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二 携手并肩破开重围,天遂人愿远离是非

五二 携手并肩破开重围,天遂人愿远离是非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说完,小乙举起那破盾,直往一侧冲了过去,那边还未收拢过来,那破盾狠狠撞到了外围的盾墙之上。小乙这一下力道十足,那盾墙震颤了几下,若不是后方人多,就这一下,便能将它撞垮!经这一下,那盾再也支撑不住,从中断裂开来!

盾墙中间的长枪直出,没了盾,小乙整个人都暴露在外,那长枪眼看就要将他身子捅穿,可小乙也是早有防备,借着来势,往上窜了起来,这一下速度之快,那长枪枪头还未能触碰到他,他的身子已然不见了踪迹!小乙飞身起来,双脚在盾墙上一蹬,直上到了盾墙最高处!不过,那儿也有长枪等着小乙,两面齐齐击出,小乙在这空中,真是避无可避!小乙那长棍往那盾墙上狠狠捅了过去,枪头立时贯穿那盾,也同时把盾后之人一棍穿心!

五六只长枪从各方攻来,不过小乙早就用力在盾墙下方一点,往后飞跃回来!长枪没有离手,而它也是带下了一块盾牌,还有盾后已经戳死的那人!林梵哇哇叫喊着,也已经冲到了那缺口之处!刚才那盾后边有还有两人持枪,没了盾的保护,如何能够抵挡得住林梵这一击!林梵飞身而起,只是一刀,便将那两人一齐砍死!

对方眼见这盾墙破开了一个口子,也是赶忙调人过来补上!林梵只是一人,身子也无法始终保持在高处,可当他落下之时,小乙又已赶到,冲到了缺口之上,这一次,他又是带了一块盾下来!那长枪不时往二人身上捅来,却是一点儿也奈何不得他们!二人轮换而起,叫对方无法补齐!小乙抓住机会,又带了一块盾下来,林梵的大刀狂砍,敢露头的,也都被他一一砍了!

二人借着那对方长枪,一齐跳上到了那盾墙之上,后方有个数十人抵住,所以这墙才会如此结实!可此时,二人已然跳到墙上,刀光枪影轮换,对方又如何能够再困得住他们!二人不用商量,立马翻身跳入了人群之中,那长枪在此处无法发挥功效,便只是看那林梵的表演了!他大刀一来一回,便砍杀了好几人,再往后方踢上一脚,那盾墙便再也支撑不住,往里倒了下去,露出一个好大的缺口!小乙杀心不强,也只是伤得几人,叫他们暂时无法为难自己便可!可林梵却不这么想,他越杀越是兴奋,竟是忘了要逃了!

小乙大声叫喊,

“狗日快些走啊,你他娘的还没杀够么?!”

林梵听了这话,嘿嘿直乐,回道,

“哎呀,小乙兄弟骂起人来,还是差点儿火候啊!”

说完,他又把围攻过来的两人逼退,这移到小乙这边,

“人太多了,咱们快走,快走!”

小乙怒道,

“早干嘛去,你看那边,你还走得了么?”

林梵哎呀哎呀叫唤两声,回道,

“这还没完没了了!”

可二人没有其他选择,也只能拼尽全力,往一方杀将出去!

小乙觉得四周都是人,都是要来索命之人,他本是想要化解这数十年的恩怨,怎知反倒把自己陷了进来。现如今,又与这林梵绑在了一处,自己是正是邪,是善是恶,也已经完全分不清楚了!

小乙头顶和脸上都沾上了水,他没多在意,以为是林梵杀了人,被那血水溅的,可它却是没完没了,直把小乙全身打湿。小乙眯起眼来,抬头看向天空,哦,原来是下雨了!

这雨越下越大,小乙清楚见得前方事物慢慢消失不见,他觉得生子一动,有人拉住他手,小乙能够感觉得到他是谁,他朝着那人大喊,

“林梵,你运气好,这都死不了!”

林梵哈哈大笑,靠近过来,竟是抱过小乙头去,狠狠亲了一口,

“多亏有你啊,哈哈,小乙兄弟,咱俩命不该绝!”

小乙把膝盖往林梵肚腹之上一抬,正中林梵肚脐,林梵哎哟一声,回道,

“小乙兄弟,你可要轻点儿啊,难不成你对你的女人也这般粗暴么?!”

小乙狠狠一扯那林梵,喝道,

“快走,快走!”

这雨太大,看不清楚眼前事物,可小乙把那方位记得清楚,于是跟林梵一道慢慢摸过过去。数百人挤在周围,可他们不敢随意动手,这种情况之下,很容易伤着自家兄弟,因此二人走了出去,并未遇到太多抵抗!林梵心里也跟明镜儿似的,他混迹江湖时日已久,在这种情况之下,也不会迷失了方向,待到身边已无太多其他人时,他这才拉住小乙,为他指了另一个方向。小乙担心月儿童陆等人,也只好相信他,与他一道过去。

小乙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雨,倒是有些像是在那巨瀑底下练功那般,那些日子与林梵一同进步,此时又一同逃难,这种感觉,真是说不出的怪异!林梵这会儿倒是没什么话了,只怕也是雨太大,他一张嘴,雨水便要反灌进去吧!

