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七 又见凶徒岂是缘来,前事多忧不堪回首

三七 又见凶徒岂是缘来,前事多忧不堪回首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月儿问道,

“这里,这里不会还有他人吧!”

小乙道,

“很有可能是的,不过不用担心,咱们先隐蔽起来,先看清对方是谁,再作下一步打算!”

童陆道,

“哎,还以为能够有几日消停,没想竟然又要东躲西藏!”

小乙道,

“没办法,谁让咱们遇上了呢!”

三人躲到了水旁的林荫之中,想要看看到底是何人留下的葫芦!静心观瞧了一阵,那方始终没有什么动静,三人觉得无趣,坐到地上轻声说话,童陆临走之时带了些吃食过来,还不忘把高大强珍藏的好酒一齐顺来!

这酒香味独特,略带一些香甜,小乙与童陆轮换着喝了几口,只觉在这山水之中,有此一片净土,十分难得,此时还有美酒相伴,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月儿不喜饮酒,只是傻笑着看他二人!

正喝着,却是被一声笑语吓到,小乙正欲起身,却被一只大手按了下来。他回头一看,竟然是位熟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在贵州城里与之喝酒,然后被人送到此处的家伙!

小乙大喝一声,

“林梵,又是你!”

这人果真是林梵,他浑身湿漉,似是刚从水里起来。他盯着小乙瞧看,淫笑不止,

“我说小乙,咱俩也真够有缘的,在这儿也能遇到!”

林梵放开小乙,小乙站了起来,提棍指向林梵,问他,

“你这恶贼,又想做甚坏事!”

林梵慢慢坐了下来,眯眼看着月儿,道,

“兄弟媳妇,把酒递我一下可好,你看我这全身都湿了,早就冻得不行了!”

虽是春暖花开的时节,可这水中却仍是冰冷异常,林梵甩了甩袖子,把那水给甩到了一旁的小树树叶之上。月儿看了看小乙,又瞧了眼童陆,还是把酒递了过去。林梵接了过来,大笑道,

“小乙兄弟,你还真是好眼光!”

林梵一气喝了大半,他大呼痛快,把酒递到小乙手上,笑道,

“小乙兄弟,你来!”

小乙没有接,林梵倒也不恼,又道,

“你看看我,为了来见你一面,连衣服都没脱下,现在全身湿透,真是难过得很啊!”

小乙没有回话,童陆也只是傻傻看他,还是月儿心好,问道,

“哥哥,咱们,咱们要不要生堆火呢?!”

林梵大笑起来,

“看看,看看,还是小姑娘懂事!”

月儿为何如此,只因他从未知晓这林梵如何凶恶,她只知道,这林梵似乎对小乙并无敌意!小乙自知不是林梵对手,若是硬来,只怕会波及到童陆和月儿,所以他忍住心中大火,终于还是点下了头来,说道,

“你若不怕,与我们一同回高大强的住处如何?”

林梵笑道,

“这天底下,还没有我林梵怕的东西!”

小乙轻笑一声,又道,

“那好,跟我们来吧!”

小乙让童陆和月儿走在前边,自己则与林梵并排而走,到高大强那处也没多远,没几时便到达目的地。地上的火堆之中仍有不少火星,月儿添上些柴火,没几下火便烧大了起来。林梵侧躺在火边,摆出一个十分妖娆的姿势,

“嘿嘿,舒服,舒服!你们口中讲的那高大强,是否就是一个又小又干的侏儒?!”

小乙还未回话,月儿却道,

“侏儒多难听,他只是个子小些罢了!”

林梵笑道,

“好,好,依你,依你!那你告诉大哥,那小个子是否就叫高大强?!”

月儿道,

“他就是高大强,你,你难道不认得他么?”

林梵笑容玩味,回她,

“我认得的人啊,多数都被我杀掉了,你还希望我认得他么?”

