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〇 大战在即一触即发,人仰马翻深陷重围

五〇 大战在即一触即发,人仰马翻深陷重围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罗平竟是亲自带人来了,更可怕的是,他们全副武装,来得又是如此迅猛!难道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巧合,高大可刚一出了百丘岭,便遇上了他们?小乙四下看了看,并未见着高大强的踪迹,难不成,这情报并非他带出去的?小乙心头疑虑重重,静下心来,一动不动守望着远处。

罗平解开单衣,露出大片胸口,他不时拍打几下,如此这般,倒像是在挑衅对方。不过这族夷人也真够沉得住气,自己的同胞被杀之后还要受此侮辱,却仍然没有一人暴露行踪!不过小乙知道,他们都在等待一个最佳时机,这样的侮辱挑衅和杀戮,他们必要加倍偿还!

罗平把自己的长刀往头顶一指,大队人马停了下来,他们似乎寻觅到了一些异常气息。整个队伍开始慢慢移动起来,这战事一触即发,小乙哪能不知,他凡一横,从这小山这上跳了出来!身边人没能拉住小乙,为了大局着想,也是没有跟他下来!

前方队伍瞬间定住,他们都是一惊,不过更多的,只怕是好奇。罗平骑在马上,遥望过来,他眼力不错,立时认出了小乙。他大笑着招小乙过去,小乙当然不会拒绝,手持上棍慢慢靠近过去。

来到跟前,罗平的手下倒是没有太过警惕,因为与罗平亲近的这些位,当然也是认得小乙的!

还是小乙先开了口,

“难不成,这里有你的敌人?”

罗平笑道,

“不用担心,你不是我的敌人!”

小乙正好说些其他,看看是否能够说动他们,又或是将他们引到外边去。

“是你派人来杀我们的?”

罗平脸上略显遗憾,抱歉道,

“小乙兄弟,我,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小乙呵呵笑道,

“好个身不由己!你的性命也是我们救的,为何反而恩将仇报!”

罗平道,

“小乙兄弟,现在不是说这的时候,待我剿灭了夷人之后,咱们再来解释个清楚!”

小乙回道,

“夷人?夷人连夜走了,你们马儿再快,出了这岭后,又如何能够追得上?!”

罗平问道,

“他们走多久了?”

小乙反问他,

“高大强什么时候遇上你的?”

罗平回道,

“你不用管那高大强,先告诉我,他们什么时候走的?!”

听这话,多半是那高大强报的信了!高大强走时,己方已经遇上了夷人,当然也就不必再藏着掖着了!于是,小乙回他道,

“他们知道高大强逃走之后就走了,此时,只怕已经快要出这岭去了!”

罗平手指南方,又问,

“可是往这个方向去了?”

小乙道,

“这个我可不知,不过倒是有这可能!”

罗平笑道,

“小乙兄弟,你往边上一点,我们这就要走了!”

说完,他又换了副无赖表情,又接着道,

“今日,就当我们从未见过,那事,哎,只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之人!”

小乙早就猜到是谁干的好事,这罗平再厉害,也得听上边人的话吧,所以这事,其实也不能完全怪他!

小乙让开道来,罗平向他微微点头,然后那大刀往前一指,所有人便一齐继续往前。小乙立在山旁,罗平从他跟前经过,向他抬了招手,问了一句,

“小乙兄弟,我能相信你的吧?!”

小乙没有回话,罗平淡淡一笑,回他,

“嗯,我相信你!”

说完,他又继续往前,小乙心中不大好受,可他更不愿有人死!

罗平没走几步,小乙听着前方破空声响,他大吃一惊,来不急多想,已然飞身而起,直扑那罗平而去!

罗平未曾想到有此一出,竟是没有任何反应,那箭眼看便要刺穿他的头颅!还好小乙即时赶到,长棍已然伸到了罗平面前,那飞箭稳稳击中长棍,小乙只觉手中一重,那飞箭来势可想而知!飞箭触碰到长棍,立时掉落下去,小乙注意看那飞箭,竟是要蓝尾长箭,作工极为考究,哪里像是普通人用的东西!

小乙大喊,

"什么人!"

小乙隐约见得有一个黑影闪现,又立时没了踪迹!

罗平此时也反应过来,抬起刀来,喝道,

"给我追!"

他身边窜出数十人,直往刚才那个黑影处狂奔而去!那人应该没有骑马,兴许还能够追得上他!

小乙正欲对那罗平说话,却听得侧方有人大声报告,

"夷人在山上!"

这话音刚落,各处也都响起喊杀之声,这临近大大小小十数座小山,也迅速被罗平的人马团团围住。双方立时厮杀起来,根本无须罗平下发命令!

小乙大喊,

"罗平,不要,不要!错了,错了!"

