮,我,我竟是吃你的脓疮好的?!”

小乙心中觉得恶心,只是胃里早没了食物,干呕几下,也没呕出什么东西来。童陆端来清粥,递到小乙面前,

“来吧,先吃点东西再吐也是不迟!”

小乙舒缓了一会儿,方才觉得饿来,他接过碗来,大口吞咽起来,吃完一碗还不过瘾,童陆又接连为他盛了七八碗,这才止住饿来。他抹了抹嘴,打了个长长的嗝来。

“哎呀,真是昏睡了三日,难怪一下能吃下这许多!”

小二黑笑着走上前来,伸手便去抓小乙手腕,小乙一见是他,没有丝毫反抗,只是口中说话,

“我说神医啊,多亏有你,否则可就要去喝阎王爷的喜酒了!”

小二黑为小乙把命,眯起眼来,慢慢说来,

“小二黑,叫我小二黑便是!嗯,看这脉象十分有力,你这身子骨不错,恢复得蛮快!”

小乙笑道,

“还不是有神医,哦不,是有小二黑通天的医术,这才换回我的小命!对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拼了命也会做到!”

小二黑那手轻轻按捏小乙手腕,足有一二十下,这才放开了小乙,

“嗯,没什么问题了!”

童陆拍手道,

“嘿嘿,终于可以出门了!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去集镇扫荡一圈,今日定要好生庆贺庆贺!”

童陆拉着菲菲琴哥儿,当然还要叫上明了帮忙拿东西,四人一齐出了院子,朝那热闹繁华的集镇去了。

小乙在白青和宁大人的搀扶之下下了床来,试探着走了许久,那双腿才适应了直立行走,他自己慢慢挪步,似个刚学会走路不久的小孩子那般,晃晃悠悠,随时都似要倒下一样!白青始终跟着他,不愿离开一步。小二黑有些看不过去,只道,

“白青,你几日没合眼了,快去睡会儿,这里有我们在,没有任何问题。这小子吃了些东西,不多时便能恢复大半,再养上半个来月,也就生龙活虎了!”

小乙一听这话,好不心疼,抓住白青双手放到胸口,

“青青,听话,快去睡会儿,等陆陆他们回来,置办好大餐,我再去叫你起来!”

白青有些犹豫,小乙反而撒起娇来,她心中欢畅,也就同意,自己回去睡下。紧张了这几日,此时放松下来,刚一躺下就已睡着。小乙又在边上守了好一会儿,这才又关门到了院中。

院中角落之中,那人被换了姿势绑住,身上的伤口也被小二黑处理得干净,此时刚从梦中醒来,一眼见着小乙,整个人疯也似的乱叫乱喊。小乙觉得有趣,端了个小凳子来到他身边坐下,笑问他道,

“怎么,这几日没见着我面,是不是很想念我啊?”

那人呜呜哇哇叫个不停,小乙听得难受,一把将他口中的碎布扯了出来,那人得以解脱,却反而不再乱吼了。他显然被吓得不轻,上下牙碰在一起,打得咳咳直响,

“你,你是,是人是鬼?!”

小乙乐了,在他脑门弹了个大脑瓜,

“你觉得我是人是鬼?!”

那人又道,

“是,是人!你,你中了破血之毒,又没解药,竟然没死!你,你是……”

小乙笑道,

“竟然没人跟你讲?哎,也不怪你!我啊,是上天的神仙转世,有那九九八十一条命,刚才死了一条,足足还有八十条呢!屈屈破血之毒,又如何能够奈何得我!”

那人不住摇头,

“不,不,毒神大人的毒,绝对不会不起作用!”

小乙皱起眉来,又道,

“这毒神大人是你什么人,你为何这般护着他,他是给了你多少钱,还是帮你娶了多少个小妾,你才会这般效忠于他?!”

那人怒斥小乙道,

“毒神大人就是我的天,谁人对他不敬,我便要了他的命!”

那人一脸的凶恶,小乙装作害怕的样子,回道,

“别别别,毒神大人最好啦,长得好看,人又心善,真是大大的好人,我们以后见了他,定要给他磕上百十来个响头,这才能够显出我们对他的敬仰之情!”

