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五 因缘聚散各奔前路,救人一命胜造浮屠

〇五 因缘聚散各奔前路,救人一命胜造浮屠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哥,你怎的确定青青必然会走这边?只是直觉么?”

童陆与小乙各骑一马,向西而走。月儿坐在小乙身后,又手抱紧了他。月儿有些害怕,但有小乙在,她便再也无所畏惧。

小乙只回一“是”字,又抽了那马儿一下,马儿吃痛,又继续发足狂奔起来。这一路上,就只他三人,其余众人也都各自散去了。

小乙为了多些机会寻到白青,于是请众人分开来走。浪哥儿和伊伊往北而去,正好可以回去找芸娘想想办法,伊伊也能回趟家,介绍浪哥儿给家里人认识。琴哥儿和菲菲跟着明了下了江南,既然那人不再念着她,菲菲也没有必要再多留一日,琴哥始终陪在菲菲身边,也算是个痴情的汉子,可菲菲未能接受他,她觉得琴哥儿会遇到比她更好的,不过所有人都知晓,她只是在敷衍他罢了!程辉和宁大人主动请求一路,这倒让小乙好生意外,二人性子完全不同,也不知能否处的长久,他们则是结伴向南而去!对了,那小二黑把杜若带走了,天门,也只有唐勉一人了,他既然亲口说过,便绝对不会食言!总不能把月儿丢下吧,小乙便将她带在身边,他心中虽苦,但是既然做错了,就要尽力去弥补,而不是再去多伤害一人!朝西边行去,水急山多,没走半日,那马儿便力不从心,再也走不动了!没办法,只能下了马来,与他一齐步行,这样一来,行进的速度当然是慢了许多!

童陆踢了那马儿一下,恨恨道,

“我还以为是匹好马!怎知中看不中用!”

小乙道,

“这马儿看起来高大威猛,若是比赛尚能有些表现,可走这山路嘛,可就要差了许多!没想到啊,这里是一山连着一山,怎么走也走不完!”

童陆腿脚有些不太利索,不过还是在继续努力向前,虽然慢些,却仍是没有放弃。

月儿把裙子扎起,很是干练的感觉,走了许久,也未曾抱怨过一句。童陆的体力似乎还不如她,轻轻拉住她的衣袖,说谈起来,

“月儿啊,跟你说实话,白青走了,其实我本该是要恨你的!可是,却怎么也恨不起来!”

月儿放慢些脚步,与他并肩而走,

“陆陆哥,我,我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

之前只顾赶路,累得不行,如今能够找些话说,好像真是轻松了许多,

“青青也臭脾气,说走就走,要是再见着她,我非得好好教训她一番才行!”

月儿道,

“白青姐也是心中难受,所以才选择自己出走。我想,在这样的山路之中,她也绝对不会舍得骑雪儿的!所以,咱们抓紧一些,定然能寻到她来!”

童陆双眼无神,又道,

“我真是累得不行了,一点儿也不想去管她的事儿了!月儿,你看前边是不是有座小庙?”

童陆指着前方,揉了揉眼睛,月儿看得清楚,回他道,

“还真是呢!我看这一百多张已然不早,我去跟哥哥说说,咱们今日便在那边住上一晚!”

童陆停了下来,不住喘气,他要攒上一些力气,一鼓作气到达目的地!月儿赶到小乙这边,与他说话。这里山势极险,加之这路也似乎多年未有人来修理,这一日奔波,当真不易,小乙也是心疼他俩,决定就在此处过上一夜!

这小庙有些残破,里边只有两堆干草,再无其他,也不知以前此处供奉着哪路大神,不过也好,这小庙也显得宽敞许多。月儿陪着小乙一阵收拾,待整理得差不多时,童陆方才跌跌撞撞进了门来。一扇庙门本就耷拉着,被他这一撞,立时掉落了下来。

童陆累极,但此时还要跟那破门较劲,在它身上踩了十来下,方才发泄完毕。他一眼见阗月儿堆起的干草堆,颤颤巍巍走了过来,整个人一下扑到上边,再也不能起来。

小乙喝了他屁股一下,说道,

“瞧你这样儿,让你平日多动动,你却只知道偷懒,看吧,月儿都要比你强太多!”