可那罗平双眼嗜血,早就化成了魔鬼那样,又如何能够听得进去!他双腿一夹马腹,马儿嘶鸣一声,狂奔起来,很快便奔走极远,小乙想要赶上,却又被众多人马挡下。

只要一人流了血,接下来,便是血流满地!这数上万人间的恶战,也只需要一个触发点!小乙心中恨极,射箭那位又是何人?他会是叮当的族人么?如果真是,他又为何会突然发作,挑起战事?!难道他不知道,即便罗平死了,这一战也绝对无法避免,甚至会更加惨烈!如若不是,那他又会是何人?是特意想要挑起事端的有心之人,还是为了看场热闹,不顾他人生死的浪人?!小乙四下搜索,想要寻到那人踪迹,却又如何能够寻着!罗平的喊杀之声极大,小乙辨认出了方向,便往他那方赶去!

前方人马四处乱走,小乙左右躲开,行进得十分好艰难!右侧杀出一人一马,直往小乙身上撞了过来,小乙这次真是避无可避,没办法,只好出手,长棍弹到马儿头上,自己借这势头往后退了几步,马儿身形一晃,从小乙身边滑了过来!小乙没想,那马上之人却是满眼的怒意,一把弯刀已然快要伸到他的脖颈。小乙抬棍格挡,那人另一手那刀也到了跟前,小乙长棍一拨,将那刀向中抬起,这才没让双刀伤着自己!

小乙再看那人,把马拉住之后,竟是又往小乙这边杀来!看来,在他的眼中,小乙比那夷人还要可恨!他为何会这样,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小乙心中只一个念头,这人兴许就是那日夜里来刺杀他们死士中的一位,若非如此,又如何能够解释得了!

小乙不想与他打斗,可那人的双手却没有任何放松的势头!刀影轮转之间,那人竟是稍稍占得了上风!小乙渐生怒意,这般咄咄逼人,难道自己还会怕你不成?!疯了,疯了,既然这样,那自己也没必要有什么保留,先杀个痛快再说!

小乙长棍弹射而起,直往那人腰腹之处扫去,那人双刀在前,意欲格挡,小乙却是在中途换招,棍尖向下一点,正正好击中那马儿眉眼之间。马儿吃痛,疯也似的弹跳起来,那人又手持刀,无法即时收住,于是整个身子扑到马儿头顶之上,马儿再那么一收,便把那人扔了出去。

那人飞起之后,直直摔向另一人马,那人和马被砸了个轻伤,不过应该也没有什么要紧,他们略一调整,这小小的混乱也就平息了下来。

那人下了马儿,嘴角带着些鲜血,手持双刀又向小乙这边攻来!

小乙大声问道,

"为何难为于我?!"

那人道,

"与恶贼一道,杀我族人,杀我亲弟,这等深仇大恨,岂能不报!"

听了这句,应该不用再解释了,这人必是之前前来行刺的死士,或者,至少是知晓其中情况之人!

小乙怒道,

"无论青红皂白就来杀人,我若不还手,现在已经成了你们的刀下亡魂!"

那人的双刀眼看就要过来,可小乙长棍在手,哪能容是他近身?!一弹一拨,一棍点到那人右手之上,他再握不住那刀,只能眼睁睁看它掉落下来!

小乙冷笑一声,对他道,

"若是有那真本事,那就快些使将出来!"

那人没去拾起掉落的刀,只用左手往前攻来,小乙应付他的攻击,该是轻松得很!可是,他发现有些不大对劲,这周围竟是慢慢围拢了十多人过来!这些人眼中只有小乙一人,哪管其他人是否杀了别人,又或是被别人所杀!

没办法,少一个对手便增加一分胜算!小乙长棍陡然加速,棍尖立时笼罩住那人,他的刀与小乙长棍同时击中目标,只是那刀击中了长棍,而小乙的长棍却是桶到了他的胸膛之上!这一下力道不轻,那人口中鲜血喷涌而出,把他自己的大刀染成了红色!

再看这周围十来骑,皆是要把小乙吃下的模样,小乙心一横,喝道,

"不怕死的,那就一齐上来!我倒要看看你们加在一起,又能有多少胜算!"

四人骑马冲了过来,也都是用刀,不过只一人双刀,另外三人只有单刀!他们来势极猛,恨不得一刀便将小乙砍成两瓣!小乙此时也是怒火中烧,也是起了此杀意,他侧身躲过一人横刀,顺势往地上滚了一圈,长棍从下而上,直直攻向另一人的喉头!那人也是不要命的招数,因而才会有些破绽,可他仍旧不收,想要与小乙来个同归于尽!小乙当然不傻,自己的命可是不能随意糟蹋!他长棍往回一收,挡下对方一刀,长棍棍尾变头,绕了一周,从上而下反打了过去!这一招当真怪异得很,那人没有防备,被狠狠击中头顶,立马飞了出去,再也不能动弹!

另一人见些情形,也是催马上前,补充上了那人缺失的位置!又是四骑围攻,四人配合还好,给小乙造成威胁的同时,也不至于伤着自己人!可这马上作战,最是需要宽敞空间,因此他们都略有收着,没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所以,他们这般攻来,也只能是给小乙产生一些威胁罢了!小乙左右闪转,上下腾挪,不时给对方人或马来上一记,以一敌四,竟是稳稳占得了上风!

