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24 风花无累雪月无愁,本是旧识支钱买酒

24 风花无累雪月无愁,本是旧识支钱买酒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一行人来到崇生寺,这寺与普通寺院也并无太多不同,只是寺门较宽,香火更旺罢了。那胖公子似换了个人一般,变得尤为恭敬。小和尚十分热心,为众人安排住处,胖公子又给了许多香火钱,这才满意的被人引入房门。他拉住大山便往里拽,

“今晚和我一起睡。”

大山立在当场,急忙抱住身子,说道,

“公子,这可不行啊!”

那公子揪了他一把,怒嗔道,

“你不是还要给我讲故事么!快进来!”

大山给身后七子使了个眼色,七子会意,走入隔壁客房,他这才笑嘻嘻与胖公子进到房中。二人趴在床上,大山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竟是讲了一夜。那胖公子直到天明才不情愿的睡去,大山出了门来,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七子正在门外等候,见他出来急忙上前,大山也不着急说明,只拉着他在寺里四处转悠。他们把这崇生寺四处转了个遍,大山边走边说,只是在那后山茅草屋处多停留了片刻。二人回到客房处,大山摸出一锭碎银,塞进一位护卫手中,在他耳旁低声说了些什么。然后他便带着七子出了寺门。

出了寺门,七子很是疑惑,

“大山哥,你为何如此讨好那个胖子,真是奇怪了!”

大山笑笑,回道,

“那个胖子知道的东西很多,对我们很是有用,从他那里可以打听到不少消息!十多年了,很多人事物都早已变样。刚见这胖子,便知其家中极有富贵权势。他好听故事,只怕对这城中大事也都了如指掌,于是用了一个晚上好好询问了一番。”

七子摸摸头,

“不是你给他讲故事么!”

大山大笑,

“后来胖子兴起,我问什么便说什么,我又把那故事添油加醋一番,他更是乐不可支!我们身上并无太多银两,这以后花费,便要靠这胖子了。哈哈,也不枉我白白说了这许多好话。”

七子一听也是莞尔,回道,

“大山哥可真有办法,不过我们为何定要在这崇生寺歇脚,我倒是有些好奇。”

大山回头看那寺庙,叹了一口气,

“哎,物是人非,还是以后再一起告知于你吧。”

七子点点头,问道,

“那我们现在去哪?”

大山手指大理城门,道,

“风花雪月!”

看七子不解,大山继续道,

“这大理城中有名的酒楼,比起那云龙赕烟雨楼,名气可是要大上许多。我昨晚打听到了些消息,那对头只怕是有些不好对付,仅凭你我二人之力,有些为难。去到那‘风花雪月’,希望能见到那有用之人。”

七子点头,二人一齐走向大理城。

这大理北城门有官兵把守,守卫却并不森严,往来行人络绎不绝,可想这城中繁华景象。二人初进到这大理城,见这街道宽阔,四处人流攒动,小商贩随处可见,无知孩童四处奔走,引得一阵埋怨之声。街道两旁商铺林立,各式店铺应有尽有,铁匠铺不时传来叮当之声,倒让这嘈杂的街道变得更加和谐。

七子看这大理城靠山而建,城中地势自西向东缓缓降低,城中有多条街道,横竖交错在一起,每条街道商铺经营范围皆有不同,因而也按这街道划分成不同商区。当然,城中仍有大片区域为皇室官家所占。七子跟在大山身后,在人群中穿梭,不一会便来到一家酒楼,七子抬头一看,正是那“风花雪月”。

大山指着那“风花雪月”对七子说,

“单就这规模而言,这风花雪月定然是比不上烟雨楼的。那烟雨楼后院就能建起两个风花雪月了,不过云龙赕又怎能与这大理城相提并论。烟雨楼供吃住,而这风花雪月却只有酒水吃食。这大理城交通便利,风花雪月引入各地美食,数量品质皆是一等一的好,咱们也进去好好体会一番。”

几位小二正在收拾桌凳,见到大山七子,其中一位迎上前来,

“客官,这时辰尚早,还未准备吃食,二位看是待会再来还是……”

大山拍拍他臂膀道,

“风花雪月各来一坛,再几叠精致点心,三楼雅间,这个时辰只怕没人跟我抢吧!”

