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33 前尘虚幻不堪回首,来日方长何需躲藏

33 前尘虚幻不堪回首,来日方长何需躲藏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起身推门出去,童陆跟在身后,妇人拉住他俩,说道,

“千万别去惹事,要喝酒,我去买些就是了!”

小乙想想,冒然前去问责也是不合情理,于是答应只买些酒水便回,妇人这才放开手来,

“快去快回,待会好好尝尝姐姐手艺呀!”

小乙二人回头笑笑,向她招手示意。妇人无奈笑笑,只好回屋去了。不一会,小乙童陆一齐回来,小乙一手抱着一大坛酒水。童陆喜嗞嗞看着屋里众人,

“现在有酒了,嘿嘿,严姐姐,你也得来上几碗。”

小乙放下酒坛,与童陆围坐桌旁。二人一看这满桌吃食,陷入长时间沉默。白青忍不住,笑问道,

“这酒怎么来的呀,不会你俩抢来的吧!”

童陆不理她,只是看着那妇人,问道,

“严姐姐,可以吃了么?”

那妇人大笑,

“当然可以了,来来来,吃喝起来,千万不要客气。”

众人瞬间乱作一团,桌上人手交错,碗碟碰撞之声不绝。妇人心中大喜,

“慢点吃,慢点吃,后边还有呢!嘿嘿,你们这些小子还真是好胃口,年轻还真是好啊!”

小乙满上一碗酒水递给妇人,妇人接过轻抿一口,问道,

“这酒是怎么弄来的,要想买酒得走上好些时候,你俩这快便回,还真行!”

小乙嘿嘿笑道,

“还不是陆陆,他这嘴皮子呀,真是厉害!我们见那人家中喜气,一问才知是小儿子办满月喜宴,陆陆一听,上去就是一阵吹捧,把孩儿爹娘直夸上了天,那家人一高兴,非不让走,后来好说歹说,终于让抱了两坛酒。哈哈,人家非要给,我们也不好拒绝嘛!”

童陆笑了笑,又收住笑容,

“严姐姐,倒是说说你呀,刚听几个碎嘴婆子好像在说你坏话,本想上前骂上一通,可那人家办喜事,也只好忍住。”

妇人微微一笑,满眼温柔,众人停下碗筷听他道来,

“难得有人来我这,你们若是想听,那我就跟你们说道说道?”

小乙三人不住点头,那妇人轻叹一声,慢慢说来,

“这都是十二年前的事了。你们应该还不知我大名,姓严名竹,自小在这水边长大。那时的我,在这琅环也是远近有名的,喜欢我的青年男子也不在少数。我三岁时父母双亡,也是靠吃百家饭长大,这里老一辈都认识我,再下一辈的也是一齐长大的姐妹兄弟。那年不少人上门求亲,村长好不烦恼,后来干脆让我自己选择,于是放出话去,把那远近求亲之人全叫到一起,让我随意挑选。许多并非想要娶亲的小伙,为了凑热闹也参与了进来。到了日子,村子里真是吵翻了天,人人喜气洋洋,卖酒郎占据了村里各个入口,生意火爆至极。可是好像与想象中又大有不同,选郎已成次要,大家聚在一起吃喝倒是成了正事,很多人自带酒水美食,把这村里堵了个严严实实。”

严竹挤出一个笑来,继续道,

“可笑的是,人人喝得大醉,倒把我晾在一边。我在这村里转了一圈,一个个的只劝我喝酒,真是尴尬至极,正想回家,却被一人拦腰抱住。我回头一看,是位俊美翩翩公子,白衣如雪,虽有些破烂,却丝毫不掩其非凡气度。我不由看痴了!正是我心怡的那种。那人将我抱起,飞快奔上一条小船,撑杆一点,便离岸而去。”

妇人理了理鬓角,温柔道,

“船行洱海之上,景象绝美,又有那人陪伴,我感觉幸福到了极点。那人放下撑杆,立在船头,将酒壶别在腰间,取出一支长笛。笛声悠扬,这老天也是作美,竟下起了蒙蒙细雨。我醉倒在他怀中,只愿时间永远停在此刻,便能一辈子与他一起。”

严竹脸颊绯红,又接着道,

“就在这洱海中,我把身子给了他。醒来时船已然稳稳停在了崖边,只记得他要我等他三年,其它的,就什么都没记住,包括,包括他的容貌。”

严竹苦笑一声,

“这十二年过去了,孩子都十一岁了,可始终也不见他人。我未婚便有了身孕,村里人认为我不检点,便再不与我来往,几个要好的弟兄也怕惹人闲话,尽量不再来往。最可笑的是,临近几处人家也都搬走了,难道我还能给他们带要霉运?”

严竹笑着流下泪来,

“十二年了,我相信他会回来的!”

