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八二 神鬼难救生时无多,女儿长睡死亦淡然

八二 神鬼难救生时无多,女儿长睡死亦淡然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二黑立马赶来,二人扒开那刺人的杂草,里边赫然躺着一位白衣女子。女子长相与杜若有些相像,应该是那白芷无疑了!小乙看她面色惨白,嘴角还沾着不少血,再顺着血渍往身上看,竟是湿红了一大片,看起来好不吓人!

小乙惊道,

“怎么,她竟是受了重伤!”

小二黑上前查探一番,

“还有呼吸,赶紧抱回去,没准还能救活!”

小二黑让小乙打着灯,自己去将白芷抱起,可刚一起身,竟然卡住,他用力一扯,还是未能扯起。他又俯身看了看,大惊道,

“这还有一人!”

小乙赶忙蹲了下来,一手十分粗大,死死拽住了白芷的腰带。那手上也尽是鲜血,手皮翻裂开来,好不吓人!小二黑道,

“他拽得这么紧,该是扯不动的,你把白芷的腰带解开,我先把她送回小屋!你等明了他们过来,再将他一齐带来!”

小乙哪里顾得了这许多,把白芷腰带解了下来,这腰带足老长,足足缠了四五圈!此时沾了不少血,也是重了许多。小二黑抱着人走了,小乙用力把那人拖了出来,一眼见着,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人竟是唐勉,唐勉也浑身是血,不知是那白芷的,还是他自己的!唐勉此时脸色黑沉得厉害,和白芷一样昏迷不醒,小乙探他鼻息,呼吸时快时慢,脉象也是十分紊乱,小乙不知他为何这般,但还活着就好。程辉和宁大人一齐赶了过来,见着这满身是血的唐勉,也是一惊,没有多言,二人便架起了唐勉往回赶,

小乙对二人道,

“白芷被小二黑带到小屋去了,咱们回那里,小二黑应该能处理得过来!这人好似也受了重伤,咱们可得慢着一些!”

明了也过来与几人汇合到一处,众人带着唐勉一齐往那小屋赶去。回到小屋那边,屋门关得严实,屋内烛火点燃,十分明亮,从门缝中透出一束光来。由于屋太小,几人便把唐勉平放在了屋门外的平地之上。唐勉不时抽搐,看起来倒是有些吓人!

小二黑听着众人过来,说道,

“你们先在外边等等。”

小乙从门缝往里张望,那小二黑有条不紊背身忙活着。他开口说话,听这声音,还是十分镇定自若,问小乙道,

“那人可是唐勉?”

小乙回他道,

“你怎么知晓得?”

小二黑道,

“唐勉多日未见,我也是猜测而已,这山中夜晚猛兽也不少,若不是有些能耐的,又怎敢在夜里上山!”

小乙回他道,

“原来如此。”

小二黑又问,

“唐勉现在怎样了?”

小乙回他,道,

“脸色黑板,呼吸和心跳都时快时慢,状况不太好!”

小二黑继续问道,

“身上是否有伤口?”

小乙检查一番,回道,

“有些擦伤和划伤,都不致命!”

小二黑道,

“人应该死不了,我先救治这白芷,能不能活,就看她的造化了!”

小乙问道,

“她伤得很重么?”

小二黑平静回道,

“血都快流光了,你说重是不重!”

小乙道,

“是什么伤呢?”

小二黑道,

“你先去看着那唐勉,别让他的伤势加重!我先处理好这边,咱们一会儿再说!”

听到这话,小乙也知里边情况危及,于是听他所言,来到唐勉这边守在身边。

里边小二黑又开口说话,

“明了来了么?让他进来帮忙!”

明了也懂些医术,小二黑当然也是知晓的,他开门进去,协助小二黑处理白芷的伤。程辉看了看唐勉,说道,

“我想杜若她们都急坏了,我去叫她们过来,若是有亲人的宽慰,没准更能增加白芷姑娘的求生意志!”

