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七 深陷迷阵失手被擒,涕泗横流戏鬼上身

五七 深陷迷阵失手被擒,涕泗横流戏鬼上身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只觉身子一晃,不由得往前跌出几步,长棍点到一人身上,这才借力稳住了身形!这雷声就似在耳边发出那般,小乙只觉双耳嗡嗡作响,好长时间之后,方才能够再听到声响!小乙如此,其余众人也是一样,被这惊雷吓得不轻!

小乙三人也是机警得很,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于是拼尽全力又聚到了一处,疯狂往外拼杀出去!不过,这罗平的手下,也都是经历过大阵势的,虽然被那雷惊到,可还是很快恢复了过来,他们迅速调整队形,又将小乙三人团团围住!前方出现好些盾牌,堵住了小乙三人退路!三人难得劈开一块,立马又有人来补上,林梵哇哇喊杀,却没能杀掉几个,气得他乱砍一通,更是没能伤着一人!

小乙心道不好,三人这般下去,只能是被他们慢慢磨死,若不能想个好办法,就只有一条死路了!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心道,这雷如此猛烈,怎的不再多来几次,然后大雨降下,把这火光全部熄灭,凭着三人身手,摸黑逃出生天,也不是不可能!可是,这雷已然过了许久,还是没有下起雨来。

又是一声惊雷,不过这一下,比之前那记要小上许多,雷声大小,在小乙看来也是稀松平常。三人此时陷入困局之中,好不难受!看来,那罗平早就有此计划,便是要来对付小乙林梵,没想到今日与他们一同前来的,还有叮当,这下可是赚大发了!

小乙大声说话,

“怎么办才好?聚在一处太过笨拙,分开又杀不出去!”

叮当没有回话,应付他人围攻已然十分吃力,哪里还有精力来想这些!林梵哇哇乱叫一阵,回他,

“咱们往那边杀去,把那小娘们儿抓起来当作人质!”

小乙道,

“即便抓了她,也是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吧!”

林梵回道,

“那也比没有的强!”

小乙看向铃儿那帐子,外围层层叠叠围堵了很多人,哪里能够突破的过去!

“你自己看看,你觉得能成么?!”

林梵往那边看了看,大骂起来,

“一个小娘们儿,用得着这么多人守卫么!奶奶的,早知道刚才就把她擒下,现在也就不至于这么被动了!”

小乙回道,

“我相信她,她与罗平,绝对不是一伙的!”

林梵道,

“我管她是不是一伙,若是再见了她,一定给她来上一刀!”

小乙还未说话,一排排长枪从四面往自己这方戳了过来,他大呼一声,

“小心,小心!”

这些长枪足有百十来根,小乙一看便知,这是针对小乙这些高手而等特意练习过的,为了就是要你没有更多闪躲的余地,将人当场诛杀!说时迟,那时快!小乙刚吼完那一声,枪尖已然到了跟前!小乙往后退走,撞大林梵后背,他也是被那枪阵逼退回来!二人身子一动,又被一人撞到,不用想,除了那叮当还会有谁!那出枪迅速收回,从它们之间的空隙之中,又立时现出了另外数十只枪头!小乙大惊,不由叫喊出声,

“妈的,这比被乱箭射死还要惨啊!”

林梵眼见就要被那枪头桶到,立时发狂起来,他并不常有这等表现,只是现如今已到了绝境,非得暴发出来才行!那大刀轰轰作响,小乙和叮当默契的蹲下身形,叫他能够施展得出来!那刀杀伤范围立时多了数倍,被他砍中的枪头,直接被削掉大半!大刀急转,又往另一方攻去,砍开一条缝,把正中那人脑袋瓜砍成了两瓣!小乙二人专攻下路,配合防御,林梵正面对敌,负责主要杀伤,这样一来,竟是把对方逼退开去!小乙早知道林梵的厉害,也是早有准备,可此时见了,仍是心惊不已!

林梵大喊,

“来啊,来啊,不怕死的就快些过来,爷爷送你们下地狱!”

对方换了阵形,小乙见有人从那人群背后扔了网过来,他们竟是想要用网来把自己困住!林梵一见,哈哈大笑起来,

“小儿把戏!想用网将我们困住,真是太过天真!”

那网虽然不大,但扔得相当之准,直往三人头顶上扑了过来!林梵往前几步,大刀向上一抡,立时便将那网砍成了两片,分别散落在三人左右两侧,他大笑不止,

“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爷爷倒要好好领教领教!”

林梵话刚一完,从两个地方飞来渔网,与刚才那只大小相仿,只是这两只网乃是细网,不如刚才那只结实!林梵砍断一只,叮当手中长剑也没闲着,把另外一只也给划开!林梵正得意间,又有四五张网先后过来,小乙身上没有长刃的武器,于是这网便只能由林梵和叮当来应付了!不过还好,这二人手中兵刃也都是不凡之物,那网哪里经受得住它们的摧残,很快就只剩下尸首两边了!小乙倒也没有闲着,把这些破网往外围丢了过去,若是不注意踩到网里,没准还能将人绊倒!对方发现这招不太管用,反而还会影响到自己,于是又再次改变了策略!