童陆闭上了眼,嘟囔着回话,

“不要理我,不要理我,让我就这样躺上一辈子吧!”

月儿见着小庙一侧有股泉水冒出,于是去接了一些回来,

“陆陆哥,你喝一点水,我刚尝过,这水冰甜冰甜的,好喝得很哟!”

童陆侧转过脸来,把嘴张开一半,说道,

“我实在是没力气了,你喂我喝!”

月儿呵呵笑着,把水囊放在他嘴边,轻轻抬起喂他喝水。小乙见了,扔了块石头砸中他的屁股,童陆身子抖了一下,又继续喝他的水。月儿倒是很有耐心,他喝了许久方才喝饱,打了个嗝,翻过身来,不住点头,

“嗯,果然还是月儿比较适合当媳妇!没事还能给跳上一段舞,啧啧,比青青好太多了!小乙哥,咱们花点钱,请人找去省得自己累得慌!若钱不够,以你和马老爷的交情,去跟他支上一点不就行了?!”

小乙笑道,

“你想得倒是轻巧,若我不亲自寻她,她能愿意回来么?”

月儿又接了水给小乙喝,小乙尝上一口,也是大为称赞。月儿也不闲着,又来帮忙生火准备吃食,小乙看她这样,心中怜爱顿生,

“月儿你去歇息一会儿,我一人来就行!我体力好,现在都不觉疲累的!”

月儿眯眼笑道,

“哥哥,我也不累的!”

童陆双拳锤地,好不痛苦,

“你俩注意点儿,青青才刚走不是,更何况,还有别人在场呢!”

小乙没理他,月儿则呵呵轻笑一声,闭口忙活去了。

童陆歇息了一会儿,月儿给他送些吃食过来,填饱了肚子,他方才缓和了些,有了些气力伸了伸懒腰,

“全身酸痛至极,月儿,你帮我捏捏可好?”

月儿走到近前,笑着问他,

“陆陆哥,你要怎么按,是用手掌,手臂,还是干脆用脚?”

童陆道,

“怎么舒服怎么来!”

小乙道,

“月儿,你可千万不要理他,否则他还会得寸进尺!胸坐下歇息一会儿,他在按,那就让我来!”

小乙急步赶了过来,吓了童陆一跳,月儿却是拉了小乙一下,甜甜说道,

“哥哥,让我来吧,我跟白青姐姐学过一些,正好试试管不管用!”

小乙笑着走开,童陆嘿嘿直乐,月儿卷起袖子,伸长了胳膊做着准备。童陆舒服的趴着等着他人伺候。

忽的,门外有了些响动,紧接着半扇门开启,跌跌撞撞挤了一人进来,那人满脸是血,看不清他真实模样。手臂上应该受了重伤,那血便是从这儿出来,把全身上下都给染红。他一进到小庙之中,被小乙生起的火光一照,更是恐怖至极!

小乙一把将月儿拉到怀里,那人见到庙中有人,也并不惊奇,只是往前蹿了两步,向前直扑过去,正好砸到童陆身上。童陆本来正在趴着休整,等待月儿为他揉捏,一点儿也没注意到后边动静,此时被人压在身下,方才大声叫唤起来,

“哎呀,哎呀,轻点儿啊,轻点儿啊!”

他用力回头,正好对上那满面鲜血的脸,差点儿没吓晕过去!他哇哇大喊,又见着旁边小乙拉着月儿,正在幸灾乐祸奸笑看他,不由大怒起来,

“还不过来帮忙,想要弄死我呀!”

小乙放开月儿,慢慢走近前来,蹲下来看那人,说道,

“晕过去了,受伤不轻!”

