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八 前路艰辛不道而别,酒醉心迷乐业安生

六八 前路艰辛不道而别,酒醉心迷乐业安生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大山哥,咱们这就走了?你不是说,等那人能够打赢叮当,便助他一臂之力么?!”

七子与大山并排坐到马车之上,一路向东而去,他心中疑云重重,不问不快!大山只是淡淡一笑,回他,

“咱们留下也没有太多意义,其实啊,他们之间,并无太多怨念,如果能够一同生活下去,才是最好的选择!我相信他们自己会处理好一切,所以我们也不需要关心更多。”

七子又问,

“大山哥,你和叮当是否早就猜到了这一切!”

大山笑道,

“只是心照不宣罢了!”

七子还没问完,又道,

“大山哥,他们说的仇人是谁,难道是,是叶风?”

大山摇摇头道,

“你再想想看,还有什么没有考虑到的人!”

七子思索一阵,没有答案,大山只道,

“这还不到讲故事的时候,等到时间到了,你也就会明白过来!”

七子好生失望,又道,

“那,那个用箭的高手,你总该知道的吧?!”

大山笑道,

“这个你应该能够猜到,也就不用我来说出口了!”

七子口中念叨,

“这个定然是那凡姨的师兄,可他为何老是跟着我们,总想要对人下手?!难不成是喜欢制造冲突,看局势越乱,他便越是高兴!”

大山笑道,

“他人的想法,如何能够猜透,咱们啊,还是多多关心自己才好!”

大山从车里摸了酒囊出来,叹道,

“这酒是好东西,可也不能多吃,吃多了,反而伤了自己!”

七子不明白他为何这么多,大山喝了一大口,然后用力在马屁之上拍了一下,马儿吃痛,拔腿狂奔,差点儿没把七子给抖落了下来!七子极力稳住身形,这才没有被颠到地上!

这一路并不好走,头一日过后,便再见不着路的痕迹,二人于是弃了车,只牵着那马儿走。这里的山仍是一座接着一座,翻过一山又是另一山,没完没了。二人走走停停,也不急着赶路,如此这般,足足走了十多日,这才见到了一个小城。

小城坐落在几座孤立的小山之下,往更远些的小山延绵而去,山与城间有水流通,那水也因这山、这城的颜色而成了碧绿碧绿的一片。城中几处烟火,直往那天上飘云,不过,山风正在高处等着,待到它们靠近过来时,轻轻一吹,便将其一下子全都给吹散了去!远山之上的白云层层叠叠,顶部被那日光晒得亮极,天空也因它而变得没那么蓝了!七子与大山站在远山之上看向那边,只觉是见了一副绝美的画作那般!

七子叹道,

“这就是那桂州城了么?!终于到了,终于到了!”

大山笑道,

“这一路有什么体会?!”

七子回他,

“实在是有些辛苦的!不过,经过这一路奔波,我总算知道为何叮当他们能够在那边立足了!”

大山咦了一声,问他,

“说说看!”

七子认真回道,

“这一路过来,咱们也是遇到一些小小村落,最多也就二三十户,百十来人而已,人口实在是少得可怜!叮当他们现如今,只怕接近万余,实力相当之强!官府拉拢他们,对于稳定这边陲之地有利,所以给了他们非常好的优待。我想,现如今,罗氏一族想要随意调用军队已是不大可能,而叮当却可以一人说了算,已然变成了一方霸主了!”

大山点头笑笑,

“说得还算有理!那你看看这桂州城又如何?!”

七子指着那方说来,

“看这规模,只怕是上了万户的大城了!啧啧,与我们一路看到的小小村落相比,真是大了不知多少倍!”

大山道,

“多说无益,咱们还是快些下山,到那城里吃喝一顿才是正事!”

七子笑着说好,二人一齐下山,直奔那城而去!

下了山去,遇上一个小小驿卒,他也没个马儿,跑累了便在道旁歇息,准备歇息好了之后,一趟跑到城里交差。大山觉得他面善,小小年纪能吃这苦,着实不易,于是把那马儿送给他。他在怀里掏出几个铜仔儿,可大山也只收了三枚,其他的,便叫他收了回去。小伙儿一个劲儿的道谢,竟是从那山脚一路跟到了城中,到了城里天色已然暗了下来。他猛的抬头,一拍脑门道,

“哎呀,我怎么把大事给耽误了!”

小伙儿这才告别了大山七子,骑上马儿,飞奔交差去了。他叫小伟,二人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七子笑道,

“这小子看起来也只十五六岁,怎的这般啰嗦,像个六七十岁的老阿妈!大山哥,你说他这么着急,是真有什么要紧事么?!”

大山回他,

“现如今天下安定繁荣,少有战事,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哎,咱们只是闲人,哪有功夫管这许多,先进去好好吃上一顿,再讲其他!”

