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一九 事态不明难断真假,求见其人未得正解

一九 事态不明难断真假,求见其人未得正解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高大强冷笑一声,

“真是神奇啊,偏偏我遇到时,她就来真的?可笑,可笑!”

铃儿有些惆怅,回他,

“夫人,夫人真是为了救人!”

高大强道,

“救人?哪有什么人需要她舍身来救?!”

铃儿道,

“夫人,夫人她只有一个弟弟啊!若他死了,这世上便只有她一人了!”

高大强回问她道,

“弟弟?你是说罗平?”

铃儿泣不成声,仍在说话,

“大首领铁了心要杀他,夫人还能怎么办,只能四处求救!那些以往总是勾搭,但未能得手的伪君子如何受得住诱惑,一一过来与夫人相见!夫人待事成之后,以此作为要挟,希望他们帮着说些好话!可是,没一人愿意开口!呵呵,我们早就想到,于是抓住每一人的弱点,逼他们就范!所以,这才救下了罗平!”

高大强被震惊到了,而听到那罗平还未死的消息,小乙二人也都是不敢相信,早听闻罗平已然被大首领处死,此时方才知晓他还活着。

小乙忍不住问她,

“那罗平真的没死?”

铃儿说出了口,却是后悔了,可现在已经被人知晓了,也干脆说将出来,

“确实没死,死的那人是从牢中寻来的死刑犯!”

小乙又问,

“这么说来,大首领并非真的愿意杀他,否则岂能听进他人话去!”

铃儿回道,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又很有本事,让谁都不易做出抉择!”

小乙又道,

“那罗平此时还在贵州城中么?”

铃儿回道,

“我只知道,大首领没有将他处死,至于现在何处,就不得而知了!”

小乙道,

“将他带回城中那人,是否就是罗戎?”

铃儿道,

“当然,他也为罗平说过许多好话的!哼,别扯远了,咱们好好说说高大强这恶棍之事!”

高大强道,

“既然人是我杀的,我愿意以命抵命!不过,今日有夷人来袭,咱们若不采取行动,只怕整个贵州城都要被他们占了去!”

铃儿道,

“笑话,我也听说了罗杰勾结夷人的说法,可又有谁会!大首领早看好他了,他何必再去招惹人家!”

高大强道,

“我前边也是有所怀疑,可是,这城中无端多了许多暗哨,难道你一点儿也没发现?”

铃儿回他,

“大首领没了,当然会安排下来,保护守灵的百姓,这没什么奇怪的!”

高大强只是摇头,

“不对,不对,我确定是有夷人,你快些带我去见罗戎阿叔!”

铃儿道,

“哼,连你都知晓了这消息,他作为一个执掌一方兵马大权的大人物,岂会不知!你也太小看他了!”

高大强听了这话,一下子泄了气,他看着小乙,寻求着帮助。

小乙道,

“铃儿,你听我说,我们在这城中已然发现不少异常之处,若是真有夷人在此,必然不会有好事发生!高大强知晓这消息,只怕也是夷人作的手段,若非如此,怎会那般凑巧!咱们小心为妙,还是与罗戎将军见上一面,看是否已然作下严密布防!”

小乙看铃儿似乎有些犹豫,又道,

“还有一事,我一直没能想通!你看看,那消息为何会突然透露到高大强那儿,我想他必然知晓高大强会寻找江湖中人过来帮忙!而这群江湖中人也视大首领为天神那般,所以全都过来营救,可谁曾想到,他们进了城中,几乎没有丝毫反抗便被擒下,丧失了所有的战力!他们来得极快,又是安排得十分妥当,又是谁把行踪透露给了大首领?!”

铃儿长长呼了几口气,瞪大了双眼,

“你是说,有人故意把这些江湖中人引到城中,然后让大首领布局将他们抓进牢中?!”

小乙点头道,

“应该是这样了,否则你又如何解释!至于高大强杀了夫人这事,只怕也是正巧赶上了!”

铃儿口中重复着话语,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乙咬着牙道,

“所以,我要见到罗戎,当面与他说话,看是否真像我说的那般可怕!”

铃儿终于点下头来,对着高大强道,

“你把小命给我留着,等事情办完之后,我再来向你索命!”

高大强认真点头,回她道,

“我的命,交给你便是!”

铃儿站起身来,指着小乙道,

“那好,我们一道过去!你把高大强背到你的那背囊之中,免得他这小身板让人见着!”

这铃儿果然能够见着罗戎,他与高大强跑这一趟也算值了!小乙取下背囊,高大强乖乖钻了进去,他背到背上,倒也不觉多重!小乙跟着铃儿出门,从高家府上寻了个马车,然后直奔罗戎府上。罗戎府门外边还有不少人,马车过来,也没作让步,直直往那门里行去,罗府护卫拦下马车,掀帘看了一眼,便打开门,将车马一齐让了进去。好些人等了一夜也未能见着人,看着这车马进去,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在这地方,他们也不敢随意叫骂,只能把这口气强往肚子里边咽下!

