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一〇 罪恶滔天满城风雨,情真意浓月上梨花

一〇 罪恶滔天满城风雨,情真意浓月上梨花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来到窗边往外望去,远远的来了一队人马,那气势着实厉害,这大道本来清理得十分干净,可他们齐步而来,竟是扬起了一大片飞灰,直把那天空也遮盖了一半!那人那马,都是异常精神,百姓们拥到大道两侧,欢呼不止,想来也是被他们的气势所折服,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英雄们,把那谋逆的贼的给押送回来了!大首领这一方霸主,在此地的威望可想而知!

那队人马慢慢靠近过来,小乙看清了那为首一人,正是与自己喝汤那位,他竟是这山中搜捕队伍的头头!在他身后,左右两侧的人马,从那穿着上便能看出有些不同,肤色也是要略黑一些,小乙清楚,与小个子交好的,便是那左侧的一队!这两队人马中间,有一辆马车,车上是个牢笼,而那牢笼之中,不用想,便是那恶贼了!那人手臂之上仍缠着布条,看样子,似乎还是小乙几人为他弄的,只是现在血水又浸了出来,凝固之后,干成了块状。他正静静的坐在牢笼之中,轻轻闭眼沉思,看这样子,他似乎也没什么可怕的,即便是以死威胁,只怕他也不会露出任何惧色!

百姓们开始往那车上砸东西,口中也是怒骂不止!两队人马默契的让开空隙,让百姓们都能出上一口恶气!各种蔬菜瓜果纷纷扔到那牢笼之中,一些被笼子挡开,不过仍有不少砸中了那人。小乙心想,现如今天下太平,头一年的大灾,似乎对这儿没有太大影响,所以百姓们才舍得用这些好东西砸人!这只队伍走了一路,那人也被砸了一路!那人依旧那般表情,没有睁来眼来,直到一只鸡蛋正正好砸中他的面门,他才轻轻抹掉沾在面部的蛋液,然后睁开了眼。小乙能看出他心中不甘与无奈,可胜者为王,即便小乙相信他,可他又如何来证明自己?

百姓们越发的疯狂起来,这家伙引起的公愤实在是难以平息得下来!小乙不由叹道,

“哎,看他的样子,哪里像是个坏人!”

旁边的白尺嘿嘿笑了起来,

“我说小乙兄弟,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人心啊,最是难测,你可千万不要被他的长相蒙蔽了!”

小乙点头道,

“白尺大哥说的极是!对了,你跟这人很熟么?”

白尺道,

“说熟也熟,说不熟也不熟!”

小乙问他,

“白尺大哥为何这般讲?”

白尺回道,

“我与他见面次数倒是不少,当然眼熟的很!不过他总是装模作样,我们哪里会玩到一处去!所以,也就不是很熟了!”

小乙明白,又道,

“白尺大哥这般友善,都与他玩不到一处,他定是有些问题!”

白尺笑道,

“不过啊,我还是挺同情他的,他这一次出了事,大首领盛怒之下,哪有人敢替他说话,哎,只怕是再没一丝活路了!”

小乙又问,

“白尺大哥,你也觉得他可能是被冤枉的?”

白尺笑道,

“他的心腹都参与了此次刺杀行动,若没有他的指使,谁会相信!即便我相信他,那又有什么用?!不说了,不说了!来,咱们过来喝酒!”

白尺拉着小乙回到桌前坐下,二人又喝了好一阵,白尺见那天色已黑,这才与众人告辞。这酒菜钱自然是他请了,临走还不忘让自己的手下叫上车马,送小乙月儿去到他的闲宅。月儿已然告知了童陆,这人生地不熟的,三人还是在一起比较好,所以童陆早寻到了车马,远远跟在了小乙月儿后边。

这夜色已尽之时,那车马方才到达了目的地,这处虽在城内,但已属十分偏僻的地界,没有太多房舍,只有几家大户,看这样子,应该是些达官贵人的住所。现在要去的这家,门楣上有白府二字,正是这白尺的家宅!虽然没有人住,但这门外却是干净得出奇,连这近处的大道之上,也没找到一根杂草。门口两侧各有一盏大灯笼,那里边的红烛燃得正猛,小乙看自己的影子都在不停晃动。白尺的手下敲了三下门,不多时,里边有人问话,

“什么人?没有要事,速速退散下去!”

那人回道,

“白老,这是公子的朋友,在贵州城游玩几日,公子说既然宅子空着,就让他们住上几日!”

里边人没有说话,慢慢把门打开,小乙一看,竟是位花白胡子的老者!这老者年纪不小,至少有个六七十岁,他满脸的皱纹,都快把五官给吞没了。见到小乙和月儿,说道倒是和气,

“快快进来吧!”

敲门那人轻声道,

“白老很好说话的,你们不用客气,只当是自己家,他便高兴的很了!”

小乙点头谢过那人,那人转身上了车马,慢慢驶入了黑夜之中。小乙带着月儿进了院中,白老提了两只灯笼过来,递了一只给小乙,小乙一手拿着,与白老并行而走。

白老笑眯眯问道,

“第一次来贵州城啊?”

