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一 元神归位尚在人间,有惊无险好事成双

六一 元神归位尚在人间,有惊无险好事成双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迷离的双眼逐渐睁开,又过了好长一阵,眼前的事物这才慢慢变得清晰起来。有三人,二女一男,男的凑得最近,乐得口水都快掉进小乙嘴中,

“小乙哥,你醒啦,我就说嘛,区区一个落雷,如何能够伤得着你!”

小乙盯着他又看了片刻,艰难开口,咦,他还能说话,只是嗓子沙哑干裂,说上一句便似要喷出火来,

“陆陆,怎么是你?!你也死了?”

童陆一手轻轻探到小乙额头,眼珠子转了几下,笑着说道,

“还没回过神来呢!小乙哥,我没死,你啊,也没死!”

小乙闭上眼来,努力回忆,良久方才睁开了眼,

“我没死?我竟然没死?!”

童陆轻轻拍在他脸颊之上,回道,

“可不是么!不过,也算运气好,只是去了半条命!”

童陆凑得近,挡住了月儿和清玄,小乙给他使了眼色,说道,

“你让开些,让我呼吸点新鲜空气!”

童陆早看出,呵呵让了开来,回他,

“好好,我让开,让开!”

月儿泪流满面,看小乙瞅见自己,于是赶忙笑了起来,伸手把脸上泪痕擦去,

“哥哥,你醒了,你都睡了三日了!”

月儿端了清水过来,喂给小乙吃了些,看小乙状态尚可,于是又给吃了些稀粥。小乙吃了,顿时觉得舒畅无比,这才说话,

“我,我已经睡了三日?!竟是这般久了!”

月儿嘟起嘴来,有些怒气,

“那家伙惹了事,一句话也不留便走了,真是没有一点儿情谊!”

小乙问道,

“可是说的那全身焦黑的男子?!”

月儿不住点头,回道,

“可不是么!我听那铃儿姐姐说,你们正在近处观察那神剑,可突然天上风云突变,然后便有雷电落下,把他所站的地方化成了一片焦土!还好林梵大哥早些发现不对,你们早些往外逃走,这才躲过了一劫!”

小乙问道,

“你听铃儿说的?难道她没受伤?!”

月儿笑着回他,

“有个强壮的男人一下把他给推了出去,她也只有一点皮外伤,没有大碍的!”

小乙咦了一声,问道,

“是叮当救了她?那,那叮当如何,不会,不会……”

月儿认真道,

“哥哥别要担心了,叮当大哥也没有性命之忧,不过他的伤势,较你们二人来说,要更重一些,兴许还要再过些日子才能醒来!”

月儿眼皮子耷拉下来,似是有些难过,

“兴许,这辈子都醒不来了!”

小乙道,

“竟是伤得如此之重?!”

月儿眼中泪光闪闪,轻声回他,

“是啊,连小二黑都没有办法,哎,我们也只有干着急的份!”

小乙一听到小二黑的名字,也是一惊,连忙问道,

“小二黑?他怎么也来了?!”

月儿摇头回他,

“我也不知道,他突然就出现了,然后为你们治了伤,又匆匆走了!我与陆陆哥问他去哪,他也不答,说是与你有缘,又是救了你一命!”

这小二黑行事怪异,真是一点儿了猜不透他!

小乙回味月儿刚才说的话,又想到一人,

“你刚说我们二人,除了我之外,另一人是?”

月儿看了清玄一眼,笑道,

“当然是林梵大哥啦!他与你一齐,伤势与你差不太多,所以,他应该也很快能够醒来!”

清玄看向小乙边上,温柔的笑了一笑,她仍旧穿着那身僧尼装,只因林梵说过,他喜欢姑子的衣服!

小乙“哦”了一下,轻笑着说话,

“这家伙命可真大啊!不得不服,不得不服!”

月儿为小乙揉捏着身子,又道,

“小二黑说,你可能一时半会无法活动,所以我便每隔几个时辰便为你揉捏揉捏,扳动扳动腿脚,你也能好得快些!”

小乙笑道,

“辛苦你了,月儿!”

