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一三 自家床前身首异处,真凶逃难巧聚院中

一三 自家床前身首异处,真凶逃难巧聚院中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那哭声良久不绝,小乙心道不好,定是有大事发生。只是这周围都是人,也只有等他们离去之后,才能现身出来!众人听到那女子哭喊之后,也都自发往那边聚了过去!这样也好,小乙这方没了人,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他顺着小道往那哭声处行去。穿过走廊,又几条小道,从后方来到那哭声来处!

里边人仍旧叫唤不止,

“夫人,夫人!”

小乙翻到屋檐之上,寻了个不易被人发现的角落躲藏起来。他想要看个清楚,可是外边已然围了不少人,不能有太大的动静,所以,也只好先听听他们怎么说了!

“铃儿姐,夫人怎么了?”

那房门半开着,除了这铃儿,却是没人敢进来,能够想见平日里那妇人的厉害!铃儿嗓音有些嘶哑,艰难开口说道,

“夫人,夫人,她,她死了!”

外边人都安静了下来,仍旧无一人敢进那屋,一人鼓起了勇气,问道,

“铃儿姐,夫人,夫人她怎会突然,突然没了?我们,我们……”

铃儿又是大哭不止,好容易缓和过来,把那房门一砸,出了屋外,恶狠狠说道,

“那杀千刀的小烂货,我一定把他揪出来,剁碎了喂狗!”

小乙心头一惊,难不成,这妇人便是被逃脱出来的小个子所杀?!他气不过妇人背着他偷人,还弄只大缸来侮辱他,害他差点死在缸里!于是他起了杀意,趁这妇人睡熟之际,潜入房中将她杀死!小乙越想越觉得对,没想到,这小个子人小,性子却是刚猛得很!这铃儿也是有些武艺,听她讲话也知脾气极大,若是那小个子被她擒下,没准真要被她剁成碎肉喂给狗吃!铃儿让人守住这屋,然后带着其余众人四处搜捕,小个子腿短,若是想逃,只怕也是逃不了多远!

待到铃儿走远,还是有胆大的想要进来看看,几人商议一阵,便指派了一人进屋查看。那人刚一进屋,便被吓得不轻,连滚带爬退了出来。

有人问话,

“什么情况,你不是见过死人么?怎么还被吓尿了裤子?”

那人缓和了许久,方才抽泣着回话,

“头,头被割下来掉在床头,四处,四处都是血,啊,不要,不要!”

那人疯也似的站起身来,奔逃出了小院,其余众人虽然心惊不已,但没亲眼见着,又有许多人相陪,还是慢慢镇定了下来。

小乙听众人言语,也大致明白了里边状况,现如今,最大的嫌犯便是那小个子了,除了他,只怕也不会有人有这么大的仇怨!若真是那小个子干的,此时他又会藏到何处,那铃儿带了许多人去,是否能够将他擒住?这许多人守在门口,小乙也没办法进去探查,索性就先回去待候这边消息。

小乙从另外一边出了这宅院,然后从正门回到了白尺的宅邸,白老很是高兴,与他详谈了许久,至于他为何会从外边回来,也是一句也没问他!告别白老回到那边梨树底下,月儿把玩的手指逛来逛去,也是心焦得很,见着小乙回来,这才松了口气。

“哥哥,我听得那边好大动静,发生了什么事啊?!”

小乙回她道,

“那妇人被杀了,头砍下来挂在床头,好不吓人!我虽然没有亲见,但应该是死了无疑!”

月儿被吓了一跳,

“怎么会这样?她,她昨晚不是还好好的么?!这,这……”

小乙道,

“很有可能是小个子干的!我过去时,缸里早没了人,而在不久之后,那丫环便发现妇人死在自己的床上!”

月儿道,

“那妇人与他人相好,被小个子发现,还差点让他死在大缸之中,所以他一不做二不休,把人杀了以解心头之恨!”

小乙点点头,叹了口气,

“我看小个子不像是坏人,也是被气昏头了吧!”

月儿咬牙道,

“那也不能随便杀人呀!”

小乙叹道,

“这事,叫我怎么说才好!”

话音刚落,童陆开了门出来,眯眼问道,

“大清早的叫个什么丧!吵得人睡不着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乙白他一眼,回道,

“果真让你给蒙对了,对面死人了!”

童陆大惊,差点儿没跌坐下去,他扶住了门框,看四周尽湿,又问,

“那个,那个小个子死了么?”

小乙轻轻摇头,回道,

“是那妇人死了,被砍了头,直接挂到床头!”

童陆“哎呀呀”叫个不停,结结巴巴道,

“是,是那小个子干的?”

小乙点点头,回道,

“八九不离十了!”

童陆闭口不言,良久方才又道,

“哎,有我什么事,我干嘛这么紧张!肚子咕咕直叫,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

月儿已经备好了吃食,三人坐下,可是也都没什么胃口,随意用些,就此罢了!月儿收拾完东西,三人正要出门,小乙却是发现了些异常,他开口问道,

“月儿,咱们这里四间房,咱们住了三间,那间可是空着的?”