月儿不知如何回他,只是眼巴巴的看着小乙。小乙对她摇摇头,示意她无须再理这人,他端坐下来,伸出双手烤起火来。

林梵笑道,

“小乙兄弟,别这么严肃嘛,咱们说说话呗!”

小乙没看他,只是淡淡回道,

“咱俩有什么可说的!”

林梵呵呵直乐,回道,

“咱们可说的东西太多了,你看啊,咱们都是男人,那这就有许多可说了!再有啊,咱俩武功都很厉害,这能说的那可多了!嘿嘿,实在不行,说说这女人,那也行啊!”

林梵手指着月儿说着,月儿低下头来,不敢看他!

小乙开口问他,

“那贵州城西门是你给破的吧!”

林梵挺起胸膛,笑道,

“正是在下!那群家伙,那么好的机会都攻不进去,真是太差劲了!我呢,在船上好好休息了一晚,待到第二日天明后,刚一到,便把城给破了,你们说,厉不厉害?!”

这林梵也不知是如何做的,这些日子没见,武艺精进不少,只怕也是得到了良师的指点!小乙又问,

“你是一直见着他们被擒,然后被人杀害的吧?!”

林梵直摇头,回道,

“那是自然,可我却是一点儿不关心他们死活!我倒要提醒一下你,这次你算是命大,下次若是再遇着,那就带着你的人,离得远远的,别把自己的小命交给别人!”

小乙情绪暗淡下来,又道,

“我想不通!”

林梵在这时候,却是放了好大一个响屁,月儿和童陆都忍不住捂住了口鼻,林梵安慰他道,

“你也别太难过,那些人个个该死,死了就再也不能祸害人间了,你啊,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林梵见小乙情绪仍旧低落,也是皱起眉来,接着道,

“我也想不通啊,这么大的优势,竟然还输了!真是丢人,丢人!”

小乙道,

“他们若是不投降,那也只有死路一条,那时,他们已经没了一点儿退路!”

林梵耍着根小棍,嘿呀一声,笑道,

“你看啊,那群标榜正统的家伙,竟然还能干得出这种事来,嗯,比起我这大恶人来,也是好不到哪里去了!所以啊,这江湖凶险,比起我这绝对的恶人来说,那些人面兽心的家伙才真是防不胜防!”

小乙悠悠然道,

“数千人啊,没有武器,就用双拳与对手相搏,如何能够抵挡得住!”

林梵过来拍拍小乙肩头,笑道,

“小乙兄弟,你怎么还想不通!这可怪不得你,要怪啊,就怪他们投错了娘胎!”

小乙肩膀一扭,让了开来,回他道,

“你倒是想得开!”

林梵道,

“又不关我的事,我当然想得开咯!”

小乙闭上眼来,可脑中却全是那城里城外发生的惨绝人寰的影像,他想要忘却,却是不能!小乙好不痛苦,此时,他返到是有些羡慕这没心没肺的林梵了!

林梵叹了口气,又问,

“好,好,不说那些人了!咱们来说说你们自个儿吧,为何会突然在此处出现?”

小乙没有回他,却是童陆开口发言,

“还不是因为你!”

林梵咦了一声,转而看向童陆,问他,

“因为我?我夜里连夜走的,又如何能够怪得到我的头上!”

童陆道,

“你不是过来与我们喝酒么?哼,自己也不小心一点儿,可是被人看到了!”

林梵奇道,

“被人发现了?咦,按理来说不应该啊!所以,就是因为与我喝了一次酒,他们便要将你们拿住置办?”

童陆恨恨道,

“可不是么!你这家伙虽然凶恶,但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那些人真是人面兽心,不近人情,小乙哥为他们出生入死多少次,竟然因为这一碗酒,便要将我们拿去杀头!”

林梵咬牙道,

“小乙兄弟,你不用怕,有哥哥我在,绝对不会叫他们得逞!我改明儿便回贵州城去,替你把人砍了,我看他们还如何过来拿人!”

