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七上 弃车登船身不由己

〇七上 弃车登船身不由己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挤了过来,一看这里边情形,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原来,这大船停靠在岸,为了防止挣脱,因此用几条粗大长绳拴在岸边大石之上。这船儿本来早就该走了,可有人过来解绳,却是遇上了这狗。它凶悍非常,獠牙外露,看上去好不吓人!来人上前,都被它一一咬了回来。人家拿棍棒来打,这狗又是机智无比,每每躲了开去,不时攻来,又把人给吓退回去。

这狗小乙当然也是认得的,他大声呼唤它,

“嘿嘿,大将军,咱们可是好长时间没见了!”

那狗也认出了小乙,微微收敛起獠牙,向他颔首示意。而后,它又慢慢移步,不时瞪上两眼,以示警戒!

蒜头站在边上呵呵直乐,辜炎也是一脸的严肃,紧紧贴在他身边。小乙来到蒜头身边,笑问他道,

“怎么,你还要叫大将军演到几时?!”

蒜头,拉住小乙,嘿嘿笑起,回他道,

“我说小乙,这海上可是好玩的很啊,你跟我们一齐去吧!”

小乙连忙摇头,回他,

“这可不行,月儿他们还在等我来着!”

蒜头脸上红得发紫,可是不听小乙说话,他掐住小乙一手,轻轻一转,小乙那手再无力支撑,整个身子也被他翻转了过来,小乙又如何会与他动手,只好大声求饶,

“好,好,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蒜头嘿嘿笑起,竟是伸出一指刮了一下小乙鼻头,

“这才像话嘛!”

他放开小乙的手,小乙立时转身挤到人群之中,想要制造混乱,逃开他的魔掌!可是,谁都能想到,蒜头这等身手,小乙又如何能够逃脱得了!他没跑几步,腰带便被蒜头拉住,再也无法往前一步。

蒜头大笑不止,空闲的那手在脸上摸了一把,抹去了好多汗来,

“你可不能走啊,你走了,我再找谁玩去啊!”

小乙知晓再走不了,只好回道,

“蒜头前辈,我没想走,只是要回去与陆陆他们说上一声!”

蒜头哎了一声,回道,

“这好说啊,小辜炎,小辜炎!”

他急喊几声,那辜炎屁颠屁颠跑来听训。

蒜头对他讲道,

“你去把他们全接过来,就说小乙和我一道上船去了!”

辜炎听完,立时奔了过去。那车马离此处只有数十丈远,辜炎没几下便跑到跟前,童陆探出头来,与他说了几句,然后他便拉着马车,慢慢往这边过来了。

蒜头很是高兴,又道,

“小乙,嘿嘿,咱们今日定要大聚一场!”

蒜头拽着小乙腰带,径直往登船的地方走去,他把三指放在嘴中,身子一晃,发出一声长长尖锐响音,然后大吼一声,

“大将军,咱们上船啦!”

只听得那方人群一阵慌乱,然后便让出一条道来,大将军从中蹿将出来,能够听得众人一阵惊呼,然后便只敢低声议论纷纷。这大将军比起当年来说,更加威风霸气,那眼神盯着一人瞧看,若是胆子小些的,怕是要被他吓得拉了裤子!小乙也是不敢上手摸它,只是轻声说道,

“大将军,你可真是威风八面啊,这么多人都耐何你不得!”

大将军似乎早就习惯他人恭维,也是没有太多反应,他好似与小乙打了个招呼,然后又慢慢去到蒜头身边,并不贴得太紧,有个两步左右距离。

蒜头心情大好,拍着肚子说道,

“快,快,咱们快些上船,大吃一顿去!”

小乙刚要回话,那腰带被蒜头一扯,声音只到了嗓子眼儿,没能发出来,身子则是猛的向前,差点儿没摔到地上。蒜头很是着急,直冲了过去。有人上前拦阻,却被他一掌推到了海水之中,于是便没人再敢挡路了!小乙被他连拖带拽拉上了船,这甲板倒还宽敞,已然有了二三十人,看他们装束,大都是些商贾,也有几个官差模样人物,看起来并不那么招人待见。

蒜头终于放开了小乙,在这大船甲板之上跑了开去,众人为他让道,有时碰到他人,也没个说法,引得对方骂上两句。没办法,既然上了船来,那便一齐玩玩吧!他看向岸边,辜炎扶着月儿下了车,童陆和范大画家也相继下来,几人慢慢往这边靠了过来。

要上船的也都上了船,有人向童陆要这船钱,童陆也很是大方,还赏了对方不少钱,这下待遇又变得完全不一样了!除了蒜头,其余众人也都是第一次坐这海船,因此都觉兴奋。范大画家把那残破的画作整齐收好,塞进怀中,然后趴在船边,一动不动看着远方。童陆则是找到一位能说会道的行商,二人攀谈起来,聊了个不亦乐乎!至于那辜炎嘛,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安安静静站立着,似乎在想着些心事。大将军与辜炎待在一处,它趴在地上,闭眼歇息,兴许也是因为它,辜炎这边才没人再敢过来。月儿则是拉着小乙四处瞧看,也是欢喜得很。二人说着话,只觉船身微微一动,船儿缓缓离开岸边,往大海之中驶去。

月儿看着远方,不由赞叹道,

"这海真是一眼望不到边啊!"

