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七七 山水之间纵情挥毫

七七 山水之间纵情挥毫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山这水,果真是个养人的好地方,难怪这许多人住下便不再愿意走了!”

童陆立在水边,看着远处绝美山水,忍不住叹息出声。热风从水面上吹来,带着些许湿气,也算是稍稍缓解了一些燥热。

小乙回道,

“是啊,这水在山中,山在水里,却又显得这般和谐,我只来了这一会儿,也都不大想走了!”

童陆又道,

“你说,他能画出这山水的神韵么?!”

小乙看着不远处外的安静作画的男子,直摇头道,

“似乎是个高手,画作出自他手,也应该不会太差!咱们啊,还是等他画完,再去与他说道!”

童陆抬起头来,看着顶上的树叶,并不太多,因而阳光也是寻到不少缝隙直透下来,仍能把人的头皮晒得发烫!

“哎,还好有这树,要不非得晒脱一层皮来!”

这天气实在太热,可作画那人却是在日头底下挥毫,动作幅度不小,似乎是那狂野画派!那人纸莫二十来岁年纪,虽然穿着普通渔人服饰,但整个人看起来却是精神得很!他向前支起的小桌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二人这般守了少时,梁多便赶了过来,见二人躲在远处,也没上前打扰那人。三人躲在树下,觉得热了,便去水边轻轻洗个头脸,又回到树下斜靠起来。没一会儿,童陆和梁多都睡了过去,只有小乙一人清醒而已。小乙眼皮直往下掉,不过还是强忍着没有完全闭上。那人全身湿透,又被那烈日晒干,他竟然还能够忍受得住,真是叫小乙钦佩不已!

也不知这瞌睡是要传染还是怎样,过了半个多时辰,小乙两眼再也睁不开来,沉沉睡了过去。三人互靠在一起,大睡起来,这树干上坑坑洼洼,三人却是睡得极好,也是头一夜发生太多事情,没能好好睡上一觉吧!也不知睡了多久,小乙忽的醒了过来,他下意识觉出不好,轻喝一声,

“哎呀,怎么睡着了,天都快要黑了!”

童陆和梁多被他这一声惊醒,努力睁开眼来,也都很是吃惊,没想,他们三人竟在此处整整睡了半日!

童陆指着那方,说道,

“你们看,那家伙还在那里画呢!”

果然,那人还在水边作画,不过,他此时动作极是轻微,似是在进行细致雕琢!

童陆一脸无力,又道,

“这家伙不会一直这在那儿画着的吧?!”

小乙回道,

“我也睡着了,哪里知道!”

天色渐暗,那人终于完成了最后一笔,他往后后退了两上,哈哈大笑起来,

“完美,完美!哈哈,哈哈!”

他把手中墨笔往地上一扔,双手摊开,弯下腰来,往他那小桌边缘扶了过去。小乙三人已然来了跟前,童陆笑着说来,

“大哥,你这画的什么呀!”

那人被这一声吓得够呛,双手一紧张,竟然把那画作从中撕扯成了两半!小乙三人被惊得不轻,这家伙怎么这般胆小,竟是被这一句吓成了这个样子!

小乙连忙赔个不是,说道,

“真是对不住,我们也是无心!”

那人一手拿着自己今日辛苦所作,各看一眼,然后双手放了开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半天不吭一气。小乙把那画作拾起,递到他面前,

“多少钱,我们赔,咱们明日再画上一幅,我也一并收了可好?!”

那人听了这句,抬起头来,似乎有话要说,可又没能说出口来!小乙直摇头,看了一下手中画作,差点儿没把自己噎着!童陆和梁多在旁偷笑,小乙又把两边合在一处,他仔细看了看,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那人坐在地上,看着远处发呆。小乙把那画放到桌上押住,往后退了老远方才停下。

童陆有气无力道,

“这就是他忙活了一天的成果?!”

梁多回道,

“真是叫人叹为观止啊!”

小乙也道,

“今日还真是长见识了!”

三人各说一句,一齐咬住了嘴唇看着前方。那人还在桌旁难过,看他那模样,是真的伤心了,不过,这也是三人无法理解的地方。

眼看这天就要黑了,干天不叫人随意点火,所以还是早些回去才是!小乙见那人还没有起身的意思,正要上前帮他收拾东西。可刚走出两步,旁边传来叫喊之声,

“范小哥,天快黑了,该回家歇息了!”