小乙也觉可以,于是程辉飞快奔走而去,宁大人陪在小乙身边,只是静静站在一边。明了进进出出,又是点火又是烧水,还好这小屋之内备上的东西都很齐全,也是少费了不少气力。如此这般,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杜若和其余众人这才一齐赶了过来。杜若哭成了泪人儿,只是没有嘶喊出声,应该也是怕自己越是悲痛,对白芷越无益处!

小乙示意众人禁声,待小二黑与明了处理好一切,再问其缘由。众人就这般守在门外,天上月儿升起,似根细细的银丝,虽然这样,却仍比它周围的星辰明亮许多。又等了足有半个多时辰,那屋门方才开启,小二黑和明了一前一后出来,小二黑面无表情,明了却是如释重负!

杜若忍不住问道,

“怎样,我姐姐怎么样了?!”

小二黑长舒一口气,没有回话,看他模样,真是累得很了。明了手中端着一盆水,一块红布泡在里边,他放下盆,把门轻轻带上,这才说道,

“脏腑破了,费了很大劲才止住了血!小二黑说,要想活命,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咱们先行退下去吧,让她好生歇着。杜若,你一人进去陪在她身边就好,你得坚强一些,她这时候最需要的正是你!有什么情况,便叫我们,我们就在屋外,听得到的!”

杜若听完明了的话,小心翼翼走到小屋外,轻轻开门进去。良久,方才听得她的轻声细语,她正在说着些小时候二人顽皮闯祸的往事!

小乙把灯笼挂在树上,又与宁大人一齐将那唐勉抬到了树下。白青早看过唐勉,他这样子明显是中了毒,他为何会中毒,又在何处中的毒,也只能待他醒来才能知晓了!小二黑和明了一齐过来,检查一番,与白青的结论一致。

小二黑道,

“若我猜得不错,这毒便是从他的腿上进入体内。这些地方被草割开,那草是巨毒之物,所以导致他中毒!这毒看起来有些怪异味,但看他的表现,似乎毒性又不是很强!”

小乙问道,

“可有解救之法?”

小二黑道,

“解毒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若是随意下药,只怕适得其反,看他的样子,一时半会儿也是死不了,先查明了毒源,才好施药救他!若是他能醒转过来,把他做了些什么告知于我们,我寻到了那毒源,定能为他解毒!”

小乙听他这般说话,稍稍放下心来。小二黑为唐勉针灸了几处要穴,唐勉脸色好看了一些。小二黑处理完后,站起身来,身子朝后挺立,舒展了一下筋骨。他也是累得很了,众人对他也很是感激,白青在旁看着,对他的医术更是佩服至极!

忽的,那唐勉竟是睁开了眼,眼中混沌不堪,着实吓了白青一跳。唐勉飞身起来,玩命似的冲向了小二黑,小二黑身手敏捷,轻轻巧巧躲了过去。小乙几人这才迎上前来,一齐将那唐勉按住。唐勉嘶吼起来,

“啊,啊!啊,啊……”

吼叫了好长时间,他又忽的停下,再次闭上眼来。

小乙问道,

“小二黑,你没事吧!”

小二黑拍拍身上,回道,

“好险好险!这家伙怎的像是发疯了一样!”

小乙看向唐勉,他此时正闭着眼,汗水从他额头之上冒了出来,面部表情扭曲,看上去好生痛苦。又过一阵,他似乎缓和了过来,之后便沉沉睡了过去。

小乙问道,

“他这个样子,不如将他绑起来,免得他发疯再伤着人!”

小二黑道,

“这样也好!你们有没有觉得他这症状有些似曾相识?”

小乙当然不会忘记,立时回他,

“你是说,像那铁匠,铁石的师傅,他时而清醒,时而疯狂!刚才唐勉的表现,与他如出一辙!”