小乙把那人翻转过来,也是沾了一身的血,童陆则更不用说了,身上几乎全被沾满,手脚都是一股腥臭,他出门洗了好一会儿,换来的那一身,也是直接扔掉。

月儿帮着小乙救治那人,右臂之上好大一条伤口,都能见着骨头和血管了!还好那条大血管没有被伤着,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即便如此,流血也是极多,没有救治的话,那也只有死路一条!他是何人,是善是恶?为何会受这么重的伤,他匆匆而来,莫非后面还有追兵?小乙不知道,但他清楚,这个人还活着,他得先把他救活!

小乙与白青待得时间久了,为他止血也很是在行,之后又喂他吃了些清水汤食,那人似乎好转了许多,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月儿看不得那血渍,于是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清理了一通,小乙又为那人换了自己的衣衫,虽然大些,但也将就能用。这小庙干净整洁之后,再看那人,似乎也没这么吓人了!

童陆不由问道,

“你们说,他会不会是坏人?!”

小乙道,

“长得跟我一般黑,倒是不太常见。”

月儿道,

“我看他长相,觉得不大像坏人!可能被仇敌追杀,受伤逃走,到了绝境之时,却见得咱们这儿有些火光,于是便跟着亮光一路过来!”

童陆道,

“呵呵,月儿你还会看面相呢,你也看看我,我又是好是坏,以后能不能活过一百岁?!”

月儿笑道,

“活一百岁有什么好的,到时候只是吃喝等死,我才不要活那么久呢!”

小乙心头一动,月儿竟然会有这般想法!

月儿又问,

“你们说,他会不会还有仇敌跟在后头,若是他们赶了过来,那可如何是好!”

小乙想想也是,受这么重的伤,还要连夜逃走,后边多半还有追兵!可是他现在虽然止了血,但却是一点儿也动弹不得,若真被仇敌发现,那也只有死路一条!

小乙道,

“没关系,有我在,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月儿直摇头,说道,

“哥哥,你可不能再逞强了!你看你经历了这许多事,好些次都差点儿没命!我绝对不要让你再冒险了!咱们先把这人藏好,若是有人过来,才好遮掩过去。他那些带血的衣服不是还在么,我看外边的泉水汇到山下的小河之中,咱们把那衣物撕碎,放些在小河边上,没准能把人引开!即便用处不大,也定能多争取些时间!”

小乙点头道,

“月儿,还是你想得周到!你这么聪明,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月儿嘟起小嘴,回道,

“难不成,从第一次在船上见到我,你便这样想了?!”

小乙笑道,

“那是!一个女孩儿鬼鬼祟祟躲在茅房之中,你还要让我有什么想法?”

月儿抿嘴笑了起来,

“原来你还记着的啊!”

小乙嘿嘿笑个不停,忽又停了下来,瞪大了双眼,

“月儿,你,你想起以前的事了?!”

月儿嗯了一声,好不乖巧,

“那日你和白青姐大婚,我亲见之后,也就都想起来了!哥哥,月儿觉得好对不住白青姐!我,我……”

小乙道,

“再别说这些了!”

童陆也道,

“放心,小乙哥不会不要你的!当然,他也不会抛弃青青!哎,想不通了,小乙哥怎会这般抢手!”

月儿笑着看他二人,眼中尽是幸福之色,

“哥哥,你来把这人藏好,我去那小河边扔布条,很快回来!”

小乙道,

“你就待在这儿,我去就是!”

小乙将那人抱了起来,抱到墙角平放下来,又用干草铺到上边,童陆斜靠在干草之上试了一试,若不仔细看来,倒还真是不易发觉!小乙让二人待在庙中,自己出了门去。

小乙动作麻利,没几时,便按着月儿的想法置办好。他担心庙中的二人,于是加快了步伐,不过夜里行这山路,确实也是费了不少时间!远远见着那庙中火光,他这才放下心来!可是,刚走几步,却听得月儿尖声叫唤,小乙心急如焚,发力往那边奔去!

还未近前,小乙便见着庙外多了几匹马儿,竟然还有二人把守着庙门!他大怒至极,飞身冲进了庙中!由于速度太快,那守门的二人竟是没能起到任何反应!

