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六

三六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童陆拍来拍去,一刻不停,不住的抱怨,

“这破地方,这么多蚊虫,怎么能够住人?!”

小乙拨弄着火堆,笑道,

“你看我,这皮糙肉厚的,也不会怕那蚊虫!”

月儿手都已被拍红,笑道,

“哥哥,你看看,你胳膊上起了好些个大包,你就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小乙憨憨笑道,

“我想啊,让它们吃饱喝足了,就不用再来骚扰咱们了!”

童陆呸了一口到火中,白了他一眼道,

“要让它们全部吃饱,咱们三人的血加起来也不一定够的!”

小乙一拍额头,喜道,

“我怎么忘了!”

童陆和月儿看着他飞也似是跑入黑暗之中,也不知他在做些什么!等不多时,小乙回来,二人若不是见着他的衣着,哪里能够认得出来!原来,小乙去到淤泥之中,把自己全身裹上了黑泥,这下好了,那蚊虫再厉害,也是破不开这厚厚的一层泥来!

小乙手中还捧着大堆淤泥,黏糊糊,怪恶心的,童陆闻着味道很重,也是大摆双手。月儿见小乙这般,也是笑得合不拢嘴,她并未拒绝,于是小乙把这泥往她裸露的皮肤上都抹上了一层。抹完后,那蚊虫果然不能轻易得手,于是尽都转向了童陆,童陆这下再没办法,也只能咬牙,狠狠的抹上一层!三人都成了一个样,月儿呵呵直笑,把肚子都给笑疼了!

童陆一脸忧郁,却是无人能看得出来,只道,

“也不知这高大强如何能够抵挡得住!”

小乙回道,

“谁知道呢!兴许这些蚊虫都不爱吃他的肉吧!”

月儿托着腮,看着火光闪闪,叹了口气道,

“哎,也不知道高大强现在怎么样了!那罗五说他不会有性命之忧,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小乙道,

“月儿不用担心,我相信罗五的话,高大强这次立下大功,保住命也是在情理之中。不论是谁接替这大首领的位置,想必也不会轻易对他痛下杀手!”

月儿点头道,

“哥哥,你说,那大首领为何又突然之间死了!”

小乙直摇头,回她,

“谁知道呢!我那日见他,便知他活不久了!”

童陆咦了一声,接着道,

“小乙哥,你有没有觉得什么异常?!”

小乙月儿一齐看向他来,童陆眼珠子转了几圈,方才道来,

“你们想啊,大首领第一次死后,对方听着了消息,立马过来攻城!可大首领那时本没有死啊,这是否也是他刻意为之,好让人把之消息传到夷人的耳朵里边?!”

小乙点头道,

“你是说,大首领是假装死去,想要把那夷人引来!可这也说不通啊,你想,这贵州城中如此空虚,大首领如何有把握将前来掠夺的夷人拿下!”

童陆点头道,

“确实风险很大,但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打击夷人是一方面,你们再想想看,大首领不杀罗平,是否也是想要让他带罪立功,好让这贵州城的军民知道这罗平的厉害,他是贵州城的救星,至于是否真的弑父杀弟,也就不再那么重要了!”

小乙道,

“你说的这话,也还是有些道理。若真是如此,那大首领只怕也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方才造成了这般严重后果!哎,这贵州城军民死伤无数,若真以此代价来对付夷人,是否太过不值!”

童陆道,

“对有些人来说,即便这城中军民全死了,他也会觉得值!”

小乙很是奇怪,问他,

“陆陆,你为何这般说来!”

童陆认真道,

“小乙哥,我觉得那罗平很不简单,甚至是有些阴毒!”

小乙和月儿都立起身来,细细听他为何这般理解,童陆清了清嗓子,又道,

“这罗平有些本事,这当然不假,可是你们想想,若是他早与大首领有过计划,为何等到半个贵州城都被烧成了灰烬方才现身杀敌!”

