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八八 祸事已尽大婚添喜,前程无我不是江湖

八八 祸事已尽大婚添喜,前程无我不是江湖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杜若姐不是一直在么?!难道你一直不曾发现?”

小乙看着小二黑那紧张模样,觉得十分好笑,于是这般回他!

小二黑往那边看去,只见一位女子瘫坐在地,正与琴哥儿忙活着为众人准备吃食!她侧对着众人,小二黑没注意,以为那是菲菲,可往另一边看去,菲菲正笑眯眯瞧着自己,他一拍脑袋,悔道,

“哎呀,不对不对!咦小乙,你们怎么都在,我刚才做梦来着,可曾说了什么胡话?”

小乙噗嗤笑出声来,

“你别装蒜了,杜若姐姐听得明白着呢,你不如过去,好好与她说道说道!”

小二黑抓着头,慢慢走到杜若身边,琴哥儿自觉走开,众人也退开一些,让他二人单独相处。

也不知二人说了些什么,杜若心情恢复,也不再与小二黑计较了。二人为众人准备好了吃食,众人吃了,也就各自歇着去了!杜若因要回去守着姐姐,于是又叫来唐勉将她送了回去。在这神殿的第一夜,很快结束,只可惜迟迟等不来那太阳升起。不过,一切也都会过去,所有人也都会习惯,习惯这暗无天日,习惯这里的永不天明,也是,当所有都习以为常,也就不会再觉得难受了!

小二黑在第二日便将白青身上的木钉取了出来,血流了不少,不过倒是没有性命之忧虑。小二黑说,这木钉会让她影响她的生育,若是侥幸怀上胎儿,胎儿的生长也绝对不会似普通人那般来得容易!小乙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这倒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他更担心的是这后遗之症!小二黑也讲过,木钉伤到了身子,只怕每年都会有复发之时,虽然不致于要了人命,但绝对不会好受!除此之外,白青后背之上的烫伤只怕会对她造成更大的影响!那迷魂钉则是半月之后方才慢慢取出。白青初时有些迷糊,又过了数日,方才慢慢清醒过来。这迷魂钉十分可怕,很有可能导致受者痴傻,还好小二黑经验丰富,白青也算是渡过了此劫,不过是否还会出现迷症,那可就得看恢复的情况了!

白芷的尸首,在第二日便被送到了山上,乡民们只送到天门处,然后由唐勉背上了山顶。唐勉亲自挖的土坟,按她的要求,在她身上种了杜仲树,那树苗不大,把水浇透之后,便十分精神了!唐勉怕那些被烧死的树木根茎影响到那树,于是计划在众人下山之后,把这毒神殿上的土堆全部挖开,再把地下的部分统统烧个干净!安排好了一切,唐勉便在那天门处,用石板建成一个小屋,从此便在这小屋中歇息,日夜为白芷守这天门!没过几日,这临近的乡亲大都知晓了此事,于是对他也格外的热情,他俨然成了门神,受四方人爱戴崇敬。

小乙每日守在白青身边,与他说话嬉戏,这也是起了不小的作用,白青在一个月后,已经恢复了八成!虽然偶尔还会神智不清,但也是让人看到了完全康复的希望!

童陆当然负责花钱,只要是能帮着众人恢复的,那是可劲儿的整,小乙的肚腹之上不知觉间也长出了肥肉出来!菲菲和琴哥儿管着饮食酒水,吃食管饱,也是定量供应着酒水,小乙程辉有些贪喝,可是没少贿赂二人!

月儿她爹,叶叔,在那大火熄灭之后的第十日,方才来到天门山。也不知他们这一路怎么走的,小乙心想,只怕大都是步行而来吧!叶叔让月儿陪她回去,月儿却是不肯,她心头念着小乙,而此时众人也正需要她的帮忙,她又如何能够离开!叶叔先走了,月儿跟着小乙,他也放心。月儿时时刻刻保持着笑意,谁人见了,心情都会好上许多,心情好了,自然也好得快些!月儿会跳舞,每日都会有属于她的半个时辰,这神殿之中本就没有什么娱乐,这半个时辰也算是所有人最期待的时候了!月儿能帮上忙的事情不多,小乙也让她无需太累,只要开开心心养好身子,那就比什么都强!月儿心情欢愉,也是长胖了许多。唐勉在山顶上种树,她却是种下了不少花儿,她说,如今的天门山顶,除了美好,再无其他!

