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七〇 一夕之间责怨退却,酒过三巡新愁又来

七〇 一夕之间责怨退却,酒过三巡新愁又来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白老,你这是眼花了不成?!”

哼哼这般说话,倒也没有太多埋怨之意!

白老嘿嘿笑道,

“你可千万别要小看我,我这眼睛呢,还好使得很!”

白老把高大强招了过去,在他耳边轻声问话,

“你老实跟我说,她是不是你的私生女儿?!”

高大强连忙摆手,回道,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近二十年来始终一人居住,又怎么可能有女儿?!”

白老皱起眉头,自言自语起来,

“咦,难道真是我弄错了!”

他不住挠头,抓下几根白发来,芒儿过来接过,他这才不再想这一茬!七子以往没曾留意,此时听白老说来,也是仔细对比了二人,越看越是心惊,这二人的鼻眼竟是长得极像,只是因那脸型大为不同,所以才不易被人看出。七子心中起疑,不会这么巧吧,这高大强竟然真在外边有个亲生的女儿!不过,白老不再提这事儿,七子也不好再过问这许多。

白老招待几人,直到第二日清晨方才心满意足睡去。几人出了石屋,芒儿安排几人分别住下,处理好一切之后,又得去忙她自己的事,也不知道她何时能够歇息一下!七子心想,芒儿真是能干,不过,她摊上了这一老一小两个姓白的,也实在够她受的!

七子虽然熬了一夜,可想起自己学艺不精,差点儿被人一箭射杀的情景,仍是一阵后怕,所以,他还是把这些日子一直坚持练的功夫练完之后,方才回屋睡下,这一觉醒来,已然到了日落时分,肚中饿极,床边却是有些小点,他随意取了两块吃了,味道不错,也不知会不会又是那芒儿亲手做的!

出了门来,见了这院子,立时觉出了惊喜,只见这院子虽然不大,却是十分的精致,有一座假山,假山之上有股清泉喷涌而出,将它淋得湿漉漉的,常有水流过的地方,长满了青苔,青苔长得老长,挂在假山之上,又将那泉水引了下来,泉水来到假山底部,缓缓流到一条半尺来宽的小沟之中,在这院子之中绕行而走,最终汇入了院中一侧的水泊之中。水泊不大,在它的边上有座凉亭,凉亭之中空无一人,但那桌上仍旧摆着水果点心,应该不久之前有人刚在此处聚过。

“饿了吧,快先吃些东西!”

七子听到有人对他讲话,往那小小院门处看去,见着芒儿端了一壶酒来,七子施礼谢过,问她,

“多谢芒儿姑娘,不知他们都去了何处!”

芒儿笑着回他,

“他们午时便起来,然后约好一齐打渔去了,嘻嘻,咱们就等着吃那渔获便是!”

七子有些吃惊,问道,

“连高大强也去了么?!”

芒儿点头笑道,

“不止那高大强,连我们家老福星都去了,现在这院子里,也就只有我和你,外加几个长工而已!”

七子叹道,

“我这一觉睡得太死,竟是一点儿也不知晓!”

芒儿笑笑,指了指桌上点心,

“你先吃些,我去看看晚餐备好了没有!”

七子想要去帮忙,芒儿却示意他无须操心,只管等着吃喝便是,七子也不大好再说什么,于是坐到了凉亭之中,又吃了两块糕点。一人觉得无聊,便四处走走逛逛。院子其实不大,只是布局合理,叫人有种永无止境的错觉。远处有人欢笑嘻闹,七子能够听出是哼哼的声音,于是往那个方向赶了过去。经过一道铁栏,后方便是一片水域,那水中远近又有许多小山,似是长在了水中一样!山水仍旧如头一日所见,呈现出青绿颜色,不过,在这近处看来,似乎这颜色更要加翠绿一些!

“喂,你们出去打渔,怎的也不把我给叫上?!”