林梵带着小乙走了好久好久,那雨终于小了一些,不过要想辨认清楚前方情形,也当真不易!这百丘岭中积水不易排出,所以到后来二人都只能涉水而行了,此时那水已然到了腰腹之处,在它里边游水也不是不能了!

雨小了点儿,林梵也终于能够开口说话了,

“这时节下如此大的雨,还一点儿征兆也没有,当真诡异得很!”

小乙回他道,

“你怎么不说是老天见不得你死,于是大手一挥,叫这龙王吐了两口唾沫,把你救了出来!”

林梵嘿嘿笑道,

“你别说,我正想说这话来着!哈哈,你看看,咱俩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小乙踢了他一脚,问道,

“月儿和陆陆躲到哪儿去了?!”

林梵笑道,

“嘿嘿,你也有求我的时候吧!”

小乙看着前方渐渐露出形状的大山,惊道,

“咱们已经出了百丘岭?这儿,这儿竟是一座巍峨大山!”

林梵笑道,

“可不是么!我也不逗你了,他们就藏在这山上,咱们上去便能见着!”

二人一齐往那边赶过去,小乙边走边问,

“他们藏在这儿,真的安全么?”

林梵拍着胸脯回他,

“安全得很!你去了就知道了!”

小乙不再多问,不过这山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之处,这林梵既然敢留他们在此,必然也是有些把握才是!雨小了许多,也不再那般压抑了!二人上山,爬了许久,见着一股清泉从山腹之中流了出来,水速不快,却是清冷异常!小乙用手抄起水来,洗了把脸,好似这一路之上所沾的雨水都带有污泥一样!

他问林梵道,

“这泉水也不知从何处出来!”

林梵指着前方不远处,笑道,

“喏,可不就在那儿么!”

小乙顺着这水往上又攀爬几步,果见那水从山石之间流了出来,这山腹之中,竟是藏了一条小小的暗河!小乙不由叹道,

“这山里难不成是中空的,可以藏下人来?!”

林梵拍起巴掌来,笑着回他,

“聪明聪明,一猜即中,和我有得一比了!你看看那边,还有那边!”

小乙往林梵手指方向看去,果见又有几股水流从山石之中出来,林梵笑着指向一边,又道,

“跟我来吧,就在不远处了!”

小乙跟在他身后,二人绕行片刻,来到一处一人多高的石洞,石洞顶部有那石笋倒挂,不时滴下几滴水来!洞中有两尺来宽的流水,往里看去,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楚!小乙轻声向里边唤了一声,声音在里边回响起来,好长时间方才停歇下来,颇为有趣!

林梵拉了他一把,说道,

“咱们的女人都在里边儿呢,走吧!”

小乙刚迈出一步,又停了下来,怒道,

“什么叫‘咱们的女人’?!你的女人是你的女人,可不能乱说!”

林梵笑笑,回他,

“好,好,你的女人,和我的女人都在里边儿呢,这下行了吧!”

林梵嘿嘿嘿笑着踏入了水中,小乙也学他模样,二人慢慢涉水逆行进入洞中。这外边阴雨绵绵,可这洞里更加潮湿,没走几步,身上脸上都似被水蒸过那般,很不好受!

摸黑走了一阵,林梵踏到了石上,说道,

“小心一些,前边注意头顶便好!”

小乙跟着上了石块,二人离开水后,顺着水流行走,也觉舒服许多。二人把头放在头顶处,以免那石笋伤着头颅,林梵碰上几个不大要好的石笋,也是用手掰断,仍到水里去了。在这水边没走几步,竟是听到了人声,

“小乙兄弟,是你们么?小乙兄弟,是你们么?”

这声音很熟,正是那罗五所说,小乙轻声回他,但也能传得老远,

“罗五大哥,是我,是我!”

林梵嘿嘿笑了起来,

“罗五老弟,你看吧,只要我出手,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二人往前几步,便遇着了罗五,罗五把手中的大刀放下,磕碰到石块,发出清脆声响,他一见二人,急问道,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小乙正欲回他,林梵却一把将他二人往里边拉,

“在这儿说个什么劲!咱们一齐进去,坐下来让女人好好伺候着,再慢慢说来!”

这里也真不是那说话的地方,小乙也并未反抗,三人继续往里行去,也不知绕了几次,终于到达了一处清静些的地方!这儿没了水,干爽了许多,头顶竟是带些微风,吹在身上,竟是有些发凉!小乙见前方有个小洞,洞里还隐约透着一些光出来!若猜得不错,月儿童陆他们也都在里边了!

小乙三人进来,发现这洞里竟是好大一个石屋,只怕装下个三五百人不成问题,石屋之内十分干爽,也要温暖许多,四周及头顶处不大整齐,不过也没那尖尖的石笋,不用担心它随时掉下来,将人扎死!这石屋之中正燃着火堆,三人围坐在火堆旁边,相互说着些什么,看他们表情之中,仍是带着许多焦虑!三人尽量没发出声音,慢慢移步到了跟前,那三人还在说话,并未发现三人。

月儿祈求着对童陆说话,

“陆陆哥,咱们到外边看看可好?”

