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七 夜黑风高请君入瓮,同出一脉骨血相融

六七 夜黑风高请君入瓮,同出一脉骨血相融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七子仔细倾听,却是没听到任何动静,他看着满眼疑惑的高大强和哼哼,不由得把耳朵贴近到了地上,又过了一阵,方才听到了动静。人不太多,似乎是先行的探子,他们在村子里走得极为小心,仔细探寻一阵,方才撤退了回去。

大山拿了酒来喝着,叹道,

“今夜只怕又是一场恶战!”

七子问他,

“大山哥,你可知道他们又是何人?!”

大山回道,

“你好生回忆回忆,又有何人会来为难他们?!”

七子嘴中嘟囔,除了罗平,他真不知还会有谁人这般作为。正思索间,外边的喊杀之声震动天际,四面皆有马蹄声响。大山慢慢站起身来,问道,

“叮当,你的人可都准备好了?!”

叮当点头,严肃回话,

“都准备好了!”

大山点头道,打了个大大的哈切,然后找了个地方睡了下来。七子很是不解,

“大山哥,咱们不用去帮忙了么?!”

大山好像困倦得很,懒懒说道,

“用不着咱们操心,他们自会处理好的!”

七子将信将疑,望向叮当与铃儿,那二人显得比较轻松,并无大战之前的那种决绝。七子回头一想,叮当可是有八百勇士,又是早早埋伏起来,对这一带的地形也是极为熟悉,对方若是想要占得便宜,怕是要多出数倍人马方才能够成事!在这大宋境内,除了官方的军队,又有谁能集齐这么强大的队伍!更何况,这里的老老少少老早已经撤走,叮当更无后顾之忧。七子想到这儿,也是放下心来。

叮当说道,

“你们就在此处歇息,我一人出去看看便是!”

铃儿说了一声,

“还是要小心一点儿!”

然后便放开了手,叮当用手拍拍她,转身走向大门。刚一开门,两人提刀攻来,一人那刀还未砍下,叮当的腿已然蹬到了他的小腹!他身形一闪,躲开另一人的长刀。叮当手臂横举,猛的往前送出,直击到那人喉头,把他打翻过去,长刀也是落在一旁,再起不来!七子看着叮当这身手,也是自叹不如,看来,这多少年来,他定是没有荒废过的!那二人身后,已然没了他人,七子跟着出来,想要看看能否帮上些忙!

出了门来,四周已是大亮,能见着成百上千的灯火,把这村子照得明亮非常!而四处杀喊之声也随着灯火渐起,而逐渐低沉了下去。七子根本没出手的机会,这一切却都已然结束。

七子不由得开口问道,

“叮当大哥,你怎知道他们今夜会来?!”

叮当笑笑,回他,

“就像你大山哥说的,仅凭直觉。这直觉很是奇妙,有时很不靠谱,有时,却是比事实还要清楚!”

七子点头道,

“我刚才一直在想,你的族人是否也知晓他们要来,这才先行撤走了!”

叮当点头道,

“我们被伤害的太惨,为了能够存活下去,也不得不保持警惕,以防万一!”

有人来报与叮当知晓,叮当安排下去,叫手下人把俘虏全都聚集到一处来!只是半个多时辰,水边空场之中,被俘之人挨个跪倒在地上,双手双脚被绑得严实,绝难逃脱。外边站满了叮当的手下,最前一排都举着火把,他们脸上被映得通红,似乎还带着些笑意!七子略微数了数,那场中有个三四百人,个个精瘦精瘦,似是长久以来,没有吃饱过!七子再看那些人的装饰衣着,惊声道,

“啊,他们,他们与你们乃是同族?!”

叮当笑笑,微微点头,然后走上前去,对着那堆俘虏,大声说道,

“这么多年,也该把一切都放下了吧!我们既然都是同族,那又何必非要弄个你死我活!你们若是愿意,咱们和平共存,互助互利,岂不更好?!”

