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八 疲累已极气绝而亡,鬼使神差死而复生

〇八 疲累已极气绝而亡,鬼使神差死而复生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他们,他们怎么了?”

那小个子男人这般问话,却只有一人理他,他听完之后,自己去检查一番,那人说的,应该也就是让他自个儿去看了!

“中了迷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还是没有人理他,好不尴尬!

小乙三人看着那小人儿,只觉他好可怜,长得这般小巧,他人却是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后边又有两人打着火把回来,气喘道,

“你们跑得也真够快的!让我歇息一会!”

小个子跑到那两人边上,问道,

“怎么会中了迷药?”

那人喘匀了气,方才回道,

“药应该是下到了酒里,我们守在外边的没喝酒,就没中那迷药!”

小个子道,

“酒是谁拿来的?!”

那人回道,

“有个小伙儿,跟老大聊得火热,他取了酒来给大家分了,他自己不也被迷晕了过去,喏,就在那边!”

那人往地上扫了一眼,又把自己眼睛揉了一阵,惊呼道,

“那小子不在了!他,他,就是他下的药!”

小个子道,

“你们真是蠢得可以!说说,他们长什么样子?”

那人回道,

“天太黑,我们也没看清,只知是三个男的,一个强壮小伙,和老大说话的那位,其余两个与之相比,倒是要瘦弱不少!”

小个子一边思索一边说话,模样十分好笑,像个半大的孩子假装大人那般,

“他们下这迷药,又是何居心?!快,快看看丢失了什么东西?他们没有害命,难不成只为谋财?!”

那两个倒是听小个子的话,四处检查一阵,过来回话,

“没有发现异常,老大怀里还不少金银,说是抓到那家伙后,再给兄弟们分享!银钱一点没少,那壮小伙给的一锭银子,也是好好待在那儿!”

小个子皱起眉头,又道,

“不为财,也不伤人,到底是何居心,真是搞不懂了!”

那人又道,

“没准他们也不知酒里下了药,我看瘦小的两位也没喝酒,莫不是发现他们的伙伴被迷晕过后,怕我们迫害他们,这才先行走了?!”

另一人找寻归来,听了他这话,也是连连点头,

“这么一说,倒是说得通了!我看这些人,都被脱掉了裤带,他们是害怕人醒过来后,觉出异常,追撵到他们!”

小个子想了一阵,命令二人道,

“你俩跟我一齐去追他们,快些一点儿,一定不能让他们跑掉!”

二人虽是不愿,但还是听他的话,往小乙三人这边跑来。一人脚下拌蒜,摔倒在地,痛苦的叫唤起来。他几次尝试着再起,却是不能,只好摆手示意无法继续出力!小乙看他那样子,知他是故意摔的,目的当然只有一个,就是不想摸黑寻人!另一个更是夸张,转头看着摔到地上那个,好似没能注意到前方,整个人重重撞到树上,直接晕了过去!小个子去看看地上那位,又踢了踢撞树的这位,气不打一处来,他大怒喝骂道,

“没种的尿货,连个杂碎都不如!你们不敢去,老子,老子就一个人去!”

他回到营账之中,寻了一把大刀,那刀比他的身子还长,他挥动两下,不十分顺手,于是又换了一把小柴刀,这才满意,打了火把追了出来!那火堆边上的众人看着小个子折腾一阵,也是哈哈大笑不止,他们不曾理他,只是偶尔往这边瞟上几眼,更没有出手相帮之意,只是看个好耍罢了!

小个子打着火把跑了起来,他腿太短,双腿轮换极快,却不见得有多少速度。既然这边有人守护,小乙也不用担心有豺狼之类前来伤人,于是带着月儿童陆慢慢跟了上去。三人腿长,要想跟上他来,确实不太费力,有时还要停下歇息一阵,等小个子又跑远了,方才继续往前。

那小个子虽然跑得不快,耐力却是极佳,跟着他走了一夜,童陆虽然只是步行,也是叫苦不迭!小个子足足跑了三四个时辰方才停了下来,在路边找了处水源,坐下来喝水歇息。小乙三人藏到林中看他,并未被他发现。小个子歇息了小半个时辰,补充了些干粮,又接着跑了起来。

童陆直摆脑袋叫苦,

“这小短腿什么人啊,怎会如此能跑!”

小乙道,

“他身子轻巧,所以消耗不大,他虽能跑,但是速度不快,咱们走路便能跟上。”

童陆道,

“咱们可是两晚没睡觉了,先休息一阵再去吧!”

小乙把他拉了起来,拍落他身上的杂草,说道,

“我看这小个子对这边熟悉的很,跟上他,定能少走许多冤枉路!咱们先跟上,到了地方再好好歇息!”