童陆回道,

“咱俩去了也没用,命大的自然不会死,小乙哥就是这种命大的,所以,他可绝对不会有事!”

月儿低头看着火堆,有些失望,又道,

“可我还是很担心啊,若是他们回来,那,那我也能早些见着他们了!”

小乙不忍再逗她,于是开了口,反倒是把她给吓得蹦哒起来,

“这外边漆黑一片,你又如何能见得着正脸!”

小乙已然上前,把她抱在怀中,月儿一见小乙面,眼泪唰的一下流了出来,把小乙胸前湿一片,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小乙拍着她后背小声安慰,月儿倒也很快平复下来。

再看清玄那边,她虽然也很激动,但也只是两手揪紧,站了起来。林梵嘿嘿笑着走上前去,伸出双手,粗鲁的按在她左右脸上,然后把脸靠近过去,大大的亲了一口,发出的声响也是不小,直把童陆气得大爆粗口!

罗五很不时事宜的说话,

“外边什么情况,快些说说啊!”

小乙放开月儿,扶她坐下,自己也靠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外面可是全乱了套,双方大打出手,死伤无数!我和林梵也被罗平的人围攻,差点儿出不来了!”

小乙说得轻描淡写,可月儿知道,刚才二人经历,定然十分凶险,她想着想着,又是落下了泪来!

他说的太过简略,罗五听得一头雾水,林梵便把话头抢了过去,把这前前后后发生了什么添油加醋告知给众人知晓,不过,重点仍是在讲二人如何英雄无敌,如何智勇双全。几人只是听着,也没打断他话,他便讲得更起劲了。

说完之后,那五沉默下来,很不好受!

小乙安慰他道,

“罗五大哥,我,我尽力了!”

罗五道,

“罗平怎会如此糊涂,他以为他能杀得了所有人么,真是不自量力!”

小乙回道,

“这次他带来的人可是不少,人员素质也是极高,叮当他们虽然占了地利优势,可是却没有对方精良,怕是坚持不了多久!”

罗五问道,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林梵回道,

“有啊,你我一齐出去,把罗平带来的人一齐杀光不就好了?!”

罗五又怎会杀自己的族人,罗平又不会听从他人劝解,这可如何是好!

童陆沉默了好一阵,方才回道,

“小乙哥,你们说刚才下了好大的雨?”

小乙点头回他,

“确实是难得一见的暴雨,在那雨中,你连呼吸都成困难!”

童陆道,

“叮当之前派了人护送我们,带我们来到这儿之后,便回去帮忙了!他们临走之时说过,可能会下大雨,叫我们不要走远,尽量待在这里!”

小乙问他,

“你说这话,又有几个意思?”

童陆拾起一根柴火,盯着它的火焰瞧看,慢慢回他,

“我的意思是,那几人熟悉这一带的气候,能够看得出是否有雨!他们可以看出来,那叮当其他的手下,应该也能看出!如你们所说,那雨大得出奇,连面对面站着都看不清楚对方,这种情况下,没准儿就有了活路!”

小乙喜道,

“陆陆,你是说,他们会跟我们一样,趁着这大雨逃脱出来!”

童陆笑道,

“我一直觉得叮当很不简单,他们定是想过无数种应敌之策,今日遇上了罗平的队伍是,不也极为淡定的分散开来,躲入山中!”

小乙觉得有理,林梵也是大笑起来,

“哎呀呀,童陆老弟你和我想到一处去了!”

罗五听了几人说话,也是转悲为喜,

“若真是这样,那可是要少死多少无辜之人了!”

童陆忽的又换了一副表情,罗五觉得有异,问他道,

“童陆兄弟,你又怎么了?”

童陆皱起眉头,嘴巴闭得老紧,好一会儿方才再次张开,回道,

“我在想啊,他们若是撤走,又会撤到何处去?难不成,会撤到咱们这边儿来?!”

罗五蹭的站起身来,回道,

“这山极大,藏下这几千人,应该不是问题,就是怕那罗平不肯罢手,非要过来与他们打个你死我活!”

童陆问罗五道,

“罗五大哥,我突然想起一事!你可知攻打贵州城的那些夷人之所在?”

罗五直摇头,回他,

“我若是知道,那此时也不会在这儿了!”

众人又说几句,那林梵开始不耐烦起来,眯起眼来说道,

“待了这么久,也没个吃的喝的,弄得我浑身的不自在!”

罗五虽然对他杀害自己族人很是怨恨,但那些人大都是当日一同前往高大强的树屋,想要置众人于死的那群人,他考量一阵,还是没有说些其他,只道,

“这旁边藏有不少吃的,我去寻些过来!”

小乙要去帮忙,他却示意自己一人去便可!罗五慢慢走向那洞口,可是,刚一出去,却又不出声响的缩了回来,他压低了声音,对几人道,

“有人,有人过来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