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三 吃喝管够面子不小,夜火突袭巧计逃生

〇三 吃喝管够面子不小,夜火突袭巧计逃生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七子看这人纸莫四十上下,肤色极黑,但仍是满身的正气,也是放下心来。他衣衫尽是黑色,一条巨长的头巾盘在头顶,成了好大一砣,他的头本来不算小,可在它的衬托之下,也就显得极小了!他身上还挂满了各式金银物饰,若是收到一处,只怕也能有个一二十斤!这人盯着哼哼看了一阵,哇的大喊出声,

“雅儿,雅儿,我是舅舅啊!”

哼哼呆在当场,不知如何解释,他看向大山,他做的好事,当然要由他来摆平!那首领见哼哼没有反应,于是走近她来,哼哼有些害怕,躲到了大山身后。

首领轻轻笑了一声,说道,

“雅儿,你别怕,舅舅不会害你的!啧啧,看你眼鼻,真是和姐姐一模一样啊!”

哼哼躲在后边急道,

“我才不是什么雅儿,是他骗你的,你问他,你问他!”

首领看了看大山,忽然鬼魅一笑,

“你可知道,假货已经全被我制成了人棍!”

大山很是淡定,慢慢坐下,自己倒上了酒喝了起来。首领一脸的茫然,问道,

“你就一点儿不怕?”

大山笑道,

“我是来吃喝的,哪里管得这许多!”

首领道,

“呵,好,好,反正是你最后一顿,多吃一点儿才好,我有几个大坛已是放了十多年,能住上它,也是算你运气!”

哼哼小声问道,

“什么是人棍啊?!”

大山笑着回她,

“就是把人的手脚全部砍掉,泡在水里,你想死也死不了,想活,那更是没法!”

哼哼被吓得不轻,吞吞吐吐道,

“这,这么凶残啊!我,我……”

大山笑道,

“没事啊,有你和高大强陪我,咱们没事还能相互说说话!”

哼哼快要哭出声来,那首领此时看她又是另一种态度了,

“哼,你们三个好好吃上一顿,我晚些时候再来替你们去除多余负担!”

他转身要走,大山叫住了他,说道,

“你别走啊,过来坐下一起吃点!”

首领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转身回来,

“与你们喝酒?呵呵,想得倒美?!”

大山笑道,

“难不成,你真不要你这外甥女了?”

首领脸色凝重,正经问道,

“她真是雅儿?你如何能够证明你的话?!”

大山道,

“我只凭一张嘴说而已,你信是不信!”

大山把脸正对过来,眼神犀利看向首领,首领身子危危一动,思虑良久,方才开口说话,

“你,你,你是小,小乙?”

大山再喝一口,又问,

“哈哈,难道连喝个酒的面子都不给?!”

首领惊喜非常,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大山身边,一手大力拍到他肩头,

“真是你啊!转眼这么多年没见,你,你这是……”

这首领看大山黑色面具,有些不解,于是这般说话,大山也不避讳,嘻笑回他,

“没脸见人了呗!你这消息太过滞后,平日里也不多出去走走看看!”

首领在大山身边坐了下来,倒上酒来与大山喝上一碗,这才继续说话,

“我管好自己的事就够了,懒得再去涉猎其他!对了,我听手下说,是去喝梨花酒时遇到的你们!你怎的不先进城里看看,难不成不想见我?”

大山笑道,

“不是我不想见你,是人家高大强不想嘛!这么多年,有多少恩怨也应该消散得差不多了吧!”

首领转眼看向高大强,恶狠狠道,

“我跟他这辈子都只能是敌人!”

高大强低头不语,大山笑道,

“好,好,那看在我的面子上,能不能饶了他这一次!”

首领沉思片刻,端起酒来,

“我的命也是你救的,你若吩咐,我怎会不从!”

大山笑道,

“看来我这面子丢了一半,还一样好使!哈哈,来,来,喝酒喝酒!”

哼哼听了首领这话,也总算放下心来,远远的坐到了首领对面。首领与大山又喝一碗,说道,

“这次过来,就多待上几日,好好看看这方山水!”

大山笑笑,只道,

“我倒是没问题,只看高大强有没有时间了!”

首领皱起眉来,又道,

“怎么老跟他有关系,咱们兄弟吃酒,他倒是碍事得很!”

大山笑道,

“你多看看他,习惯了也就好了!”

首领没有回话,转眼看向哼哼,上下几番打量,才问,

“你倒是说说,从何处寻来的这姑娘,这鼻子和眼,还真是像极了我姐!”

大山托起下巴,直把哼哼看得转过头去,

“嗯,仔细看看,好似真有些像呢!哎,嘿嘿,不如你就认她做个外甥女,然后她要什么就给她什么,我呢,也省心一些,免得她每日绞尽脑汁要来暗算于我!”

首领瞪大了双眼,问道,

“她要害你,你还把她带在身边?真是怪人自有怪事!”

大山笑道,

“没办法啊,与其让她在暗处算计,不如带在身边时刻提防!”

