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九上 一言不合拔刀相向

〇九上 一言不合拔刀相向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船立时响起了那白喜的哭喊之声,声音之大,把那海浪之音也给盖了过去。远处众人一直都关注着这方,这一见到白喜遭此大难,也都被中得不轻,慢慢往最远端聚集了过去,船儿稍稍有些偏斜,不过,倒还不至于让船侧翻过来。他们定然也是庆幸,自己没有被瑶儿选中,而被她削去了耳朵。

小乙怒道,

"你怎的又胡乱伤人!"

瑶儿淡淡回他,

"这家伙满嘴的慌话,也不知骗过多少女子,我留下他性命,已然是对他网开一面了!这次算是给他一个教训,叫他以后多记得一些!"

小乙回道,

"你打他几板子便是,削去他耳朵,可是再也生不出来了!"

瑶儿竟是大笑起来,还有心情抿口酒水,

"我就是要让他尝尝这般痛苦!嘿嘿,上次范老二被我砍了指着,竟然还找着人帮他接上,哼,我倒想看看,这白,白什么,还有没有这等运气!'

这话说着,范大画家都不由得把双手收了回去,他可是担心,这瑶儿心情多变,说不定什么时候又得来所他其余几指砍将下来。

那白喜痛得厉害,呼喊了好一阵子,却已然发不出声响!早就有人在为他治伤,可那血好难止住,小乙又来帮忙,忙活了好一阵子,方才把血给止住。瑶儿自砍了他双耳,便再没正眼看过他一次,本是满心欢喜上船,却是得了这下场,怎不叫人唏嘘!

处理好白喜的伤势,有人带他进了船舱好生休养去了,当然,一并带去的,还有那双在汤水之中浸泡了好一阵的耳朵!这船上连个像样的大夫都没有,又如何会有神医,所以,这白喜的耳朵,算是彻底没了1回去以来,怕是没脸再见人了!小乙心中恼火,真想寻个机会好生教训瑶儿一番,只是现如今月儿这个模样,自己也不好再多惹是非。

蒜头发话了,

"哎呀,我说小瑶儿,你可真够狠的啊!"

瑶儿笑着为他倒上一杯酒来,回道,

"世伯,让你见笑了,这种臭男人,就该好好教训教训,他才能够长些记性!"

蒜头不住点头,加回道,

"也是,那家伙一见就不像是个好人!"

小乙接话道,

"蒜头前辈,你这话可说得不对啊1你想想看,他在众人面前受了此等屈辱,可是会善罢甘休?"

瑶儿冷笑一声,回道,

"他还能怎样?还敢怎样?!"

小乙呵呵笑了两声,

"他现在是不敢对你如何,但是他家里有钱啊,花钱办事,可是再正常不过了,你以为有猫奴护着你,便再无任何危险了?!可笑,可笑!更何况,你爹能够保证永远当他的大将军么?若是有朝一日,他没了支撑,没了实力,你又能仗着谁四处去耀武扬威?到头来,别反被你来祸害了才好!"

瑶儿一听,怒拍桌子,那一桌酒菜被她打番在地,还好小乙机敏,把月儿带开了去,月儿身上这才没有沾上酒水汤汁。蒜头当然不会有事,抱着喊着头疼,然后跑到辜炎那边,童陆被他大手一拉,也是躲过了这一劫。范大画家全身都是油汁,好不尴尬,他又不敢多言,只好默默清理身上污秽。

瑶儿那长剑直直指向了小乙,她气得不成样子,竟是不顾女子形象,嚎叫起来,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我要杀了你!"

小乙知道她性子,若是自己后退一步,她可是要得寸进尺的!所以,此时坚决不能退让,

"我说的话都是事实,你着急个什么劲头!呵呵,你自己好生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人说风水轮流转,皇帝滑无法保证能够一直安坐龙椅,难不成你家还能永在高位么?"

瑶儿那剑已然刺出,直向小乙面门而来,可她身形刚往前一步,却是骤然停下,她狂怒起来,恶狠狠说道,

"猫奴,反了你不成?!'

