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九 缘来至此千里相会,恶语相向口是心非

三九 缘来至此千里相会,恶语相向口是心非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一听这声,只道不好,那林梵什么事情干不出来,杀条狗又算得了什么!清玄听了这声,也是不顾一切跟了上去。月儿和童陆本想陪她留在此处,只是她担心花花,又没有任何理由将她拦下,于是三人一齐往那边赶去。小乙跑得快些,转过那山树林,便见着了林梵,林梵手中正拿着把小刀,拍在手心,笑嘻嘻看着前方!那草木之中露出半个狗头,呜呜哀求,狗儿眼中竟是流下泪下,好不神奇!还好,那林梵没有用他那把大刀,否则那狗也只能是具尸体了!

小乙喝住林梵,

“停下停下,可别伤到它了!”

林梵转头看向小乙,有些疑惑,

“小乙兄弟,好长时间没有品过这味,咱们今日吃这狗肉,这么大一条,应该够咱们吃了!”

小乙道,

“它只是迷了路,这才跑了进来,还有,它的主人可是在外边,你若杀了它,又如何跟别人交待?”

林梵拍了拍肚子,笑道,

“那正好啊,我也分他一碗肉吃!”

小乙赶上前来,一把拉过林梵,直把他往外推出几步,林梵无奈道,

“好,好,依你依你!”

小乙看向那狗儿,仍旧一动不动藏在那处,口中仍是呜呜叫唤个不停,似是在祈求,又似在呼唤!忽的,它蹿了出来,往侧方奔去,小乙眼光随它而去,见着三人,当前那位,正是刚刚才见过的清玄!

花花奔向了清玄,乖乖蹲坐在了她的脚边,那黑溜溜的双眼又是看向了林梵这边!清玄一动不动站在那边,静静的看着这方,小乙被她看得有些不大好意思,于是走了开去,却发现她原来是在看林梵!小乙心头一惊,这清玄,难道是认得林梵的?!他又看向林梵,这家伙张大了嘴,眼睛瞪得老圆,双手不知怎么放才好,前前后后摆了一阵,还是停不下来。

见着了这一幕,小乙三人再傻也该明白,这清玄,应该就是唐渺找来照顾林梵的那位了!看着林梵这手足无措的样子,小乙也觉心头好笑,这家伙从来都是目中无人,此时却似是见了克星那般!童陆和月儿一齐来到小乙这边,三人找了处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要好好看看这两人一狗的又将如何发展!

除了林梵不断摆着双手,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那花花坐在地上,与清玄一样,一眼不眨看着前方。就这般僵持了好久,这两人一狗依旧没有靠近一步!

童陆打着哈切,催促道,

“你们要不要这么纠结,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老是这么望着对方,算是个什么事儿!”

林梵终于咽下一口气来,支支吾吾说话,

“你,你,怎么,怎么来了!”

那清玄十分平静,回他,

“你伤还没完全好,我放心不下,于是就带着花花一路寻来!后来听人说起,你在贵州城出现过,我便赶了过来,可已经过了太长时间,哪里寻得到人。来到了此处不远,花花突然变得急躁起来,蹿进了这林子!我跟了进来,又遇上了他们!花花一下没了踪迹,这两位小哥帮我搜寻,却没能找到,没想到,它,它竟是跑到你这来了!”

林梵很不自在,又道,

“我的伤,早就,早就已经好了!你,你不必,不必……”

清玄胸口起伏,回道,

“其实,其实是我,是我忘不了你!”

林梵听了这话,显得十分痛苦,这倒是让小乙三人大感意外,谁能想到,这恶人竟还会显露出此种面目!小乙三人当然也很好奇,这林梵究竟对清玄做了什么,才会叫她这般惦记着他!

林梵却是不知如何回她,只是口中不停,

“我……我,你,你……我……”

清玄道,

“我看到你大伤已然痊愈,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你若不原再见我,那我便带着花花回峨眉去了!”

林梵道,

“嗯,这里不适合你们,你们还是回去吧!我,我这里有不少钱,你拿些带上!”

清玄微微摇头,回道,

“我不需要钱财,你留着自己用吧!”

清玄俯下身来,拍拍花花的头,轻笑一声,对它讲道,

“花花,咱们回去吧!”

花花呜呜叫唤着,很是不解。清玄起身,它也跟着站了起来,它眼巴巴的望着林梵,汪汪吼叫了两声,然后用头蹭了蹭清玄,又围绕她的腿转了一圈。

清玄淡然一笑,转过身去,低头对那花花道,

“走吧!”

林梵只是傻愣愣看着这清玄离去的背景,未能说上一句。

小乙三人看得很是着急,童陆窜了出来,大声说道,

“清玄师父,你先等会儿呀,来都来了,咱们先吃个饭再走也是不迟!”

月儿也道,

“清玄姐姐,难得有人过来,你却是连一杯清水都没喝上,林大哥定会责备于我的!你还是留下来,让我给亲手为你准备一餐如何?”

小乙来到林梵这边,一脚踢在他屁股之上,压低了嗓音道,

“你怎么回事,人家历经千辛万苦过来找你,你就这般叫她回去?你还是不是人啊!”