那人被这话唬住,不住的点头,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小乙是在逗他,他怒不可遏,狠话马上就要吐出口来,可第一个“狗”字刚一出口,刚才被小乙抽出来的碎布,又回到了他口中。又听得他呜呜哇哇叫个不停,再看周围,也就只有他一人而已了。

小乙与小二黑等人说笑起来,问询了这几日发生了何事,宁大人不大会开玩笑,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了小乙,小二黑本来想捉弄一下小乙,却没能起到效果。几人说笑好长时间,童陆明了等人回来,能够想象得到,童陆憋屈了几日,出了门,又岂会随随便便了事?他竟然雇了一辆马车,里边装的全是吃的喝的,好玩好看的饰物也弄了一大堆回来。他手中两只大灯笼格外显眼,自己点了烛火进去,又让明了高高挂了起来。气氛热烈至极,在这院中摆开架势,便要大宴群雄!

众人一齐归整妥当,这大宴随即开始。白青睡得正香,众人也没去叫她起来,说话之声也尽量小声一些。小二黑不让小乙喝酒,连那肉食也只挑两样清淡的给他,可把小乙馋坏了。童陆等人看了却是大喜过望,在他面前大吃特吃,又把酒嘬得极响。吃喝一阵,童陆有些晕了,于是提到了另一件事,

“对了,我们刚才在集镇里听说,之前围住天门的那些人昨日已经撤了,也不知他们所为何事,乡亲们拜天门也不被允许!”

小乙奇道,

“那些人,难道不是公子派来的?”

童陆道,

“我们这几日都在议论,应该是他的人,这一点没有什么争议。他派人堵住天门,必是要去搜查毒神殿,也不知他们查到了些什么!”

小乙道,

“毒神的手下大都没在此处,他们过去,只怕也不会有太多收获!所以,撤退回去,也在情理之中!”

童陆道,

“咱们今日好生吃喝,明日便去拆了他的毒神殿,我倒要看看他还能耍些什么手段!”

众人齐笑,这童陆喝了酒,竟然也是胸中有那万丈的豪情!不过,这迷一样的毒神殿,任谁都想去瞅上一眼!

转过天来,众人都起个大早,一齐往那天门而去。小乙身子刚恢复一些,正好也当锻炼锻炼,他走得极慢,众人倒也不着急,一路说笑闲聊,直到那正午时分,方才到了那天门之下。

来到近处看这天门,果然是不同凡响,只见那凌崖峭壁高耸,一条小道延绵而上,破开山体,直通天上。远处看时,哪有此等气势,众人此时位置看来,真有种直通天际的感觉。

童陆不由赞叹起来,

“这天门,果然和传说之中一样气派,若是有些云雾,就更加神秘莫测了!”

白青扶着小乙一齐慢慢往前走,几位前来拜天门的乡亲,倒也十分和气,不时与二人说上几句,介绍这天门的故事与二人听。行了足有一个时辰,二人方才到达了那天门。从此处看这天门,又是另一番滋味。天门所在之处是一个巨大平台,能容得下数百号人,顶部离地足有四五十丈高,天门洞穿了整个山体,从两侧都能看到不同风景,当真神奇!众人在这四周观瞧了好长时间,又聚集到了一处。菲菲与琴哥儿张罗着吃喝,几人围坐下来,接过吃的喝的,轻声说谈起来。

明了道,

“我和小宁检查过了,除了上来这一面,其余地方都是绝壁,若是有些攀岩工具,从此处上到山顶,倒也不是不可能!”

程辉点头道,

“没错,只是不时会有人来拜天门,他们也绝不会允许我们随意攀岩上山!所以,咱们还得找个四下无人的时候才好!”

童陆边吃边道,

“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今夜便上山去如何?”

程辉道,

“一会儿我下山去买些必要的工具,藏到山下的小树林中,待到这边无人之后,咱们再一齐将它们拿上来!这事就交给我、明了和宁兄,待我们安排好一切,再一齐上那山顶去!”

众人也都说好,于是程辉负责购置装备,明了和宁大人在此处查探地形,小乙等人先行下了山,睡个闷头觉去!天黑之后不久,程辉等三人却是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众人好奇,由童陆代为问他们,

“怎么,不是说今夜准备上山的么?”

程辉不住叹气,宁大人也慢慢走开,只有明了回话,

“遇上一位姑娘,死活不让我们在那儿待下去,我们下山,她还一路跟随下来,没办法,也只能先行回来了!”

童陆眨了眨眼,又问,

“你们三个大老爷们儿,连个小姑娘都斗不过?再不行,先躲起来,待她回家之后再拿东西上去不就行了?”