哼哼昨夜还喊打喊杀,今日却心情尚佳,大声回了七子,

“叫了你的啊,睡得像个死猪一样,便由你睡去了!”

七子困了一夜,紧接着又练了一两个时辰,睡得沉些,倒也能够理解。

“那你们又打到什么好东西了?!”

哼哼大声唤道,

“打得太多了,船儿都快装不下了!快过来帮忙!”

那方是两条船儿,哼哼高大强、小伟和另一不认得的渔民一条,大山则与白老白尺掌握着另外一条。从两条船儿的行动迟缓上看,哼哼所在的这条船儿沉入水中的部分较深,行动也是稍显迟钝,看来是他们赢了,也难怪她这般高兴!

果然不出所料,哼哼这条船儿打的渔获,比大山船上的足足多出两倍来!虽然都是些寻常的鱼虾,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看这些活物的色泽,实在比从寻常的小河小沟之中得来要漂亮许多,应该也是与这儿的水质极好有关!

几人先后上岸。白老虽然输了比赛,但心情颇佳,摇头晃脑哼唱着小调。把自己身上收拾妥当之后,便乐呵呵的带着几人回去,几位长工来取渔获,待会儿就要用它们来招待远道而来的贵客。

不多时,天色暗了下来,晚宴也已准备妥当,几人上桌,面对着这一大桌丰盛佳肴,真是把眼都给看直了。帮工端了大菜上来,便不再出现在此间,之后的一切也都由芒儿姐弟二人来张罗了。

哼哼啧啧叹道,

“白老,这也太过丰盛了吧!”

白老笑道,

“难得破费一次,难得破费一次!”

白尺咬住牙轻笑,他在白老面前,乖得像个小猫一样!

大山吃了一口酒,问道,

“我说白尺,你什么时候跟芒儿完婚啊?!”

白尺一口酒包在嘴中,听了这一句,呛咳了起来,差点儿没背过气去!

“我,我,我这,都听,听她的,她的!”

芒儿笑道,

“我与他商量过的,只要相互喜欢,随意行个礼数便好,至于请客吃酒,那都是无关紧要的了!”

大山大摆双手,

“这怎么可以!定要白尺为你办个轰轰烈烈的婚礼才行!”

芒儿微微一笑,看向了白尺,白尺不答,那大山便替他来说,

“我掐指一算,三日后便是大吉之日!”

没想,这么随意的一句,便把二人的婚事定了下来,真是差点儿叫七子把眼珠子都给瞪了下来。两位当事人没有反对,白老也只是拍手,其余几人当然也都抱着凑热闹的心态,哪里又会说三道四。小伟强烈要求喝一碗酒,芒儿高兴,也是准了,

“百大哥,我总算能够改叫姐夫了!”

白尺屁颠屁颠跑跳过来,与他的小舅子对饮了一碗。气氛渐入高潮,除了还要四处忙活的芒儿,其余众人都是喝了不少,酒都是自己家酿的,虽然名气不大,但也一样能够醉人!不多时,七子有些晕眩,看什么东西都有重影。他前方不远处的哼哼,已经喝多,自己个儿在场中跳了起来。七子见她双眼迷离,似乎神魂已然出窍,只剩下一副躯体留在世间。

哼哼跳了一阵,忽的停了下来,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来,眯瞪着双眼指向大山,而后又指向了白尺,接下来把这场中所有人都指了个遍!最后,她一屁股坐了下来,盯着地面一动不动,良久之后,方才开口说话,

“咦,我怎么好像来过这儿啊!”

七子笑道,

“你好生想想,你是何时来的这儿?!”

哼哼双手抱头,思索一阵,摇起头来,

“咦,又好像没来过!到底是来过,还是没来过啊!”

七子笑着回她,

“你呀,就是喝醉了,待明日醒来,便把今日说的这些全都忘了!”

哼哼缓缓眨了眨眼,回道,

“不对,不对,我好像,我好像真的来过!”

高大强道,

“我活了这么多年,都未曾来过这儿,阅历真是太浅薄了!你这小小年纪,怎么可能来过!”