童陆经不住这一拉一扯,更何况,现在坚持,没准真能少走一两日。那小个子也不能总这般跑吧,他休息之时,也能眯瞪一会儿。于是三人又继续起程,远远跟在小个子后边。

小个子一路之上倒是遇上不少熟人,看着人家都是五人以上的小队人马,他却只有一人,好不可怜。小乙能够看出,这山里的队伍分为两波,一波说的话能听懂,对小个子颇为尊敬,另一波的言语小乙三人一个字儿都不晓,当然,对那小个子也是爱搭不理!这两波人马必然不是一心,相互的交流也几乎没有,不过互相之间好像也并没有什么敌意,只是眼神之中有些看不起对方。这小个子应该有些地位,不过他这样子,难免要被他人嘲讽。

小个子始终一人,好不孤独,最可笑的是,他要寻找的人,始终跟在他身后,他却丝毫没有察觉。直到那正午时分,太阳晒得皮肤生疼,小个子这才停下脚步,晃晃悠悠,跌坐在了路边的林荫之中。他累极了,喝了一口水,就这般睡了过去。

小乙三人来到不远之外,寻了个能见着小个子的地方休息。童陆喝了几口水,吃了点东西,倒头便睡,小乙让月儿也睡上一会,自己先盯着小个子。月儿也是累得很了,侧躺下去,也很快睡着。小乙眯瞪一会儿,又睁眼看看,那小个子始终没有动弹,他不知觉间,也沉沉睡了过去。醒来之时,那太阳已然西斜,小乙猛的睁开眼来,看看身边仍在熟睡的童陆和月儿,想着自己怎会睡得这么死。再偷偷看那小个子,还是与之前一样,连睡姿都没有换过一下。

小乙弄醒二人,二人都是好长时间方才回转过心神。

小乙问道,

“睡舒服了么?”

童陆稀松着眼,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说道,

“正做着美梦,便被你吵醒,哪有舒服可言!”

月儿道,

“我本想着睡上一个时辰来换哥哥睡,结果一睡下就醒不来了。”

小乙道,

“我也睡了的,不过我感觉有些不大对劲,你们看看那家伙,竟是从始至终没有动过一下!他,他不会把自己给跑死了吧!”

三人一同看那小个子,确实是没动过一下。月儿有些担心,说道,

“咱们一齐过去看看吧,没准还能有救!”

小乙点头,却见着月儿脸上的假面有些脱落,看来这技术比起她师傅来,可是要差了许多!哎,她师傅已逝,只怕无人能够有那出神入化的本事了!小乙让她干脆把假面取掉,自己则与童陆慢慢靠近过来。

小个子安静得出奇,连呼吸之声都无,小乙心想,莫非真是跑得太厉害,累死了不成?他伸手探小个子的鼻息,竟真是一点进出也没有!他瘫坐在小个子旁边,轻声叹道,

“没,没气了!他果真是死了!”

童陆也来试了试,和小乙结论一致。虽然三人与这小个子没有仇怨,但他的死,与三人也是脱不开关系,二人都很难过,低下头来不再言语。月儿收拾完毕出来,又回复了女儿身,轻轻一笑便十分动人!她见了二人表现,也已然猜到发生了何事!他走到近前,泪水在眼中打转,说道,

“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我,我耍什么小聪明,我,我真是什么都做不好,到头来还要了人家性命!”

月儿大哭起来,伤心至极,小乙轻轻抱住她,安慰道,

“你也是怕我们受到伤害,更何况,这事也是我们三人一齐做的,不能全怪罪到你身上!”

月儿止住了哭,她知道再哭也没有用,死人不会复生!

“哥哥,咱们,咱们把他送回家中可好?”

小乙回道,

“可我们不知他家住何处啊!”

童陆道,

“这些人都是从贵州城中来的,他地位也不低,定然是在那儿了!实在不行,咱们想办法问问他的同伙便知!”

正说话间,从两个方向各来了一队人马,见着之后,便停下脚步攀谈起来,说些什么,小乙几人听不大清。不过说着说着,那人越发激动,大声叫唤起来,

“那怂货,一个人跑掉,还要让我们来寻,真是讨厌得很!”

另一人劝慰两句,可他仍旧没完,

“狗日的肯定是偷懒去了!嗯不对,他那婆娘背着他偷人,所有人都清清楚楚,他能不知道?可愣是屁都不敢放一个!哼,这次逃走,只怕是听到了风声,于是趁机赶回城里,要给那臭婆娘来个捉奸在床!”

另一个听了这话,哈哈大笑起来,

“捉奸在床又能咋样?他还能打得过奸夫不成?”

这十来人听了,也都大笑起来,

“好了,好了,老大安排的事,不做不行啊,我们还是快些去把人追回才好!”

“哥儿几个忙着,咱们改日再一齐喝酒!”

“……”

两队人马错身而走,这山中很快没了动静。

童陆道,

“我说吧,定是住在贵州城中!他如此特殊,随便问问人就能找着!”

小乙点头道,

“好,那咱们连夜出发!”

童陆哎呀一声,又躺了下来,

“要不要这么赶!咱们明日再走不行?”

小乙道,

“这么多追兵,白日行走太过危险,还是夜里好些!有星有月的,能见着路!而且晚上也要凉爽许多,不会被晒晕了头!”

小乙把自己的背囊打开,刚好能够把那小个子装下,这样不仅不易被人发现,小乙自己也要轻松许多。

摸黑上路,还好有点月光,倒也能够看清脚下的路。连路遇上队路边休整的队伍,三人也是绕行而过,没有打扰他们休息。足足走了一夜,待到那山路之上行人渐多,小乙方才找了个不易被人发现的地方躲了起来。

小乙趴在边上瞧看一阵,回头对二人道,

“这里人多起来了,难不成快到贵州城了?”