小乙点头回她,

"是啊,从这船上看来,却又是另外一番感觉1"

月儿又道,

"哥哥,这船儿是要去往琼州吧?!"

小乙回道,

"是啊,也不知这琼州离这多远!"

旁边有人答话,

"若无大风大浪,只需要三四个时辰便能到了!"

小乙看这人面相亲善,眼神亲和,个头与童陆一般,只是稍稍魁梧一些,他一身精干装束,举手投足之间又是格外洒脱,不得不说,算得上一位美男子了!他手中还捏着一本小书,上边密密麻麻的字,若是叫小乙来看,定要头疼了!

小乙向那人点头,回他道,

"兄台看来是常在这水域往来了,可否与我们说道说道这海上趣事?!"

那人咯咯笑起,把书放到身前,然后往一侧绕了半周,又收回到怀中,这才道来,

"此处距琼州数十里,水深百丈有余,平日大都风平浪静,偶有大风起浪,寻常小船哪里能够经受得住!"

这人姿态有些怪异,似乎是故意展示自身风彩给他人看,小乙看他如此,也是有些不大舒服,但也不大好说些什么。那人手拍船木,赞道,

"也只有这般海船才不惧这风浪,正如我谦谦君子,遇到任何艰难险阻,都能临危不惧,巍然而不动!"

小乙听得想吐,月儿却是笑着问他,

"这位小哥,这船儿与那江湖之中的大船相比,又有什么不同呢?!"

那人回道,

"不同不同,大不相同!那些船儿似是燕雀,而这海船则像鸿鹄,哪有可比之处!"

月儿一听,呵呵笑起,又道,

"好像还是有些道理哦!"

小乙很烦这人,于是拉着月儿走了,那人拿书的手抬了起来,欲要挽留,可小乙二人已然走远,他犹豫一阵,还是把手收了回去。

二人正偷笑,那蒜头却是猛的蹿了过来,见面开口道,

"哎呀呀,我说小乙,你这,这,是你把人家姑娘的肚子的搞大的吧?!"

这话不大好听,可也算是事实,小乙不知如何回他,只是傻傻摸起头来。

蒜头围着月转了几圈,咬住一指,哇哇哇叫喊了起来,

"是月儿啊,哎呀,这么长时间没见,你真是大变样了哦,竟是一时没能认出你来!"

月儿眯眼笑了起来,回他道,

"蒜头前辈,这些年你过得可好啊?!"

蒜头嘿嘿笑起,把肚皮往外撑,似乎要与月儿比比谁的肚子更大!

"啧啧啧,瞧你这肚子,也差不多足月了吧!哎呀,可以和小娃娃玩耍了,开心,开心!"

蒜头手舞足蹈起来,兴奋一阵,方才慢慢停下,他看小乙的眼神有些不对,他双手叉腰,疑惑问道,

"我说小乙,青青跑哪里去了?你跟月儿好了,就把她x给抛弃了?!"

小乙咬了咬牙,解释道,

"这中间发生了太多事情,三言两语实在难以说清!"

小乙没有再说,蒜头看了他一会儿,又瞅了瞅月儿,然后后退几步,从远处看他二人,最后绕着二人走了两圈,还不时指指点点,最后停下,正对二人说来,

"嗯,看上去倒也般配!嗯,这样也好,等我下次再见着她,让她跟我家小辜炎凑成一对!"

童陆见他三人在这边说话,也是辞别那人走过来,听到这话,也是来打个圆场,他满脸的喜气,对蒜头讲道,

"我说今日怎么感觉要有喜事发生,原来是因为蒜头前辈你啊!"

蒜头嘿嘿直乐,踱着碎步来到童陆跟前,回他道,

"小陆,嘿嘿,我一见你啊,也是格外的精神!"

蒜头满脸红润,此时消散了些许,不过仍是红得那般可爱,童陆也是忍不住要说上两句,

"蒜头前辈,你这脸可是抹了两斤红粉不成?"

蒜头挺直肚子,咬住下嘴唇,支支吾吾回他,

"我这可是一连跑了几十里地,红些点儿,也是正常!"

几人正说着,听着身后有位女子高声呼喊了一句,这一声铿锵有力,清脆悦耳,直把这船上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去。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