小乙回道,

“是啊,第一次来,对这城内城外,都很是陌生。哦对了,今日与白尺大哥喝酒时,刚好见着官兵拿了要犯回来。”

白老仍旧笑得十分开心,

“弄得满城风雨,也不知道他们都在干些什么!”

小乙问道,

“白老,你也知道这事?!”

白老回道,

“对街的疯婆子每日拉着我说话,我想不知道都难啊!不过我也只是听说,没有什么其他看法!”

小乙点头,这白老这般说话,应该也不愿再多提这事,所以小乙也不便继续再说,于是说了些其他,

“咱们可是走了一会儿了,这院子倒是挺大,白老,平日里就你一人在此?”

白老点点头,笑道,

“多数情况就我一人,不过偶尔那小子会叫些朋友过来住上几日,算是能够替我解解闷了!”

小乙笑道,

“白老,我这身上还有些酒肉,不如咱们一齐喝上两杯?!”

白老直摇头道,

“好些年没有喝过了,这年纪一大啊,什么都碰不得了!好小伙,你的好意,我是心领了!”

小乙当然不会强人所难,只道,

“那白老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我们,千万不要客气!”

白老指着前方,笑道,

“小伙子,你们有空时,过来与我说说话,我就心满意足了!喏,那小院里有四间房,你们随便挑上一间住吧!这几间房,我每日整理,可比外边的干净得多!”

白老打了个长长的哈切,又接着道,

“这人一老啊,天一黑便犯困了!你们自己个儿随意,若还有需要,便到大门处叫我!”

小乙正要感谢,月儿却是拉了拉他,小乙瞬间明白过来,对白老道,

“哦对了白老,我们还有一个同伴,是否能够一齐住下?!”

小乙本是忘掉童陆还在外边,被月儿这般提醒,方才想了起来,若是后来被童陆知晓,那还不把见色忘义之类的词语安在他身上!

白老听了,却很是干脆,回道,

“当然可以,随时叫他过来便是!”

小乙道,

“那我现在便去叫他!”

白老只是点头,又带着二人回到了院门处。月儿留下与白老说话,他的困意也稍稍减轻了许多,等到小乙带着童陆过来,他看了童陆一眼,便睡了过去。小乙把门关好,与月儿童陆一同去到了里边的小院之中。这院里有两株梨树,长得异常高大,一有株的枝干甚至长到了墙外!此时树上已有花开,小乙把灯笼高举,这般看来,倒是别有一番韵味!

童陆看树下有石桌石凳,用手抹了一下,竟是一尘不染,他坐了下来,托着腮说道,

“你俩今日也见了那家伙被擒了吧!咱们这般帮他,他还是逃脱不了,这可不能怪我们了!”

小乙笑笑,回道,

“当然不能怪我们!若他真是恶人,那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月儿为二人倒了些醒酒茶,三人这几日虽然累极,但此时真闲下来,却是全无睡意!也不知是不是三人满脑子之中,都是那家伙的事!童陆不住叹气,道,

“没办法,这就是命啊!”

月儿道,

“咱们今晚好生歇息,明日再去打听打听,若他真是被陷害的,那也定有蛛丝马迹可寻!”

小乙道,

“没错,我看咱们可以好好利用一下白尺大哥,他消息通灵,比咱们乱走乱碰要强上百倍!”

月儿道,

“只可惜他好像不大愿意说这背后之事,咱们或许还要多费了时间!”

童陆忽的泛起困意,打开一间房门,便钻了进去,不多时,听得那呼噜震天响,已然是睡得熟了!童陆平日不怎么打呼噜,也只有在十分放松,又极为困顿之时,才会有此种表现。小乙月儿当然知晓,也觉有趣。

头顶之上的点点梨花,挡住了那万千星辰的光芒,它们大都含苞待放,只待暖风一吹,便能争相开放!小乙月儿坐在这梨树底下谈心,小乙心中爱怜之意大增。她现如今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实在不愿让她再受一点儿苦,可是,他又是那般的挂念白青,那个多年以来始终伴在他身边,默默支持他,鼓励他,信任他,疼爱他,为了他,能够付出任何代价,甚至是自己生命的女人!她总是如春雨那般,润物无声,他早已习惯了她的滋养,没了她,他适应不得!

小乙盯着月儿的脸瞧了很久,眼中开始模糊起来,渐渐看不清眼前事物,他轻轻闭眼再次睁开,眼前人却似乎变成了白青!可他知道,这是他的幻觉,绝不会是真的!白青会在何处?在这满天星辰夜里,她是否也像他这般想念着他!他的身边有月儿和童陆,可白青呢?她是独自一人么?她会不会觉得孤单?

月儿当然能够猜到小乙的心思,一阵急风吹来,打落一片梨花,落入了小乙的杯中。月儿轻轻将它挑开,温柔道,

“哥哥,你在想白青姐么?”

