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四二

四二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那人讲完这句,众人一齐攻了上来,高大强挡在中间,大呼误会,可那些人怎会听他,一把将他推开,高大强哪里能够受得住,一跤跌坐在地。罗五哇哇叫唤着,

"别打,别打!通缉令不是都解除了么?"

罗五拉住两个,但这许多人,他又如何能够全挡住!

小乙已然与人接上了手,对方招招狠辣,绝不容情,小乙怒极,喝道,

"罗五大哥,是带他们过来的么?!"

罗五大声回道,

"小乙兄弟,这个,这个我绝不知情!你要相信我啊!"

罗五眼看挡不住,也是加大了力道,被他抓下的二人吃了痛,反过身来向他挥刀,罗五大惊,他没想到,这些人竟然也能对他下死手!他愤怒至极,流星锤祭出,正中一人胸口,那人虽然不至于死去,却也受了不轻的伤!这下可好,对面又抽出了几人,一齐向罗五攻来!罗五哇哇叫唤,

"奶奶的,不管了,你们要打,那我也奉陪到底!"

流星锤甩得呼呼作响,一时间,对方不敢轻易靠近!罗五也并非真想伤人,因而对方也只派上几人牵扯住他,叫他不能过去支援小乙便是1

罗五这边没什么危险,可小乙那方却是十分吃紧。小乙一人对付这许多位已然十分吃紧,而他身后,还有三个不会武艺的需要保护!他只能退到林深之处,让那三人紧靠在山石之上,这才勉强能够与前方诸人打个平手!小乙心头感叹,这两个月的苦练,果然颇有成效,小乙手臂粗大了一圈,力道也是威猛了许多!也正因如此,方才能与对方斗个旗鼓相当!

对方一看小乙只是一人,初时还有些大意,没想竟是碰到了硬茬,连攻数次都无法突破小乙的严密防守。这边光线不佳,小乙也是利用了这一点,长棍连点数下,击退了几人!他大声问话,

"为何还要为难我们?!"

对方哪会听他说什么,纷纷拔刀过来,另有十多位往两边退走,想要从山石后边绕行上来,将小乙等人团团包围!

高大强还在大声呼喊,他这嗓子倒是宏亮得很,

"有什么事,大家停下来好好说嘛,动刀动枪,伤到谁都不好啊!"

可仍旧无人回应他,那罗五早就失去了耐性,恶狠狠道,

"跟他们废什么话,既然不听劝,那就拿真本事说话1"

罗五发了狠,那流星锤狂暴起来,一人未能防住,直接被那流星锤砸中脑袋,那人立即头部爆裂开来,血浆溅得到处都是!这一下,着实打高大强吓个不轻!

罗五杀了一人,双方便再无t我们要保留,只管使出杀招来!高大强身边的几位也是挥刀砍来,还好高大强所在之处林木密集,由那树干挡下了这几下,捡回了一条命来!

高大强也知道,他再怎么叫唤都是无用,只好被迫加入了乱战!还好已然天黑,双方的动作都有些放缓,高大强能发挥出自己闪避迅速的优势,不仅仅避开对手攻击,甚至还能找到机会反击!不过,这些人都是他的同族,他又如何能够下得死手!可对手可不会留情,高大强心惊不已,他们竟然也要对自己痛下杀手!高大强好不难过,却又只能东藏西躲,没有时间让他来想!

小乙这边攻来的人越发多了,他自己也感觉到十分吃紧,还好有童陆在关键之时发上一只弩箭,这才堪堪能够保全住几人!可是对方缓缓不断前来,真是叫人难以应付,小乙大喊,

"住手,住手,有话咱们摆在明面上说1"

那些人怎会听他的话,依旧凶狠劈砍,毫不容情!小乙大怒,这分明就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就只是要置自己于死地!这些人也不知是谁人派来,看样子,自己不死,他们是不会罢休!小乙往外晃了一眼,看着高大强和罗五也都真刀真枪开打,他再不能忍,横扫一棍,童陆再连发两箭,将前方二人击倒,小乙趁机安上了枪头。

杀伤力立即增大许多,小乙一枪挑断来人肩骨,往侧方一弹,划开了另一人耳朵!小乙还是不想痛下杀手,毕竟他们都是大宋子民,兴许也只是服从命令而已,自己没必要伤及性命!不过,对方却不这么看,只要没死,都要拼杀到最后!被挑断肩骨的那位,脱下衣服,稍为处理了一下,又嗷嗷叫唤着攻来!

