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29 避世而居不缺酒肉,拜师学艺以棍作枪

29 避世而居不缺酒肉,拜师学艺以棍作枪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三人在这温泉洞中待了三日,却始终未见叶风醒来。白青有些担心,不时上前为他诊脉,脉相平稳如初,她才稍稍放心。不过三日不食,这泉又甚暖,若是常人,只怕也是早已脱了水不省人世。可这叶风呼吸平稳,如常人熟睡一般。

小乙外出打来一只岩羊,足有六七十斤。童陆兴奋的大叫起来,还主动上前收拾,只是他手法极差,好好的皮毛被他扎破了好些个小洞,白青本想给叶风和小乙一人做顶皮帽,计划也随之落空。

小乙搭起火来烧烤,足足烤了两个时辰,肉香四溢,三人大为兴奋,正要举刀割肉,却听一声低嚎,

“娃娃烤得什么,这么香?!想来味道也是不错。”

三人朝泉中看去,只见叶风正坐在泉边,搓着大脚,那脚被泉水泡了三日,通体发白,这轻轻一搓便卸下许多污垢。三人一见此等情形,也是大倒胃口。叶风把身上搓了个遍,这才起身穿上小乙衣衫。他个头大,可在此处受了十年辛苦,定然是瘦了不少,可即便如此,小乙的衣服他穿上也稍显紧绷。小乙上前扶他坐下,从羊腿上割下一大块筋肉递给叶风,叶风接过,一言不发,大口吃了起来。三人见他吃得香甜,也纷纷举刀割肉。叶风吃完那块,大喊一声,

“真他娘的快活啊!哈哈,哈哈!要是再有口酒水,那就美了。”

只见他忽的转过头来,仔细辨认,然后缓缓说道,

“小白,你也过来吧,咱们一起吃上一顿可好。”

小乙三人朝外看去,并未有所发现,随后便听到那白猿轻微呼啸之声响起,三人对叶风耳力也是心服口服。想这叶风双眼瞎后,只能用鼻耳辨认,这听力也是日渐敏锐。

不多时,那白猿出现在众人眼前,手中还抱着一只酒坛。

童陆兴奋大喊,

“竟然真的有酒!”

叶风哈哈大笑起来,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竟然真有美酒!来,小白,坐我身边来!”

只见那白猿缓缓走上前来,将那酒坛放到一边,然后安安静静坐在一侧。

小乙把酒打开,递给叶风,叶风接过,大喝一口,然后把酒坛递给小乙,小乙喝了一口递给那猿,如此这般,四人一猿喝了一轮,酒坛又重新回到这叶风手中。小乙只觉这酒水异常冰凉,应是在这云峰之上冰藏了多年,不过这酒性极烈,不一会胃中竟是似着火一般,顺着食道窜至喉头。白青童陆虽只是喝了一小口,却被这烈酒呛得咳嗽起来。叶风哈哈大笑起来,

“想不到这酒冷藏了十年,滋味更是辛辣,痛快痛快!这死秃子倒会享受。”

小乙忍俊不禁,轻笑道,

“风叔,您现在不也是秃子么?哈哈!”

叶风哈哈大笑起来,将手中羊肉递给白猿。这白猿本是杂食动物,这些年跟着和尚吃素只怕也是收缩了胃口。它犹犹豫豫拿起烤肉,用鼻嗅探半晌,方才用力咬下一口。这熟肉滋味极好,白猿竟是一发不可收拾,两三口便将硕大一块烤肉吃进肚子。叶风移到它身旁,轻轻按它肩头,它也没有反抗,叶风大笑起来,

“哈哈,以后跟着我吃肉喝酒,总比吃斋念佛的快活吧!”

小乙又为叶风和白猿割下大块烤肉,这一人一猿吃得极快,童陆白青看得愣在当场。叶风与那白猿酒量也是极好,小乙与他们轮流喝酒,也是深感不及。一大坛酒水,不过盏茶时分便已见底。小乙喝得晕晕乎乎,靠在洞壁之上抚摸鼓胀肚子。这一顿,竟是将如此大只岩羊吃了个干干净净。

叶风吃饱喝足,想要让童陆白青学些轻身功夫,可二人向来对武学不感兴趣,练起来也无法专注,叶风轻叹一口气,也不再勉强,只是随意指点一番,就随二人去了。小乙却恰好相反,他对武学痴迷已久,好容易才遇到叶风这等大师级人物,怎可放弃这般机会。叶风让他蹲上一个时辰马步,他便只多绝不会少,这也让叶风十分满意,恨不得马上将他所学塞给小乙。