那小二连声说是,带着二人来到三楼雅间。七子看那雅间门牌上写着“观海”二字,走入雅间,打开窗户,便可远观那洱海,这清风一吹,让人神清气爽。大山看着洱海,笑道,

“这‘观海’中的海便是洱海了,这雅间名最是质朴,不像其它的幽兰青竹沧浪疏影之类,文邹邹的,听着都来气!”

七子笑道,

“哈哈,大山哥定然是不喜欢那些爱吟诗作对的书生了。”

大山笑道,

“那群穷酸,看着都烦,一天只知道无病呻吟,仗着有些文采,便四处勾搭良家女子,真是可恶至极,可恶至极。偶有一两个像样的,却是混得极差,时常被欺负得抬不起头来。”

七子笑笑,见那小二抱入两坛酒水,笑嘻嘻的摆上大碗,倒上酒水,

“客官,你先喝碗酒,点心很快就到,还有那‘雪月’也马上送来。”

大山七子坐在窗户边,端起酒碗,

“来,七子,这些日子真是憋死我了,咱今天什么都不想,先好好的喝上一顿。”说完他与七子一碰碗,大口饮尽。七子也是一口干下,只觉入口清咧,清香扑鼻,回味似有些甘甜。七子想着,这酒水最好是慢慢品尝才有滋味,怎料大山又倒上一碗,与他对饮。七子无奈,也只好跟着他一口喝完。

大山看着七子笑道,

“这楼中最为有名的便是这风花雪月四种酒水了,每种酒名取其中一字,刚才我们喝的便是这‘花’,由上好春花酿制而成,滋味甘甜,清爽怡人,是那些喜好风雅之人最爱酒品。”

说完,大山把这半坛酒水放在一边,打开另外一坛,七子这才发现,这酒坛封口颜色与之前那坛不同。‘花’上是青绿,而这坛却是艳红。大山开坛,倒出淡红色酒水,又是一口饮尽,然后大叫好酒。七子只觉酒香浓郁非常,酒刚一入口,满嘴留香,即便下到腹中,都能感受那神奇滋味。

大山看着酒碗,轻声道,

“这便是那‘风’了,盛夏瓜果酝酿而成,酒香异常浓郁,其中滋味总是直扑而来,最是爽利。”

说完大山喝尽碗中酒水。那小二抱着酒水走入雅间,身后还跟着个十一二岁小伙计,他放下酒水,笑道,

“客官真是懂酒之人,您的风花雪月上齐了,请慢用。”那小伙计从篮子中取出四五叠点心,整齐的摆放在桌上,便随那小二去了,临走还不忘将门掩上。

大山打开第三坛,那封口淡黄,七子心想,应该是那“月”了。七子喝了半碗“月”,只觉这酒入口似是平淡无味,不多时,那股清暖酒意缓缓而来,持久不散,其中滋味甚是绵长。似那女子月下相思,带着些酸楚与惆怅。

“这‘月’极有味道,许多女子喜好这口,似乎喝了这酒能消磨爱恨情仇,又似乎只有这酒能让人醉而忘忧。听说是用那深秋金菊所酿,酒味连绵,秋意浓长。”

大山打开白色封口酒坛,倒出两碗酒来。这酒一出,酒味四散,甚是浓烈,一闻便知是那极烈之酒。七子大喝一口,只觉这酒极寒,极辣,他艰难咽下,片刻之后,寒意退却,从喉头到胃部涌起一阵灼烧之感,半晌方才缓解。七子皱了皱眉,轻声道,

“大山哥,这酒真是太烈了,这一坛,只怕能醉倒好几人!”

大山哈哈笑道,

“这便是那‘雪’了。听说是用那冰山雪莲酿制而成,当然价格也是不菲,就这一坛,能抵得上三十坛‘月’了。这酒入口极寒,酒性猛烈异常,非是豪气之人万万不能体会其中滋味。这酒极少,能喝的人也是不多,刚好能满足酒客需要罢了。这风花雪月之中,我倒是最中意这‘雪’。嗯,嗯,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贵了!”

七子小啜几口,慢慢感受这“雪”的滋味,只觉每喝一次都会有不同体会。

二人喝着风花雪月,吃着精致小点,好不快活。不一会,七子脸上泛起红晕,倒是有些醉了。他单手托腮,看着楼下往来人群,似有万千思虑。不经义间,他在人群中发现一张熟悉面孔,正是昨日一同打伞的俏丽丫环。俏丫环也看到了七子,顿时满脸羞涩,低下头来,不时望向七子。七子对她微微一笑,俏丫环双手攥紧手巾,想来也是心中欢喜。

大山看着七子,轻声道,

“七子,可别仗着英俊不凡就四处留情哦,这女子最是不易收拾,抱着你要死不活,你能咋办!”