哼哼看向高大强,不屑道,

“你与我相比,也不知差了千倍万倍!我从记事起便在各处行走,见过的人,知晓的事,到过的地方,都是你完全无法想象得到的!”

七子迷迷糊糊问她,

“你走过很多地方?比我走的还多么?”

哼哼手一拍桌子,站到了座椅之上,

“这大宋国境内,就没有我没去过的地方!”

七子笑道,

“我可不信!”

哼哼瞟了他一眼,回道,

“我爹带着我走遍大江南北,把腿都给走断了,你们这些井底之蛙当理理解不得!”

七子也不想与她争论,不过,他倒是对哼哼的父亲有些兴趣,于是问她,

“你爹?你倒是说说你爹呗!”

七子知晓的,哼哼来找大山寻仇,也是因她口中的爹爹,这其中定有不少牵连,之前问她,她也不答,今日喝多了,兴许能够说出些实话!

哼哼道,

“我爹可是天底下最好的爹爹!爹爹虽说没什么钱,但会把钱都省下来,给我买那最好的东西。我记得有一次,我看上了一只小玩偶,爹爹囊中羞涩,竟是没有一个铜仔,可他说了,那事包在他身上,叫我留在原地等他。我开心极了,因为爹爹答应过我的事情,就没有办不到的!我实在是太兴奋了,于是等他走后不久,还是跟了上去。可我,可我见得他被人按在地方踢打,打进满脸上血!我害怕极了,躲在远处,连叫喊都给忘了!那些人终于打够,气喘吁吁走了,爹爹在地上扭了几下,又站了起来,他手中紧紧握着那只小玩偶!他看着那只玩偶,竟是笑了起来。后来,他发现了我,我也看见了他满身的土灰,还有嘴角流出的鲜血!他说,他遇到一条恶狗,与那狗打了一架,因此才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懂,我什么都懂,所以我开心的收下小玩偶,玩的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开心!我也知道,我一定要快快长大,将来好好照顾爹爹!”

七子又问,

“那后来你们又去了什么地方?”

哼哼回道,

“只要是有人住的地方,不论是大城小镇,深山沼泽,爹爹都会带我过去。我年纪小,走不了这许多路,所以他便将我背起,时间长了,腿脚自然就不好了!到了后来,每走一步都极困难,到最后,便只能坐着了!”

七子又问,

“你爹为何要带着你到处走,难道他喜欢自虐不成?”

哼哼怒道,

“你才喜欢自虐!我爹那是带我长见识呢!”

七子吐了吐舌头,还想问话,那高大强却是抢先开了口,

“你从未提起过你爹的大名,还有,你的名儿我们也都不晓得,是不是也该个解释呢!”

哼哼又哼了两声,回道,

“我干嘛要与你们说?你们一个个的,都不是好人!”

她看了芒儿一眼,又补充道,

“除了芒儿姐!”

七子乐了,

“我们都不是好人,那你干嘛还要与我们混到一处!”

哼哼不再理他,转而面向大山,

“就是你,就是你,若不是你,我爹又怎么可能死?!”

众人一齐看向大山,都想知道这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大山却慢慢吞吞喝吃完手中那条小半斤的鱼儿,方才回话,

“我只是实话实说,怎么能怪到我的头上!”

哼哼抄起一只大碗扔了过来,大山轻轻接过,放在身前,又道,

“你爹生前难道没告诉你该分清是非,不能乱发脾气的么?!”

哼哼哭道,

“我爹才不会说我一句重话,才不会让我吃一丁点儿的苦头!”

大山笑道,

“所以,还是他的错,他把你给惯坏了!哎,没这命,还非要强求,哪会有好结果!”

哼哼又喝掉半碗酒,双眼已是血红一片,好不吓人,她怒视大山,喝道,

“我一定要杀了你,为我爹报仇!”

