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五 事尤突然匆匆别过,结伴而行一路向东

六五 事尤突然匆匆别过,结伴而行一路向东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什么,风叔来过这儿?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童陆听小乙说起今日之事,不由得大喊大叫起来!月儿在旁边听得认真,轻声问道,

“小乙哥,你说那姓夏的阿伯,竟是轻轻松松打赢了林梵大哥?!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厉害的人物!”

小乙点头道,

“若非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可他确实就用一根柳枝废了林梵!”

月儿又道,

“我刚见林梵大哥手筋脚筋全都被弄断了,怕是,怕真是要成为废人了!你们说,清玄姐姐该有多么伤心啊!”

小乙叹道,

“这家伙作恶太多,这次能够保全性命已经是老天赏赐了。你没见他那贱贱的表情,即便受了重伤,也是叫人讨厌得很!哎,只是苦了清玄罢了!不过也好,叫这林梵没办法再次祸乱世间,也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童陆道,

“小乙哥,你说风叔究竟能有多厉害,啧啧,林梵在我看来,已然是战神般的存在,没想到啊没想到,风叔的手下竟把他打得一点儿招架之力也无,若是风叔亲自出手,莫不是会一掌将他劈死当场!”

小乙摇头笑道,

“哪有这么厉害!不过,师傅的武艺应该是在夏老叔之上,这点我绝不会有任何怀疑!”

童陆叹道,

“有这么个厉害的师傅,却是没有机会在他旁边,太可惜了!”

小乙笑道,

“师傅为天下百姓请命,这才是教给我的最重要的东西!”

童陆道,

“我可没这么大情怀,还是武功厉害些,不被人欺负才是王道!”

月儿还在为清玄担心,

“哥哥,你说,咱们把小二黑给找来,能不能治好林梵大哥的伤!我想,只要清玄姐姐在,林梵大哥绝对不会再伤害他人!”

小乙道,

“这小二黑神出鬼没的,也不知要去何处寻他!还有,他若是想来见我们,在那百丘岭中又为何会躲躲藏藏,不肯出来见面!”

月儿道,

“我总觉得他就在这附近,不知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小乙回道,

“月儿放心,我这就去与叮当说声,让他托人找找!”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叮当已然到了门口,问询是否可以进来,小乙将他迎了进来,叮当脸色不大好看,却仍想挤出笑来,可这一笑,就显得没那么好看了!

他进门后,看这里边就只他们三位,这才开口说话,

“林梵和清玄没在,我正好与你们说些事!”

小乙看他神神秘秘的,还有人守住了屋外,更是叫三人不安。

“我本以为林梵必死无疑,怎的又活了下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乙回道,

“你怎会知晓此事的?”

叮当回道,

“昨夜见了你的师傅,他也知晓林梵在此,他说会把他除掉。我也是知晓他们的厉害,林梵定然没有活路!没想到,却只是断了他的手脚,仍是让活了下来!”

小乙道,

“这都是清玄的功劳,师傅究竟是怎么想的,我也难以猜透!”

小乙把今日一早发生的事情简略告知于叮当知晓,叮当听了,对清玄也是刮目相看了!

小乙又问他道,

“师傅与你见面,可有说些其他?!”

叮当点头道,

“本来不想与你们说的,不过,仔细想来,既然是好友,告诉于你们知晓,也并无不可!”

小乙问他,

“到底是什么事,叫你这般头疼?”

叮当脸上一片阴雨,叹息一阵,这才慢慢说来,

“这半月来,边境上一场大战,死伤无数!我们的同族,几乎全军覆没,所以,这天底下,兴许就只剩下我们这一支了!”

小乙听了,有些难过,

“师傅不是说了,他会尽力平息战事,怎么还是成了这个样子?!”

叮当长叹一声,回他,

“你师傅也已经尽力了,我们同出一脉,也都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所以,若是到了最后一刻,宁愿是死也不会祈求投降,这一点,你也是亲生见过的吧!罗戎的大军,反复搜寻了数月,终于把他们堵住,双方一场大战,损伤都是极为惨重!不过罗戎带兵有方,计谋频出,时间一长,渐渐占得了上风!而且,罗戎还有后援,很快,各处都被他击破,再无反攻的可能!他们撤到了深山里,却又遭遇了恶疾,战力大大损失,罗戎趁机派兵围剿,几乎是全歼了对方!”

小乙叹道,

“我也见识过战争,那惨烈直叫人不敢想象!”

叮当又道,

“他们当然也会拼死抵抗,战事相当惨烈,罗戎父女一死一伤,损失也是极大!”

小乙三人都是一惊,

“什么?罗戎父女?!”

叮当点头道,

“罗戎当场战死,铃儿,铃儿也是身受重伤,也不知会有会有生命危险!”

小乙叹道,

“罗戎戎马一生,战死沙场,也许是他最好的归宿了!对了,你说铃儿也受了重伤,到底伤到什么程度呢?”

叮当眼神暗淡,任尔东西南北风,低下头来,

“你师傅讲说,十有七八是活不过来了!”