程辉的伤半个月便没什么大碍了,虽然完全恢复如初不大可能,但有小二黑的妙手,也算是做到了最好!程辉见白青无大碍,于是向众人辞行,他想着去寻欧阳明,把自己剩下的绝招全部教给他,现如今,欧阳明身份地位超出众人想象,这也是他最需要的东西!听说仙翁与欧阳明闹僵了,再不理他!不是因为他夺了武林盟主之位,也不是他受了官家的召唤,而是他在关键的时候选择了乌家大小姐,抛弃了众人一齐经历苦难的菲菲。仙翁是性情中人,他不能忍,于是与欧阳明断绝了关系。端木清向他求情,也是被他逐出师门!

宁大人想要激励小乙,于是每日拉他练武,虽然伤未全好,二人点到即止,双方也都有了不少程度的提高!经此一事,他也算想通了,即便真把小乙几人抓回去,那也于事无补,这些日子以来,他也看得很清楚,小乙等人哪有伤害过他人,都是在为自己心中的正义做事!他说,事不过三,小乙和白青的第三次婚礼,他应该不会捣乱了,若是能够作个宾客,喝杯喜酒,那也是极好的!

明了当然会留下来了,因为童陆说过,待到白青好了,便在此处为小乙白青置办婚礼!明了早说过的,要着他们完婚之后,才能放心离开!当然,他留下来,也正好能与小二黑学习一些医理,同时还能安心养伤,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了!

哦对了,浪哥儿和伊伊也过来了,说那铁石身子好了,便吵嚷着要自己一人出走,二人不放心,跟了上去,铁石却是要死要活!后来,长沙城里有位叫田冶的铁匠不知何时来到铁石身边,也是死活赖着不走,说是把自己所有的东西全部变卖,为的就是能够放下一切,跟在铁石身边,能学到一些他很开心,即便什么都得不到,只是做个小小侍从,他也是心甘情愿!铁石没有他那般无赖,于是还是带着那田冶一齐走了,不知要又去向何方!

至于小二黑嘛,每日为众人清理伤处,到后来,也是放心交给明了来做,于是他自己乐得清闲,整日四处闲晃。他每隔几日便会下山,隔两日又才回来,问他去了何处,他也只是乐呵,并不回答,于是小乙更加确定,他就是隐翁,那个天底下最神秘的人!小二黑与杜若的关系,有了些十分微妙的变化,二人若是能够成双入对,那也算是一场奇缘!

被小乙等人拿住的那位油盐不进的主,在大火烧完的那日便被人救走了。还是杜若找人送夜饭时方才发现,似乎已经走了许久。小乙心想,多半是那空空儿下山之后,顺带手把人拿了去。众人伤得厉害,又哪来的气力再去寻人,也只好任他们去了!雪儿其实早就过来通风报信,只是无人能够理解罢了。她可机灵得很,见着人被救走,立时赶来报告,只是没见着白青小乙,她一通叫唤,引来众人围观,指指点点,却没想她是有事而来。她一看这些人太过愚蠢,于是懒得再管,跳入树林之中玩耍去了。这些时日,小乙偶尔下山为她梳洗,她也是欢喜得很,只是眼中似乎有些惆怅,只怕也是感受到白青身心的苦痛。

不过还好,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不论之前经历了什么,众人都需要自信勇敢的面对未知的明天,更何况,有这么多朋友相伴,这漫漫前路,也绝对不会感到寂寞!