七子收回心神,无奈一笑,回头之时,那俏丫环已然走远。

不一会,那胖公子带着一群府丁朝风花雪月走来,其中便有那俏丽丫环。只见他笑容满面,高高挺起大肚,气度倒也不凡。门口小二一见他,赶紧迎上前去,弯腰低头,甚是恭敬,

“孙公子啊,您可好长时间没来了。难怪今日眼皮直跳,原来是有贵客临门。这楼上雅间……”

胖公子心情极好,却不听那小二多言,丢给小二一块银锭,径自向楼上走去。七子看大山脸色有异,轻声笑道,

“大山哥,那店小二马屁功夫也是了得,就这几句便挣了大块银两。”

大山笑笑,摇摇头道,

“若猜得不错,我和这胖子也曾相识。”

七子大惊,

“这胖子与我年纪相仿,我最多虚长他几岁,大山哥你……”

还未说完,那胖公子推门而入,看着大山七子,

“哈哈,你这两个小子,躲在这里喝酒,难怪我一醒来就不见了人影!”

大山对那公子努嘴,胖公子转身让府丁退下,这才慢慢走到桌前。大山笑嘻嘻看着那公子,一手去揪他后背衣领,轻声道,

“小核桃,见着你叔还不磕头行礼!”

那胖公子身体一颤,差点倒在地上,七子也是大惊,盯着胖子不发一言。

胖公子压住嗓子,

“你……你……”

大山打断他说话,

“你什么你,你这小名还是你青姨取的,再这么叫,信不信我给你几个耳瓜子!”

那胖子嘟嘴望着大山,将信将疑,

“是小乙叔?”

大山笑道,

“想起我来了啊!哈哈,你小子长得倒是够喜人的!”

胖子尴尬笑了笑,

“我那时刚出生,又怎会记得,只是爹娘老是提起,这四处都有你的传说,要想不知道,也很难啊!你,你,你真是小乙叔?”胖子疑惑的盯着大山,大山哈哈一笑,拍拍胸脯,

“如假包换!”

七子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

“你俩昨晚聊了一夜,竟是连对方是谁都没提过?”

大山一愣,哈哈大笑起来,

“对啊,对啊,倒把这事忘了!”

三人一齐大笑起来。

大山取过一只酒碗,给小核桃倒了一碗“雪”,轻声道,

“其实刚见你面,我就猜到了一二。刚听小二叫你孙公子,这才确定,应该八九不离十了。再看你听到‘小核桃’的反应,那准是没错了。以后叫我大山叔,还有,见过我这事不能跟别人说,特别是你爹娘,以后再见到我,也装作不认识,记住没!”

小核桃端起酒碗闻了闻,皱着鼻子道,

“这酒我可喝不了啊。还有,小乙叔,哦不,大山叔,我爹娘常常念叨你呢,他们可想你……”

“总之要不想惹麻烦就谁都别提,听懂没?”

那小核桃连连点头。

大山瞅他一眼,目光停留在他手腕处,那小核桃大惊,连忙缩回手去。大山似有些怒气,

“手链还在,那串小核桃呢?”

小核桃不敢出声,把头低到桌子底下。

“快说!”

小核桃身体微抖,颤声道,

“小时候嘴馋,砸烂吃掉了。”

大山跳上前去,揪起他耳朵,怒道,

“你青姨给的核桃串,你竟然贪嘴吃了!”

小核桃憋住声音叫道,

“啊,大山叔,小时候不懂事,算不得真的,算不得真的!”

七子看着二人,也是大笑起来,

“原来这小名是从这来的,真有意思。”

小核桃一边挣扎,一边对七子说,

“你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年纪,你怎么能叫哥,这不比我还高了一个辈分了!不行不行,你也得叫叔!”

大山一听,哈哈大笑起来,放开他耳朵。小核桃得解放,双手轻柔耳朵,

“大山叔,怎么没见我青姨?”

大山双手一摊,

“这你别问了,总之记住我刚才的话。”

大山停了停,奸笑道,

“还有,你叔叔我,这不身上有些紧张,你看看,嗯?”