小乙听了这话,胸口剧烈起伏,咬紧了牙关回道,

“你是说,他是故意看这事态发展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方才带人杀来,目的只有一个,便是凸显他的重要性,向世人道,这力挽狂澜的壮举,只有他罗平一人能够成功!”

童陆打了个响指,不过沾有泥,未能打响,

“对了!我们在城墙之上见着大首领,我看他的表情十分诡异,最初还以为他是身子不大舒适,因而影响到了面部表情!罗五带着咱们来到此处,我也是左思右想,把这绕过捋了一遍,这才想到这种可能!”

小乙道,

“若真是如此,那罗平任手下杀人,只怕也是早就准备好的苦肉计!那喊打喊杀的百姓和守军,兴许也是他指点他人做的!”

童陆道,

“所以说,这罗平绝对算得上是一个狠人!咱们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最该要防的人,只怕还会是他!”

小乙叹气道,

“没想,咱们果真是救了一个恶人!”

童陆也道,

“若真如我所想,那也真是好心办了坏事!不过,若是没有罗平,没准这贵州城已然被那夷人劫掠一空,是福是祸,着实难以说清!”

小乙突然觉得好累,他侧躺下来,轻声说话,

“哎,这人心为何如此复杂!”

童陆也学他样子,躺好之后,方才慢慢回道,

“是啊,不过,也许只是我的心太过复杂也说不定呢!”

月儿突然插嘴道,

“哎呀,哥哥,你说,他们要对我们不利,会不会也是那罗平刻意的安排!”

小乙长长伸了伸手,回她,

“那有什么办法,谁让咱们和那家伙真的喝了酒,被人抓住了把柄,也只能先躲起来了!”

月儿道,

“哥哥,你差点儿把命都给搭上,却是反要被人算计,我真是,真是恨不得把他眼珠子给挖出来!”

小乙听了这话,哈哈大笑起来,

“月儿,你怎的这般可爱,这么狠的话,从你口中说出来,竟是像在撒娇那般!”

月儿瞪大了双眼,说不出话来,小乙又道,

“月儿,你别多想了,也许事实没有咱们想象的那么糟糕呢!”

月儿将几根小柴丢入火堆之中,又道,

“哥哥,等咱们寻到了白青姐,咱们找个地方安定下来,再不惹这么多是是非非好不好?”

这声极小,小乙只是隐隐约约听到,童陆却是坐起身来,问她,

“月儿,你说什么呢?那么小声,谁能听着?!”

月儿回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自言自语罢了!”

小乙是听到的,只是他又如何回她才好?!索性只当没听见罢了!小乙明白,身在江湖之中,很多事情都是生不由己,不过,也正因如此,才需要他来为之伸张正义。

小乙岔开话题,说道,

“那铃儿倒是一个难得的奇女子!”

童陆打趣他道,

“小乙哥,你不会是与她一齐作战,看上她了吧!”

月儿满脸都是黑泥,不过那双眼睛仍旧眨个不停。小乙笑道,

“你可别乱说啊,人家岁数比我还要大上一些,我们又怎会有可能!”

童陆笑道,

“我听人说,有那十八岁的年轻小伙娶了六十老太,啧啧,那可是沦为了江湖美谈哦!”

小乙呵呵直乐,回道,

“你这也说得太远了吧!”

月儿看着小乙,似乎想要从他眼中口中发现些什么,童陆一见,也是乐开了怀,

“月儿,你是不是也发现了,然后醋意大发!”

月儿摇头道,

“我才不会,若是哥哥喜欢,我绝对不会拦阻他的!”

童陆哎呀叫喊一声,又道,

“月儿,你可真是太大方了,啧啧,就这一点,青青就差你差了好远!”

小乙踢了童陆一脚,又道,

“闭嘴吧你,什么事到你口中说来,也都会变了味!”