进了罗府之中,里边的布置与高大强家中相似,不过灯火更加耀眼,黑白布置更多了一些!小乙跟着铃儿一齐下了车,她对这院子十分熟悉,好似闭着眼睛也能找着方向。小乙跟在她身后,穿过一条回廊,又钻进一处小门进了一个小小院子,假山边上似乎有个石屋,里边有些光亮,不过屋门关着,不知是否有人。

铃儿来到石屋边上,轻声说话,

“爹,你在里边么?”

小乙张大了嘴,她刚才是叫了一声“爹”么?铃儿又叫了两次,小乙这才确定,她真是叫的“爹”!之前一直以为铃儿能见着罗戎,是因高夫人关系,没想她竟然是这罗戎的女儿,真是意外颇多啊!可她有此身份,怎会愿意穿这丫环衣服,在高家与高夫人为伴,莫非是高夫人特意请她过去帮忙,才好稳稳掐住对方七寸?!

石屋门往里开启,那光亮也是增大了许多。开门那人身披重孝,十分颓丧,脸上看不出一点儿血色。他见着铃儿,回了一句,

“铃儿来了啊,快些进来!”

他转身欲往里走,却是见着了小乙,眼珠子转动一下,看了看铃儿,又恢复了之前那般模样,

“是你啊,一齐进来吧!”

小乙当然认得他,他正是群山之中与之对饮肉汤的那人,他早就知晓他的名儿,这贵州城中兵马总司罗戎!罗戎再见着他,却是没有一点儿过激反应,这倒是让小乙有些意外。铃儿向小乙点点头,小乙跟着她一齐进了屋去。

石屋之中很是简单,就只一张石桌,几块石头摆在桌边,就当凳子用了。石桌之上摆了不少吃食,不过都是如今没人愿意去吃的野菜之类,把这些东西放在精致的碗碟之中,倒是有些不大相配!桌上摆了三只大碗,也都装满了酒,这屋内全是这酒味道,酒有多烈可想而知!

铃儿上前,轻轻为罗戎按捏双肩,关切问道,

“爹,欠也别太难过了!”

罗戎拍拍她手,回道,

“让爹再待上一会儿便好!”

铃儿点头道,

“好,好,那你就把剩下的这碗酒喝完!”

罗戎慢慢点下头来,看向了小乙这边。

小乙自知之前做了错事,于是弯腰赔礼道,

“罗将军,之前是我们的不对,今日过来,也是要趁机向你赔罪,希望你能大人不记小人过!”

罗戎平静回他,

“我让人通缉你们三人,并非是想如何处置你们!只是想抓来问个究竟,我们好心收留你们,却为何着了你们的道?!”

小乙道,

“我们救了那罗平,与你的手下有了冲突,以为你们会对我们不利,所以便做出这等荒唐事来!还请将军原谅则个!”

罗戎道,

“果真是你们,我也了解破庙的情况,我的手下竟然做出这等事来,倒是我要对你们说声不是了!”

小乙听了这话,对他也是有了不少好感,

“罗将军严重了!那这事,就算两清了如何!”

罗戎点头,回道,

“不打不相识,不打不相识!”

说到此处,小乙也是有些问题想要问他,

“罗将军,那罗平是你亲自擒来的么?”

罗戎摇头道,

“不是,是被人绑了送来的!”

小乙问道,

“为何会是这样?”

罗戎道,

“那小子向外求援,却反而被人捉住送了回来,也是他的运气不好罢了!”

小乙还欲再问,铃儿却是急道,

“你不是还有话要与我爹讲么,快些说啊!”

小乙一拍脑门儿,取了背囊把高大强给放了出来,高大强落地之后,一见那罗戎,也是扑到罗戎跟前大哭起来。罗戎看他那样子,也是恨铁不成钢,不过还是没有把他推开,只是对他讲道,

“你怎么能做出这等事来!”

高大强哭着回道,

“我,我是一时冲动,一时冲动!”

铃儿道,

“你先别急着哭,快些把话与我爹说讲清楚!”

高大强悲伤难忍,却是哭不出泪来,话也不大说讲得清楚,于是还是由小乙来说讲。他把这前前后后发生的异常之事告知于罗戎知晓,罗戎思虑一阵,皱起眉来,

“这些事我都知晓的,那罗杰勾结夷人之事,早就有所耳闻,不过他也没必要这么做啊,大哥在罗平出事之后,便亲口许诺要将位置传于他了,他没有必要这般做啊!”

罗戎是大首领最信任之人,这话从他口中讲出,叫人不得不信!这罗杰竟然是大首领亲定的继承人,叫小乙如何相信,若是这般,那罗杰勾结夷人的消息多半是谣传!若真是这样,之前的许多推论也都不再成立了!小乙沉默下来,不知怎么继续才好!

罗戎看着他,终于挤出一个笑来,

“你看起来倒是个正直善良的好小伙,虽然没能帮上忙,我还是为贵州百姓感谢于你!这样,我让手下安排好住处,你今夜便在府上将就一晚。待明日抽出人手,再好好招待你和你的伙伴!”