月儿甜甜回道,

“不辛苦,一点儿也不辛苦!”

清玄掩嘴偷笑,对月儿道,

“你呀,还是别要太过用力了!”

小乙疑惑看她,月儿与清玄对视一眼,二女一齐偷笑起来。小乙和童陆傻傻看着她二人,不知发生了什么好事。

童陆还是忍不住问话,

“你俩笑得如此诡异,究竟卖得什么关子!”

月儿红脸,清玄向她挤了挤眼睛,兴奋说道,

“小乙,你啊,就要当爹了!”

这一句,着实把小乙吓得不轻,他似是再次被那雷电击中,瞬间失去了意识!良久,他方才恢复了过来,抓住月儿的手,急忙问道,

“月儿,月儿,这,这是真的?!”

月儿自然是无比的欢喜,点头回他,

“嗯,我,我们有孩子了!你要当爹了,我,我也要做娘了!”

童陆也是愣了好一阵,突然,他哇的一声叫喊出来,倒是把小乙几人吓了一跳,

“哇呀呀呀呀,这么劲爆的消息,你们怎么现在告诉于我,我的个天啊,哎呀,多,多啊,乱啊,咦呀,哎,哎,哎呀!”

童陆语无伦次,在这帐中乱走一通,小乙能见着他的头上流了许多汗,很快把颈部衣衫弄湿!

小乙激动得流下泪来,看着月儿的肚子,虽然没有太多起伏,但他知道,他在睡梦之中听到的话语,便是月儿和清玄的谈话,那个本来以为是自己转世娘亲的女子,便是他的月儿了!那肚中的孩儿,不是他自己,而是他自己的孩子!小乙再说不出话来,只是那般挺着!

月儿知道小乙想要干嘛,他轻轻抓起小乙的手,自己靠近过来,让他能够摸到自己的肚子,

“哥哥,你仔细摸摸,真的能够感觉到他了!”

小乙那手还未能使力,但已然能够感受得到,月儿肚子里的小家伙的脾气好像不是太好,狠狠踢了他一脚,小乙兴奋得想要大喊一声,可他怕吓着孩儿,还是忍住,

“月儿,他在动,他在动哦!他踢了我一脚,他的力气可是不小哦!”

月儿另一手捂住了嘴巴,眼泪哗哗往下滴落,

“是啊,是啊,我也感觉到了!他从未有过这般动作,他是感受到他爹了,所以才会刻意踢打!”

童陆不适时宜的跑到月儿身边,一把将小乙的手拉开,然后把耳朵贴到月儿肚子上去,

“喂,小小乙啊,你听到你干爹说话了么?嘿嘿,就是我啊,你快些出来,让二爹好好玩玩啊!”

月儿破涕为笑,回道,

“他还这么小,能听得懂你说话么?!”

童陆也不管这许多,又道,

“你若是听到二爹说话,那就踢二爹一脚,把二爹的脸踢肿怎样!”

那小家伙果然又来了一下,童陆和月儿都感受明显,童陆哇哇叫喊起来,

“哎呀,哎呀,他听到了,听到了!哈哈,哈哈,好唉,好唉!”

童陆跳了起来,不住拍着手,这帐子不够他折腾,他便冲到了帐外,给外边的所有人报喜去了!他竟是比小乙还要欢喜,就这点来说,实实在在叫小乙感动!

月儿拉着小乙的手,浅浅笑着,小乙问她,

“你是如何知晓自己有了身孕呢?也是那小二黑说的?!”

月儿点头道,

“他一见到我,便说有些异常,替我把完脉,便确定了下来!这小二黑真是一个神人呀,他只是看我脸色,便猜到了一切,他说,我已经有了三个多月的身孕,若不是他讲,我还真是一点不知!还好孩儿没什么事,要不我可要悔恨终生了!”

小乙笑道,

“月儿,你其实是有感觉的是么?!那日我见你扭扭捏捏,不想让我前去探营,应该就是有所察觉,只是没有证实罢了!”

月儿抿嘴,调皮笑起,回他道,

“真是什么都瞒不了哥哥!”