明了摇头,好生无奈,

“那姑娘说是世代守这天门,夜里仙人休息,禁止任何人上去打扰!她就住在那路上,你要上山,必然会引起她的注意!”

众人都觉好玩,这天门竟然有人守卫,还是世代传承,真是不可思议!童陆笑道,

“嘿嘿,我在想,若是个男子守那天门,只怕你们也早得手了!或是人家长得太美,把你们三个的心魂儿都给勾走了!”

明了微微一笑,只道,

“确实是不好与人动手!”

既然这样,那也只有再另行想办法了!不过众人意见也都统一,那天门山山壁几乎都是垂直而上,若要去到那山顶,从天门处往上,绝对是最为快捷的路线了!众人商议着第二日上山,给她姑娘来个声东击西。

转过天来,又一齐往那天门过去,这路上一下多了不少武士,骑着高头大马,四处奔走,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小二黑一见,赶忙将自己拾掇了几下,来到小乙身边,扶着他慢慢往前。

小乙问他,

“这也些都公子的人?莫非都是来寻你的?”

小二黑笑道,

“你这就说笑了,我哪有这能耐,能让他们如此紧张,我只是不想再多生事罢了!”

小乙又问,

“那他们又会在寻找什么?”

小二黑摇头道,

“看这阵势,应该不会简单!”

明了听着二人对话,也走上前来,说道,

“难不成是发现了毒神的手下,于是大肆搜罗起来!”

一位武士从几人身旁经过,似乎是认得小乙等人的,也没打个招呼,便似没见一般匆匆而过,更是让众人起疑!

小乙问道,

“真是怪了,连问都不问上一句?!这公子对我到底有多少敌意!”

童陆笑道,

“他恨不得你赶紧死去!”

小乙笑道,

“小心眼儿,没什么出息!”

童陆补充道,

“耳根子还软,听一出是一出,若是以后扶正了,那又能有多大作为!”

众人齐笑起来,不过有大权势之人,若是存心与你为难,那你以后的日子也绝对不会好过了!

童陆看着那人远去身影,又接着道,

“我突然想到一事,真是让人后背发凉!”

小乙道,

“说来听听!”

童陆看着那林中往来的武士,长叹一声,

“我有种感觉,那小子就是公子派来的!他们早就知道没有防护进入那边山坳便会染上破血之毒,所以他故意带咱们过去,小乙哥一点不防,进去之后,便中了毒!”

众人也是冷汗直流,若真是如此,那公子的心机又该是怎样的深!童陆又道,

“我越想越觉得对!咱们在小树林中说话,他怎的那么巧,不声不响的就把我们说的一切都听了进去!更可疑的是,他竟然直接就说出那地方的确切位置,一个小破孩,能有这么大能耐!咱们也都大意,不防他竟是有备而来,这才着了他的道!”

各人心中都在盘算,还真像童陆所说,这事如此巧合,必然不会简单!童陆又接着说来,

“你们再想想,那家伙看着小乙和程大哥进去之后,便让明了带他走了!他回来便吵嚷着要到船上去睡,又找人连夜把船给开走了!不是心头有鬼,又怎么能够解释!啧啧,好一个小乖孙,如此可恶!还好小乙哥没事,否则我现在就去了结了他的性命!嗯,若是再见着他,我定要把他衣服扒光,放到大太阳下暴晒三日,才能解了这心头之恨!”

小二黑笑了起来,问道,

“你们说的可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子,人不大脾气却是不小!我曾见过这小子鬼鬼祟祟出现在营地之中,原来也是个厉害的角色!”

小乙问他,

“果真如此?”

小二黑道,

“当然!若是依小陆刚才所讲,这一切也都真相大白!这小子便是公子派来,想要趁机把小乙给除掉!假借着毒神的手,自己却是一点不沾荤腥,当真是高明的很啊!”

童陆点头道,

“就凭他那样子,哪有这等能耐,定然是有人在背后指点!”

小二黑道,

“人家有权有势,身边能人当然不会少,所以,以后还是要多多小心才好!”

小乙道,

“哎呀,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童陆笑了起来,又道,

“小乙哥,你说,那公子若是听着你没死的消息,会气成什么个样子!”

小乙笑着回他,

“莫不是要被气得吐血了?我这刚吐完,难道他也要步我的后尘?”

众人齐齐露出笑来,管他是死是活,我就不服你,你又能够如何!一路欢声笑语往那天门而去,也算是为这死里逃生的大戏叫上一声好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