童陆瘫倒下来,有力无力回他,

“可别再说这样的话了,你越说,他越是到不了!啊,就让我睡过去吧,千万不要叫醒我!”

童陆躺倒,没两下就睡着了。小乙道,

“咱们这儿倒是不易被人发现,还是先睡上一会!等到人少些了,再继续赶路也是不迟!”

月儿此时已然不愿做出任何决定,一切都只听小乙的了。小乙把地上清理一番,二人依偎着睡去。

刚睡下去,月儿便闻着一股异常味道,她又仔细闻了闻,是股恶臭,让人恶心,

“哥哥,你是否闻到一股恶臭?”

小乙注意辨别,忽的坐起身来,

“还真是!这味,真难闻!”

月儿指着小乙身边的背囊,说道,

“好像是从这里,这里边传出来的!”

小乙检查一下,确是从里边传出!月儿惊呼道,

“这小个子身子腐坏,都发出恶臭来了!”

小乙道,

“这,这个,不至于这么快吧!”

月儿道,

“哥哥,你那背囊透气性差些,兴许是被捂着了!”

小乙点头,回道,

“好,我打开来看看先!”

月儿躲到小乙身后,抓紧了他的衣衫。小乙轻轻打开背囊,从里边竟是流出了水来!那水恶臭至极,他们闻着的味儿便是由它这儿来的,这味道太重,已然睡熟的童陆也被它弄醒,他一脸茫然的看着小乙和月儿,然后捂住了口鼻!

“你俩拉屎在裤子里了么?这么臭!”

小乙嘟嘴示意,童陆看了一眼那背囊,远远退了开去!

“都臭了啊?!快些挖个坑埋了吧,反正送回去,也是一样被人埋掉!”

小乙小心打开背囊,那小个子的腿露了出来,小乙深呼一口气,找了几片叶子隔上,抓住那小个子的腿,把他抽了出来。小个子身上湿了大片,散发出令人恶心的臭味。小乙离得近,那味道好不厉害,竟是辣眼睛!他刚要放下小个子,却又被吓了一大跳,

“这,这家伙竟然动了一下!”

月儿被吓得是轻,身子全都躲到小乙身后。童陆则是又退了几步,看那架势,随时都能开跑。小乙壮起胆子,又枝条拨弄那小个子的尸首,口中还在念叨,

“我们不是故意害你的啊,更何况,你是自己个儿跑死的,怪不得我们!我一会儿把你埋了,你就好好在这儿住下,若是有闲时,我再过来为你拔拔草,上上香!你一路好走,好走!”

说了一阵,小乙伸手过来,捏住他的脚,然后把他倒提了起来,

“咦,奇怪,这家伙身子竟还十分柔软,不应该啊!”

月儿探出半个身子,看那倒吊着的小个子,说道,

“哥哥,他,他不会还活着吧!”

童陆在远处叫唤,

“不可能,我认真检查过,连心跳都没了!”

小乙嘘了一声,又道,

“小哥,这里风水不错,你就在这住下了吧!”

小乙刚要把他放下,小个子的脚却是又抖动了几下,小乙下意识的一扔,把小个子扔出老远去。只听得一声闷响,小个子摔在草丛之中,再没动静。

小乙拉着月儿来到童陆身边,往这边偷看,

“哎呀,大白日撞见鬼了!这小个子不会阴魂不散吧!”

童陆牙齿打颤,道,

“小乙哥,你可别吓我了!他,他,他会不会变成厉鬼,回来向我们索命啊!”

月儿本来还这么害怕,听童陆这般说话,也是手脚一齐抖了起来,

“哥哥,他,他成了恶鬼么?”

小乙拍拍她手背,回道,

“别怕,恶鬼哪有白日出来害人的?我想可能晚的错觉吧,我等下再去检查一下!若他变了鬼,那咱们请上几个老道为他唱唱经,也绝对不会有事!”

虽然这么讲,但小乙心跳也是加速,第一次遇上这等怪事,难免会有些不知所措!

又过一阵,那边依然没有动静,小乙长舒一口气,说道,

“看吧,一点儿事也没有!我去把背囊取回,挖个坑把他埋了!”

小乙让二人原地等待,自己慢慢摸了上来,取了那背囊,把里边的液体倒了出来。那股恶臭实在难闻,但这背囊是白青亲手为他做的,里边也还装了许多物件,可不能随意丢弃。

小乙刚拾起那背囊,却听得草丛之中有些动静,他迅速拿了背囊退了回来,童陆月儿也听到了动静,此时缩在一处,身子颤抖起来。

小乙轻声道,

“别怕,他若真变了厉鬼,也还有我在!只要他敢来,我便将他打烂!”

草丛之中动静大了起来,三人潜伏起来,不敢作声。

忽的传不一声言语,反倒是让小乙三人舒缓了不少,

“我怎么跑这里来了,什么东西,这么臭!”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