七子直摇头,这些日子快来,他看着哼哼越发的与人亲和友善,以为她早已放下仇恨,可是这酒一下肚,又把一切都捡了回来,这可如何是好!

大山笑道,

“你啊,若是有那本事,不早就杀了我了?!”

哼哼确实杀不了大山,她喝起了闷酒,芒儿过来劝慰,也是无用。

大山叹道,

“你可知你爹是个怎样的人?”

哼哼立马大声回他,

“我爹是什么样的人,跟你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大山笑道,

“说说嘛,让我看看你了解了多少!”

哼哼不答,呸了一大口,大山又道,

“这么凶,以后怕是不容易嫁出去哦!”

哼哼喝道,

“要你管?!要你管?!”

大山又问,

“你爹是什么样的人,你都说不上来,只知道他对你好有什么用!他若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大恶人,你又会何看他!”

哼哼吼道,

“我爹怎么可能是个大恶人?!他连小猫小狗都不曾欺负,你说他会是个恶人?!”

大山又道,

“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多了去了,你又怎么保证你爹不是那样?!”

看来真如大山所讲,哼哼对她爹的认识并不太多,她实在是无力反驳!大山又问,

“你再跟我讲讲,你爹带着你四处游走,到底是在寻找些什么东西?是在找寻什么人么?”

哼哼没了之前的气势,眼中尽是迷茫,

“我爹,我爹好像真是在寻找些什么!”

大山又道,

“你爹在教你练习飞刀绝技之时,有没有在刀上喂过毒呢?!”

哼哼道,

“我爹怎么可能会用毒!怎么可能!”

大山呵呵笑起,回他,

“我第一次见他,是在一条船上,他一连毒杀几人,见着他人凄惨死去,竟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哼哼捂住了耳朵,不敢再听,

“不,不,你说的那人不是我爹!”

七子已然猜到,当年众人由水路前往天门山时,遇上并生擒的那人,便是哼哼的爹爹了!他口头极紧,对毒神更是极致遵从,若是毒神叫他去死,他也绝对不会拒绝!后来,毒神与那夷人部族有所勾结,他又协助对方攻城,又是害死了不少人!若他真是哼哼的爹爹,哼哼一时之间又如何能够接受得了!

大山笑道,

“这世间之事,有时就是这般残酷,你再长大一些也就能明白过来了!”

众人听了这些对话,心中也大致猜到了一些,虽然想问,可见着哼哼这般痛苦,也是没有再多问一句。白老兴致未减,又拉了大山过去吃酒谈天,二人说笑起来,哼哼这边与之对比起来,更显凄凉。高大强走上前去安慰,

“人总要往前看的嘛!你爹以前,以前可能做过恶人,但有了你之后,便改过向善了,这也是你带给他的最好的东西!”

哼哼听了这句安慰,倒是有些,

“我爹,我爹真是那样的么?!”

高大强笑道,

“当然了,他在你面前,只会表现出最好的一面,这还不能证明一切么?!”

哼哼点下头来,

“对,对,他是这样的,他就是这样的!”

高大强很是温柔,给她倒上一碗清汤,吃了酒后,再饮些这汤,立时便会舒服许多!哼哼端起汤来喝了两口,轻声回他,

“谢谢你,高大强!”

高大强会心一笑,脸上横肉咧开,十分有趣。

那边大山和白老一同过来,坐到了哼哼边上,大山看着二人互动,也是颇觉有趣,说道,

“哼哼,我若对你讲,那人并非你的生父,你又会有怎样表现?!”

哼哼立时跳将起来,怒喝一句,

“你,你到底还要怎样?!”

大山轻轻笑着回她,

“你若想听,我便把当年发生的事情都讲于你听,你若不愿,那我便不讲了!”

哼哼只能记得父亲无微不至的关爱,但对他个人来说,却是知之甚少!大山这般问她,她虽不想回应,可还是忍不住想要听他说来,她很是纠结,却听大山接着说来,

“你不反对,那我便要讲了哟!”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