月儿认真回道,

“是空着的呀,我也没进出过!哥哥,你发现了些什么?”

小乙慢慢靠近那屋门,屋门之上有处浅浅的水迹,果真似有人来过!再看脚下,也有些许水份残留!小乙让童陆月儿稍稍后退,自己伏到门上,向里边问话,

“谁在里边?!”

没有人回话,但小乙确信曾经有人来过,并且就在不久之前,说不定,那人还在这屋里!

小乙轻轻敲门,里边始终没有动静,

“我进来了哦!”

小乙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了门来!屋门没有从里边别上,小乙也不觉得意外,若是真别上了,那岂不是不打自招了!

小乙进到屋内,光线稍暗,他将门窗大开,也是亮堂了放多,小乙趴在窗户边上,大声说话,

“这间房着实不错,今晚我换到这儿来住!”

童陆月儿也很配合,端了茶水过来,三人围坐在桌旁吃起茶来,一时半会儿也是结束不了!这般过了半个时辰,那小桌轻轻一晃,桌下竟是掉了东西下来,砸到小乙的脚上!小乙弯腰查看,那东西却是飞快往屋门蹿了过去。童陆和月儿都被吓得不轻,小乙飞身起来,在那东西出门之前把门给关上了,那东西没收住,正正撞在门上,又反弹了回来!

小乙喝道,

“别跑了,你逃不掉的!不如老老实实交待清楚,我们也好拿定主意,看是把你交出去,还是尝试着帮你洗清嫌疑!”

那东西没有说话,在这屋里四处逃窜,除了门窗并无其他出路,他孤注一掷,纵身一跃,想要从窗户逃出,可小乙哪里会让他得逞,伸出手臂,轻轻一挡,便将他挡了下来。那东西还欲再逃,可小乙一手已然抓住了他的衣领。

“别浪费力气了,你再快上一倍,也逃不出去的!”

那东西几经挣扎,终于放弃,他身子瘫软下来,小乙把他提到桌上,自己则坐了下来,一边喝茶,一边看他。

“说说吧!”

这东西是人,小乙三人当然知晓,只是他竟是那小个子,那个被妇人欺负,而后来又疑似杀人解恨那位!小个子全身尽湿,他跑跳一路,也是沾了一路的水,直到此时,那衣衫之上还在不停滴水。从他身上,看不出血渍,即便曾经有,但经这么一洗,也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小个子畏畏缩缩,返过来问道,

“说,说什么?”

小乙撅起嘴来,

“你不老实!那可别要怪我们了哦!我只需大声叫喊一声,立马有人过来要你人头!”

小个子慌了,赶紧回道,

“别,别,我,我说,我说!”

月儿把门窗关上,三人围着小个子,近距离看他,又更觉小了几分!小个子有些犹豫,磨蹭一阵,看到小乙瞪他一眼,方才说道,

“我与她结亲,也并非出自自愿,一切也都是因为两大家族联姻的安排,我们都是牺牲品,这我无话可说!”

他没讲是不是他杀了那妇人,可听他讲说这些过往,也是有肋于了解他二人之间的纠葛,所以小乙也并未打断他说话。

“我高家,和她罗家,都算得上名门望族,为了稳固自家地位,已然联亲数次,而我在没出生之前,便与她定了亲。事关家族的荣辱,我们也都没有办法拒绝!待到成亲那日,她见着我竟是个矮小人儿,便再没有正眼看我一次!我与她的关系始终不好,我便把多数时间花费在城中百姓的安保之上,难得与她见一次面,也都不会给对方好脸色看!没,没想到,她竟然背着我偷人!”

小个子好不难过,坐在桌上抽泣起来。

小乙想起那妇人的话,于是问他,

“那你就不曾在外边沾花惹草?!”

小个子一愣,脸上由红变紫,再由紫变白,最后方才说道,

“我,我,哪个男人没在外边有,有过?!”

小乙呵呵笑道,

“你俩半斤八两,岂能分出谁对谁错?!”

小个子怒了,跳了起来,小乙示意他慢着一些,他又慢慢坐下,说道,

“我,我只是偶尔与他人逛逛青楼,可我今日才听说,这有些权势的,全与她有过苟且之事!那死肥猪长得这般恶心,她竟然,竟然也要与他私通!你们说,你们说可恨不可恨!”

小乙笑道,

“所以,你就把她给杀了?!”

小个子沉默一阵,方才继续说道,

“她把我丢到大缸之中,那缸内光滑洁净,我身材又太过矮小,哪里能够吃得上力。更要命的是,我拼命叫唤,这大缸却是挡下了我的声音,只有靠得极近方才能够听着!我折腾了许久,也只是徒劳!还好老天有眼,竟然下起大雨来,那缸正好接下凉亭顶部落下的雨水,两个时辰,那大缸装满了水,我便摸着了外沿,逃出生天!”