对面也有带头之人,被押到了最前方,他倒是宁死不屈,大声痛骂起来,骂得难听,七子都有些听不下去了。他看叮当的手下个个愤怒已极,若是叮当一声令下,定会一拥而上,将那家伙撕成碎片。不过,叮当并未有所安排,只是任他发泄!那人臭骂一顿,却是无人理他,气势慢慢下来,最终只剩他一人喘着粗气,怒视周围。

叮当笑道,

“怎么样,你说完了么?!”

那人回道,

“要杀就杀,废什么话!”

叮当点头道,

“你说这话,我可没觉出你有多么无畏,反倒是叫我有些看不起你了!”

那人怒道,

“贼货,我不听你说三道四,快快给我个痛快!”

叮当再不理他,对其他人道,

“四处逃亡的滋味不好受吧?!你们好好想想,自己年纪已然不轻了,还能有几年可活?难不成,就这般死在逃亡的路上,尸首被野兽吞噬,落个死无全尸的下场!用暴力来获取,只得让所有人都厌恶你们,你们连家都没有,更没有人关心你们!更可怕的是,没人会记得你们,死后也不会有人前来祭奠你们!”

那人冷笑不止,又道,

“那我们也不要像你们一样摇尾乞怜,做人家的一条狗?!”

叮当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能够自经自足,有能力让自己不被他人欺负,又无需看别人脸色生存,在你眼中,竟是那般不堪!我真是有些可怜你了,成了这个样子,仍然放不下那点自尊!”

那人道,

“你无须再多言一句,我这些兄弟,与我出生入死多年,岂会是那贪生怕死之辈!要杀就杀,我们连眼都不会眨上一下!”

说时迟那时快,叮当慢慢靠近了过去,手中长剑忽的出鞘,划过那人眼角,切断他几根睫毛!那人下意识的把头歪向一方,眼睛忍不住眨了几下。

叮当呵呵笑道,

“什么眨都不会眨上一下!”

那人哼了一声,转头过去。

叮当又道,

“咱们是否有那可商量的余地?你老是一副决绝态度,不可能会有进展!”

那人回道,

“你去把人找回来,叫我们报了仇,我们可以不再与你们为难!”

叮当眯起眼来,叹道,

“与其现在,何必当初呢?!不过,现在你们可都是落在了我的手上,该说什么,该做什么,都应该是由我们自己来做决定!”

那人怒喷一口气,闭上嘴来,不再多言!

叮当摇头叹道,

“这么多年,你们连大山都出不去,即便知道他们在哪里,也没能力报仇,哎,不如,就在这山水丰美的地方住下,享受享受生活才好?!”

那人咬紧牙关,怒道,

“我们活了下来,就是为了报仇,其他所有都可以商量,唯独这事不行!”

叮当叹道,

“好,好,不过,要去往那地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人听了这句,打起了精神来。七子也是伸长了耳朵,什么仇人,什么地方?这些人为何又会沦落至此,为何会来偷袭叮当等人?好多好多不解,需要叮当慢慢解释。

叮当走了两步,长剑一挥,将那人缚手的长绳斩断,那人脱开了束缚,却没了刚才了气势,他慢慢站起身来,不过与叮当相比,气质上着实差距不小!

叮当对手下人道,

“他们与我们血脉相连,虽然多次骚扰我们,我们也并未受到多少损失,咱们就把他们放了可好?”

七子环视四周,大多数人还是同意的,于是叮当手中长剑一挥,立时有人上来,为这些俘虏解开了绳索。也是,他们现在没了武器,想要乱来,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没有冲突,这倒让七子很是意外。

双方都沉默了下来,就这般僵持住,良久无人言语。七子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便听着嗖嗖嗖,竟是有三只飞箭破空而来,一箭直奔那带头人,一箭钻向叮当后脑,还有一箭,竟是朝自己面门射来!七子大惊,可这飞箭太快,自己还没来得及防守,便已经到了完全无法避让开来的境地!七子心里一片空白,不由的闭上眼来,他就只能这般定在地上,完全不能动弹!完了,一切都完了,七子只有这一个念头。然后他没觉出自己身子有何异常,睁眼一看,那飞箭竟然扎到了一块木墩上边,与它一齐掉落从自己身侧。救他的,正是大山,大山飞身入了场中,那飞箭只是射来三只,之后便再没了动静!