他们四人一组,竟是带出了不少长长的铁链出来,两人抬起一头,往外一跑,那锁链拉直,然后往三人这方拦了过来!这一条两条还好,可一下多了十来条锁链,可是不大好防!林梵挥刀去斩那链锁,对方却是把手一松,林梵大刀砍在上边,没能吃上力,那链锁没能砍断,摔到了地上!锁链两端之人立时又把它拾了起来,再次绷住往三人这方奔来!林梵气得哇哇大叫,疯狂大砍起来,虽然砍断了两根,但大多数还是没能伤到它们分毫。叮当也尝试着去砍那锁链,可他也遇到了同样问题,这剑劈斩一阵,只是斩断了一根而已!小乙主攻向持锁链之人,他这长枪倒是起了些作用,不过相隔较远,攻向一侧确实能将他们压下去一些,可另一侧却是无法顾及得到!这样一来,好似更加难办了!

小乙拉住两条铁链,想要拉住它,将对方带过来!可对方轻轻一放,那铁链软绵绵的握在小乙手中,他想把它收回来,可另一条却又是补充了上来!他去对付另一条铁链,刚才夺下的那条,又迅速被人抽走,直把小乙气得大骂起来!林梵听他骂了几句,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归笑,三人的压力可是越来越大!那铁链足有二三十根了,上下翻动,左右配合,竟是把三人裹在了中间!这真是小乙从未见过的阵势,如何破解,一时之间,又如何能够想到!林梵大刀狂砍,铁链断了一根,可是,那刀未来得及收,却是被另外四根铁链缠住,林梵想要回刀,手臂之上也被缠了两圈,那么多人一齐用力,林梵又如何能够承受得住,大刀脱离开去,林梵的手肘也已然脱臼,铁链继续过来,很快便将林梵身子缠住。两边人用力一拉,林梵大叫一声,已然被抬到了半空之中!

小乙想去救他,可也是自身难保!他不愿长棍被人夺去,收到了自己怀中抱住,可他身子也已被绑上,几十人一齐转动,很快便将他缠了个结实!叮当身手不如小乙林梵,此时也是四仰八叉,被铁链绑住抬到了半空!林梵还在使力,可他已然没了大刀,手上伤势也重,做这一切,也都只是徒劳而已!

“没想到啊,老子竟是栽到了你们这些小杂碎的手里,我不甘心啊,不甘心!”

林梵抱怨道,小乙听了,却是觉得有些许的抱歉,回道,

“你会不会怪我?”

林梵笑道,

“我既然跟你一齐过来,那就是把命交到了你的手上,死就死了呗!”

小乙呵呵笑了一声,

“你这恶贼,没想到还是有讲义气的一面!”

林梵笑着回他,

“难道你没发现我可爱的一面么!”

小乙哈哈大笑起来,林梵陪着他笑着,二人似一对同上刑场的老友那般,对死亡没有一点惧意!

小乙停下笑来,说道,

“若是有酒,我倒真想敬你一碗了!”

林梵哈哈大笑,

“你小子从没有好生敬我一杯,临了临了,还是想通了吧!”

小乙道,

“只是吃碗酒,并没其他意思!”

林梵嘿嘿笑着,那叮当也开了口说话,

“我自小便在这儿长大,没多少见识,这些日子看到你们,打心底里觉得羡慕!若是有来生,那我也不顾一切,去看看你们的江湖是个什么样子!”

小乙笑道,

“提醒一点儿,若是遇到了这家伙,还得小心一些才行!”

说完这句,三人一齐笑出声来,一点儿不把周围的百十来人放在心上!

“等死的人了,还好意思笑呢?!”

有人说话,小乙瞅了那方一眼,是那个罗平的手下,看这情形,这边的布阵都是由他来安排的!

小乙笑着回他,

“你倒是管得宽,笑也碍着你事儿了?!”

那人收了笑意,冷冷说道,

“夜闯我大营,便是死罪,你们可还有什么说话!”

小乙哈哈大笑起来,回他道,

“这话已经有人说过了,你实在不用再说一次!”

那人怒道,

“死到临头,还敢这样对我说话,来人,把他们的头砍下来,挂到大旗之上,明日一举将那山上的贼人拿下!”

那人说完,立时有人拿刀上来,先来到林梵那儿,林梵却是不干了,对那人道,

“我说,你怎么不先砍他俩啊,你看啊,他俩年轻一些,这样的好事,还是先照顾照顾年轻人才好!”

来砍人的那位听了这话,也是一愣,回望向发布命令那人,那人恶狠狠道,

“废什么话,就从他这里开刀!”

来人举起刀来,正欲砍下,那林梵又喝住那人,祈求着说话,

“不对不对,这事可不大对啊!”

那人竟然开口回他,

“又怎么了?”

持刀人听他说话,停下刀来,林梵这才回话,

“你看看啊,我们三个一齐来的,又是一齐被你们拿住,你若是先杀我,是不是有些不大合适啊!”

那人听了,摸着脑袋又问,

“那,那你又要怎样?!”