叶风似乎并无离意,童陆白青有吃有喝,又极其喜爱这温泉,丝毫未提离开之事,至于小乙,则是完全听命于叶风,不敢违背其意。半月过去,小乙偶尔出门打猎,其余时间就在雪里洞中练武,极是辛苦。可他性格坚毅,虽饱受这极寒热之苦,眼见自身武艺日渐精湛,就更加刻苦了,叶风知小乙心性如此,也不作过多劝解。

这日,小乙练完功,正舒服的享受这温泉。叶风和白猿一起跳进泉中,只听那叶风轻声道,

“小乙,你这天赋极佳,底子也还不错,更可贵的是,你又很能吃苦,这可不是常人能做到的。这半月来,我每日都在观察,听你气息渐稳,这吐纳之术已然入门,假以时日必有一番作为。”

小乙笑了笑,回道,

“多谢风叔指点,小乙定然会努力的!”

叶风摸摸他头,又道,

“像你这样单纯的练武人真是太少了,碰巧让我找到了一个,怎么也得好生招呼。小乙,跟我说实话,你这阿爷为何只教于你最普通的拳法与棍法,连最简单的吐纳之术都不曾相授?”

小乙有些尴尬,

“阿爷说他只会这些,而且阿爷身体极差,却老是偷酒喝,不过他每次喝酒都会讲一大堆故事,经常一堆小孩子转在身旁听得入迷。我也是从他那里知道的这江湖诸多故事。”

叶风点点头,却仍有些不解,知小乙不会再透露更多,于是说道,

“有机会我倒是想会会你这阿爷!不过小乙,每套拳法棍法皆有其精义所在,只要能够领悟其中含义,便能成为一方高手。所谓没有最强武功,只有最强个人,便是如此。就如一些武林门派之中的入门武学,真正的高手比划出来又会是另一番境界。你阿爷教的拳法棍法虽是极简,却也是极高深武学,你可得好好琢磨一番才是。”

小乙点头,

“我每日都会练习,上次与一高手相搏,我也不知为何,竟能与其僵持不下,我体力更强,到后来反而占了上峰。”

叶风微微一笑,眼白好似转了一下,

“这世间神兵利器太多,当然有许多兵器相互克制,而不同的时机兵刃的选择又是极为不同。不仅单打独斗,那战场之上,步战马战所用兵器也总是依照战术阵法而变,有时胡乱搭配无法发挥应有作用,那便很有可能导致更多伤亡。不过总的来说,更重要的还是这身后之人。一个不要命的人,通常会在危及关头暴发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惊人武力!所以在战场上厮杀过的人,遇到普通江湖门派人士,又会多出许多胜算。”

小乙点点头道,

“这个我是知晓的,那日王刘两家对战,那向天狼向大哥便是军武中人,义气深重,终是以命相搏,竟然一连斩杀了众位高手!不得不让人佩服!”

叶风微微一笑,

“这四兄弟我也听说过,在这大理国西北也算是头一号的人物,有胆有识,十年前来到这里,本想与大理高手切磋一番,怎料我这出了变故。哎,可惜了如此好汉。”

小乙突然来了兴致,

“风叔,我有些好奇,以前你是使的何种兵器?我想,定然是绝世神兵,超凡出世之作!”

叶风晃了晃头,大笑起来,

“这江湖沽名钓誉之辈太多,能让我亮出兵器之辈少之又少。这大理国加起来也不过三五个,你说的那向天狼,或许能与我战个三五合。”

说完叶风向白猿招了招手,比划了一阵,白猿起身朝洞中奔去。小乙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向天狼武力之强是他亲眼所见,叶风却说他只能接下三五合,这又是何等自信,又是何等的张狂。小乙眨了眨眼,问道,

“风叔,你说曾经游历江湖,难逢敌手,是否真的没有对手了,难道也没有敬佩之人?”