小乙想起梦中二女的对话,转眼看着清玄,问她道,

“清玄姐,我在梦里听着了,难不成,难不成你也有了?!”

这次换作是清玄红了脸,

“那小二黑说的,我,我好像也怀上了,不过,由于时间太短,他,他也没法确定!”

小乙笑道,

“哎,这林梵怎会这般好命!”

月儿笑笑,回他,

“若是他因此而放弃舔血生涯,那该多好!”

清玄也是这般想的,不住的点下头来。

小乙又问,

“林梵还没醒过来么?那雷电落下时,我记得与他一同处外围逃走,他的伤应该与我差不了多少!”

月儿道,

“小二黑也说了,他没什么大碍的,你就放心好了!”

小乙笑道,

“他有没有事,我倒是不大关心,我只是关心清玄肚里的孩子!”

月儿呵呵笑着,童陆又冲回了帐中,手舞足蹈自言自语,说什么以后要教他读书写字,吹牛打屁之类!小乙看他这般高兴,心中也是暖暖的。

小乙又问,

“对了,那个引雷的家伙走了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么?”

月儿点头道,

“从那夜之后,便再没人见过他了!他怎会这般奇怪,又怎会忽然出现来救哥哥你呢?!”

小乙微微能够动下头了,他轻摇两下,慢慢回道,

“谁知道呢,我只记得在岳麓山顶上见过,不过没有见着真容,这次见了也是在夜里,再加上他全身都已焦黑,又如何能够辨认得清楚!他来救我,兴许是别人的安排吧!”

月儿嘟起嘴来,也想不通,

“怎会这么多奇人奇事!”

小乙又道,

“还有一个怪人,你们也许都没注意到吧!”

月儿疑惑问他,

“除了小二黑和那人,还有别的?”

小乙认真道,

“你们可曾听铃儿说过,有一个人在她被人迷晕之后,用解药将她救醒过来!这样,她才能够及时出现,化解了双方仇怨!”

童陆忽的停了下来,说道,

“我听铃我说过此人,说是穿的白色衣服,听他说话是位男子,不过长得非常漂亮,比普通的女人还要漂亮许多!铃儿还说,他有一把剑,那剑在火光之下,竟是泛起了红色光芒!”

小乙微微点头,回道,

“陆陆,你是否也想起了一人?!”

童陆笑道,

“这是自然,除了他沈沐白,我是想不出还有何人能够如此匹配!”

小乙道,

“是啊,除了沐白哥,当真想不到还会有何人!”

月儿问道,

“沈沐白?他又是何人?!”

童陆回道,

“我们刚刚行走江湖之时,全遇到了一对姐弟,姐姐叫沈沐阳,这沈沐白便是弟弟了!他为了一个青楼女子杀了人,然后在我们的帮助之下来到了一处世外之地。原来,他把那女子葬在了那儿,然后回去报仇,虽然大仇得报,但自己也是受了重伤!他想要一死了之,却被我们拦下。后来,突然遇到了一个红衣女子,那女子飞箭绝计,厉害无比,我们没有能力与她抗衡,只好任她把沐白哥带走了!”

月儿咦了一声,又道,

“后来,就于没见过他们么?”

童陆点头回她,

“是啊,后来再无一点音讯!我们本来和沈家有些联系,可后来,他们却又突然举家迁走,不知去向了何处!”

月儿道,

“善于使箭的女子,哎,难不成那女子也在这附近?”

小乙哎了一声,想起那日一箭射来,若是自己出手慢些,罗平定是非死即伤!他不由得联想到这二人之间的关系,说道,

“那日有人射来一箭,差点把罗平给射死当场,没准就是这女子了!”

月儿把眼睛睁得老圆,又眨了两下,问道,

“难不成,手握神剑的那位,也是与他们一伙的?正是因为沈沐白与哥哥有些交情,所以才会出手相帮!”

小乙回她道,

“这倒是有些可能,但那女子为何要射杀罗平,这不是挑起事端,更加陷我于危险之中么!”