白青听完,很是伤感,抱着严竹哭出声来。童陆叹息一声,

“严姐姐,你觉得值么,为了这个连名字,嗯,连样貌都,都不知道的男人!”

严竹轻轻笑道,

“他说我美若仙人,声如天籁,他这辈子非我不娶了。我恨过,也怨过,可抵挡不住我爱他呀。我不敢走远,怕他突然回来时,又找不到我了。”

小乙突然大叫起来,

“啊,白衣男子,俊美异常,会吹长笛!对呀!这不就是沐白哥么!”

严竹大惊,使劲攥住小乙,

“你,你,你真认识他?”

童陆把刚啃完的骨头丢向小乙,

“你傻呀,好好想想,十二年前,沐白哥才多少岁!”

小乙一想,拍拍头,有些尴尬,又听童陆道,

“不过这倒是一个找寻方向,没准沐白哥认识那人也说不定呢!咱们回大理城还得去拜访沈家,我倒是有些想沐阳姐了,还有那烟雨楼又是为何转给他人,需要一并问个清楚。”

童陆看着严竹,笑道,

“严姐姐,除了这些,就再无其它线索了么?”

严竹苦笑摇头。小乙赶忙接话,

“严姐姐,你放心,我们定会帮你找到那人,让你们一家人团聚。”

严竹长叹一声,怜惜的抚摸着霞儿,

“霞儿怕是等不到他爹了。”

小乙三人大惊,白青急忙问道,

“严姐姐,这是为何,我看霞儿虽说脸色不好,也不至于会有性命之忧吧!”

她不自觉探出手来为霞儿把脉,小乙只见她脸色阴暗下来,心知有些不妙。白青半晌方才道来,

“霞儿心脉紊乱,只怕是天生的心病,这病无药可治,只有用针用药调理,只不过,也只能缓解痛楚罢了。”

严竹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也曾带她看过许多大夫,药也吃了不少,哎,可还是老样子。以前还瞒着霞儿,后来她得知实情,也并不哭闹,一下懂事了好多。她对我说,‘娘,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要让自己多活些日子,这样即使爹没回来,娘也能有人相陪。’霞儿很乖,真是让人心疼啊!哎,我的霞儿!!”

小乙很是难过,童陆白青也是强忍着没哭出声来,一旁秦朗满脸是泪,早已不能成声。严竹笑道,

“你们呀,也别难过,这么多年,除了朗儿,几乎没有人来过家里呢。今天大家开开心心,趁着有酒,咱们好好喝上一番!”

众人举着酒碗,酒水咕咕下肚。不一会,两坛酒水便倒了个底朝天。霞儿今日高兴,严竹也给她倒了半碗。严竹看着这群年轻人,心中尽是暖意,她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小乙童陆秦朗睡堂屋,三女则挤在卧室,这夜里,众人各怀心事,默默无言。

第二日天还未亮,小乙来到洱海边上一块空地,将所学拳法棍法枪法一一使过。虽是寒冬,小乙却打得满头大汗。收好棍子,小乙这才发现秦朗站在一旁。他向秦朗微微一笑,

“你怎么也起这么早!”

秦朗回道,

“小乙哥,你这武艺当真了得,昨日若是有心要对付我,只怕早就被你打趴下了。”

小乙笑笑,不置可否。又听秦朗道,

“小乙哥,你刚才是以棍作枪么,我一直想学枪法,不知可否教我。”

小乙拍拍胸脯,

“当然可以,不过师傅说这套路只是基础,要想用于实战,则必须要仔细钻研,深刻领悟的。”

秦朗点头,双眼直勾勾盯着小乙。小乙把这枪法又使一遍,秦朗学着舞动长竿,小乙一旁指点,他竟是学得有模有样。秦朗天资聪颖,很快便记住了所有招式,小乙十分满意,又给他讲述自己学武心得。二人坐在洱海边岩石之上谈笑起来。小乙突然拉住秦朗,面容有些凄凉,

“小朗,我差点忘了,我这还有件物事要给你!”

秦朗疑惑看他,只见小乙从腰间取下一条链索,铁索一头小爪锋利,另一头大爪圆润。秦朗接过,轻声问道,

“这是什么兵刃,好生奇怪。”

小乙轻声道,

“这是你爹的遗物。”

秦朗一听,瞬间变色,将那子母乾坤爪还给小乙,回道,

“小乙哥,他的东西我是不会要的。我也不想再与他有任何关系。谢谢你带来他的死讯,我很开心。”

小乙正想要说些什么,又听秦朗说道,

“小乙哥,他当年抛妻弃子,我和娘早就不认他了。听说那人还做了强盗杀手,让娘在村子里一直抬不起头来。五年前娘就死了,便就剩下我了,后来遇到了霞儿,我才知受世间疾苦的并非只我一人。因此我努力打渔,让自己强大起来,为的就是要让这世间苦痛少上几分。”

小乙摸着秦朗额头,轻轻道,

“太阳出来,就暖和了!我们都想做太阳,可还是抵挡不住那黑夜,所以尽力就好了。”

二人坐在一起,阳光斜照过来,将二人身影映在水中。

童陆抱着头出了屋,来到小乙身边大喊,

“哎呀,头痛死了,你们为何这么能喝!简直要了人命,啊!”

