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七八 一无所有欢乐依旧

七八 一无所有欢乐依旧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回到白老的院中,他可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不过,见了小乙三人回来,也是立时笑眼相迎。又是一通招待,把小乙弄得很是不好意思。梁多只是回来打个照面便回去了,他这第二日又要出工,小乙当然也不好挽留。

白尺和青芒也一齐搬回来住了,只因从黄大人那里得到了肯定答复,白尺的那夫人,已然与他再无任何关系,而黄大人也答应为二人作主。不过,青芒并不愿意立时与白尺成就一番好事,说是要等弟弟稍稍大些再说!白尺开心得不得了,自己终于摆脱了那罗氏家族的纠缠,于是把自己灌了个大醉,倒在院中便睡死了过去。童陆把今日见闻会声会色说于众人知晓,直把众人说得一愣一愣,若不是天色太晚,这便要赶去看看那大画家又是何许人物!说到极晚,众人方才散去,白老精神太好,又拉着小乙说了一通,方才放他回去。

第二日大清早,天都还未亮起,小乙便出了院子,来到江边练武。没练几时,却是见着一人飞奔而来,引得周围家犬狂吠。小乙一见那人,停了手脚,叫住了他,

“梁兄,你这是又要去往何处?”

来人正是梁多,他略微有些气喘,不过看起来状态不错,应该是跑步刚入佳境,他往小乙这边过来,停在了小乙面前,

“小乙兄弟,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小乙问道,

“慢点儿说,不急,不急!”

梁多平复下来,这才慢慢回他,

“那个,那个范大画家的家里昨夜着了火,被烧了个干净!”

小乙惊道,

“这又是怎么回事?人呢,有没有事?!”

梁多回道,

“人倒是没事,只是整个人又是疯了!”

小乙疑惑问他,

“又疯了?又是呆滞了不成?!”

梁多道,

“与昨日很不一样,房子被烧了,自己却是高兴得乱蹦乱跳,对着谁都是又搂又抱的,像个傻子一样!”

小乙笑道,

“这家伙真是奇怪得很!咱们再一齐过去看看?!”

梁多摇头道,

“我还有要事在身,就不陪你去啦!”

小乙明白,于是让他快些去了,自己回到白老的宅院,与他们说上一声。除了三个女人起了,其余人等仍是睡得正香。月儿听了小乙说话,也很好奇,非要跟他一齐过去。小乙心想,多活动活动也好,于是带着月儿一齐去了。到了那范大画家的房子,果然被烧了个干净。十来位乡亲正在忙活着清理烧剩的黑灰,那范大画家却笑呵呵待在不远之外,还拿着一根烧断的木棍,在空中不停的比划,似乎是在以这场景作画。

二人慢慢来到他身后,他竟是一点儿也未能发觉。

月儿呵呵笑起,说道,

“哥哥,这便是那姓范的画家了么?”

小乙笑道,

“正是正是,你看看他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月儿认真看了看范大画家,笑着回他,

“我想,能够在某一领域登峰造极的人物,可都不会简单,当然,个性鲜明,并非是坏事!”

小乙笑道,

“你怎知他已登峰造极!你若是见了他的画作,便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了!”

月儿眯起眼来,看着那初升的红日,是那般的圆润自然,又道,

“这太阳真是漂亮!若是能够将它画下来,那该多好!”

小乙点头道,

“是啊,从这山山水水之中冒出头来,还真是别有一番韵味!”

那范大画家似乎也被这红日吸引了过去,他眼望红日发起呆来,那烧断的木棍仍旧停在半空,只是不再动弹了!这般过了好长时间,那光线越发强了,小乙多看上一眼,便已然承受不住了,可范大画家却仍那般立着,微微抬头看天。小乙从侧方看他,两边脸颊已然有泪水流了下来。小乙心想,这家伙怎的这般能忍,他再这般看下去,那也离瞎眼不远了!小乙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一晃,最后整个遮住,片刻之后,范大画家这才反应了过来。他双眼一睁一闭数十次,这才看清了小乙,

“哦,小乙啊,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小乙回道,

“我们来了好长时间了,就在你身边,你一点儿也没发现?!”

范大画家看着小乙身边还跟着个乖巧美丽的女子,女子小腹微微隆起,他双眼放光,喜道,

“小乙,你有孩子了?”

小乙点头,笑着回他,

“是啊,再过几个月,我的女儿可就要出世了!”

范大画家直摇头,回道,

“什么女儿,什么女儿!定然是个儿子!”