月儿道,

“不过陆陆哥,我能够看得出来,小乙哥对那铃儿姑娘,并无男女之间的暧昧,若是有些亲近之感,那也只能算兄弟姐妹之间的情谊罢了!”

小乙心中大为感动,没想月儿竟是这般贴心!童陆拍起手来,又道,

“月儿,难怪小乙哥会喜欢你了!我服了,服了!”

月儿呵呵一笑,露出两排白亮牙齿。

童陆一点儿困意也无,于是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小乙哥,你说那铃儿姑娘的武艺,比起你来如何?”

小乙回道,

“毕竟男女有别,力量差距明显,她当然不会是我的对手!不过,在女子当中,她算得上是顶尖好手了!岳麓山武林大会上,对我大打出手的那位,若是与铃儿捉对厮杀,只怕也很难胜她!”

童陆来了兴趣,又问,

“真有这般厉害?!”

小乙点头道,

“确实不假!所以,当初高大强落入她的手上,我想他是必死无疑!”

月儿道,

“那罗戎将军我们已是见过好些次的,虎父无犬女,铃儿姑娘想必也是得到了父亲真传,如此厉害,倒也不足为奇了!”

小乙道,

“我总觉得铃儿与罗平之间的关系不大好,似乎二人之间有什么过节!”

童陆道,

“罗平这人,面热心冷,能与他处得来的,只怕少之又少了!”

月儿忽然一怔,说道,

“咦,我又想起一人来!”

三人一齐说道,

“白尺!”

听罗五说,白尺已被关入了大牢,为何会这样,他又犯下了何事,为何对方如此不尽人情!

三人默认下来,还是童陆先开了口,

“莫不是那林梵来找咱们喝酒,把白尺大哥也给连累了!”

小乙心情有些复杂,回道,

“他可是大首领的女婿,若不是犯了大事,又怎会直接被关入大牢!”

童陆又道,

“白尺大哥这般热情好客,若真因咱们让他入了大狱,又叫我这心里如何过得去!”

小乙道,

“不行,我得去救他出来!”

童陆道,

“小乙哥,你先别冲动,他可是大首领的女婿,再怎么的,也不可能因此丢了性命!你想没想过,若他们把白尺大哥当作诱饵,要引咱们回去,那咱们回了,可就正中人家下怀!”

小乙听得直摇头,

“陆陆,你这脑子是灵光,只是有时想得太多,反倒是累死个人!”

月儿劝道,

“哥哥,我觉得陆陆哥说得不假,那白尺大哥在这贵州城中也遍地是兄弟,他们也会想办法帮他的!更何况他还有那层身份,所以,定然不会有事!”

小乙这才松了口,

“好吧,就依你们所言!那咱们,又要在此处待多长时间!”

童陆道,

“依我看来,罗平可不是会善罢甘休的主,他定会带着大军亲自攻向夷人巢穴,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小乙点头道,

“我看也会是这样!所以,咱们就先在此处多住些日子,估摸着这外边战事结束之后,再继续上路?!”

童陆道,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哎,此处一切都好,只是每日都要抹个黑脸,着实叫人难受!”

三人就这般围坐在火堆旁边说话,直到那夜已极深,童陆和月儿方才慢慢睡去。小乙把二人抱上树屋,自己一人坐在火堆边上发呆。这几日着实辛苦,仿佛经历了半生,他认真回想这几日的所见所闻,只觉这世间太过残忍,若非他亲身经历,他又如何能够相信这一切都是事实!

战争,这世间最惨绝人寰的事情,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小乙深陷其中,当然明白它的残酷!这残酷,不仅仅是对那死去的兵士,也是对这无辜惨死的万千百姓,死的人,已然不知,可活着的人呢,他们见了亲人惨死,城破家亡,只怕这一辈子都难将这记忆抹去!还有,那么多孩子见了这一幕,会不会伤害到他们幼小的心灵,而后影响到他们整个一生!