白青和霞儿一齐走了出来,霞儿显得非常开心,紧紧傍在白青身边。白青换上了自己的衣衫,又是一个假小子模样。童陆扯着嗓子要白青给他弄碗醒酒汤,白青却不理他,只顾和霞儿说话。严竹跟在后面,温柔至极。

小乙突然想起一事,问众人道,

“昨儿借酒时,听说今儿个是那村长小儿子娶媳妇的大好日子,要不咱们一起去热闹一番。”

严竹轻声道,

“村里人长久以来都不待见我们娘俩,再说人家又未邀请,只怕去了也让人为难,不要坏了人家喜事才好。”

霞儿一听要娶媳妇,好生欢喜,巴不得骑到她朗哥哥肩上飞奔过去观瞧,可听母亲这么一说,却是立在当场不敢动弹,只是她心思乱飞,早已神游到了婚礼现场。

童陆一看霞儿神情,便已了然,向小乙使了使眼色,小乙明白,转头对严竹说道,

“严姐姐,随意拿些礼物,咱们一起看看去。待陆陆把那老村长捧上天去,一切都好说了!”

严竹摇头笑笑,心想这弟弟当年也有跟在自己屁股后边玩耍,自己也曾经抱过不少次,他成亲,送点东西过去也不会有事,何况自己不一定非要出现在现场,在外围观瞧一下便是了。于是,她回屋里准备东西,霞儿脸色红润起来,倒像是个没病人一般。童陆向霞儿眨眨眼,霞儿对他吐吐舌头,逗得几人哈哈大笑起来。不多时,严竹备了些干鱼,几张喜气绢布,

“东西是寒酸了些。”

小乙摇头笑道,

“心意最是重要,还有这个!”

说完他从腰间钱袋中取出一个银袋,递到严竹手中,

“这是小朗他爹死前留给他的,小朗说不想与那人再有任何关系,这银钱白用白不用,就当礼金送那村长了。这么大块,他只怕乐得合不拢嘴,又怎好拒绝咱们。”

秦朗一听,笑道,

“那人虽不是好人,可这钱,在好人手上便是不同,严姨,你就拿着吧!”

严竹接过银两,只觉异常沉重,她小心收入怀中,又整理了一下衣衫头发,这才招呼众人一齐去那村长家。

村长家离严家足有一里,还在老远便能见到那边人头攒动,想来这村里上上下下都过去帮忙了。几人走到近前,只见那正中一位,穿着富态,满脸褶皱堆在一起,身材瘦小却是精神矍铄,小乙一看这老头便知是那村长了。童陆喜滋滋走上前去,对那老头便是一阵猛夸,乐得老头合不拢嘴,老头还没来得急问他姓甚名谁,他又夸起村长儿子来了,他说话很有门道,看似夸夸其谈,却又令人信服,竟是把周围人说得一愣一愣,像听说书一样。村长大笑不止,仅剩的两颗门牙都快被笑了出来。

小乙几人跟在严竹身后,缓缓走来,村长一见严竹,脸色大变。童陆一见知他不喜,于是在他耳旁说道,

“村长,这大喜的日子,人家这许多人一起过来,你倒也不好为难,何况还带着彩礼,如若不让进,只怕是有些小气了。这周围也有不少身世显赫之人,让人笑话不是。不如大方请进来,有甚过节,咱改日再来了结。”

村长一听,急忙迎上前去,童陆见他如此,想必也是老世故了,不由暗暗好笑。严竹取出钱袋交于村长手上,村长大惊,慌忙找人收了彩礼,为几人安排坐席。严竹说了些祝福话,带着几人入了席。周围乡邻看村长如此,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是隔得远远坐下,互相不照面罢了。几人坐了一桌,剩下两个空位也是无人再来。严竹有些尴尬,想要先走,却是被小乙几人拦下。

时辰尚早,外乡宾客大都还未到场,小乙几人坐在席中十分不自在。想要四处走走,又怕严竹母女被人欺负,只好相互说些有的没的。白青随身带有针灸,也是抽空在霞儿身上几处要穴扎了几针,白青针技很好,霞儿并未觉得疼痛,反而是扎完后觉得有些轻松。

直等到正午时分,宾客纷纷到来,整个村长家四周坐满远亲近邻。村长与几个有头有脸的人谈笑风生,很是得意。又过了半晌,小乙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他无聊的用筷子敲打桌腿,发出节奏一致的声响。白青跟着他敲打的节奏轻轻点头。

突然,一声大喊传来,

“村长,不好啦,村长,有人抢亲啦,新娘被那夷人抢走啦!”