对方略显着急,两匹马儿撞到一处,其中一匹撞得头破血流,扑倒在地之后,便再也起不来了!马上之人受了些轻伤,他弃了马儿,直攻上来!眼看他这般杀来,其余众人也都下了马儿,一齐围拢,将小乙团团围在当中!这样一来,小乙反倒是觉得有此吃力,这些人都不是好惹的主,此时又是不要命的状态,小乙应付面前几人已然不易,这身后又了数人攻来,渐渐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他们都不要命了,那自己还在保留些什么!小乙狂怒,长棍一扫,逼退前方几人,他反手一拉,长棍在头顶之上划出一个半圆,棍尖往下,正正好击中了后方一人前额,这一棍直把他额头打烂,陡然见着脑壳里边的浆水迸出,也是怪吓人的!

这人眼看不活,旁边两位也被惊着,略一迟疑,小乙的长棍也已经到达,往二人喉头之处各点了一下,看似轻描淡写,却是杀伤力十足!这两下应该直接打断了二人喉管,二人中招之后,脸色慢慢变红,最终换作青紫,没几时,性命也被交待在这儿了!

小乙抽身回来,长棍一端已然端上了枪尖,那枪尖仍旧是黑气游走其中,叫人一见心生寒意!

小乙喝道,

"怎样,还来么?!"

这都是些不要命的主,又岂会因战友死亡而怯场,他们更是疯狂而来,即便是死,也要把小乙一同带走!小乙眼见他们再说不通,也是不再留情,十余招后,又杀伤二人,自己的势头也就更盛了!

若是只对付这十来人,小乙倒是很有信心,可他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战局,当然,不会有人来帮他,新加入的,也都是要他命的主!小乙杀得越多,补充上来的人手就越多,这局势也就更加难以收场了!

小乙边打边想着如何继续才好,总不能被这数千人围攻,自己再厉害,体力也是有耗尽之时!他可是答应了童陆月儿,会平平安安的回去!所以,还得先想个办法脱身才是!

小乙先护住自己,往四周看去,只见各处都杀得不可开交,哪里能够找到一片净土!那山上的石头不住扔下,虽然大部分没能砸中人来,却也是造成了不小的伤亡!罗平的人马也不是省油的灯,几番突进之后,已是攻下了较小的几座小山!小乙能够见着那小山之上的惨状,一棵较大些的树上,竟是挂上了七八人的尸体!这应该也是罗平的手下故意为之,好叫那夷人看看他们的死相!当然,罗平的手下伤亡也不在少数,若是与那夷人死伤相比,只怕还要多出一些!不过,他们来的人多,若是以这比倒换下去,他们最终也能得胜!

怎会成了这个样子,小乙好不苦闷!想要救场,自己却是深陷其中,一时之间也是逃不了来!此时围攻小乙的十来位也变得聪明了,他们不再舍命冲锋,而是相互配合起来,目的当然只有一个,便是要将小乙耗尽小乙的气力,最后再轻轻给他补上了一刀!

他们想得到好,可小乙经过这两个月的苦练,体力大增,要想耗尽他的心力,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如此这般,周旋了小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又才一齐用尽全力狂攻上来!

小乙早就知晓了他们的路数,此时应对起来,也是容易了许多!他已经看准了要突围的方向,于是直往这边攻来,包围圈跟着他不住往那方移动,这一群人也是慢慢往那边的重要人物靠拢过去。

当然,小乙是要去见罗平,现在也只有他能够力挽狂澜!若是他能想得明白,或许就不会有那么许多杀戮了!可是,小乙虽然想得好,但他逼退对手的速度,竟是比罗平奔走厮杀的速度慢上许多,那罗平喊杀一阵,慢慢走远,在这一片杂乱之中,也是再也分不清他的位置所在!

小乙心中叫苦不迭,这样下去,又是要打到什么时候才好!他想看看叮当又在何处,可是四处小山长得也都很像,他与人打斗之际,又如何能够有功夫仔细辨认!小乙心中有些烦乱,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他努力控制自己情绪,又把精力转到了眼前来!不过,出路又在何处,他仍是有些迷茫!

小乙长棍翻飞,枪尖又伤到了两人!他趁胜而起,想要破开一条通路,可他低估了对手实力,还有,后方的几人,也早就看出他的意图,于是早早移动过去,若是小乙破了那处防线,他们也就成了新的肉墙!

小乙眼看无法突破出去,于是收棍回去格挡背后那人攻击,可小乙棍头刚触碰到对方大刀,那刀却是往后一收,改变了他枪尖行进轨迹,直直刺入了另一人的胸膛!小乙未有使力,那刀又是带着小乙长棍,将没入对方身体的枪尖拔取出来,往侧方一划,割破了另一人的喉咙!

拿刀这人与小乙靠得极近,他满脸淫邪,笑着对小乙讲道,

"我说小乙兄弟,看来咱俩又要再一次一同出生入死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