几人听了,都很是难过,小乙又道,

“那咱们需不需要去看看她?”

叮当摇头,回他,

“罗平将她接走了,你们已然与服撕破了脸皮,咱们怕是再难见着了!”

小乙很是难过,又道,

“他对你有恨,也是绝对不会给你好看!”

童陆道,

“我倒觉得咱们不必担心,既然铃儿是新的首领,他们必会请最好的大夫为她诊治,保住性命应当不是问题!”

小乙道,

“若是小伤还好,师傅都说这伤难治,那可不是普通的大夫可以治得好的!还有一点儿我比较担心,哎……”

童陆明白他的意思,

“你是说,本来这首领的位置是给罗平留着的,可大首领临终之时,却是交给了铃儿,罗平心中定然不服。若是铃儿因此丧命,罗平自然而然就成为了新的领袖!”

叮当点头道,

“这也是我所担心的!”

月儿道,

“咱们若是能把小二黑给寻到,请他去给铃儿治伤,罗平应该也不会反对吧?!”

小乙点头,对罗平道,

“我们正打算请你帮我们寻这小二黑,若是有他在,治好铃儿的把握大增!”

叮当立即问询了小二黑的身形样貌,把所有的细节一一了解清楚之后,辞别了小乙几人,出了门去。小乙三人呆坐在屋内,情绪不是太好。罗戎与小乙三人虽然只有几面之缘,但与他一同喝汤的一幕,小乙却是印象深刻,这辈子兴许都无法忘却。他英雄一世,受世人爱戴,小乙对他也是打心底里的敬仰!听闻他的死讯,小乙心中空空落落,似是自己身上失去了什么东西。他走后,也不知他的族人又会如祭奠于他,是否也能有大首领死时的那般待遇?!小乙想着想着,也是泪眼婆娑!

童陆的话音打破了沉默,

“小乙哥,此处多留无益,咱们还是早些离去吧!”

小乙问他,

“这又是为何?!”

童陆道,

“我总觉得,那罗平不会善罢甘休,此时铃儿没法处理事务,所有的大权怕是要落在罗平手中,他会不会滥用权利,继续为难叮当他们?咱们若是长住这里,双方再起冲突,到时月儿肚子也大了,你要想护得我们周全,可是不易!”

月儿也道,

“哥哥,陆陆哥说得不错,我也担心会影响到孩儿!”

小乙有些犹豫,可他们说的,也是在情在理,童陆看他这般表现,摇头继续,

“小乙哥,你其实并不需要太过担心,你看,风叔也都说了,他是来平息争斗的,他既然走了,说明这事态已经得到了控制,应该很难再有大冲突发生!咱们这一走,也并非是逃避祸乱,而是战略转移!待在此处消息闭塞,如何去寻那小二黑,还有,这里景色虽好,但长留此处也很不方便,总不能老是吃别人的用别人的吧!更重要的是,现在一切都未稳,有个病痛想要寻些药石,都不容易取来,月儿若是要在此处生下孩儿,只怕也是有不小的危险!”

月儿直点头,小乙也觉他说得有理,

“那行,咱们收拾一下,便去与叮当告别。”

童陆笑道,

“对了,对了!咱们不急着赶路,一路欣赏道旁风景,心情也会好上许多!还有,我听人说,这怀了孩子的女人,若是每日能有适量活动,那孩子也会健壮许多!”

月儿哼了一声,回道,

“这个我也知晓的,我也会尽力这样来做!”

三人计议已定,便开始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只是片刻,便全都收拢了起来。小乙看看行李,笑道,

“又该上路了!”

三人计定第二便走,想着去与叮当道别,请他派人好生照顾清玄和林梵,他们与叮当的族人也算相处的融洽,即便没有三人说话,叮当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管。正欲出门,却见得清玄进了屋来,见着几人收拾好了行李,愣了愣神,开口问话,

“你们,你们也要走了?”

童陆咦了一声,问道,

“也要走?难不成清玄姐你也是走?”

清玄认真点头,

“我和林大哥商量过了,我们再待下去,只能给他们惹来麻烦,再有,现如今林大哥四肢筋骨尽断,留下来也无法得到更好的医治,索性离开去到大点的地方,兴许能够寻到个好大夫,即便无法完全治好,也定会比待在此处强上许多!这事宜早不宜迟,所以,我们马上就要出发!我这次过来,也是要来向你们道别!”

童陆道,

“走得这么急?不然,咱们一齐走吧,相互也能有个照应!”

月儿这些日子与清玄相处久了,情谊已然十分深重,反正前一日晚一日,也都没有什么区别,于是也是挽住清玄,不住的点头!

几人一齐向叮当告辞,叮当多作挽留,可几人都很决绝,他也不便再多强求。小乙知道,叮当现如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于是给了些鼓励与建议,让他勇敢一点,去把他的铃儿救回来!叮当显然对铃儿也很有好感,若是铃儿能恢复如初,二人成就一段佳话,那可就太过完美了!