小二黑点头道,

“确实是有些相似!我之前见着那人表现,也很好奇!”

小乙道,

“所以,铁石的师傅,很有可能是先被毒神给下了药,之后方才被马老爷请到武林大会铸造魔剑!”

小二黑道,

“很有可能!哼,这毒神果然越来越有意思了!”

越来越有意思,这么丧心病狂之人,竟然说他有意思?小乙正要发问,那屋里却响起了一阵哭喊,

“小芷,你怎么了!”

小二黑一马当先抢了上去,把门打开一条缝来,问道,

“怎么了?”

杜若回道,

“她身子突然抽搐不止,你快些过来看看呀!”

小二黑开门进去,又把门给带上。众人围在屋外,心中也都焦急得很,可仍不敢随意说话,怕影响到屋里人。小二黑在里边待了好长时间,众人方才听到屋里人说话,是小二黑开了口,

“你醒了啊!你们姐妹俩说会儿话吧!”

说完,他便出了门来。

众人在小二黑的要求之下,躲得远些,让她姐妹二人独处,也是对她们的一种尊重。

小乙拉过小二黑,问他道,

“白芷究竟怎么样了?!”

小二黑道,

“醒了,正与她妹妹说话来着。咱们就在这儿等着便是!”

小二黑好似有些心事,再不说话,众人也都没再多问。

如此这般,这夜消然过去,天际泛起了白芒,小屋门终于开启,杜若慢慢走了出来,顺手带上了门。她眼角仍旧泛着泪花,慢慢来到了众人身边。

小二黑看了她一眼,杜若微微点头,小乙疑惑问道,

“有什么不对劲么?”

小二黑没有说话,杜若平静回道,

“白芷她走了,以后就再没有痛苦了!”

众人大惊,小乙问道,

“没,没救活?”

杜若点了点头,泪水不住涌出,再往后,便泣不成声,小二黑上前将她扶住,她自然而然靠在了小二黑肩头,不一会儿,便泪湿了小二黑半边衣衫。众人心中涌动,怎会这样,小二黑不是已经为她续了命,怎会连这一夜都过不了了!

杜若哭了许久,众人立在旁边,不知如何安慰。小二黑见众人不解,于是轻轻拍了拍杜若,对众人道,

“她受了极重的伤,内脏受损严重,我破开了她的肚腹,但也只修复了大半,要想活命,那只有看老天是否赏脸!哎,最要命的是,她还中了奇毒,这毒我一时半会儿也是解不了的!我这半夜的努力,为她续上几个时辰的命。她姐妹二人,也算有这最后的道别了!”

众人好不难过,这姐妹二人这次会面,竟然便是永别!白青和菲菲抱拳痛哭起来,竟是比杜若还要伤心。杜若对众人道,

“姐姐本来没气力说话,但吃了小二黑的灵药,竟然能够慢慢说些了,虽然声音极小,但我也能听得清楚。我也谢谢你们,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一直在此处守候,谢谢你们!”

小乙代众人回他,

“杜若姐,你说这话就太客气了!白芷姐姐她……我们也很难受!”

杜若艰难挤出一个笑来,泪水仍就不停流下,只道,

“姐姐走时,静静的,还带着笑呢!”

小乙听这话,好不难受,也是转过脸去,不敢再看杜若。

小二黑问道,

“她有没有跟你说,是怎么受伤,怎么中毒的?”

杜若慢慢回道,

“她不知如何中的毒,只是那伤,便是这人打的!”

众人看向唐勉,他睡得香甜,只怕醒过来时,还不知发生了何事!小二黑当然早就猜到,长叹一声道,

“我早猜到是他!他也中了毒,这毒能让他神智不清,或许就是在他变得疯狂之时,遇上白芷,这才一拳将她打死!”