秋去冬来,山顶之上下了好几场雪,白青说她好想去看看雪,可小二黑说过,她绝对不能受任何风寒,所以也就一直陪着她待在这大殿之中。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待得久了,难免会有悲观情绪产生,白青虽然不说,但小乙也知她心中难受至极。小二黑跟她讲说,待到春暖花开之时,她便可以出去,而那个时候,她身子也好得差不多,也正好置办二人的婚事!童陆早就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只待小二黑发话,这婚宴马上就能办好。白青说这毒神殿虽然不见阳光,有些可怖,但住得久了,也是适应了许多,甚至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欢了!更何况,若是把这里里外外的烛台全部点上,那也很美,很妙!

时间过得很快,冬天已然过去,就连这毒神殿中也透着股春的味道!殿中点上了数千根红烛,各处都被打整得异常整洁,大殿四周插满了鲜花,连那茅房内外也都精心布置了一番,用心程度可想而知。

白青不愿叫上太多人,只要有这些一路过来的伙伴相陪,那就已然足够了!因而小乙连仙翁等人也未知会,其余众人也是默契的不多言语,只要他二人喜欢,那便都是好的!

一切准备妥当,这是正月十五,元宵佳节,也是小乙白青第三次成亲的日子,宁大人也算是一路见证了他二人的艰辛历程,由他作那证婚人,再好不过。其余人等,各司其职,忙里忙外,待到时辰到了,方才一齐回到这毒神大殿之中。人不多,但各人都是红光满面,异常精神,这大殿中的喜庆的氛围绝对不少!众人吃喝笑,月儿菲菲等人舞乐助兴,就连那总是一本正经的宁大人,也是高歌一曲,为众人助兴,浪哥儿一段剪子舞,更是逗得众人开怀大笑……这一场婚宴,从正午时分,直到那明月高悬,红烛换了三次之后,方才各自散去。

小乙这小半年来,也未曾喝过这许多,竟是大醉过去。也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抬到了洞房之中,他迷迷糊糊之中,依稀记得白青将他抱到怀中,用手轻抚他的侧脸,还说了好些话,只是他一句也未能记下。他满眼都是他美艳动人的妻子,他反手将她抱住,他能感觉到她的身子异常柔软,他抱住之后,便再也不想放开!没有什么能够阻碍他们共度此生,从今往后,至死不休!

待到小乙醒转过来,这石屋之内的巨大红烛还未烧过一半!他心中知晓,这外边已然天明。这一觉睡醒,可头脑之中仍然有些晕眩,不过,看看身侧躺着的是他心爱的妻子,这就已经足够了!小乙侧转过身,伸出手来,在那光滑的肌肤上一阵摸索,这双手不由自主的来到双峰之上。没有回应,小乙心跳加速,手指轻撵双峰之上的那对葡萄。有反应了,她长长的哎了一声,好像仍然困倦无比,小乙心想,这小懒虫,睡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未睡够,不知是不是昨夜昏醉之时,折腾得太久。于是抱住她的身子,往自己这边翻转,小乙心头欢喜,闭眼亲了上去。小乙心中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可这双唇触及之后,便再无法顾及其他。他把薄被一掀,整个人便伏在了她身上。极尽欢好之后,双方抱在一起,又沉沉睡去。

这毒神殿中,不知昼夜,待到那正午时分,小乙方才醒转过来,他此时正抱着他心爱的妻子,二人身子贴得极紧,他欢喜至极,一点儿也不愿放开。

“青青,事不过三,咱们终于有了一次完美的婚礼!”

白青没有回应,不过听她的呼吸之声,应该是醒来了!小乙笑道,

“咱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一辈子这样幸福下去!”

小乙觉得胸口有些湿润,他知道是白青在哭泣,他把她抱得更紧了些,安慰道,

“是小乙哥弄疼你了么,都是我不好!”

白青还是没有回话,只是嘤嘤抽泣不止,小乙心疼极了伸手去摸她的脸,那脸上早湿成了一片,想来也是哭了很久!小乙把替她擦泪,轻捋她那柔软的长发,发尖直到腰臀。

小乙突然身子颤抖,从婚床之上跳将起来,

“你,你不是青青!不是青青!”