首领拍着大腿笑了起来,

“真是搞不懂你,来来,咱们还是别想那些,多喝点酒水才是!”

这一顿酒直喝到第二日清晨方才停下,七子正在迷糊,便被大山拉了起来,高大强和哼哼姑娘也早就准备好了。除了高大强,其余各人都骑上了马儿,慢慢往那城外走去。城中倒是热闹得紧,各式吃喝玩物皆有,虽然比不上成都那种大城,但也比长沙差不了太多!看这城中人群复杂,民族众多,可想而知,这便是方圆百里内的集散之地,七子听着人说谈,方才知晓此处便是贵州,真是地如其名,乃是一方之贵宝地!

首领并未送行,只是派了一队人马护送几人,有此等待遇之人应该不多,不少人都停下脚步目送几人离开。出了城来,又慢慢回到了那“梨缘”,高大强又去打了些酒带上,却仍被留宿的几个一番嘲笑捉弄。七子原本以为他们是迫于首领的威慑,所以不敢替高大强出头,此时看来,高大强他在这些人心头,也只是能喝上一碗酒的交情罢了,怎不叫人唏嘘!

没有过多停留,几人便继续赶路,大山让高大强扶着自己站在马背之上,这样一来,行进速度快些,也不会浪费太多气力。首领的人马一直跟在后边,不知是不是要将人安全送到之后,才会折返回去。这一段路倒也好走,直到临近天黑时分,已然走了好远。前方路旁有处驿站,高大强带着众人一齐进到里边。

七子十分好奇,这儿两面是山,山势十分险峻,被这大路隔了开来,路边一侧依山建起了这座驿站,规模不大,但看那土质木材,应该已经有时年成,只是屋顶一侧有过些修补,看起来不大协调。

进到驿站之中,是个二层小楼,楼上住人,楼下摆着方桌,并没有多少人,看那些人穿着,似乎还有两位当官的,几人没有理会,自己找了张空桌坐下。伙计冷冰冰的,不大热情,随意招呼了几句便下去了,七子很是好奇,问道,

“这样表现,难道是不想好好做生意了?!”

大山笑道,

“这驿站本就是官家开办,挣多挣少,他拿的钱都是一样,又干嘛来讨好你呢!还有啊,这些人在此处吃饭,可是不用自掏腰包的!所以啊,别再奢求其他,有的吃喝就不错了!”

伙计很快把吃的喝的端了上来,模样不很好看,味道也着实一般,不过众人只是清晨胡乱把肚子填饱,也早就饿得很了,吃得倒是香极!七子看跟着自己来的那带头之人,到了那边桌上与人说话,看那谈笑风声的模样,应该是个熟人,他稍显拘谨,那人的地位可能不低!说了一阵,他便被人按到凳子之上,他也干脆就在那桌吃喝了!其余众人一见那等情形,也是挨个过去敬酒。

七子看着那边,问道,

“那是什么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高大强道,

“别看他年轻,他可是昨晚那位的心腹,善于算计,懂得用人,待人友善,这远近的大小事务,大都由他来置办!看这样子,他是刚从外地回来,在此处留宿一晚,明日再起程返回贵州去。”

七子道,

“难怪这些人一见着他,便要上去敬酒!对了,高兄,他认识你么?”

高大强回道,

“认得,当然认得!只是我们没什么交情,没必要过去说话。”

七子笑道,

“你与那首领之间有过节,他自然会把你当仇人看待了!”

高大强傻傻一笑,哼哼却道,

“我看他尖嘴猴腮,不是个好人样!”

这话说完,她马上捂住了嘴,只是这一声没控制好音量,只怕已然被那人听着。哼哼恨不得钻到桌子下去,因为所有人都往她这边看来。那位大人也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一句。哼哼长呼一口气,这才放下心来,

“好险,好险!”

七子笑道,

“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

哼哼道,

“谁说我怕了,只是看人长相,确实不能说明什么!”

七子笑笑,喝了一口酒,又道,

“好,好,服了你还不行么!”

不多时,吃饱喝足,伙计安排了住处,带着几人一齐来到楼上几间分开住下。七子躺在床上,很快睡着。可睡着睡着,却是闻到一股焦糊味道,他起身开门查看,刚一出来,便见着四处着起了火来!众官兵四散开来扑火,可火势太大,哪里能够轻易扑灭!几人护着那大官欲要冲出门外,可那立柱被烧,有些松动,上方横梁也着起火来,整个砸到大门处。这木头已是干极,因而烧得极猛,人还未靠近,便被大火烤得承受不住,几人尝试几次,都以失败告终!七子看了也很是着急,急忙过来砸大山屋门!跟几人过来的诸人也都来到了这方,看这架势,即便舍了自己性命,也要保证几人周全,这倒是让七子颇为感动。大山开门出来,看了眼前情形,没有过多反应。哼哼却是被吓得不轻,高大强在一旁安慰,却起不到一点儿作用。火势极快,已然来到了二楼顶上,下边也有火起,几人立时被包围在了大火之中。大山让众人先别着急,把自己的口鼻堵上,别要让那弥漫的烟雾熏着。

来到楼下,这些人已然想出了办法,几人把被子取了出来,浸湿之后,将那大官儿裹在里边,然后一齐发力,将他连人带物扔出了门外。有了那层保护,大火应该伤他不着。如此这般,一连丢了几人出去,也算先把那几人的性命纠救了下来!