庙中此时除了童陆和月儿,还另有三人,其中两人制住了童陆,另一人则是一手抓住了月儿,月儿那手被反背在身后,那人的恶臭胡渣脸竟是想要贴到月儿脸上!童陆被二人制住,只能大声怒骂,他想的是争取些时间,等小乙回来,可是那几人耳朵不知是不是有问题,竟是一句也听不下去!

小乙一下冲到众人面前,把那三人吓得不轻,还未来得及反应,小乙一脚已然踢到了月儿身后那人的脸上!这臭脸,小乙得把他打得稀烂才能出得了这口恶气!那人丝毫没有防备,被这一脚踢飞老远,童陆看着他那长满胡须的脸被踢得直变了形,也是连连大喊痛快!他身后二人被一幕惊着,仍是那般呆立当场,可小乙哪会给他们喘息的机会,飞身跃起,一人一脚,刚刚好踢到胸口,二人吃痛,往后飞倒下去,摔到地上,抱住胸口,半天喘不过气来!守门的两位听着动静,一齐进来,见着自己三位伙伴都失去了抵抗能力,也是心虚得很,不过面子上还要装上一装,二人一齐怒骂起来,

“&*¥(#@&……”

骂了十来句,小乙却是一个字儿也没听懂,管他的,既然打都打了,那就一齐收拾得了!小乙过来,只用拳脚便将这两位制服的妥妥帖帖!他转身一看,月儿和童陆已然将那三人捆绑到一处,此时,童陆正一边施罚一边审问!

“快说,是什么来头,见着漂亮姑娘就管不住自己了?我看你们就是缺些教养,小爷今日刚好有空,就代你父母教训教训你们!”

童陆用枝条抽打那几人,满脸胡须那位的脸被踢歪,连带着颈部都歪斜了过去,一时半会难以回复!小乙下手重了些,差点儿没一下将他踢死!此时受了童陆毒打,哇哇大哭起来,口中嚎叫不止,虽然小乙听不懂这言语,但也能够分辨得出这话里夹杂着“饶命”二字!

童陆用力极猛,那三人吃了数十下,也终于把童陆的体力耗尽,他将枝条递给月儿,月儿却没下得去手,把这枝条丢到一旁!她来到小乙身边,轻声说道,

“哥哥,你来得真够及时!”

小乙拉住她手,回道,

“都是我走得太慢!”

小乙看了看那干草堆,月儿轻轻点下头来,

“哥哥,他们好生无礼,进来就是一阵吵闹,我和陆陆都没听懂他在说什么!那个大胡子倒是能说些能听懂的话,说是要寻个什么人!我们哪见过其他人,所以只是实话实说!可是,可是,这人竟然,竟然……呜呜……”

月儿扑到小乙怀中啼哭起来,小乙轻轻抱住也肩头,细声安慰。

地上那大胡子嘴里的牙好似被打落了一半,嘟嘟囔囔说着些话,仔细听来,倒也能大概齐听懂,

“我们,错了,错了,饶命,磕头,饶命……”

小乙咬牙切齿道,

“你们以后可还敢乱来?!”

那人尝试着摆头,可又痛得不行,小乙看他口中又掉了一颗牙出来,差点儿没能忍住笑!

小乙严厉道,

“若是下次再让我发现你们欺负良善,那就把你们双手双脚一齐打断,然后丢到山里去喂狼!听到没有!”

大胡子“呜呜”叫唤,应该是听明白了!其余四人好似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可是看着大胡子的表现,再笨也能够猜到几分,于是也跟着大胡子“呜呜”喊叫起来。

小乙让童陆把绳子解开,大喝一声,

“快滚,别让我再见着你们!”

大胡子扶着脸站了起来,歪斜着出了门去,其余四人见了,也是跌跌撞撞爬了出去。

待几人走远,小乙三人方才齐声大笑起来。可伴着这笑声,却有另一人的话音响起,

“多谢几位少侠!”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