童陆的箭失已然用光,看着小乙竟是还有所保留,也很是着急,他大声说道,

"小乙哥,你还看不出来么,他们是铁了心要你的性命!你若再不拿出本来,咱们都得死在这儿1"

小乙咬紧牙关,双眼血红,看谁都像是沐浴了鲜血那般,他狂嚎一声,再不保留。一枪祭出,刺破迎面那人喉头!那人捂住伤处,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止得住血流,鲜血顺着他的手,流向全身,他在地上挣扎一阵,再也无法继续动弹!既然杀了人,那就不怕再杀一人!可令小乙吃惊的是,对面之人,见了同伴死去,却反而大受鼓舞,更加疯狂凶悍起来!这些人的可怕程度,对比之前攻城的夷人来说,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乙左右隔档开对手攻击,一挑刺入了侧方一人左胸,小乙迅速将枪尖拔出,那伤口竟是缓和了片刻之后,方才喷出血来,这一去一回,极快极猛,当然也真是受益于这两月以来每日的辛苦!小乙已经杀了三人,可也被刀划伤了手臂!倒下一人,立马又有人补充上来,真是吃紧得很!

小乙正想着如何退走,先让童陆等人退到更加安全一些的地方,可背后的山石上边,已然站了数人,那些人疯也似的往下跳来!小乙大惊,他们从两丈高处下来,借着下落势头,力道可不是闹着玩的!小乙身边恰好有一根长木,是高大强留作备用,用于支撑那树屋的圆木,这木头极是坚硬,用来挡下头顶处的攻击,应当不成问题!果然,那手的大刀一一砍到了那木头之上,竟只是留下了几个刀印!

小乙大喜,往罗五那方突围过去,罗五当然也明白小乙的意思,那流星锤脱离开手,往这方呼啸而来,击中一人后背,那人一口鲜血吐出,往前扑倒,再也无法动弹!他这一下,影响到了身边几人,这包围圈也是破开了一个口子!小乙心中大喜,趁机连攻数下,带着童陆三人破开了重围!

几人与罗五汇合到了一处,这样一来,小乙身后还有罗五,不怕腹背受敌,形势也是好了许多!小乙过来时,也是不忘将罗五的流星锤收上,此时最需要的,也正是这流星锤极大的杀伤范围!罗五的流星锤很是厉害,几人尝到了苦头,也是不敢轻易靠近,他们把更多的人手转换到小乙这边,正合小乙心意!

罗五与小乙的配合越发熟练,罗五负责逼退对手,小乙则是伺机伤敌,没几下,小乙便又捅破了一人肚腹,杀了一人,与此同时,也是伤到了七八人,他们受了伤,威胁自然也是少了许多!

小乙越战越勇,越打越是兴奋,这些日子以来,这般严酷训练,体力自然不是问题,现在唯一担心的,便是罗五!罗五那流星锤极耗体力,若是他无法坚持,对方虽然伤亡多些,可他们人多,也是未能伤及根本,自己这方势头一弱,顷刻之间便会被对手乱刀砍死!当然,死的也绝不会只他一人!

这般斗了一阵,小乙又伤到几人,对手竟是没能近到几人身前!小乙大喜,更是每招都能有所收获!可让他提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罗五体力不知,流星锤的速度降了不少,对方见着势头上来,小乙只觉压力顿时大增。又过几招,罗五的流星锤再使不动,对方抢上前来,竟是一把将它夺了过去!罗五没了趁手兵刃,战力大减,更何况,他力气已竭,如何再能抵挡!小乙自己都应付不来,又如何能够管得了他!

罗五被人一刀砍在肩头,差点儿没把他胳膊给卸了下来!他痛苦至极,大声叫喊,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另一刀又直劈向他头顶,他再无防备,眼看便要成了对手的刀下亡魂!正此紧急关头,他头上却是突然多了一物,他抬头一看,竟是一个包袱!那包袱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罗五身后,由他守护着的清玄!清玄在罗五临危之际,也是伸出了援手,那包袱里边也是装了些东西,由它阻隔了一下,当然也是有用处的!那一刀只是砍破了罗五前额,并未划开他的脑袋!

罗五来不及感谢,却被人一脚踢中腹部,他跪倒下来,再也无力还手!背后的清玄手中拿着一根木棍,站在了他前头!可她毕竟是女流之辈,哪里能够挡得住对手攻击,只是一招,便被对手擒下,扼住了咽喉!

"还不投降么,你就这么忍心叫你的女人惨死?!"

所有人听到这一句,也都停了下来,小乙身后只有月儿和童陆,清玄已然被人抓住,被拿来作要挟之用!小乙三人被团团围住,正如那人所想,他们再无逃生的可能!而依那人所说,若是小乙降了,清玄没准还会有命可活!

小乙回道,

"她与我们不是一道,你放了她!"

掐住清玄脖颈的那手加力,清玄整个便似断了呼吸那般,那人又道,

"你若放下武器,束手就擒,我就将她放了!若是不听,那就先叫她死无全尸!"

小乙道,

"卑鄙无耻!"

童陆在小乙身边说道,

"小乙哥,我们二人与你一同战到最后,可是我绝不接受投降!他们本来就是要你性命,你投不投降一点儿关系也无,只是投降有个好处,便是叫他们少些伤亡而已!还有,看他们的所作所为,你认为他们真会放了清玄姐姐?别做梦了!"