夷人破城杀人,放火作恶,这是事实,可之方却是残杀数俘虏,也不是正人君子所为!从某种意义上看来,他们都是半斤八两,没有实质上的区别!这罗平应该不会善罢甘休,他定会带人前去剿灭残存的夷人部落!若是真被他寻着了,是否也会重现那贵州城中的惨况!小乙一想到此处,整个身子都紧张了起来,他想要做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如今却是什么都做不了!他从未这般无助过,至少在这攻防大战之前,他做一切事情,都极具信心,即便是面对死亡,那也从未变过!

小乙抱着头,努力平复心情,然后他深呼吸几口,抬起头来,看那漫天的星辰。很是奇怪,看到这星辰之后,心情却是舒缓了许多!索性躺下来吧,看这星辰变幻,犹如看到这人世间的因缘轮转。不知觉间,小乙已然睡着,嘴角似乎带着笑意,也不知他从中悟道了些什么!

第二日大早,那火还未烧尽,小乙便从外边赶了回来,他异常的兴奋,大喊大叫起来,

“快,快,快点起来,跟我一齐过去看看!”

童陆被他吵醒,很是不爽,他看着小乙只洗了一半的脸,怒道,

“你看你的,叫我做甚!我没兴趣,你快些把月儿拉走,我一人好清静清静!”

月儿见着小乙那般模样,也是呵呵笑起,她迅速起身下到地面,奔到小乙身边。小乙拉着她,故意大声说话,

“难怪高大强喜欢这儿呢,原来是个世外桃园!”

二人一齐走远,童陆翻身几遍,最终还是起来,

“什么个什么嘛,烦不烦人!”

他虽抱怨个不停,还是很快起来,远远跟了上去!小乙和月儿站在水边,看向远处,只是偶尔眨眨双眼,除此之外,再未有一丝动弹!童陆过来,见二人如此,也很是好奇,他往远处看去,也是惊得无以复加,口中念道,

“我的个天啦,这瀑布也真够厉害的!”

没有人回他,他也只是呆在当场,过了一阵方才又道,

“咱们,咱们还是走近一些吧!那边看来,怕是要更加震撼!”

说完,小乙却是拉着月儿先走了,童陆跟在后边,口中嘟嘟囔囔,也不知他在说些什么!

这是一处巨大的瀑布,水流量极大,很是壮观!那水落势头极猛,激起了数丈高的水雾,水雾弥漫,看不着瀑布下方,不过也能够想象,那儿的水定是不断上下翻滚,人若不小心落了进去,要想再起来,怕是不易!这瀑布之水流下之后,很快变得平缓,这水边的绿树,也将这水染映成了绿色,一眼看去,便叫人神清气爽!

小乙赞道,

“谁能想到,此处竟是有这等绝世美景!高大强倒是会选地方!这时节水量已然如此巨大,真到了那雨水时节,又会是怎样的情景?!”

童陆道,

“昨夜听到这水声,我便猜到定然有些不同寻常,嘿嘿,果真被我猜到了!”

小乙笑道,

“你这嘴啊,什么时候叫人治治才好!”

月儿道,

“就是声音大了些,否则每日见着这巨瀑也是不错!”

三人一边欣赏风景,一边品头论足,说了一阵,这才想着回去取些吃食。刚欲走,月儿却似发现了些什么,她指着巨瀑边上一个不起眼的东西,问道,

“哥哥,你看,那边是什么东西?!”

小乙看向她手指的那方,仔细辨认一阵,惊道,

“那是个酒葫芦啊,这,这儿竟是有人?!”

三人都很惊奇,高大强不是说此处就他一人知晓,那罗五也是依靠他的说明方才找到了此处?!这葫芦颜色灰暗,放在水边石块之上,也是不易辨认得出!它,又会是谁的呢?若是高大强自己的,他又为何会把葫芦放在水边,难不成是他游水之前放到那儿去,待到游完之后,再取了喝酒?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