七子满头大汗,转头一看,叮当颈部靠近锁骨的地方中了一箭,箭已然把他身体穿透!血水大量涌出,大山飞奔上前,为他治伤,七子也上前帮忙。与叮当对立的那位,竟然也是上前施救,这令七子很是不解!里里外外乱成了一片,不过双方并未动起手来,铃儿高声急呼,将众人情绪缓和下来,这才过来查看叮当伤情。

这一箭稍稍偏了一些,没有直接伤到叮当脖颈,也算是捡回了一条命来。那人如此厉害,若是真想要找人麻烦,那还真是不易躲得过去。铃儿微笑着说些俏皮话,叮当却是十分受用,大山把那箭从他身体之中拔了出来,他也没有喊过一句。那方带头之人双手沾满了叮当的血,见他没有大碍之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傻傻盯着叮当瞧看。

叮当挣扎着坐起,看着那人,笑了笑,开口道,

“死不了死不了,我可是还有好几十年的大好时光呢!”

那人回道,

“你本不该受伤的,为,为何要来替我挡这一箭!”

叮当笑道,

“我以为,我可以应付的了!哎,还是高估了自己!”

那人道,

“这份人情我是欠下了,但别以为你救了我,就能指派我做其他事情!”

叮当伤口撕裂,痛得脸色惨白,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他仍旧笑起说道,

“我救你,不为其他,只因你与我们同出一脉,算得上是一家人!”

那人呵呵干笑两声,不再多言。

大山看着二人,轻声说道,

“铃儿,你找人带着叮当下去歇着吧,这里让我来处理!”

铃儿点头,身边两位过来协助,将叮当带了下去。那三四百人被围在当中,显得有些不大自在。

“有话快讲!”

那人竟在催促大山,大山笑呵呵上前,一手拍在那人肩头,这一下力道不小,那人身子一晃,倒在了地上。后方数百人看着带头人被大山欺负,都要上来与大山理论,可那带头人手往上一伸,叫众人停下。

大山蹲坐下来,看着那人,叹道,

“一失足成千古恨,这数万之众,只剩下了几百人,如此大的落差,任谁能够受得住?!”

那人回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

大山与他坐到一处,慢慢说来,

“你想报仇么?!”

那人一听,立时来了兴趣,挺起了胸膛,

“你,你知道他们在哪儿?”

七子很是好奇,他们说是谁,大山又为何会知晓他们的所在!

大山直接躺了下来,慢慢回他,

“我先问你几个问题,若你的回答令我满意,我便告知于你!”

那人有些着急,赶忙问他,

“你问,你问!”

大山道,

“你年纪多大了?!”

七子猜想,那人应该也就三四十岁,可能也是每日奔波辛苦,因而身形消瘦,皮肤也被晒得极黑,所以看上去,比实际的年龄稍稍大些。

那人该是没有隐瞒,立马回话,

“今年刚满三十八岁!”

大山又问,

“你杀过人么?”

那人显得十分严肃,认真回话,

“我若不杀他们,他们便要杀我……”

大山打断他道,

“我只问你杀没杀过人?!”

那人这才回道,

“杀过!”

大山又问,

“杀过老幼妇孺么?”

那人情绪低落下来,回道,

“杀过!”

大山看着漆黑一片的天空,长叹一声,

“今日连个星星都看不到了,你说,他们都去了何处?!”

那人回道,

“被云层遮住了!等风一来,把云吹散了去,它们便都出来了!”

大山点头道,

“有的人,被那仇恨蒙蔽了双眼,与这云层遮住了星辰又有何区别?!”