杜若道,

“姐姐跟我说了,她不怪他,要怪,只能怪自己前世积德不足罢!他要上那天门山顶,被姐姐拦下,二人纠缠几次,没想他还是趁姐姐方便的时候,带着东西上了山去!他下山来时,已然快要天黑,可仍被姐姐抓个正着。那时,唐勉已然中了巨毒,说话都有些迷糊。姐姐看他模样,也不似个坏人,所以上前想要帮他。可是这唐勉突然疯也似的狂嚎起来,挣扎之中,他使出一拳,正正击中了姐姐的腹部。我与姐姐也算有些武艺,可我们再厉害,又如何能是他的对手。这一下,就如小二黑说的,把那脏器都给打烂了!就这一拳,万里无一人可活!姐姐受了这一拳,昏死了过去,只怕也是唐勉恢复了心神,这才拖着姐姐一路下山。天色已尽,哪里有人前来帮忙。二人到了那草柯之中,只怕也是没了气力,因此便一齐躺在了那边。”

真相大白,众人看着地上的唐勉,心头也是极不舒服,他为何不与众人商量,偏要自己先去,莫非是怕上边有什么危险,想要先去探个虚实?不管如何,这大错已然酿成,也只有等他醒转过来之后,再由杜若来决定如何处置。

杜若接着道,

“这些啊,姐姐只是简单说了几句,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说小时候的事情,说着说着,她还能笑出声来!她能够在死之前,与我一齐回忆儿时的经历,她说,她好幸福,真的好幸福!”

杜若拉起小二黑的手,又道,

“姐姐说,她要谢谢你,让她死时没有痛楚,她还说,你人不错,若是真有意,便把我给娶了!你说,你可愿意娶我?”

小二黑也很平静,微笑着回她,

“我求之不得!”

这算是一个最好的结局了么?小乙不知道,他不希望再看到更多的死人,特别是这朴实无华的善良百姓!他看着太阳慢慢升起,轻声说话,

“天亮了,白芷姐姐应该能够找到去的路吧!”

杜若吸了口气,只道,

“这点儿小事难不倒她,她从小到大,可是从未迷过路的哦!在这山里,她是闭着眼睛也能找回来。”

小二黑问她,

“她有没有提过她的丧事想要如何处置?”

杜若有些迷惘,良久方才回道,

“姐姐说,姐姐说,若是能够把她埋到那天门山顶上,那就最好!她说,虽然她的姓氏未随母亲,但她最喜杜仲,要是能在那山顶之上,种上一棵杜仲,自己也是心甘情愿做它的花肥!”

小二黑问她,

“你们不是不愿让人上山的么?”

杜若轻笑一声,

“姐姐说,她守了一辈子,其实,她也好想上去看看!那天门之上,又会是何等景象,她有时做梦也会梦着,上边开满了鲜花,遍地都是金黄,自己躺在一棵巨大的杜仲树下,睡得香甜。那日头好坏,不一会儿又变换了一个方向,又生生把她给晒醒,她起了身来,又躲到了树荫中,接着睡去!”

小乙想象着这画面,多么美好,她既然想要住到这天门之上去,自己无论如何,也会去帮她实现愿望!可他心里也知晓得,那传说中的毒神殿正是在那山顶,毒神待过的地方,绝对不会安全,唐勉私自上去,便落得如此下场,又间接害了一人性命!所以,此次上山,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大意!

小二黑问道,

“小若,你姐姐有没有见到唐勉是从何处下来的?”

杜若回道,

“说是从天门一侧的绝壁之上,往外有个一丈许,她也是听得有些响动,这才发现了正在向下的唐勉。”

小二黑点头道,

“这也算是为我们搭上了一条便道吧!”

不过,这一条道的代价也真够大的。一人没了性命,另一人也是半死不活,小乙望向地上的唐勉,他不知何时醒来,此时睁大着眼睛看着被树叶遮蔽了大半的天空。

唐勉清醒了许多,眼中也有了些神采,只道,

“是我杀死了她!是我杀死了她!”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