叮当给几人安排了一辆马车,小乙死活不让他来相送,说是受不得这离别之景,叮当郑重嘱咐一阵,又取了吃喝金银之类送于几人。小乙挑选了一些带上,与几人一同告辞出来。

林梵被小乙抱到车上,一个劲儿的跟叮当玩笑,就当是没事人一样,就这一点,小乙倒很是佩服!小乙差点儿杀了他,他也没有更多说话,反而感谢小乙关键时候的故意手抖。小乙心情十分复杂,之前还要杀他,现如今又再次与他同路,自己都不明白他二人之间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哎,现如今还能怎么招,就算是看在清玄的面子之上,送他们一程罢了!

童陆问道,

“清玄姐,咱们说了这许多,竟是没有商量好到底要往何处去!”

清玄回道,

“越往南走,越是荒凉,如何能够寻到好大夫,往西又要去到大理,也是不大可能,更加没有理由往北再次踏入罗平的势力范围,所以,我们就只能往东走了!”

童陆笑笑,

“往东,难不成要往江南去?”

清玄回道,

“咱们先到桂州,我听说那是一个重镇,人口极多,咱们去到那里,定能寻到好大夫!若是不成,我再带着林大哥继续往东而行,那江南富庶之地,也定会有良医在的!”

月儿问道,

“咦,怎么又是贵州,咱们不是刚从那边过来么?!”

“月儿,你可不知,这桂州和贵州,虽说音调一般,但写法却是大大不同!咱们去过的那处,是这个贵字,而将要去往的,则是这个桂字!”

童陆一边在地上写划,一边解释,月儿这才明白这二者区别。

又听童陆道来,

“清玄姐,你可知道,这一路过去,兴许要走个大半年,到那时,他的筋骨早就坏死了,任那大夫如何厉害,也就只能瞧瞧、摸摸这断骨罢了!”

清玄很是坚定,回他,

“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上一试!你们不是说小二黑厉害么,我想,若是到了桂州,兴许能够找到他呢!”

林梵嘿嘿笑着,他也知自己的伤绝难治疗,但他此时更加依恋清玄,色眯眯的看着她,温柔说来,

“小玄玄说去哪里,咱们便去哪里!嗯,嗯!”

这样情景,在小乙看来,心中却是有些酸楚,这家伙有那么多种面孔,虽然恶心一点,但这一副,倒还比较顺眼一些!

小乙道,

“上车吧,咱们这就出发,往桂州去!”

几人刚一上马,小乙扯动缰绳,却见得远处一骑飞驰而来,走得近些,能够看出是位驿卒,背着一个大包袱,兴许是来送些情报之类。小乙没有管他,慢慢提起速来,可那人却是直直往小乙这方奔来。小乙停了车马,那人很快靠近过来,大声说话,

“少侠可是名叫小乙?”

小乙点头回他,

“在下正是小乙,不知大哥找我何一?!”

驿卒下了马来,把包袱打开,里边许多东西,他从中取了一封信件出来,双手递送到了小乙手中,

“这是叶大人叫小的送于你的,他说,定要亲手交到你手上!”

小乙问他,

“师傅给我的?也不知师傅到何处去了?!”

驿卒微微一笑,回他,

“我只是一个送信的,哪会知道大人的去向!小的还有要事,先行告退了!”

驿卒施礼告辞,很快便跑没了影。

小乙慢慢将信打开,那清秀小楷十分漂亮,即便那不认字的乡野村夫也会举起拇哥!童陆和月儿也靠拢了过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何事!只见信中写道,

“为师还有几点需要提醒:第一,林梵此人不可深交!第二,为师刚才知晓公子哥与你有些误会,为师说话还算有些分量,他定然也不敢随意乱来!第三,所有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不用担心叮当罗平再相互厮杀!第四,贵州城的惨案,都是毒神在背后捣鬼,虽然那些恶匪已经被消灭干净,但毒神本人未死,还需多加防范。最后,为师已经见过白青了,你若是还想见她,速速往桂州城来!”

小乙看到最后一句,不由得惊叫起来,

“青青,青青在桂州城,青青在桂州城!”

小乙大叫不止,童陆身子都快被他摇散架,

“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咱们现在过去不就好了!”

小乙难掩喜悦之情,激动得从马车上掉落下来。他欠白青的实在太多,自己不仅与月儿相好,而且还有了孩子,白青若是知晓了,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心怀!想着想着,小乙却是收住了笑,心中难过以极!

月儿知道他的心思,来到他身边,与他半排着坐下,

“哥哥,白青姐在桂州城等着咱们呢,咱们还是快些去才好!”

小乙忧郁非常,回她道,

“我,我又有何脸面再去见她!”

月儿笑道,

“白青姐为何会用心安排那么一出,不就是因为这孩子么?!”

小乙伸出手来,轻轻摸着月儿微微隆起的腹部,久久不能言语。

月儿眯眼笑起,温柔说来,

“她也是孩子的娘亲啊!”

小乙听她这般说话,泪水瞬间湿了眼眶,他咧嘴笑了起来,

“好,好,咱们这就出发!”

小乙把月儿抱上马车,自己提起缰绳,往那马屁之上轻轻抽了一记,马车伴着午后当头的烈日,往东而去。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