林梵被小乙踢中,抬头尴尬一笑,他脸上扭曲起来,这笑真是比哭还要难看,

“我,我,我……”

小乙又踢他一脚,

“我什么我,先把人留下,至少吃个饭再说!”

清玄被月儿拉住,林梵犹豫了好长间,这才说道,

“不然,不然就先吃个饭吧!”

清玄回道,

“不必了,不必了!”

清玄还是要走,月儿死活将她拦下,小乙把林梵推到她那儿,让林梵与他当面说道,林梵见此情形,也只好开口挽留,

“小玄,你,你别,别走!”

清玄抬起头来看他,眨了两眼,没有回话。林梵见此情形,又看了看小乙等人,小乙不住点头,他咬牙一阵,方才下定决心,

“奶奶的,老子低声下气留你,你还不听是吧!真要老子动强,你才开心是吧!”

小乙没想他竟然对清玄发了火,那清玄被骂了一句,身子微微晃了一下,不过还是没有太多其他反应,想来也是习惯了的。林梵侧身过来,用鼻孔出了口气,又接着道,

“走吧,带你去看看我住的地方!”

林梵转身就走,清玄低着头,迈着小步跟在后边。花花也很是识趣,不再跟着过去,给他二人多留下些单独相处的时间。林梵和清玄入了林中,再看不见,小乙三人来到花花身边说起话来,小乙道,

“这清玄,就是林梵口中的那个小尼姑吧!”

童陆笑道,

“用屁股都能猜到!啧啧,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林梵竟是有这般福气!”

月儿也道,

“我看清玄姐姐是真心喜欢林梵,这人的感情真是世上最复杂的东西!”

小乙又道,

“我看林梵初见她时,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好像还有些胆怯似的!”

童陆嘿嘿干笑,回他道,

“林梵肯定是欺负清玄了,所以心中有愧,不敢大声说话!”

月儿抿住了嘴,小乙说道,

“这林梵可是杀人狂魔,哪里会知道害怕,可面对清玄,似乎完全不一样!他二人之间,定是发生了许多事情,所以相见之时,才会那般手足无措!”

月儿也道,

“清玄姐姐也真是可怜,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杀人狂!”

童陆笑笑,回她,

“你刚才不是说了么,人的情感如此复杂,谁能说得清楚!”

小乙叹了口气,说道,

“清玄不远千里来寻林梵,此时见着了他,定然会有不少话说,咱们先回去,备上些吃食,等他二人过来!”

月儿想到一事,问他道,

“哥哥,你说清玄姐姐会吃肉么?她,她会不会还要守清规?”

小乙看了童陆一眼,童陆笑道,

“色戒都破了,还怕破这荤戒?大鱼大肉,好生招呼着!”

小乙无奈笑笑,点下头来,月儿觉得有些别扭,可童陆说的,也并无道理,于是回道,

“那咱们回去准备,她一路奔波,是该好好享用一下!”

三人一齐回走,花花心情极佳,吐着舌头跟在三人后边,时而往左看看,时而向右瞅瞅!三人回到高大强的树屋,搭火烧饭,童陆什么都不愿做,便把照顾花花的苦活一肩挑下,怎料花花东奔西跑,把他累得够呛,他索性不再管它,回到小乙这边,侧躺着看小乙月儿准备吃食。月儿今日心情大好,准备的东西,只怕够几人吃上两日!童陆不时过来捞上几块,打打牙祭。

待到林梵和清玄回来之时,月儿已经弄好多时,见着他二人前后走来,她蹦跳着迎上前去,侧身掠过林梵,来到了清玄身边,一手将她挽住,眯眼笑着说话,

“清玄姐姐,快来快来,你看我准备了好多东西!”

林梵尴尬一笑,拍了拍自己上身,故作平静来到小乙身边,

“嗬哟,弄了这么些啊,真是有口福了!”

小乙笑道,

“你还不是沾了人家清玄的光!”

林梵挤出一个笑来,回道,

“小乙兄弟,我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啊,吃了这顿,我就立刻送她走!”

小乙道,

"你干嘛老要想着叫人走呢?她就不能留下多待几日?我看月儿和她投缘,不如让她们一齐作个伴!"

小乙说这话,也是有自己的私心,这林梵性情多变,难得能够寻到一个能够对他产生一些影响的人。看林梵对待清玄的态度,不难看出二人的关系,若有她在,林梵想必也不会做得太过份,这样来说,对自己三人当然会是好事!再有,月儿与清玄刚一见面便觉亲密,有她在,月儿也能多个人说话,何乐而不为呢!

林梵道,

"我还要练功呢,留下她成什么样儿!"

小乙道,

"又没人不要你练功!"

月儿带着清玄过来,这满地的食物也是把清玄吓得不轻,月儿介绍说,

"清玄姐姐,我特意为你做的几样小菜,你可得好好尝尝!"