林梵嘿嘿笑道,

“我们三人既然一齐过来,那就该一齐死!你这么多手下,挑出三个刀法差不多的,应该不是难事,你就行行好,多派两个出来,让我们一齐痛快付死吧!”

那人嘴角颤抖几下,回他,

“还,还有什么要求?!”

林梵陪笑道,

“多谢大人!还有那么一个小小,小小的要求,若是可以,那我做鬼也会去孝敬你的祖宗!”

这话说得叫人好不难受,可看那人表情,却是十分受用的!

“什么要求,快快说来!”

林梵道,

“我的刀不是被人夺了去么?若是你们用我自己的刀来结果了我,那我也算死得其所了!”

那人哈哈大笑,回他,

“这又有何难!来人,取了他那大刀来!”

林梵的大刀被带了上来,交到他眼前这位手中,小乙二人那儿也是各派了一人过去,三人准备好了一切,静待那人下令便要将三人砍了!

林梵当然是在争取时间,小乙和叮当也是明白的!三人被这铁链制住,对方若是加力,铁链锁死,任凭三人如何用力,都很难将其打开!所以,唯一的机会,便是把身子放轻松一些,摸清楚铁链走势,对方力道减弱之时,自行挣脱开来!小乙也知道,林梵叫他们一同下手,也是想为三人都争取一点儿机会,大刀落下之时,若是自己身子一动,没准便能够将刀砍向铁链,自己趁势而起,也许真能脱离开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说得容易,做起来却很难,若是对方没有一点儿放松,刀手素质太好,又或是自己到时根本无力作出反抗,那也只有慷慨付死了!

林梵的表演还没完,他忽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大声哭喊起来,

“我的小玄玄啊,我对不起你啊,让你这年纪轻轻便守了活寡,以后又叫你怎么活啊!我林家就我这一条血脉,你也没给我生个一儿半女的,这就要绝后了啊,啊,我不甘心啊!”

那人听了却很开心,似乎听到他人痛处,有种莫名的快感,他不急着下令诛杀,却是停下来看林梵表演。小乙见了,心中了然,于是配合着林梵讲话,

“笑话,若不是你用强,那小尼姑会跟着你走?!你若是死了,正合她的心意,她这后半辈子,也才有机会好好做人!”

林梵大怒,

“放你娘的狗臭屁,小玄玄是心甘情愿跟着我的!她那么乖,怎会骗我!”

叮当也加入了他二人表演,大声说来,

“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可你也是快死的人了,我也就发发慈悲吧!你的,哦不对,并不是你的!那个小尼姑,她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也不知道是不是你的!”

林梵口水鼻涕一同喷涌而出,回头大声回他,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小玄玄,她,她怀了我的孩子?!”

叮当呵呵笑道,

“当然不会有假,阿伯的医术你也是见识过的,他确认过的,岂会有错?!”

林梵听了,哇哇叫喊起来,

“天不绝我林家,天不绝我林家!好,好,小玄玄定会给我生个儿子,我林家也算有后了!”

叮当又道,

“小尼姑的身子似乎不大好啊,想要留下你的骨血,定然不易!更要命的是,她似乎不大愿意为你生下那孩儿!她偷偷找过阿伯,要他为她堕胎,阿伯从不伤人性命,所以没有答应!”

林梵鼻涕都流进了口中,他大吸一口,然后又吐了出来,

“不可能,不可能,她怎会不要她的孩子,她怎会不要她的孩子!”

小乙道,

“人家好好的出家人,被你拐骗出来,已经是奇惨无比了!你现在连命都快没了,又还要人家为你生孩子,这个要求还真是有些过分!”

林梵怒道,

“我虽然死了,但我还有好多好多金银财宝,足够买下万亩良田,叫她这一辈子都不愁吃喝,这还不够么?!”

小乙呸了一口,回他,

“屁话,你死都死了,又如何把东西交给人家?”

林梵转而面向那人,哭诉道,

“大人,我,我还有一个小小要求,若是你能答应我,我的宝藏,分你一半,我死了,也会感激你的大恩大德!”

那人听了这许多,也多少猜到了一些,倒是有兴趣了解一下林梵究竟想说些什么,

“说来听听!”

林梵恳求道,

“我的女人此时也在山上,她身穿着僧尼袍,大人一见便知,还请大人保我妻儿性命!往北出了岭子,再朝东边行上几十里地,那儿有处大瀑布,瀑布里边,我藏了万千金银!大人可随意取用,不过,还请留上一些给我的妻儿!大人如此光明磊落,这点小小要求,定会满足我的吧?!”

那人点点头道,

“你这家伙虽然作恶多端,死前倒还是有些情义!我答应你,不杀那尼姑,至于钱嘛,倒是好说,好说!”

林梵喜极而泣,又道,

“谢过大人恩德,定当铭记于心!来吧,杀吧!”

小乙和叮当也都调整到了最佳角度,只待那刀手下刀!

刀手刚举起刀来,却又是一声惊雷,电光直通向了人群当中,把这四周映照得似那白昼一般!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