二人入了城中,此时虽然天色暗了下来,但水边几条街巷灯火燃起,甚是亮眼,二人一同进到其中,在里边逛了好一阵,挤在这男男女女之间,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玩的,所以二人穿了过去,走入了静谧的街巷之中。大山带着七子走走停停,寻觅了好一阵子,方才在一处临水的酒馆门前停了下来。酒馆早已关门,从门缝之中能见里边有些许光亮,不过这时已然关门,看来平日生意并非太好,可能也是与它的位置偏僻有些关系,若是开在那些灯红酒绿之处,说不定能够通宵不眠!

七子问道,

“大山哥,咱们要进去么?!”

大山笑道,

“当然!”

大山上前推门,那门只是掩着,并未从里边别住。只听得吱呀一声,响声让人十分难受,不过也正好能够提醒店家,道上一声有客人来了。二人进来,见着里边摆了五张小桌,地方不大,但也算干净整洁。随便找了一桌坐下,桌上煮有茶水,一摸那装茶的壶体,还是温热着的,茶碗倒扣在壶边,随时供人食用。大山取了两只碗,把茶倒上,喝了两口,眯起眼来观察周围。七子很是奇怪,这这酒馆里也没人,干嘛还把灯给亮起,既然亮起灯来,便是要接待客人,可这客人已然来了多时,却仍是无人相迎,也难怪他的生意经营得如此惨淡了!

七子问道,

“大山哥,怎的还没人来?”

大山摇头回他,

“谁知道呢,没准是去别处玩耍了!”

七子笑笑,又道,

“这买卖做得倒是有点儿意思哈!”

二人喝了一阵茶,还是无人过来,大山便走到后边,把那酒和煮熟的牛肉之类端了上来。在这空空荡荡的酒馆之中,只他二人吃喝,很是奇怪!

七子边吃边道,

“大山哥,咱们若是吃了东西,再把这儿收拾干净,店家怕也是发现不了的!”

大山回道,

“谁知道呢,没准你刚收拾完,他便出现了,自己不用收拾,钱也一点儿没少拿!”

七子一听,大笑起来,

“这个想法好!”

二人说笑一阵,听得门扉开启的撕裂之声,听了这声,牙齿一阵泛酸,好不难受。

“哟,两位在呢!”

门外进来一人,是个四十上下的中年人,穿得一身土黄色布衣,就只是个跑堂伙计打扮,他长得还算漂亮,两边脸蛋儿红扑扑的,未近到前来,便闻着了酒气!

七子问他,

“大哥可是店家?”

那人回道,

“正是正是,二位吃,吃得可好?!”

七子笑笑,回道,

“这肉很有嚼劲,香得很啊,酒也不错,喝上一口便想着下一口了!”

那人大笑起来,举起了大拇哥,

“小哥真是识货,今日酒钱减半,你尽管吃来!”

七子笑道,

“大哥不知从何处来,怎会喝得醉醺醺的?!”

那人回道,

“哎,你可不知,那小老六说请我喝酒已经说了半个多月,我今日方才抽出空来,与他喝上一杯!本想着随便喝点儿便回,没想一喝便喝多了,这不,怠慢了两位,真是我的不是了!”

原来是跑人家里吃喝去了,可他却又不打门给关上,又该如何说他才好!那人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看着二人吃喝,七子递了一碗酒过去,他接到手中,抿了一口,便大呼过瘾,那模样,七子看了也觉好笑。

“大哥平日里客人来的多么?”

那人回道,

“这个不好说了,有时多些,有时少些,总算还是能把自己养活吧,嘿嘿,我也十分知足了!”

七子又问,

“这酒肉可是你亲手做的?”

那人回道,

“这肉是我做,但酒却是家里老翁酿制。他啊,整日闲来无事,便想着酿酒耍耍,喝自己酿的酒觉得很有面子。没想,这下可好,他一发不可收拾,酒酿得越来越多,哪里能够喝完!所以啊,我便开了这酒馆,把他酿的酒拿来卖掉一些。我平日里,好于江湖中人结交,所以,只要我在店里,也是经常有朋友过来,所以平日我这儿也还算热闹。今日有约外出,方才清冷了下来!”

七子笑道,

“大哥很是爽快,来,我敬你一杯!”

那人一手轻摆,吃了一口酒,站起身来,问道,

“二位可是要再加点儿下酒菜么?”

七子回他,

“不必麻烦了,这儿已经够多了!”

那人听了,又才坐了回去。大山一直在对付一只大骨,始终未曾说上一句。那人与七子对话一阵,也是不时注意到他,此时似乎看出一些端倪,起身过来,轻声问话,

“这位,这位,怎的这般眼熟,咱们是在哪儿见过?!”

大山满手油腻,伸手过来,一把抓到了那店家身上,把手上的油水全都抹了过去。店家又努力观瞧一阵,始终无法猜出大山是谁,他一拍脑门,这一下极重,直把脑门都给拍肿。

“我这脑子,怎的不好使了!”

大山笑道,

“你家的老爷子还好着的吧?!啧啧,怕是要活过百岁了,厉害,厉害!”

那店家用手托住嘴巴,双眼往上乱翻一阵,猛的一惊,

“哎,哎,你,你是小乙?!”

大山叹了口气,回道,

“看来,我在你心里还是没多少份量,要用这么长时间才能想起!”