小乙谢过罗戎,不过他还是不大甘心,

“罗将军,我始终觉得不大对劲,还请你加强防卫,免得真中那那夷人的奸计!”

罗戎道,

“大哥没了,这将士们的士气低落,即便我想,也没有太多办法!不过,我听你的,会叫人注意的!”

小乙看着旁边放着一只空碗,问罗戎道,

“罗将军,那日我们对饮,大碗喝汤不甚痛快,今日能否换作美酒,让小乙向你再多赔个不是?!”

罗戎微微点头,

“小乙年纪轻轻,倒是豪气干云,难得难得!来,铃儿,给我们倒上!”

铃儿欲言又止,不过还是为二人倒满了酒,二人未说一句,一饮而尽。铃儿把那碗收了,说道,

“好了,你们下去吧,让爹爹和大伯他们再说会话!高大强,我今日不杀你,可你要也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高大强站起身来,还没有罗戎坐下高,罗戎叹了口气,低沉着声音说话,

“这次,我也救不了你了!”

高大强听了这话,反而十分平静,

“我知晓的,我的命放在铃儿那里,她随时都能来取!”

罗戎长舒一口气来,对几人道,

“铃儿,你带他们下去吧,我自己再待上一会儿!”

铃儿示意二人与他一道出去,小乙当然不好再留,与是拉着高大强一同出来!铃儿让人临时腾出一间房来,让他二人在里边将就一晚,安排妥当之后,向高大强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这才出门去了。

小乙二人待在这屋内,哪里能够闭得上眼,小乙心情复杂,

“罗戎怎会坐在那石屋之中,我能想见,那三碗酒,两碗无人,其中一个,应该是大首领,那另外一位呢?!”

高大强回道,

“他们兄弟三人的感情深厚至极,愿意为任何一人献出自己性命!那另一个空碗,便是当年舍去自己性命,将他二人从夷人手中救出的弟兄!他们罗家这一辈中,也就只有他们三个有大本事,数十年前天下大乱,他们打下这片江山,守护了这一方安宁!后来为了百姓不受战争之苦,归附了大宋,曾经的一方豪族也就此陨落!所以这一方百姓,才会如此爱戴大首领!若不是他,也不知还会增加多少冤魂!”

小乙道,

“原来如此,那这铃儿为何会与你夫人走得这般亲近?!”

高大强道,

“铃儿比她小上两岁,二人也算是从小一同长大,虽然不同父母,但是感情极好。夫人嫁给我时,铃儿最是反对,罗戎阿叔也是把她关在监室之中,这才没让她闹出事来!铃儿对我一直有敌意,我又不是傻子,当然能够看得出来,只是她碍于我夫人的面子,没有与我动手罢了!她到现在也没嫁人,她装作是我夫人的丫环,每日混迹在我府内。她总是叫夫人,弄得所有人都以为她是真是个丫环了!我不常回去的一个原因,也是每次见着她,都会被她臭骂一顿!她是真心为我夫人好,但我就是不喜欢她,当然,她可能更加不喜欢我!”

小乙道,

“哎,谁对谁错,当真难以说清!”

高大强道,

“小乙,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小乙回他,

“我也一样!若是早些相识,没准咱们能够成为好友,你也不必心中那般难过!只是,只是你真的甘心死在铃儿手上?!”

高大强闭上眼来,回道,

“这有什么办法,谁叫我做错了事!做错了事,就要受到应有的惩罚!死在铃儿手上,这是我最好的结局了!”

小乙叹道,

“虽然我想说不,但你这话,却又叫人无法反驳!也不知铃儿会如何将你处死!”

高大强却是笑了起来,

“铃儿表面看起来凶巴巴的,其实很是好心,只是我平日与她不大对付,所以不愿说她好话!我的死法,应该不会太难看!”

小乙也乐了,只道,

“她不是说要把你剁碎喂狗么,我倒真想看看她能不能下得去手!”

高大强呵呵直乐,

“我倒宁愿被她剁碎,制成人肉花肥,滋养万千花朵!”

小乙点头道,

“这想法倒是不错,咱们可以去跟铃儿姑娘商量一下!”

高大强笑道,

“我可不敢与她说,你与他没什么仇怨,那就劳烦小乙兄弟帮我这忙了!”

小乙笑道,

“小事一桩,包在我身上!”

二人苦笑一阵,小乙想着还有些事情没做,于是开口说道,

“高大强,咱们也算相识一声,竟是没有好生喝过一口!不如这样,我去寻些酒来,咱俩今夜喝个痛快,也算是为你送行!”

高大强道,

“谢谢你,小乙兄弟,我这辈子没什么朋友,临终之时有你为我送行,我已是十分满足了!”

小乙拍拍他肩头,回道,

“好,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出门问问!”

小乙起身往外便走,刚一开门,却见得铃儿站在门口,手中还抱着一坛酒水,坛口由红布包住,并未开封,由她亲自送来的,应该是坛好酒!她把酒坛递到小乙手中,说道,

“这是夫人最喜欢的梨花酒,喝完之后,那高大强就该上路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