他说这话,倒是把月儿给吓着了,月儿显得有些慌乱,林梵见了也是眯眼笑起,问她道,

“兄弟媳妇,哥哥杀人可是专业的,绝对会叫你满意!你是想要他们死得快些,还是受尽折磨再死?!”

月儿被吓得说缩到了小乙身后,不敢再看林梵!林梵摸着头皮,很是不解!

小乙转向她,轻声道,

“月儿不怕,他是乱说的,没有人会死,我也不会叫他再伤到任何人!”

小乙看向林梵,又接着道,

“我的事不用你来操心!这事如何继续,我想定会有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林梵笑道,

“若是可以,你们也不必躲到这里来了!”

小乙怒视着他,又道,

“我说了,这不关你的事!”

林梵此时倒显得心情极佳,舒服的侧躺下来,慢慢回道,

“好,好,倒是我多管闲事了!哎,本以为又有人走了好运,要死在我的刀下!算了,算了,他们还不够运气!”

小乙闭上了嘴,不再多言,童陆却是接话道,

“我说林梵,我老早就想问你了,上次成都一别,已经一年多了,你这些日子都干什么去了!”

林梵眼中杀意尽显,可又迅速退散出去,回道,

“那家伙虽然治好了我,可还是把我的腿给打残了!你们说,他早就没在唐门了,还关心那死老太太干嘛!我不过就是玩玩而已,用得着这么厉害么?!”

童陆点点头道,

“后来你便与唐渺分开,然后到了这边养伤?”

林梵倒是没有隐瞒,回道,

“那家伙把我送到峨眉去,让小尼姑过来照看我,哎,我真是哪哪都不自在!待我好些过后,他便走了,还说什么若是再去寻唐门的仇,便要叫我生不如死!我这人有个好处,那就是从不记仇,所以这事对于我来说,一点儿不难!小尼姑真是烦人得很,我能走之后,便找个机会逃跑了出来!后来辗转四处,五个月前来到此处,觉得不错,便留了下来!”

童陆道,

“你不知唐渺去了何处么?”

林梵道,

“那家伙神出鬼没的,我又哪里能够知道!”

童陆呵呵笑了两声,道,

“我看这世上还是有两人能制得住你!”

林梵扬起头来,急问他道,

“怎么可能还有人能够制得住我!”

童陆笑道,

“第一个便是唐渺,他救了你的命,这是多大的人情!而且依我看来,你现在即便长进了许多,也不一定会是他的对手!”

这话应该说到了点上,林梵虽然不服,可事实应该也是如童陆所言,他不得不点下头来,

“那你说,还有一人是谁?!”

童陆嘿嘿乐个不停,

“当然是那个小尼姑啊!”

林梵立马回道,

“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一个巴掌便能将她拍死,她又如何能够制得住我!”

童陆只是干笑不语,林梵却显得十分不自在,没准又被童陆说中了!童陆和这林梵说谈了这几句,似乎对他的印象改观不少,他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恶人,但从这一时的表现来看,却是显得有些可爱了!

童陆怕再说下去,将他惹恼,那可大大的不划算,自己也对这贵州城之战还有些许不解之处,于是换了个话题问这林梵,

“对了林梵大哥,那些夷人如何找到你,花钱请你去协助攻城的?”

林梵笑道,

“我本来只是在贵州城中闲耍,可是,却遇到了一个老熟人,他把我介绍给夷人认识,说有大事需要我的协助!我当然狮子大开口,要了个极高的价格,没想,人家竟是同意了!嘿嘿,这买卖做的,我当然也是乐意得很!后来联系过几次,说是定在一日晚间,大军突袭过去,不叫他们有任何反应的机会!我正悠闲玩乐,却忽然听到来人通报,说是提前了两日行动!刚寻到一个身形模样都是极品的相好,哎,真是烦人得很!待我赶到贵州城外,已经天黑了,我事前说好的,夜里我可是要睡觉的,千万别叫人来烦我!他们也果真没有来打扰我!待我睡熟之后,嘿嘿,那又有谁能挡住我呢!”