那人好像听懂了,

“道理我都懂,只是,这么多年强撑下来,也都是为了报仇!”

大山道,

“你的这些兄弟,都和你的想法一样么?”

那人点头道,

“这是自然,我们从来都是一条心!”

大山道,

“若是我告诉了你仇人在何处,你会带着他们一同过去,杀了他么?!”

那人点头,眼神决绝,

“当然,这是我们多年了梦想!”

大山又道,

“你连叮当他们都打不过,又怎能敌得过那人!”

七子心中盘算,他们被罗戎的部队剿灭,幸存之人,只怕不会太多。可是,他们并未将罗氏一族视作敌人,这倒真是奇了!他二人口中所说的仇人,又会是谁呢?难道,难道是大山的师傅,叶风?从大山所讲的故事当中,他思前想后,也只能想到他了!凭叶风的实力,应该不会在叮当之下,从这点儿上来看,也是说得通的!叶风带着人去了战场,然后,然后……七子心头忽的敞亮起来,多半就是这样了!

那人没有一丝惧色,回道,

“我们的人手已然不多,所以,我们会沉住气,找准机会,给他们致命一击!”

大山笑道,

“还沉住气呢!你的人马,今夜前来偷营,已是全军覆没,你可不是那能够沉得住气的人!”

那人被大山说着痛处,咬住嘴唇不再回他。

大山又道,

“若我猜得不错,这些年来,你们被官军追拿,东躲西藏,过得十分辛苦!而你们还算有些人性,也把事情想得清楚,所以也少有欺负善良百姓,这样一来,过得可就更加艰辛了吧!嗯,叮当和他的族人应该时常被你们骚扰,所以早有应对之法。你们还未到,他们便已然撤走了,没有带走的东西,只怕也是故意留给你们的!你说说看,来这里抢过多少次?!”

那人咽了咽口水,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

“多则一月,少则三月,并未固定何时过来!”

大山摇头叹道,

“我就说嘛,你们这般欺负人,他们一则没有告知官府,二则没有竭力抵抗,算是对得住你们的了!”

那人嘴巴张合,却未能再讲出一句,又听大山道来,

“叮当今日可是救了你一命,你是否想过,要如何来报答于他?!”

那人回道,

“待我报得大仇,这条命随便交给他来处理!”

大山笑道,

“他要你的命作甚!他救你的命,便是想要化解你们之间的误解,希望你们把仇恨放下,大家成为真正的一家人!”

那人突然笑了起来,

“一家人,一家人……呵呵,我们的家人,尸骨早就无存了!”

大山道,

“我再问你,若是你们大仇得报,接下来又会怎样?!”

那人竟是愣住了神,他似乎从未想过能够报得大仇,或者,头脑之中一直有的想法,便是与那仇人同归于尽!

大山笑道,

“竟是连这个都没想过,你看看你,不是我说,就你这样前去寻仇,还未到达目的地,便都死光光了!”

那人好生难过,竟是挤出了泪来。

大山正色道,

“你若信我,便听我言,必能叫你大仇得报!”

那人听了,大喜过望,回问大山,

“只要能够报仇,叫我做什么都行!”

大山笑着回他,

“你带着你的兄弟们,就在叮当这儿住下,什么时候你能够打得过叮当了,我才有把握助你手刃仇敌!”

那人看来很是自信,想必从未知晓叮当有多厉害,还有,他定然也是知晓仇敌的厉害,若是自己带人前往,应该会像大山所说,还未见着人,便都死无葬身之地了。不过,若是有了大山相助,兴许这事能成!他大声回道,

“这有何难,我随时都能将他击败!”

大山抬头看天,云层之中破开一个洞来,露出几颗亮闪闪的星辰,大山轻扶面具,双手搭在后脑,舒服的扭动几下脖子,

“那一言为定!”

那人回道,

“一言为定!”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神话版三国武炼巅峰第一序列伏天氏轮回乐园神秘复苏至尊重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