小核桃会意,笑道,

“别的没有,这黄的白的,倒是多的很。我爹对我说,除了不能欺负女子,其它事我做什么他都不管,说是没准哪天他倒了,那全家就都没了,不如让我痛快玩上几十载,代他好好享受一番。”

大山点点头,

“你这爹还真是够有想法的,哈哈,有这样的老爹,也不知道你是倒霉还是幸运。”他喝了一碗“雪”,又道,

“小核桃,你大名叫做什么?”

小核桃回道,

“孙天佑,我爹说我定是有上天保佑,才能勉强活下来,所以他让我想干嘛就干嘛,反正这命都是捡来的。哈哈,哈哈!”

大山哈哈大笑起来,

“你俩果真是亲生父子,老子不像样,小子更不是东西。”

正此时,雅间门响,小二在外轻声道,

“孙公子,您要的酒菜是否一起上来。”

孙天佑大声回道,

“全都上来吧!”

房门大开,酒肉果蔬齐上,大山七子看得眼花缭乱,口中不住吞咽。更奇的是,本来三五个就能拿的东西,竟是活生生用了二十余人。那孙天佑摆出架势,赏了每人银两,胖手一挥,众小二急忙谢过退出房去。转过头来,他满脸堆笑盯着大山,

“大山叔,您这次回来是?”

大山拍拍他头,道,

“也没多大事,你只管保密,然后该怎样还怎样。”

孙天佑点头称是,三人一同吃肉喝酒,不多时便将那四坛酒水吃喝干净。七子迷迷糊糊看向窗外,突然身子一动,他急忙转过头来,

“大山哥,是那脸白如纸的病书生!”

大山斜眼看去,正是那人,手帕捂嘴,正自咳嗽。书生身后跟着那俏脸书童,眼神直盯着书生后背,与清风阁时判若两人,七子这才坚信那晚众人皆是做戏无疑。只见那书生与书童慢步走进“风花雪月”,被小二引入隔壁雅间之中。不多时,隔壁雅间又入几人,七子瞧得真切,就是那晚演戏的众人,不多不少,刚好凑齐。

大山看看自己碗中酒水已尽,孙天佑正要倒上,大山摆手道,

“小核桃,带着你的人回去吧。留下些银两,我去隔壁再借些酒水,不时便走了。”

孙天佑有些惆怅,轻声道,

“大山叔,你又要走了么?什么时候再回来?”

大山拍拍孙天佑胖脸,双手使力捏了捏,笑道,

“小核桃,你笑起来可比你爹好看多了,以后有空我再来看你!”

大山不停使眼色,孙天佑把身上银两全都放在桌上,这才满不情愿的出了门去,走上大街还不住朝楼上张望,只听他大声道,

“哎呀,这说书人今日就要走,还死活拦不住,以后没这许多好故事可听了!哎!”

身旁府丁凑上前来,

“公子,要不把他抓了,这样就能天天听故事了!”

孙天佑一巴掌打在那府丁左脸之上,

“混账东西,小爷什么时候需要强人所难了!”

那人吃痛,嘴中喃喃,

“公子不是……”

他右脸又被击中,双颊顿时高高鼓起,血水从牙缝挤了出来,那人再不敢言语。

大山七子看到也不禁莞尔。大山揣起银钱,端着大碗,打开雅间房门走了出去,七子跟在他身后,二人一齐来到隔壁门前。只见那门牌上写“映月”二字,倒是与那“观海”有些亲近。

大山轻轻推门,那门竟是从内别上,他轻轻敲门,口中骂骂咧咧,

“快给老子开门,你个黑狗娃,老子撒泡尿你就别上门来,是不是想独占了那俏丫头!”

只听房中糙汉声起,大步而来,一把拉开门栓,正要出来教训这醉鬼,大山顺势滚在他身上,一转身便来到桌前。开门之人正是那矮胖双刀汉子,被这一幕惊得不能动弹,七子笑盈盈从他身前走过,身体有些摇晃,轻轻撞到那人怀中。矮胖子正要暴起,只听大山轻声道,

“几位好雅兴,借杯酒水可好?”

那病书生已然认出了大山,招了招手,矮胖子急忙关上门,回退桌后,一眼不眨盯着大山。

大山见众人面容肃穆,杀机四伏,于是大笑出声,

“几位也真够小气,那我自己来了。”

说完,他自己拿起酒坛,向碗中倒入酒水,又拉过七子将他酒碗满上,这才缓缓说道,

“要不,咱一起做个买卖?”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神话版三国武炼巅峰第一序列伏天氏轮回乐园神秘复苏至尊重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