童陆又问,

“所以,你只协助攻城,城一破,你的事便结束了,于是就先走了?!”

林梵道,

“对啊,可后来他们又给了我一笔钱,说是叫我假扮他们,只需要我往那里一站,其他的事儿,就全交给他们自己人!我当然乐意啊,没想却是遇到了小乙兄弟!你们想想看,咱们一路从大理过来,又在成都相遇,没想转了一大个圈儿,咱们又在一齐喝酒,说不是老天的安排,谁人能信!”

童陆笑道,

“我们也曾见到不少替人办事的江湖人士,林梵大哥你这般厉害,若是与他们一道,那可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林梵也笑了起来,回他,

“那是那是!不过我的价码也要高上许多!”

小乙和月儿始终没发一言,不过也都听到了心中。童陆瞟了他二人一眼,也都明白他们意思,于是又问,

“林梵大哥,你可知那夷人的巢穴所在何处?”

林梵摇头回道,

“我才懒得知道他们住在哪儿,我只管收钱,替人办事!至于他们是谁,他们要杀的人是谁,我可一点儿也不关心!”

看来,从这林梵口中,确实问不出更多有价值的线索了。

童陆点了点头,又道,

“原来如此!对了林梵大哥,你怎会寻到此处来的?!”

林梵取了点吃的塞满了嘴,吞咽下去之后方才回他,

“我走到大道之上,见着一人鬼鬼祟祟走入了这边林子,我觉得好生奇怪,于是一路跟了过来!呵,那人竟是个侏儒,哦不对,是个小个子男人,我初时还以为是个小孩子,到此处来,也多半为了好玩!没想到啊没想到,此处竟是有这举世无双的巨瀑!我对那小个子没什么兴趣,所以也没杀他!我很喜欢这巨瀑,于是决定留下来!每日在这水边休养生息,吃肉练功,倒是安逸得很!”

童陆又问,

“那我们刚才躲在林荫之中,你又是如何发现的!”

林梵笑着转向小乙,看上一眼,又转了回来,

“我正练功完毕,刚巧见着你们三个摸进了林中,我一时好奇,便过来一看究竟了!”

童陆又问,

“练功?那我们为何没见着人?!”

林梵没有丝毫犹豫,立时回道,

“我可是在那巨瀑之中练的功,你们又如何能够见着!”

小乙此时方才开口问他,

“在那巨瀑之中?这,这怎么可能?!”

林梵得意回他,

“我有一闪突发奇想,想要去看看这瀑布后边又会是怎样情景!第一次进去,差点儿被水冲走,也还好我机智,死死抓住了尖石。第二次进入,那就容易太多了!我发现巨瀑后边有那么一点儿小小空间,能够容得下两人叠加,若只一人,那就更轻松了!我随身带着刀,便往那巨瀑之中砍了一刀,嘿嘿,没想它的力道太大,差点儿把我刀给卷走!我心中一动,这不就是一个天然的练武圣地么!借着这落水的势头练刀,那可不就事半功倍了么?!我开始在这巨瀑之后练武,每日至少两个时辰!初时练完,那手真是没法抬起,练了数月之后,那就好了太多!我发现自己的臂力和刀法精进了不少,所以又把每日练习的时间增长了不少!也是憋了太久,突然有那么一日,想去贵州城玩玩,于是离开了此处,过去玩上几天,没想竟是来了桩大生意,叫我赚得盆满钵满!”

小乙口中喃喃,

“巨瀑后边,巨瀑后边!”

林梵笑道,

“小乙兄弟,哥哥可是对你没有任何保留啊!我这两日练得不少,自己感觉没再多提高的可能!所以啊,这练武的圣地,便让给你罢!你可别要偷懒哟,要不然咱俩的差距可就越拉越大了!”

林梵笑着凑到小乙身边,又道,

“你若把这小美人带到里边,嘿嘿,那滋味,定是叫人终生难忘!”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