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九 初次见面相谈甚欢,

〇九 初次见面相谈甚欢,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这人在小乙的背囊中待了一夜,竟然又活了过来!他没死,月儿心中负担也少了许多,紧紧抓住小乙胳膊,看她眼中泪水直打转,小乙拍拍她手,以示安慰。

只听得那小个子又道,

“真是见鬼了,我怎么到这儿了!我明明是在那……奇了怪了,难不成我睡着之后,都一直在跑来着?”

小乙三人看着那小个儿从草丛之中站起,心头好不惊喜,小个儿又道,

“不对啊,怎么会,我这身上……噗,怎么尿了一身!哎呀,真是太丢人了!”

小个儿低头收拾自个儿,好长时间方才停下手来,望着天空发呆,又自言自语道,

“我的神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倒是给我条明路!”

小个儿大声叫唤,竟是引起了他人注意,不多时闻声而来的一队人马便找着了他,见面便是一阵臭骂,那小个儿恨不得钻到地里,再也不要出来!那队人马带着小个子走后,又隔了好长时间,小乙三人这才从林木之中现身出来。

小乙仔细查看外围,确认无人值守之后,方才让童陆月儿过来,

“那小子是什么做的,为何还能起死回生?”

童陆道,

“谁知道呢,没准人家练过什么仙术,能够压制住经脉!”

月儿也道,

“他先天不足,但也会在某一方面远胜常人!”

小乙点头道,

“这世间的奇迹太多,我们又怎能全部知晓!既然他活了过来,那咱们也算少些罪孽,这反而是件好事了!更有意思的是,他竟然不知自己遭此一难,还以为是自己睡着之后自己个儿走过来的!所以,没什么可担心的!”

童陆笑道,

“这下好了,月儿,你也不必自责了!咱们就安心的歇息一会儿,然后昂首挺胸直奔那贵州城!”

月儿也是激动的很,抓住小乙的胳膊,半天作不得声!眼见无人再来,童陆也是睡意全无,三人又继续赶路,待到正午时分方才停下休整。如此这般,又在山中转悠了两日,在第三日天明之时,方才到达了贵州城。

从那山顶处看这贵州城,相较成都这类重要城池来说,当然是要小上许多,那城墙还算整齐,高度也还凑合,不过坚固程度如何,可就要经历了战火,方才能够知道得!城门处不少人进出,车马之类也是往来频繁,这西南边陲的重镇,似乎的些对不住它的威名!

小乙不由叹道,

“好生奇怪,这贵州城地理位置如此重要,却是没有一条大道通行过来,若是发生了兵祸,大军从那山里过来,可是要浪费不少时间哦!”

童陆道,

“听说本来是有大道的,但并非从我们那边过来!由于走得人少了,所以也就无人再去休整了!”

小乙道,

“陆陆,你从何处听来的?”

童陆泛困,边走边道,

“天门那里老乡说的啊,你只知道和青青在一起,又怎会关心这许多!咱们还是快些进到贵州城中,找个像样点的客栈住下,我非得要睡个三天三夜才够!”

月儿立时跟上,说道,

“你们说,那些人会不会在四处追查我们!在这山中还算易躲,若是进了城,那可不太好说了!”

小乙道

“不如咱们先行分开,陆陆,你先进城去,我和月儿随后就到!你若等不及,那就到城中最好的酒楼,先把吃的喝的叫上!”

童陆留下一句,“真是麻烦”,然后加快了步伐往那城门赶去,小乙月儿走得慢些,远远跟在后头!

看着近,行着远,足足走了大半个时辰,小乙月儿方才进到城中,城门守卫不严,倒是十分顺利。童陆早没了影子,必是找那好吃好喝去了。反正已经进到城中,小乙也就不再着急,反正第一次来,多转转也是好的!二人见得城门边上围了不少人,于是凑了过去,想看看到底有何热闹可看!

由于围观人太多,近到前来方才看清,原来有人官兵在此处贴榜,向人们通报新政民策,一侧还贴有几副画像,也不知是怎样的恶犯,能够有资格登上这榜。小乙仔细看那最大的一副人像,大骇至极,月儿个头矮些,没能看得真切,不过见到小乙脸色,也知必然不会是好事!

“哥哥,怎么了,难不成咱们也上榜了?”

小乙摇摇头,轻声回道,

“是那人!”

月儿聪明伶俐,哪能猜不到,她一时之间没了主意,只是死死攥住小乙一手。

小乙听旁边几位看客聊得兴起,最关键的是,还说着自己能懂的话语,于是靠近过来,问了一句,

“几位大哥,我们刚来贵宝地,便见着这么多人被悬赏捉拿,也不知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干了些什么恶事?!”

那几人本就喜欢胡吹,有人愿意听,他们更是欢喜,于是抢着来说,一人满口的龅牙,却是抢话极快,也不知他这口龅牙是否便是说话太多,让这牙都承受不住,往外长了出来。

“这些年啊,咱们贵州城里的百姓安居乐业,没见过什么恶事发生,可就在这正月里,却是接连发生了许多命案,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

小乙做了个夸张表情,问他,

“这么厉害,那我们此时进贵州城来,岂不也身处危险之中?!”