小乙深吸一口气,他不用回答,月儿也已然知晓了答案。

小乙把那茶水一口喝完,叹道,

“就像陆陆说的,这就是命吧!”

月儿道,

“哥哥,我,我其实早就想问你了,若是,若是你寻到了白青姐,会不会,就,就不要我了!”

月儿这话声音越说越小,低下头来,她怒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于是双手轻捻着刚才掉落下来的那片梨花。

小乙伸手过来,轻轻拉起她的手来,认真回她,

“月儿,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其实也非常苦恼的!白青与我一路走来,经历了太多苦难,多少年如一日这般过来,这种感情,实在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若这世上没了她,我也不愿再独活了!可是,可是我却实实在在负了她!我本以为你对我来说,只有那兄妹的感情,可是我错了,我,我竟不知何时开始,开始对你也有了爱意,我看着你瘦弱的身影,我心疼至极!我见公子对你那般殷勤,我心生醋意!我不愿把你跟他走,我与他争锋相对,竟然多是出于自己的私心!我喜欢看你跳舞欢唱,甚至多过于青青!初时不愿相信,但我又没办法解释所做的一切,我,我真是负了青青,又,又负了你!”

月儿抬起头来,早已泪流满面,

“哥哥,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小乙鼻中酸楚,轻声回她,

“当然是真的,我其实也早就想对你说,只是,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月儿破涕为笑,

“月儿也会永远陪着哥哥!永远,永远!”

小乙把憋在心中的话讲了出来,也是好受了许多,他只愿快些找到白青,把这一切说个清楚!

月儿心中好不欢喜,不过很快冷静下来,咬住了下嘴唇,对小乙道,

“哥哥,我,我就是做个小妾,我也心甘情愿!”

这一声压得极低,小乙与她挨得这般近,也是刚好能够听见,她这般说,小乙真不知如何回了!

月儿却是嫣然一笑,甩开了几滴泪来,

“哥哥,不说这些,不说这些!”

小乙拉着她手,与白青的相比,虽然同样瘦小,但感觉却又截然不同!他都需要,也都不愿意放手!

二人又说了好一阵,直到那灯笼之中的烛火熄灭,方才起身回屋歇息。小乙起来时碰到了石桌,摔碎那两只杯子,响动稍大,竟是吵醒了童陆!只见他那窗门大开,童陆稀松着双眼,探出头来,

“你俩还有没有完,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月儿捂住了嘴偷笑,小乙却是笑出了声,

“你怎这么容易惊醒,我看平时你睡着,在你耳边敲响铜锣,你都不见得能够醒来!”

童陆呸了一口,回道,

“你俩亲亲我我之时,可有想过我,可有想过青青!哼,指望找到青青时,我来为你说好话,没门,没门!”

童陆也不知是不是真的生气了,把窗重重砸了一下,又回去睡了。小乙懒得理他,刚要回去歇息,那天空之中的月亮竟是从那天边冒了出来,星辰暗淡了下去,那玄月当空,美得不像样子!温柔的月光瞬间洒遍人间,月儿不由得靠在小乙身上,轻声言语,

“哥哥,这月儿好美啊!”

小乙抬头看着那月儿,回她道,

“是啊,真美!”

月儿深吸一口气,又道,

“这梨花儿也是香极,月儿一点睡意也没了!”

小乙回忆起了往事,说道,

“还记得咱们相识之日,一齐赏月的情景么?”

月儿呵呵笑起,回道,

“我这一辈子都不无法忘记!那是我多年以来最最快乐的一晚!哦不,以后有哥哥在的每一日,都是我最最快乐的日子!”

小乙笑道,

“你可真是贪心!”

月儿抱紧了小乙,指着里边的那一棵梨树,轻声道,

“哥哥,你说,若是在这梨花之中赏月,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小乙回道,

“四面都是醉人的香味,叫人如何清醒?!”

小乙这话说得倒是有些矫情了,月儿听了,却很是受用,她看着小乙,满眼的恳求之意,小乙怎会不懂,说道,

“这有何难,我背你上去便是!”

小乙将月儿背起,月儿紧紧贴在他身上,这强壮的胸膛便是她永远的依靠,这一生也都不会放开了!这梨树枝叶繁茂,十分好爬,小乙没几下便上到了最上端能站住人的地方。往下一看,竟是有个三五丈高,月儿不往下看,眼中只有小乙一人!二人坐在一条歪斜的枝干上边,依偎在一处,双脚自然悬空,轻轻来回摆动。那天边的明月在这花叶之中缓缓升起,醉人的香气四面而来,小乙没有喝酒,也觉出了醉意!

那微风轻扶过来,带来了一阵暖意,那将开未开的梨花儿,竟被这春风唤醒,纷纷争相吐艳!小乙看得这奇景,心中动容,他将月儿抱紧,与她一同感受这上天的眷顾!

正陶醉间,却听得一声破响,惊扰了这美好的一切。紧接着,那院外传来一女子哭声,那声音凄切悲凉,叫人心碎不已!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