小乙往那边一看,见着一位三十来岁的妇人往这边赶了过来,她身着寻常妇人衣装,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她一眼见着小乙三人,也是笑着向他们打了个招呼。那人听到妇人说话,并未有何反应,小乙三人迎上前去,想从那妇人口中了解一些那人的情况。

妇人稍显肥胖,看来日子好了,百姓也能多些油水了。妇人笑起来,双眼便成一条线,小乙三人还未开口,她却是问出口来,

“你们是来看他作画的吧!”

小乙点头道,

“是的大姐,我们在这等了他半日,他刚画完,我们虽是无心,但真是把他吓着了,他一紧张,把自己的画作给撕毁了!”

妇人听了,微微一笑,却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小乙不知他二人间的关系如何,也是不敢胡乱猜测。

妇人回道,

“他是个怪人,不过人倒真是不错!他每日都在作画,这画也没什么人要,我们邻近的这些人家中,谁没个几十张的!他现在这个样子,并非在与人生气,而是在进行思考,咱们现在过去说话,他也是听不进去的!”

小乙问她,

“他不是本地人?”

妇人点头回他,

“当然不是,他来这儿几年了,我们只知道他姓范,除此之外便是一无所知了!他每日坚持作画,在我看来,真是比那干苦力的还要辛苦!”

小乙又问,

“那他的画,也都是那个样子?”

妇人呵呵笑起,拍打着肥胖肚皮,回道,

“他现在画的,也差不多都是这样!”

小乙又问,

“听你这话,难道他以前画的,与这有些出入?”

妇人道,

“他刚来的时候,画的画那叫一个精致,简直就是把这山水拓印下来一般!他说可以送我们这些邻居一些,只是换点吃的便好。我们当然愿意啊,这画若是拿到集市上去,可是能值不少钱的!我家男人拿了一幅过去,竟是换了二两银子,对方还道若是还有,那便有多少收多少!他们既然这般说,那这画可绝对不止值这二两!所以后来,这邻里各家也都换着来为他送菜送饭,他也毫不保留,把每日画作全部送掉,一件不留。有时他一连数十日才作下一幅,被赠之人,可是连做梦也要笑醒!没过多久,我们也都清醒过来,若是靠他来赚取钱财,既不是长久之计,又把自己变成了无用之人。所以,我们不再卖画,他赠送过来的,便小心收好,若是有朝一日他需要换钱救急,那便全都还给他,我们只是当帮他保管了!当然,我们答应过的事情,当然也必须要做下去!邻里算了算日子,又商议一番,最终定下了半月轮换照顾范小哥。现如今大家的生活都好了,一年供他免费吃上两月,都没什么困难,何况只是这半月呢!”

小乙赞道,

“大姐,你们可真够义气!”

妇人听了,哈哈大笑,又道,

“也不知他是吃错了什么东西,还是受了什么打击,他画的画,越来越叫人看不懂了!”

小乙笑道,

“我怎么看也不像是画的这山这水!”

童陆补充道,

“还有,从这画里如何看得出画功来?就是个三岁小孩,只怕也比他画得要好看一些!”

梁多笑道,

“我看啊,说不定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画的是什么了!”

童陆也呵呵笑了起来,

“是啊,最可爱的是,他那作画时的表情动作,与他的画作相对比,这种感觉,真是太过诡异!”

妇人笑道,

“梁小哥,你舅舅可还好啊?!”

妇人突然插上这句,倒是让小乙颇感意外。梁多当然知晓她早把自己认了出来,倒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回她道,

“舅舅身子一向安好,有劳大姐挂心了!”

妇人又道,

“你可不知,当年我们是多么贫苦,多亏有了你舅舅,我们才能有这等好日子!既然今日见着,你们啊,便随大姐一齐回去,让我好好招待招待你们!”

梁多想要拒绝,可手臂已然被妇人牢牢捉住,妇人的笑容很是自然,真是让人无法拒绝!梁多干笑两下,也就从了她了。小乙和童陆当然也是沾了他的光。

童陆指着那范大画家,问道,

“那他怎么办?”

妇人道,

“那就说好了,一定跟我一齐回去!这天眼看就要黑了,我去背他,你们呢,帮着收拾一下东西便好!”

小乙自告奋勇道,

“大姐,这等粗活,交给我便是了!”

妇人没有反对,小乙则走上前去,把那范大画家背了起来。他一点儿都不重,背在肩头,显得十分轻松,妇人看了,也是对小乙大为欣赏。几人把这里的东西收拾起来,由那妇人带着,往远处的那一点儿星火行了过去。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