小乙当然也知晓得,回他道,

"不到最后一刻,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那人失去了耐心,拔出一把匕首,在清玄脖颈上划了一道,那里立时现出了一条血红痕迹,之后那血冒了些多出来。不过这一刀,也只是吓吓小乙,并非真想对清玄下毒手。小乙明白,若是清玄再无利用价值,这一刀定会十分干脆,绝不拖泥带水!

小乙怒道,

"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竟然也能下此毒手,那好,咱们就来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小乙枪头一转,往那人面部直扑而来!那人也是早有防备,把清玄往自己身前一移,要她替自己挡下这一枪!小乙当然能够猜到他这一招,枪尖已然戳到了那人手腕!那人吃痛,松开了清玄!童陆和月儿与小乙也是心意相通,在小乙往这边移步之时,也是一齐飞奔向这方。小乙此时得手之后,二人也是赶到了这边,四人重聚一处,呼吸尚存!

几人尝到了苦头,也是不敢轻易靠近,他们把更多的人手转换到小乙这边,正合小乙心意!

罗五与小乙的配合越发熟练,罗五负责逼退对手,小乙则是伺机伤敌,没几下,小乙便又捅破了一人肚腹,杀了一人,与此同时,也是伤到了七八人,他们受了伤,威胁自然也是少了许多!

小乙越战越勇,越打越是兴奋,这些日子以来,这般严酷训练,体力自然不是问题,现在唯一担心的,便是罗五!罗五那流星锤极耗体力,若是他无法坚持,对方虽然伤亡多些,可他们人多,也是未能伤及根本,自己这方势头一弱,顷刻之间便会被对手乱刀砍死!当然,死的也绝不会只他一人!

这般斗了一阵,小乙又伤到几人,对手竟是没能近到几人身前!小乙大喜,更是每招都能有所收获!可让他提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罗五体力不知,流星锤的速度降了不少,对方见着势头上来,小乙只觉压力顿时大增。又过几招,罗五的流星锤再使不动,对方抢上前来,竟是一把将它夺了过去!罗五没了趁手兵刃,战力大减,更何况,他力气已竭,如何再能抵挡!小乙自己都应付不来,又如何能够管得了他!

罗五被人一刀砍在肩头,差点儿没把他胳膊给卸了下来!他痛苦至极,大声叫喊,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另一刀又直劈向他头顶,他再无防备,眼看便要成了对手的刀下亡魂!正此紧急关头,他头上却是突然多了一物,他抬头一看,竟是一个包袱!那包袱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罗五身后,由他守护着的清玄!清玄在罗五临危之际,也是伸出了援手,那包袱里边也是装了些东西,由它阻隔了一下,当然也是有用处的!那一刀只是砍破了罗五前额,并未划开他的脑袋!

罗五来不及感谢,却被人一脚踢中腹部,他跪倒下来,再也无力还手!背后的清玄手中拿着一根木棍,站在了他前头!可她毕竟是女流之辈,哪里能够挡得住对手攻击,只是一招,便被对手擒下,扼住了咽喉!

"还不投降么,你就这么忍心叫你的女人惨死?!"

所有人听到这一句,也都停了下来,小乙身后只有月儿和童陆,清玄已然被人抓住,被拿来作要挟之用!小乙三人被团团围住,正如那人所想,他们再无逃生的可能!而依那人所说,若是小乙降了,清玄没准还会有命可活!

小乙回道,

"她与我们不是一道,你放了她!"

掐住清玄脖颈的那手加力,清玄整个便似断了呼吸那般,那人又道,

"你若放下武器,束手就擒,我就将她放了!若是不听,那就先叫她死无全尸!"

小乙道,

"卑鄙无耻!"

童陆在小乙身边说道,

"小乙哥,我们二人与你一同战到最后,可是我绝不接受投降!他们本来就是要你性命,你投不投降一点儿关系也无,只是投降有个好处,便是叫他们少些伤亡而已!还有,看他们的所作所为,你认为他们真会放了清玄姐姐?别做梦了!"

小乙当然也知晓得,回他道,

"不到最后一刻,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那人失去了耐心,拔出一把匕首,在清玄脖颈上划了一道,那里立时现出了一条血红痕迹,之后那血冒了些多出来。不过这一刀,也只是吓吓小乙,并非真想对清玄下毒手。小乙明白,若是清玄再无利用价值,这一刀定会十分干脆,绝不拖泥带水!

小乙怒道,

"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竟然也能下此毒手,那好,咱们就来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小乙枪头一转,往那人面部直扑而来!那人也是早有防备,把清玄往自己身前一移,要她替自己挡下这一枪!小乙当然能够猜到他这一招,枪尖已然戳到了那人手腕!那人吃痛,松开了清玄!童陆和月儿与小乙也是心意相通,在小乙往这边移步之时,也是一齐飞奔向这方。小乙此时得手之后,二人也是赶到了这边,四人重聚一处,呼吸尚存!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