清玄看着那几道清新素食,也是颇为感动,

"月儿,你真是太有心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1"

月儿笑眼迷人,让她坐下,只道,

"你呀,把这些全部吃完,就算是回报我啦1"

清玄眼中泪影闪烁,抬头看她,笑了起来,

"好,好,我一定努力吃完!"

林梵来到对面坐下,面无表情说道,

"还吃什么素啊,来吃块肥肉先!"

林梵用手抓起一块肥肉,递了过来,清玄面色凝重,未有接下。林梵见状,似乎又有些不大痛快,他把那肥肉丢到一盘素食之中,又道,

"不识好歹,那吃完后,赶紧滚蛋,别让我再见着!"

清玄此时哪里还能忍受得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刚才林梵似乎已经有所松动,同意让清玄留下,可就只这一下,他就又犯了浑!

月儿依偎在清玄身旁,轻轻扶住她,说道,

"清玄姐姐,他就是一个混球,你可千万别要理他!你若是习惯了吃素食,那我每餐都给换着花样儿给你做上几个!"

林梵身子不断摇晃,一点儿也坐不住,他似乎有些后悔刚才的做法,可又舍不下面子道歉。小乙看在眼中,也不好再说些什么。童陆一边吃着,一边说话,

"难得月儿准备了这么多,抓紧吃些啊!"

林梵犹豫了一阵,咬牙站了起来,说道,

"我去拿点儿酒来!"

小乙与他一同过去拿酒,二人并肩,小乙问他,

"我说,你是有毛病么?明明心中不想,可还是偏要做出来!"

林梵手中全是汗,他一把抹到了小乙身上,回道,

"我也不想啊,就是管不住自己!"

小乙又问,

"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人家!"

林梵双手直摆,作出一副哪有可能的表情,回道,

"怎么会,怎么会!我与她啊,只是玩玩而已,哼,我是什么人,怎会喜欢上她1"

小乙把他那脏手推开,又道,

"呵呵,你可别解释了,我一眼便能看出,你心里是有她的位置的1"

林梵还要再说,小乙已然抱了坛酒丢到了他怀里,

"拿着!看在清玄的面子上,我今日与你多喝两杯1"

这些日子以来,小乙与他虽然说话不多,但各自对对方的性情也是了解了不少,小乙这般说话,林梵也不会觉得是在羞辱于他!二人抱了酒回来,清玄已然止住了哭泣,恢复了之前那般清雅肃静神色。

林梵抱着酒,问她,

"你,你要不要喝点儿?!"

小乙真想打他一顿,对一个女子,又曾是出家之人的清玄这般说话,可不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小乙飞起膝盖撞到他大腿之上,

"你今日是脑子坏掉了么?不会说话,就把嘴给闭上,只吃只喝便好1"

林梵挤出一个极难看的笑来,清玄没看他,他收了笑,听小乙之言,坐了下来。他倒上酒,与小乙喝了起来,他也当真听话,再也没说一句!小乙心头暗笑,这家伙看来真是寻到克星了!

月儿见林梵不再为难清玄,心情也是大好,不住给清玄夹菜,与她说话,

"清玄姐姐,你是从峨嵋一路走来的么?"

清玄轻轻咽下口中食物,慢慢回她,

"是啊,我与花花真是走了好远的路!"

月儿道,

"真是辛苦啊!你是在何处听闻他在贵州城出现过呢?"

清玄道,

"我与花花在蜀中寻了半年,而后顺流而下,去到了岳阳,那里兵马大动,传言四起,我各处打听,原来这贵州边城出了匪乱,无数人惨死!又有人说起了林大哥,我得知他的动向之后,便带着花花一同过来了!"

月儿又问,

"我看你手脚之上都有不少伤,你们不会是一路走来的吧!"

清玄点头道,

"林大哥走时是给我留下了不少金银,后来被师傅发现,全都收了回去,我因为辱没了师门,便被赶下了山!除了花花,我便是一无所有了,我想过寻死,可我又想着,这世上好像还有我惦记的人,我,我还是想再见他一面!下山之后,我和花花只有一路化缘,维持生计。花花的脚走多了山路,便会受伤,因此我们走得极慢。所以,即便有好心的船夫搭我们一程,从峨嵋到这里,足足走了大半年!我来到贵州城时,这战事早已结束,一切也都恢复了平静,我四下打听,也没有任何线索。我不知该去向何处,对于是否能够寻到林大哥,真是一点儿信心也无!我全凭直觉往这边行来,没想花花却是率先发现了林大哥!也许是因为它小时候常伴在林大哥身边,所以对他的气味十分熟悉吧!"

月儿听了,很是难过,不由得抓住了她的手,

"清玄姐姐,今日,你总算是找着了他,也就不用再继续奔波了!嗯,先在这称住上几日,好好尝尝我的手艺!"

青玄微微一笑,动人非常,她看着月儿,就似看她的妹妹那般温柔。

"月儿妹妹,与你说实话,我这一辈子,还从未有人向你这般待我,这份情谊,我永远记下了!"

那林梵已经与小乙喝了不少酒,反应似乎也是迟钝了许多,此时方才接上刚才那话,

"狗娘养的老姑子,竟敢欺负我的女人,看老子不回去杀光你满门!"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