叶风微微一笑,看着自己双手,缓缓道来,

“就武艺而言,除了师父与三位师兄,用这几指也能数完。我师傅世间从未遇过敌手,不过他年纪已然不轻,现如今,只怕师兄会要更强上一些了。我师兄弟几个皆得师傅真传,武艺也大致相当,只是我为人较为狂傲,四人中也只有我到处惹是生非。不过人世间变幻莫测,没准在这十年中又冒出众多年轻好手。”

叶风不大愿意提起这些江湖好手,似乎也不太想讲述那师傅师兄之间的趣事,小乙虽然很是好奇,却也不好过多询问。忽的,那白猿飞奔而回,径直跳入泉水之中。它手中拿着一支银黑色枪尖,约莫有两尺长,尖头极是税利,另一端则可用于固定枪杆。枪尖隐隐泛起黑光,似是有黑色雾气在身上游走一般。小乙看着也觉神奇,

“风叔,这枪尖怎么与烛影一般,只是这浮光颜色不同。”

叶风咦了一声,说道,

“你还见过烛影呢!”

于是小乙将遇到范仁良和向家四兄弟的事简要说明,只见叶风微微皱眉,

“这老小子也是该死,太过自负,不过武艺倒是不错的。人们称他大理国第三杀手,其实单论武力,只怕这大理国只有一人能胜之,再加上烛影,只怕那第一之人要想取胜来也是不易。那第二嘛,名叫林梵,一生酷爱杀人,武艺不到顶尖,但人人都怕他,于是将他排到第二的位置。”

小乙来了兴趣,

“那第一人又姓甚名谁呢?!”

叶风苦笑一声,

“你不半月前刚见过么!”

小乙大惊,

“难道,难道是那位大师!!!”

童陆白青也听到动静,来到近前听这说法。三人都没想到,那和尚竟是大理国第一高手!叶风微微一笑,慢慢道来,

“这和尚本名连心,初一听这名字,倒是一点杀气也无。他出家前杀孽太重,因他而死之人不计其数,到后来竟是有些悔意出家为僧。可他的孽障又怎能就此消去!我早已听说此人,也想与他切磋一番,可万万没想到连心就是待人极为友善的宏度和尚,他当然深知不可力敌,于是引我来此雪峰,又下药重伤于我,把我害得如此田地,真是可恶至极,可恶至极!”

小乙到了此时仍然无法相信这和尚竟是这般恶人,他叹了一口气,又听叶风说道,

“这和尚已死,也算是为世人除去大恶,不必挂怀。我是师傅的关门弟子,师傅早已避世而居,我这一路行来也是各方打听,却丝毫也无消息。师兄三人,一人为将雄霸一方,一人了无牵挂逍遥世间,另一人却只顾贪玩,师傅这么多弟子怕是也没个传人。小乙,你要愿意,就拜在我门下,我教你一身本事如何。”

小乙大惊,忙道,

“风叔,我,我,我……”

“你什么你,快叫师傅啊!”童陆一听,急忙推他身子,大声向小乙叫道。

小乙受宠若惊,连忙道,

“师傅,请受徒儿三拜。”

小乙就在这泉中跪了下来,将头埋入水中,磕下三个头来。

白青拍着手笑道,

“小乙哥,你以后可不能再欺负我和陆陆了,否则我可要告诉风叔,让他好好治你!”

童陆打趣她道,

“白青,小乙哥什么时候欺负过你,就只有你俩欺负我的份,我还没说,你倒先攀上关系了!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啊!”

三人打闹在一团,叶风好长时间无人陪伴,也是笑得合不拢嘴。叶风取过那银黑枪尖递给小乙,小乙赶忙接过,听叶风所言,

“我们这一门本是单传,可到了师傅这里,他摒弃祖训,硬是收了四名弟子。不过到了我们这辈,只怕又只有单传了!”

叶风苦笑起来,又接着道,

“师傅武学博杂,收藏的神兵也是众多,他各传我们一件兵刃,又将其余神器一一毁去,说是太过博学并非好事。最终剩下的只有刀枪剑戟四样武器,皆是由唐末名家以万年陨石炼制而成。师傅常说这刀枪剑戟排在兵器榜最前,必有缘由。师傅本要按顺序给我戟来着,可我更喜枪,于是强迫二师兄换了一换。师傅说那古时名剑虽说名气很大,若论实战,定然不是当今利器之敌。所以我们都相信,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人是如此,那人造之物也必然如此。我双眼已瞎,没多大用处了。看你心善有义,索性便把这枪传给你,希望你能善待于它。”

小乙手握枪尖,满眼坚毅之色。叶风拍拍他道,

“别这么紧张,枪是死物,不能代表什么,还是要看你自己。从明日起,我便传你枪法。”

小乙点点头,正要说话,又听叶风道来,

“对了,练枪前,再去打头岩羊回来,好长时间没吃了,还真是有些想念了!”