月儿轻轻抚着肚腹,笑着问他,

“范大哥,你是如何知晓的?!”

范大画家呵呵浅笑,得意说道,

“你要相信我的眼力,嘿嘿,是男是女,从这肚形上展露无疑!这样,我与你们打个赌,若是生个儿子,便叫我来为他取名如何?”

小乙笑道,

“取名儿这事儿,可早就答应别人了!”

范大画家又道,

“那就让我为他取个小名儿!”

小乙看着月儿的肚子,心里暖暖的,

“那就一言为定!”

范大画家大喜过望,把那木棍往远处一扔,兴奋的大喊大叫起来。他口中说的什么话,却没有人能够听懂。他乱逃乱蹿,把那双手摊平,上下摆动,似是自己身上长了一对翅膀,正在那天空翱翔一般!

月儿嘻嘻笑起,轻声说话,

“这范大哥,还真是有趣得很呢!”

小乙笑道,

“又遇到一个怪人!”

二人看着范大画家发了一阵狂,再看他自己的屋舍,已然被乡亲们铲平,现如今,以往是何模样,也是一点儿也看不清了!小乙看到了胖妇人,便带着月儿一齐过去了。胖妇人很喜欢月儿,拉住她的手,一个劲儿的说这说那,又是要留人家吃饭,又是要介绍乡亲们给她认识,还有一大堆孕期的注意事项和带孩子的经验总结,直把小乙听得一愣一愣!月儿却听得极为认真,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她可绝对不会放过!二女这般说着,小乙倒显得有些多余了!

小乙让她二人说着,自己来到刚被铲平的房屋旧址,乡亲们见他过来,也很是热情,与他说聊起来。没想这些乡亲竟是如此能说,真是叫小乙好不惊喜。正说着,小乙见着有人抬了一个小竹筐出来,竹筐之中装有飞灰,看那残存的形状,似乎是些字画!小乙请那人停下说话,问他道,

“这位大哥,你这筐里也不知是些什么东西?”

那人哎了一气,小乙见所有人都很是惋惜,于是又问,

“这字画,可是十分值钱?”

那人回道,

“哎,这可是范小哥多年的心血啊,却被这一场大火给烧了个干干净净!还好他整日疯疯癫癫,不知道心疼,否则还不得难过死啊!”

小乙看了,也觉难过,再转头看那范大画家,他仍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欢乐至极,小乙都不知道该不该要同情于他了!

那人又道,

“我们这些人啊,每家都珍藏有不少范小哥的画作,可是值不少钱呢!他对我们有恩,那我们当然也要报答于他!”

另一人道,

“现如今正是闲时,咱们一齐再给他建起一间房来便是!”

又有一人道,

“他这房子太小,咱们给他换间大的!”

众人一齐附和,商量着这建房的细节,好不热闹。

小乙再看那范大画家,他却已然近到了前来,笑眯眯看着众人,问道,

“哎,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呢?!”

提筐那人把筐往身后藏去,范大画家哪能见不着,指着他,大笑起来,

“哎呀,全没了,哈哈,全没了!”

这家伙古怪得很,看了那东西尸骸,却是欢乐无比!小乙问他,

“我说范大哥,你的大作全烧没了,你竟一点儿也不心疼?!”

范大画家奇怪回问,

“我又没死,再多画几幅不就是了!”

他这说法倒是新鲜,小乙笑着又问,

“那你若是有空,也给我画上两幅,哦不,是三幅,替我那小家伙也要上一幅!”

范大画家拍着胸脯笑道,

“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

小乙又问,

“范大哥,你这屋的收藏的,只有自己一画作么?”

小乙知道,像他们这类人,应该也会收藏些他人的心血,这里边若是有这类画作,被烧了,怕是要比自己的作品没了还要叫人惋惜!范大画家嘿嘿笑起,斜眼说来,

“当然有啦,当世前朝名家的大作,我也是收藏了不少的!”

众人大惊,谁能想到这家伙竟是这般厉害,更叫人不可思议的是,他说这话时,一点儿没听出心痛惋惜,这些东西在他看来,怕是连个茶碗都不如!

小乙奇道,

“那些东西,若是出售,可是要值不少钱吧!”

范大画家笑着回他,

“那可不,怕是能买半座桂州城了!”

众人被吓得不轻,好家伙,买上半座桂州城,那得要花多少钱啊,这可是让人想都不敢去想的,却是如此这般轻描淡写般从他口中冒出!

范大画家看着众人既是不解又是钦佩,立时来了兴致,

“嘿嘿,今日心情大好,咱们来画上一幅如何?!”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