一人大喊,

“没水了,没水了!咱们拼了,拼了!”

没有水,即便不被那大火烧熟,也会叫烟给熏死,如今只有拼上被毁容烧伤全身的危险冲出去!两人一同上前,一人还未走近,便被那大火逼了回来,另一人虽然进到火里,可再无法往前一步,只见得他被大火吞噬,没几下,整个人便再不动弹,死得也真是惨烈至极!又有人去尝试,被那上方掉落的梁木砸中,在被火烧透之前,也早就脑袋开花死了!

七子有些着急,问道,

“大山哥,怎么办,怎么办?!整个驿馆都着火了,看这屋顶,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大山闭眼,立时又把眼睛睁开,对众人道,

“你们先寻个不容易被砸到的地方,然后弄湿衣衫捂住口鼻,没水用尿也行!”

他一人转身进了屋去,那屋着火不大,但浓烟滚滚,七子跟在后头,却被大山喝了回来!大山进到屋中一会儿,竟是抬了一口大缸出来,那缸极大,只怕能够一人横卧其中!七子过来帮忙,一看这缸中,只有几口水,哪里够用!

七子问大山道,

“大山哥,已经没水了!”

大山没有回话,把缸抬到中间位置,朝高大强和哼哼招手大喊,

“你俩跳进去先!”

二人也是一愣,不过还是听他的话,赶紧一齐过来。大山一把抓住高大强,扔了进去,当然,他对哼哼也并没有一丝客气,哼哼身子砸到高大强身上,差点没把他屎给压出来!

大山大喊道,

“小妮子,你四肢撑住了!高大强,你抱着她!出去之后,再叫人把缸送进来!”

哼哼此时哪敢多言,双手双脚伸长,刚好能够用力撑住,高大强个子小,也只好听大山的话抱住了哼哼,当然哼哼倒也没有拒绝。大山狂吼一声,发力一抬,竟是把这大缸侧翻过来。七子一见,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与他一齐推动大缸,直往那着火的大门处奔去。这大缸本就极重,再加上二人藏在里边,十分不易推动。不过它表面还算光滑,在能动之后,速度也很快提了上来。近到那大门处,已然有了些速度,枘在门口的梁木当然也没能挡住飞驰的大缸。

七子听得外边高大强的叫喊之声,二人应该是安全了!紧接着,那大缸又从原路返回到驿馆之中!身后几人欢呼起来,有了活命机会,任谁都会欣喜若狂!几人让大山七子先行出去,大山却是坚持要留在最后,七子也不肯先走,时间紧急,哪里容得众人推辞,大山挨个把人按到大缸之中,与之前一样,发力将这大缸转速提高,将里边人送出门去。

来去几次,这驿馆之中,除了死的,也就只有大山和七子二人了!七子大笑起来,

“大山哥,咱们成功了!”

大山笑笑,让他钻到缸里,七子钻了进去,迟迟不见大山进来。他探出头来,这才想起,若是无人来推,又如何让它动弹起来!真是一时忙慌,忘了这一茬,大山当然知道,只道,

“你先出去,我自有办法出来!”

七子还要说话,

“大山哥……”

大山已然把这大缸转动起来,七子身子一晃,双手双脚还是撑住,他知道,再多说什么都无意义,最重要的是争取时间,自己先出去,应该也是最好的选择!大缸转动,七子只觉一片眩晕,他闭住呼吸,有股热气袭来,不过也只是一瞬而已,一点儿也伤不着人。大缸停下,高大强等人迎了上来,将七子扶了出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又把大缸滚了回去。只是,大山又要如何来做,才能安全出来?!众人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连大声呼吸也都不敢了。七子心跳加速,这驿馆已然全在那火海之中,火光照亮了两面山崖壁也被映得通红!各处都在倒塌,忽然轰隆一声,顶部落下了一大来,嘭的一声砸到地上!好些着火的木条弹将出来,也是伤到几个站在最前的兵士。

七子大喊,

“大山哥,大山哥!”

里边还是没有动静,他心中乱极,不过他仍然相信大山不会有事,他一手按在高大强肩头,直把高大强痛得死去活来!哼哼姑娘也是一改之前敌视态度,露出了一丝关切之意。所有被大山先救出来的兵士也都高声叫唤起来,他们感谢这个素不相识的汉子,这个本来该是由他们来保护的男人!

轰隆一声,这驿馆完全坍塌下来,火光四溅,炭火散落得到处都是,好不吓人!七子忽的跪了下来,大声哭喊,

“大山哥,大山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神话版三国武炼巅峰第一序列伏天氏轮回乐园神秘复苏至尊重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