说完叶风便起身,穿戴好衣物,往洞里去了。

童陆脱掉外衣跳入泉中,舒服得大叫起来。水花溅在白青鞋裤之上,白青在泉边向他拨水,童陆还击,白青气得四处乱转,不时扔下石头,童陆一见急忙钻入水中,不过也仍是吃了好几记。小乙看着二人嘻闹,又看着自己手中枪尖,一种幸福之感油然而生。

第二日起,小乙便开始学枪,他以棍为枪,倒也学得有模有样。叶风只是教与他持枪出枪手法和一套基础枪法,其余就凭他自已领悟,叶风倒也不是严师,只偶尔指点一番。小乙但觉奇怪,叶风双眼已瞎,却仍能指出自己不足,对他更是钦佩不已。这枪练了月余,小乙对使枪已然有了些许心得,对那扎刺点拨等枪技也烂熟于胸,只是在实战运用上还欠缺火候。白猿与小乙已然混熟,小乙练功之时,白猿总是在一旁观摩,不时发出异样叫喊之声,有时兴奋有时轻蔑,似是能看懂小乙枪法好坏。叶风见他精进如此神速,想起当年跟着师傅练枪情形,也不由得心生欢喜。

童陆初时还觉这里有趣,还能泡上温泉与白猿为伴,可没过几天便吵嚷着要去大理城找姐姐。叶风也不理他,只是说身体还没养好,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童陆看他身体都快把小乙衣衫撑破,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白青看着小乙练武辛苦,既是心疼,又是为他而高兴。何况那叶风说这是绝佳的练武之地,能让小乙在短时间内有大副提高。她虽知叶风身体恢复得极快,却也丝毫未提离开之事,气得童陆好些天都不理她。叶风不走,那小乙当然也不会走,童陆也只好整日牢骚个不停,每当此时,众人和白猿都不理他,他知自讨没趣,也只是嘴中嘟囔几句,不再言语。

又不知多少时日,这日清晨,童陆用小棍在地上画着圈圈,看起来闷闷不乐,没了魂儿一般。叶风走到近前对他道,

“小陆,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童陆白他一眼,

“这里整天都在雪雾之中,是什么日子又有何分别。”

叶风轻笑道,

“这里只是常年有风起,卷起那雪沫罢了,站在这上面山峰之上,那可是纵观大理的好地方。”

童陆兴奋得跳了起来,

“意思是说今日咱们便能一起下山了么?”

叶风微微点头,童陆一把抱住他,

“好风叔,咱们这就走,这就走!”

小乙白青听说要走,赶紧收拾物事,又取过吃食装入包袱之中。来到泉边,叶风抚摸着白猿,似在与它道别。小乙疑惑问道,

“师傅,为何不带上它一起?”

叶风轻叹一声,回道,

“它本就属于这雪原,若是与我等一齐下山,也活不多久,更何况这江湖险恶,我们也不能护它一世。有这么方福地,让它在这里颐养天年,可能也是它最好的归宿了。”

叶风停了一下,又道,

“这些日子以来,我时常注意到它,白日虽对我们多有亲近,但几乎每日夜里都会爬到那悬崖下边,想来也是不愿与那秃子分离。我们还是顺着它的心意吧。”

童陆白青上前与白猿道别,白猿呜呜低嚎,似有万般不舍。小乙紧紧抱住白猿,白猿不停拍打小乙后背,似兄弟般互道珍重。正分开时,小乙手中一紧,被白猿拉住,白猿伸手指向悬崖,小乙明白它这是要带他一同下去。小乙向白青童陆点头,与白猿一同攀岩而下。

只是片刻,小乙白猿一同上来,白猿手中抱着一只酒坛,叶风鼻尖,大笑起来,

“好小白,咱们最后再喝上一坛!”

说完便取过酒坛喝了起来,叶风极是爱酒,滴酒也未漏下。小乙三人也轮番饮酒,只是这酒比之前那坛来得爽利许多,酒味甜淡,连白青也能喝上不少。只听叶风哈哈大笑起来,

“这老和尚还真会享受,竟是藏了这许多酒水,不过都让我喝了,哈哈,哈哈!”

白猿与四人轮番喝酒,片刻就已经喝完。它看着四人,眼神中有些惆怅。白猿来到崖边,向着崖外大吼一声,又回望了四人一眼,然后下到山崖之下,再不见猿影。

叶风抄起雪来抹了一把脸,大声道,

“走吧。”

小乙三人又在四周流连一番,才带着叶风朝峰顶而去。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