那人笑道,

“这你就不必担心了,大首领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要把这一群贼子清除干净!现在城中四处都有巡逻的队伍,那恶贼又哪敢现身做恶!”

小乙又问,

“他们为何要杀人?”

那人靠近过来,小声回道,

“他们,他们要谋反!”

小乙惊道,

“你是说,这上边的诸人,都是想要谋逆的反贼?!”

那人道,

“可不是么!大首领自与太祖皇帝盟誓之后,贵州城便日益繁华起来,百姓们的生活愈发的好了!可大首领毕竟年经大了,总有不见天日的那天,所以,他从自己的儿子们中选择了一位作为继承人。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是大首领还未咽气,那王子便按耐不住了!他伙同异地的乱匪,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乱匪在这贵州城中潜伏下来,为的就是在合适的时候杀死大首领,这样一来,王子就能提早继承大位,顺理成章成为这一方霸主!”

小乙听得认真,那人也是越讲越高兴,

“那日祭天,乱匪觅得机会疯狂出手,大首领的坐轿被烧,里边的人被砍了数十刀!所有人都以为大首领没命了,怎知这里边竟然不是大首领!后来我们方才知晓,大首领由于身体不适,因而指派自己的小儿子处理这事,结果却是代他死了!大首领暴怒,下令搜捕诛杀这群乱匪!结果真是让人大感意外,这幕后的黑手,竟然是他用心培养,将来要继承大位的那个儿子!”

果然,遇到的那人很不简单,竟然还是个王子!小乙对那人其实没有什么坏印象,他的做派不似恶徒,要说他弑父杀弟,叫小乙如何能够相信!可现如今,城中百姓也都这般说,叫他不得不重新审视那人!

小乙咬紧牙关,恨恨道,

“哎呀,没想到,这人如此可恶,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杀!哼,我可记下他的模样了,若是遇上,定要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那人直点头,又道,

“你若只有一人,那可要当心了!那王子,哦,不对,是恶贼,他可是咱们这儿数一数二的英武力士,普通人哪里会是他的对手!再加上他狡诈至极,奸计频出,更是危险得很!”

小乙点头道,

“多谢大哥提点,我也自会小心应对!”

那人笑道,

“小兄弟,与你才说上几句,便觉十分投机,今日由大哥作东,请你和弟妹到广福楼坐坐!那可是贵州城中数一数二的好去处,你们去了,也绝对不会后悔!”

小乙笑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人旁边几人也跟着一齐过来,众人没走几步,又有一队官兵拿着画像过去。展开一看,小乙心头凉了半截,竟然是他和童陆月儿三人!还好那时月儿为几人都整理了一下,这画像与真人相比,差了一大节。不过小乙的棍子实在惹眼,只怕不容易掩藏得住!

那人看又有悬赏,奇怪问道,

“今日竟一下多了好些位,也不知他们是不是一伙儿的!嗯,兄弟,咱们过去看看?”

小乙一把拉住他,笑道,

“大哥,不过是几个小贼而已,有什么可看的!你说起那广福楼,我便再忍受不住,咱们还是先去把肚子填饱再说!”

那人一听,大笑出声,

“好,好,就依兄弟之言,就依兄弟之言!”

几人一齐往东福楼而去,一路上几人为小乙二人介绍各处房舍小巷,倒是不觉无聊。小乙从那人口中得知,他姓白名尺,老家在南方,游历到贵州城,便再也不想走了,于是在这讨了婆娘,安下家来。现如今三十有六,家中儿女双全,实在是幸福得很!家中不缺钱财,因而也无需他再做什么,于是每日陪着三五好友四处花钱,也渐渐在这贵州城中有了些名气!今日说要请小乙吃喝,也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

行了小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那广福楼,楼分上下两层,上层置有雅间,白尺一来,那伙计忙不迭的迎上前来,一阵寒暄之后,便熟练的带着众人上了二楼雅间。

进到屋内,无需多言,便有各式美食美酒送来,小乙看得眼花缭乱,都不知怎么下手才好了!

白尺倒是豪爽,笑道,

“兄弟,今日一见,便觉投缘,来,咱们定要喝个痛快!”

小乙端起酒来,与他喝了一碗,问道,

“白尺大哥,你可真是太过客气,该兄弟敬你才是!”

白尺道,

“兄弟,你这话说的,可就太见外了!以后都是自家兄弟了,再别分什么你我!”

小乙敬他一碗酒,酒是好酒,但却是中规中矩,没有更多的特别之处。那些菜品在此处应该处得上精品,可小乙和月儿也都是见过世面之人,这些货色在他们看来,也只是中等水平。小乙想多了解些那逃犯的事,便开口打听起来,

“白尺哥,你说那五子逃到处去了?”

白尺道,

“据我了解,他是逃入山里了,一路往东而去!大首领已然派了兵士前去搜捕。他带的那队人马,识相的被生擒活捉,不识相的,哼哼,此时也全都身首异处了!这些人的拼死抵抗,为他换得了时间,这山中草木繁茂,要想找一个存心躲起来的人,还真是不易!他们找了好长时间,没有一点儿收获!不过,这两日我听说,他受了重伤,应该也是离死不远了!”