店家兴奋起来,可他已然醉了,起了身又歪歪扭扭倒了下去,

“你小子带个面具,谁能认得出来!哈哈,这么多年,你总算想得到回来瞅瞅了!你看看,你看看,我这里怎么样?!”

大山笑道,

“这店没让你给弄倒闭就算不错了!”

店家嘿嘿乐个不停,又道,

“这次回来,便多住些日子,我这里啊,什么都有,吃喝也是管够!”

大山道,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家底儿给吃没了?!”

店家回道,

“你这肚子没多大,我还管得过来!”

他二人一边说着,一边凑到了一处,端起酒来连喝三碗!店家这三碗一下肚,整个人更是晃晃悠悠,随时都似要跌倒一般!

七子笑着问他,

“大哥,你喝了这许多,还能行么?!”

店家笑道,

“能行能行,酒缝知己千杯少,怎会不行!我还要再干三碗才行!”

七子给他碗中倒了些清水,敬了他一碗,他也很是直爽,端起碗来咕噜咕噜下肚,喝完大吼一声,

“好酒,好酒!”

说完,他坐立在地上,头点了几下,就再也不动了,七子又叫他几声,没有任何反应,应该也是醉得很了。

七子为他搭上一件外衣,回到座前,

“大山哥,他是什么人?!”

大山回道,

“你想想看,我那故事里,还有谁后来没再出现过?!”

七子从头思索了一遍,恍然大悟,

“哎呀,这,这是白尺,白尺!”

那店家听着白尺二字,迷迷糊糊抬起头来,不过,他实在是醉得很了,摇晃了几下,点下头去,再次睡熟!

已经十分明显,七子应该是猜对了!

“哈哈,大山哥,他从贵州城来到了桂州城,实在是有趣得很!”

大山笑道,

“人倒是豪爽,不过怕是要把家底都给赔光了!”

七子也笑了起来,

“白老只怕也是为他操碎了心,这才故意酿起酒来,好为他贴补贴补!”

大山道,

“也不知道白老身子如何,等这家伙酒醒了,咱们一齐过去看看!”

二人又说些其他,这夜可是深得很了。可这白尺睡得极沉,始终未曾醒来,大山在他脸上用力捏了几下,也没能将他弄醒,二人不识路,也就想着在这店中待上一夜,等白尺醒了过来,再一齐前去探望白老。

七子将两桌排起,跳了上去,正欲躺下,却是听到那门开启,又有一人进来,

“百大哥,你怎的还没回,百老爷可是等不急,先行睡了!百大哥,百……”

那人声音清脆,竟是十分熟悉,七子望向那边,奇道,

“哎,小伟,怎么是你!”

这小伟便是二人下山之后遇到的那位驿卒,真没想到,会在这酒馆之中再次见着,听他说话,似乎和白尺白老都相熟,看这情形,应该是过来叫白尺回去。不知他是口音有些异常还是怎的,七子总是觉得他叫这‘白大哥’有些不大舒服。

那小伟也被惊着,

“哎呀,大山哥,七子哥,你俩都在呀!真是巧了,太巧了!可是,你们怎会到百大哥这儿的呢,他这店啊,也只招待他的朋友,难得有开门的时候。”

七子笑道,

“我们也是他的朋友啊,所以,我们来的也正合适!”

小伟眨了眨眼,问道,

“百大哥的朋友,我几乎都见过的,可是你们……”

七子回道,

“与他相识的时候,你可是还没出生呢!”

小伟哎了一声,回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百大哥他,他怎么了?!”

七子笑道,

“醉死过去了,不过没什么大碍,睡上一觉,头疼个两三日,也就好了!”

小伟道,

“我这就去回去给百老爷说上一声,然后再回来陪你们!”

大山这时方才开口,

“你带着我们一同过去吧,我也是好多年没见到百老爷了,正好给他个惊喜不是!”

小伟很是开心,连忙拍手叫好。七子将白尺扛了起来,白尺被他这一颠簸,直犯恶心,胃里的酒水一股脑全喷了出来,把七子后背全都弄湿。七子好不难受,想了想,还是决定把他带回去后,再来处理自己身上。

三人正欲出门,那门外却又进来一位,身子极小,就似个小小孩童那般,差点儿撞到小伟身上。小伟被他吓了一跳,喝了一句,

“哪里来的孩子,这么晚了还四处乱走,不怕家里人担心么!”

他说完这句,已然觉出不对劲了,那小个子竟是长了不少胡须,看起来,比自己的岁数可是要大上许多!

小伟指着小个子,又道,

“你,你来谁?!”

小个子没有看他,双眼盯着大山七子,尽是责怨。他脸上红润,被这烛火一照,更加红得透彻,再加上满脸的汗水,这红色又更加鲜亮起来。小个子正欲说话,身后却是蹿出了一个女子,比他高大许多,见着大山七子,气便不打一处来,她将手中小剑伸了过来,直指大山,怒道,

“你们竟然偷偷溜走,也不跟我说上一句,看我今日不一剑刺穿你们喉咙!”

女子说完,双腿一蹬,便杀将过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