童陆道,

“管他是什么人,现在一切都恢复平静,咱们好生享受生活才是!”

小乙笑笑,回他道,

“也是,司得管他这许多,等我恢复之后,咱们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歇息一阵!”

童陆笑道,

“那不如就跟着叮当他们一同过去,知道的人都讲了,他们的新家美得不像样,去了,也都不会再想要离开了!”

小乙同意童陆看法,月儿也是直点头,

“是啊是啊,他们也都有邀请我们过去呢!”

小乙道,

“叮当受了重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方能醒来,咱们不如先在这儿住上几日,待他醒转过来,咱们再与他一同过去!”

童陆笑道,

“小乙哥,叮当现在可用不着你来操心哦!你想要去看看他,都得经过层层检查方可!”

小乙有些疑惑,

“为何会这样?”

童陆嘿嘿笑起,回他道,

“因为铃儿看上他了呗!”

小乙咦了一声,表示怀疑,月儿噗嗤笑出声来,

“哥哥,你可别听陆陆哥乱讲,铃儿姐姐是因为叮当大哥救了她的性命,这才如此小心照料!他们之间,怎会是那种关系!”

童陆不服,挺起胸来说话,

“怎么不可能,一个未娶,另一个未嫁,凑到一处,又有何不可!若是他俩结合,那这两族之间再无恩怨,必能成就一段佳话!”

小乙说道,

“陆陆说的不错,若是他二人真的在一起了,那还真是好处不少!至少不会再似仇人那般看待对方了!”

月儿这才笑了起来,

“你们说的也是在理!”

清玄也道,

“铃儿姐之前说的一本正经,若是二人真的能成,她想起之前说的,会不会羞红了脸,不敢见人呢?!”

说完,二女一齐笑出声来。

忽的,有个男声响起,声音有些沙哑,不过听起来却是离得不远,

“我说小乙兄弟,你投胎到娘胎了么,我好像听到你说话了!”

小乙哈哈笑起,回道,

“你这恶贼还想投胎呢,快些下到十八层地狱去吧!”

说话的正是林梵,他也醒过来了,与小乙一样,刚一醒来,还处在迷糊状态,只记得身边有个小乙!小乙好不惊奇,他二人在昏迷之中,竟然真的能够相互交流?!

林梵沉默下来,清玄凑到他跟前,笑着看他,他缓了好长时间,这才叫唤起来,

“哎呀,我的小玄玄!”

他嗓子都快被喊破,清玄安抚一阵,示意他慢些,他才慢慢缓和过来!

“我的个大神啊,我竟然还活着?”

小乙呵呵笑着,回他,

“你啊,本来早该死了,可是你运气好,有人天天为你祈福,这才助你逃生,你就偷着乐吧!”

林梵思索一阵,哆哆嗦嗦问道,

“我,我刚才还迷迷糊糊听到,小玄玄,你,你也,你也怀,怀上了?”

清玄羞成了一朵小花,不过还是轻轻点下头来,

“那小二黑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林梵瞪大了眼,双眼血红血红,好一阵才放声出来,

“啊,啊……”

他叫个不停,小乙喝道,

“你有完没完,别把我的孩儿吓着了!”

林梵停了下来,看了看月儿,很快明白过来,

“哈哈,哈哈!小乙兄弟,你说,咱俩是不是太有缘了!若不结个亲家,那就说不过去了啊!”

小乙呸了他一口,回道,

“想都别想!”

林梵不服,回道,

“人家说儿子随他娘,我家小玄玄生得这般美丽,我的儿子也定然俊得不成样子,你家闺女儿嫁给我儿子,那也算是占了大便宜了!”

小乙冷笑一声,回道,

“你若是生了个女儿,随了你的样子,那可如何是好!”

林梵回道,

“我要生个女儿,那你就得生个儿子,咱们这门亲事就这样说定了!”

小乙回道,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二人正在扯这有的没的,帐帘掀起,走进一个人来,见到小乙二人正在吵闹,惊声说话,

“哎呀,你们醒了啊,竟然还有力气吵架?!”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夜的命名术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近身兵王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