小乙道,

“人,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小个子却始终按他的节奏说话,

“还好我体力好,才能游上这么长时间!我心中狂怒,她不仅背着我偷汉子,更是这般羞辱于我,试问谁人能忍?!我找了一把刀,偷偷进了她的房中。天助我也,那铃儿没在,贱人又睡得正熟,正是我下手的好机会!可是,可是……”

正到关键之处,他却是停了下来,扭捏一阵,方才继续,

“我,我应该是狂燥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我一点儿印象也没了!我只记得,我满身都是血,手里提着那贱人的头!我虽然杀了她,但是此时没有痛快,只有恐惧,我害怕极了,我闻着那味道也直想吐!可是,我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镇定,这贱人死了,再也不会加害于我了!我鼓起勇气,把贱人的头挂在床头,然后避开所有人,逃了出来!你们知道的,我个子小,要想躲起来,倒是要容易许多!”

小乙点头道,

“这么说来,她果真是被你所杀!”

小个子沉默不语,并未反驳。

小乙又问,

“那你又如何到我们这边来的?!”

小个子道,

“这两个院子相临,之间有一条水道相通。也因为我人小,能够钻得过来,普通人则想都别想!”

小乙道,

“你倒是会找地方,现在外边可是有不少人在寻你,既然那妇人确实是你所杀,杀人偿命,你犯下的错,责任也应该由自己一力承担!”

小个子双手大摆起来,

“不,不,我不能死,不能死,我还有重要的事需要立即去办!我,我就是死,也不能死在这时!你们救救我,待我完成了我的使命,再任由他人发落!”

小乙笑道,

“你还有什么好事要办?说来听听?”

小个子直摇头,回道,

“这事关天下苍生性命,我不能说,不能说!”

小乙呵呵干笑起来,

“我看你是个实在人,没想到还挺滑头,也罢也罢,还是让官爷把你抓去,好好审问审问才行!”

小个子身子弹起,然后在这桌上跪了下来,还不住的向小乙磕头,

“少侠,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磕了十来下,又转向童陆,磕个不停,童陆喜滋滋看着他,好像十分受用。最后转向月儿,月儿想要避开,左右走动起来,小个子却是转着向的往她这边磕来!

小个子看来诚意是有了,不过这事可不是他说了就算,小乙问他,

“你磕头再多,又有什么用处,你至少有点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否则让我们怎么相信你!”

小个子想了没想,便回,

“这个无可奉告!”

小乙只是摇头,叹了口气道,

“哎,真是倔人!看来,我们还是把你交给那铃儿算了,她的手段,想必你也是知晓得的!”

小个子问道,

“她,她,你也知道她?”

小乙回他道,

“我也只是听你说起,猜测罢了!”

童陆刚才一直观察这小个子,因而没怎么说过话,此时见事态明了,于是站起身来,轻轻摸了摸小个子头,对他讲说,

“小个子,你叫什么名字?”

小个子立马回他,

“高大强,这名儿好极,可惜我不争气,父母的所愿,我竟是一个没有做到!”

三人听了这名儿,身子整个僵住,你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这名儿和这人儿搭到一处!接下来,三人都捧腹大笑起来,童陆更是把胃都给笑痛,缓和了许久方才止住疼来!

童陆抹了一把眼泪,又道,

“这名儿果然取得好!真是人如其名啊!哈哈,哈哈!”

月儿最快收了笑,对他道,

“你这大事,是否与刚被抓住的那逆贼有关?”

高大强没有回话,三人怎能猜不到,高大强看来并不知晓如何进行掩饰,果真是个实诚之人!他说这事关乎天下百姓,没准还真是如他所说!

月儿又问,

“你不回话,那我便没猜错!我在想,那人怎会和天下苍生绑在一处?!”

高大强回道,

“你无须多问,关于这事,我一个字儿也不会多提!”

月儿不再多问,过来为这三人各满上一杯茶水。

小乙看他这般决绝,也不好再说些什么!是否真要先放他一马,还真是有些为难!

小乙笑道,

“这样,不如你给我们写个字据,待你拯救了苍生,便把自己捆上,再到我们面前接受惩罚!”

高大强大声说好,这屋里有笔墨之类,小个子拿到这桌上,三下两下便写完,小乙一看态度诚恳,句句说在实处,甚觉满意,于是打算将他放了,有可能的话,先助他一臂之力,那也不是不可!小乙将这一纸字据交到童陆手上,童陆吹了吹,墨迹全干之后,收入了自己的贴身小包之中。

小乙刚想要对高大强说话,却听得有人敲门,几人一齐站起,高大强又似之前那般钻到了桌底去。

“各位都在么?门外有官兵前来拿人!”

正是白老说话,三人又怎能听不出来?!

小乙看了一眼高大强,又对童陆月儿点头,三人商议已毕,于是小乙上前将门打开,笑着问话,

“白老,是要拿什么人呢?”

白老笑得看不见眼珠,轻声回他,

“说是要拿三个男人,嗯,我看就是你们吧!”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