村长大惊,站起身来,

“这里怎会有那夷人!说清楚些,到底有多少人!”

那报信之人缓了缓,方才道来,

“好像只有一个,抱起新娘子,抢过马来,一溜烟便不见了人影。那人穿着夷人衣服,接亲小伙们都去追了,就我先回来报信来着!”

村长脚上一轻,作势便要摔倒,还好大儿子就在身旁,一把将他扶住。小乙几人本是看热闹来的,这下可好,更加热闹了。严竹有些焦虑,对小乙道,

“小乙,我知道你武艺极佳,可否帮帮村长。这大喜的日子,弄成这样,可别让他把老脸都给丢尽了!”

秦朗有些不忿,

“村长平日里如何对待你们娘俩,我想这也是他自作自受,该有的报应!”

严竹摇头道,

“他不仁,我们可不能不义。小乙,你看……”

小乙笑道,

“严姐姐,你不说我也会去的,小朗,跟我一起?”

秦朗点点头,与小乙一齐站起。小乙高声喊道,

“村长,有没有快马,给我二人各一匹,我保证把新媳妇给你带回来。”

村长一听,看着小乙,只觉他英气十足,身材气度都是不凡,一眼便知是个习武之人。他也不多想,马上让人去找马。小乙秦朗趁此空隙,来到那报信人身边,询问那人案发地点与逃离方向,又向村民了解了这方圆数里大至地形。不一会,有人牵过两匹马来,小乙秦朗跳上马去,飞也似的奔了出去。童陆这时便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他站在一张方桌之上,先是说了些吉利话,之后便大声讲起故事来,起先的人声鼎沸,渐渐化为一人之言,他终于做他想要做的事了。听各人反应,似乎反响还不错。各桌宾客被他一通说道,竟是无人再去提那抢亲之事,众人皆是竖起耳朵,只怕听漏一字。更有甚者围拢在他那桌前,似乎在那儿可以早先听到一般。霞儿依偎在白青怀里,听童陆胡乱说话,笑声咯咯直响,

“这陆陆哥哥真是太厉害了,他讲的故事好有趣,就像与他一同经历了一般。姐姐,你说那巨蟒真的有腰身这么粗大,还会在人脸上吐信子么!”

白青笑笑,回道,

“当然是假的啦,你陆陆哥哥不仅会讲故事,编故事也是一绝哦,你要听他讲来,只怕是三天三夜也不会重样的!”

村长看着童陆,心中宽慰不少,只盼新人赶快回来,把这婚礼圆满了。村长找人端茶倒水,竟是没人愿意移步,他看得好气,却也不好发作,只好自己去办了。

童陆很会调动气氛,不时与众人接话,这婚礼现场倒像是变成了茶馆一般,只是这说书之人口才绝佳,长得又是帅气非凡,几位到了婚嫁年龄的姑娘不时对他抛着媚眼,他却只当没看到,仍旧不停讲着一个个有趣的故事。这都快一个时辰了,宾客们吃了些小点,倒也不觉饥饿,听他说事,倒也不显乏味。童陆慢慢有些情绪,心中大骂小乙,怪他这长时间还不回来。正思忖间,一阵马蹄之声传来,童陆站在高处见得真着,他大喜道,

“亲朋好友们,咱们的主角就快上场了,大家热闹起来!待到婚礼结束,小弟再给大伙讲那猴王戏仙女的好戏!”

众人一听,虽有些意犹未尽,可想想毕竟是人家婚礼,于是按照童陆所说忙活了起来。这婚礼现在顿时恢复之前热闹情形,村长大大呼出一口气来,喃喃说道,

“真是老天保佑,要不真要颜面扫地了!”

片刻后,大队接亲人马赶到,小乙秦朗跳下马来,将缰绳交于他人,缓缓走回严竹桌上。小乙坐下大笑起来,朝白青挤眉弄眼,

“青青,什么时候也能像那小子一样娶你过门呢!”

白青俏脸唰的红成一片,嗔怒道,

“谁要嫁你呀,哼!”

童陆一旁叫喊起来,

“今日太赶,不然就明日?让村长给你俩张罗张罗,我们再好好热闹一番。今日帮他这么大忙,这点小事定然不在话下!”。几人打趣了好一会,方才停下。

秦朗如有不闻,大灌一口茶水,似仍在回味刚才情形,只听他长叹一声,大笑道,

“小乙哥真是厉害,这也可以,哈哈,哈哈,真是厉害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