小乙点头道,

“白尺哥,你这消息也真够灵通的!”

白尺笑道,

“还好还好,只是朋友多了些,听到的东西也多了些罢了!来来,喝酒喝酒!”

几人喝酒,好不痛快,小乙对这每日只知欢愉的公子哥,也着实生不起亲近之感,越坐下去,越觉得难受,于是找了个由头,出了雅间,月儿当然也是陪着他一齐出来。小乙在这一层寻了一遍,那口中吹响的暗号,在最后一间方才得到正确回应,门打开一条缝,小乙月儿先后进来。这一间果然是被童陆包下了,他此时已然吃了个大饱,喝了不少酒,走起路来东摇西晃。

小乙把他按在凳子之上,轻声道,

“你少喝点儿,咱们可是被人通缉了!”

童陆一听,也瞬间醒转过来,

“怎么?被人通缉?有没有这么夸张!”

小乙坐了下来,拿了个鸡胸啃起肉来,回道,

“当然,我看得清清楚楚,就是咱们三个!啧啧,还好当时遮掩了一下,应该不易被人认出!”

童陆笑道,

“嘿嘿,我那大黑痣也是立了大功!”

月儿道,

“那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才好?若是一齐去住店,很容易被人看穿的!”

童陆道,

“那我们就先行分开,各玩各的!”

月儿道,

“陆陆哥,你忘了咱们来的目的了么?”

童陆回问道,

“什么目的?不就吃喝玩乐么?”

月儿不住摇头,

“呃,咱们不是来寻白青姐的么?”

童陆这才装作恍然大悟,于是回道,

“好吧,咱们便以三日为期限,三日之后,再在此处集合,若没青青的消息,就离开贵州城。”

小乙道,

“咱们要找青青不假,不过这贵州城中还有不少惊天秘密,咱们若是能够将这秘密公之于众,也算是一件功德无量之事!”

童陆问道,

“什么秘密,说得这般严重?”

小乙将今日所见所闻告知于童陆,童陆听了也是颇感兴趣,

“有点儿意思,那家伙竟然是个大人物!我听说了,这贵州城可是战略要地,守住了它,便守住了西南咽喉,是进是退都能够自己掌控!我早知道,这大首领便是太宗皇帝安排下的重要守将,他的英勇人尽皆知,他喝上一声,便要让那贼人闻风丧胆!百姓们都说,有他在一日,这贵州城便有一日安宁。这下可好,竟出了这等大事!我是说进了城内,便有种异常的感觉!”

小乙道,

“你觉得那人真是弑父杀弟的恶贼么?”

童陆摇摇头道,

“就像月儿说的,那人一脸正气,哪像是个恶人!这里边必然有见不得人的勾当,只是还没有人晓得罢了!哎,可惜那家伙不肯明说,否则咱们也能知道从何处下手!”

小乙道,

“确实不好下手!那些想要刺杀大首领的人,听说全死光了,那家伙的随从,又岂能知道这背地的里事情!”

童陆道,

“也只有多打听打听看了!”

小乙点头道,

“那白尺倒是有点意思,咱们可以从他口中了解更多,所以……”

童陆道,

“所以你要继续去亲近他?”

小乙点头,不过这“亲近”二字,让他听了好生别扭,

“当然,人家好意请我吃酒,我当然也要给个面子啊!”

童陆笑道,

“那就从谁人断的案开始吧!”

“当然!”

说完,小乙便带着月儿出来,回到了百尺几人所在那间。童陆继续自己个儿待在屋里,自斟自饮,倒也自在。

小乙二人进了屋来,白尺便道,

“怎的去了这么久,我正打算让人去找你们回来呢!”

小乙笑道回道,

“各位大哥,真是对不住,我这些日子吃喝不太自律,坏了肚子,我这自罚一碗,还请哥哥们勿怪!”

小乙喝完一碗,白尺示意二人坐下,又开始攀谈了起来!小乙心想,还是不要抓住那人那事不放,未免有些太过明显,于是与众人说些其他,这酒桌之上,竟是热闹了许多,有时讲到女人之事,月儿听了,也是臊红了脸!

不知觉间,太阳已然没了一半下去,白尺一拍脑门,叹道,

“哎呀,差点儿把大事给忘了!小乙兄弟,这些日子往来人多,要想找个好的住处,着实不大容易!这样,你们小两口便到我西城的小宅去住,那儿只有一个老仆看守,绝对不会打扰到你们!”

小乙站起身来,谢道,

“白尺哥,你看这,这怎生是好,我们今日已然多有叨扰,再住到你府上,那真是太不……”

小乙话还未说完,白尺便打断了他,

“反正那儿也没人住,兄弟你也再别客气了!”

小乙还能说什么,只能点头。

这窗外便是城中大道,这道极宽,从这楼上看来又多了些不一样的感觉。远远的见着有一队人马过来,不少人见了,四散奔走起来,一位半大孩子跑得极快,大声呼唤不止,临到近前,方才听到他在说什么,

“抓住恶贼了,抓住恶贼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