小乙飞身起来穿上内衣,然后慢慢掀开被子,里边蜷缩着一人,她双眼迷离,脸色红润,虽然哭成了泪人儿,却仍旧是美艳动人!那女子看到惊恐无比的小乙,轻声开口说话,

“哥哥,哥哥!呜呜……”

这般称呼小乙的,除了月儿,可就再无其他人了!小乙失了心魂,一屁股坐倒在地,不敢作出声响!他早就应该发觉,白青后背有伤,肌肤又怎会那般光滑,她的后脖颈处有疤,自己又为何没能发现?!直到刚才,真正睡醒了之后,抚摸她的长发,才意识到了不同,他恨死自己了,为何会做出这等事来!

“月儿,怎会,怎会是你!”

月儿微微摇头,轻声回他,

“我,我,我也不知!我醉倒了,后来便什么都不知晓了,一醒来,就,就在你怀里。我,我……”

小乙看二人的衣衫丢了满地,发生了什么事,二人也都心知肚明!小乙虽然心乱如麻,还是强压住满心的恐惧,把地上散落的月儿的衣衫拾起丢还给她。月儿钻入被中,穿好之后,仍旧躲在被中哭泣,小乙长叹一声,对她道,

“月儿,既然已成事实,那我也不会辜负于你!只是,只是事情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月儿慢慢起身,缓缓走到小乙这边,把头轻轻靠了上去,哭道,

“哥哥,你相信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的!”

小乙心中其实早就有了计较,只是一时无法接受。白青这些日子总是愣神,有时叫上好几声方才回过心神,问她怎么了,她也只是淡淡一笑,说些其他。难道她是知晓了些什么?哎,那背上整片的伤处,又如何能够瞒得过她!众人忙活着置办婚礼,小乙能看得出,她是发自内心的欢喜,这点也绝对不会有假!在那婚礼之上,她笑得那般动人,更加不会是装出来的!只怕,只怕是她知晓了自己再无生育能力,所以,所以才故意让月儿替代了她!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小乙泪水不住涌出,带着月儿,一齐奔出了石屋!

多数人都聚在了大殿之中,见着新郎官进来,也是笑眼看他,童陆迎上前来,大笑起来,

“哈哈,新郎官起得够早啊,昨儿个忙活了一夜吧!”

童陆见他脸色有些不大正常,也是收起了笑意,再看月儿气喘吁吁闯进来,更是好奇,

“咦,青青呢?”

小乙脸色阴沉下来,回他,

“我,我也正在找她!”

所有人一听这话,也都站起了身来,小乙又道,

“先找青青,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我再慢慢与你们说道。”

“不用找了,你现在又去何处追寻?”

是小二黑在说话,他从外边进来,小乙转身看他,他依旧那副万事不惊的表情,

“小二黑,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小乙有些激动,两手狠狠抓住小二黑的肩头,不住的摇晃起来。小二黑任他作为,只是淡淡说话,

“她与雪儿一同走的,即便你知道她去了何方,又哪里追得上她们!是她求我这么做的,我无法拒绝。更何况,你与月儿早就有过夫妻之名,她也是真心对你,你们在一起,白青说她很是放心!她说,她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你就不用再念着她了!与月儿好好过日子,生下好多好多孩子,她在远方知晓了,也会由衷的欢喜!”

小乙哭喊道,

“是你跟她讲的,对不对,对不对!”

小二黑道,

“不是我,是你自己!你昨夜喝醉了,亲口跟她讲的,你说你不在乎有没有孩子,只要有她陪在身边就好。她知道自己无法生育,比要了她命还要难受!她安排了这一出,也是想让这一切成了事实,她知道你会对月儿负责,她说她走得安心!”

小乙跪倒下来,双眼通红,泣不成声,

“你为什么要帮她,为什么要帮她!”

小二黑回道,

“我无法拒绝她,就像我无法拒绝你一样!好了,我要走了,以后江湖再见,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众人听他二人对话,也大致猜到发生了何事,这事放到任何一人身上,都极难应付,于是都只眼巴巴站在一旁。

小二黑转身离去,即将转角之时,又停了下来,背对着众人说话,

“还有,我也不是隐翁,至于我是谁,你们不晓也罢!”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