正是猫奴拉住了她,猫奴脸上十分平静,没有丝毫的波澜,他面无表情看着瑶儿,轻轻摇头,回她道,

"大小姐,不可,不可!"

刚才瑶儿出手欲伤辜炎,后来又是干脆切下了那白喜的双耳,猫奴一点儿动作也无。可现如今,瑶儿一剑指向了小乙,他却是出了手,实在叫人不解。

小乙呼出一口浊气,说道,

"我可早就看出来了,你完全不把他人看在眼里,你是如此的自私,连你的跟班,你的父亲也是一样!刚才你说的那话真是可笑,想要叫他人长长记性,依我看啊,最该要长记性的就是你自己!还有,你别老叫嚷着打打杀杀,你还真别不服气,若没猫奴的帮忙,你绝计不是我的对手!"

瑶儿回身一剑,刺向了猫奴,猫奴轻巧侧身,躲过这一击,身子一转,又到了瑶儿侧后方,

"大小姐,你消消气,不如你把猫奴打上一顿,气消之后,一切也就都好了!"

瑶儿却道,

"打你一顿?哼,我杀你才好!"

瑶儿把火气又转而发到了猫奴身上,猫奴只是避上,却不还手。瑶儿岂是那普通江湖人士,被她如此砍杀,赤手空拳又能躲得过几时。没几下,猫奴便被那剑花笼罩其中,他这处境当真十分危险。小乙让童陆护着点月儿,自己持棍上前。

三人再次战到一处,就似在那桂州城中相遇时那般!小乙稍稍占了上风,猫奴在中间调和,最是危险,而那瑶儿杀红了眼,完全不分是敌是友,把这二人看作了仇敌那般,招招凶狠非常1

月儿在外边唤道,

"你们别再打了,别再打了!咱们有话好好说呀,伤了谁都会有很多人难过的啊!"

童陆却道,

"月儿别管他们,这事只靠人说,怕是解决不得!所以,干脆让他们打,打到个天翻地覆才好1"

月儿把手握得极紧,童陆的胳膊怕只也是一片青紫了。童陆说得也是不假,小乙与瑶儿,已然不是第一次结下梁子,虽然瑶儿与自己有些要好,但这程度也是有限,自己的话,她可没有理由会听。她见着三人斗在一处,似乎维持在了某种平衡之上,所以也不再多讲,只希望他们能够早些打完,大家化干戈为玉帛。

蒜头屁颠屁颠跑了过来,来到月儿身边,指着场中打斗的三人,大笑不止,

"哎呀,不得了,不得了!这三个可都是武林高手,如此这般斗在一处,倒是好看得很啊!"

童陆笑着回道,

"我说蒜头前辈,你可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啊!"

蒜头竟是捂起嘴来偷笑,那满头立起的头发不时晃动起,好生可爱,

"你可不知道,有时候看人打架,比自己打架还要好玩哦!"

童陆又道,

"那你说说看,他们三个谁能赢?!"

蒜头把右手食指放到了嘴里吮吸起来,与那孩童吃奶样子无异!一指还不够,另一手的食指也一并过来,小乙那方打了多久,他这手指也是吃了多久,

"啧啧,不好说啊!若是小乙与小瑶儿一对一,小乙有七成胜算!若是小乙与猫奴一对一嘛,小乙有六成胜算!若是猫奴与小瑶儿,嗯,应该也是六成!可他们三人打斗,没有太多保留,却能维持住此种局面,实在难得,实在难得!"

童陆手拍大腿,喜道,

"哎呀,没想到小乙哥竟是这般厉害了!猫奴都很有可能不是他的对手了!啧啧,再假以时日,可不是能去争夺争夺天下第一了!"

蒜头回道,

"这可说不准哦,我也只是凭现在他们三人的斗法来看的!若是真的到了搏命相杀之时,各人爆发出来的极限能力也是不同,谁输谁说谁赢,真的很难说清!"

童陆还未回话,却有人先行回了话,

"师,师傅,你,你怎不上去帮忙?就叫他们三个一直这般打下去么?!"

童陆转头一看,说话之人正是辜炎,他身边跟着一条狗,那狗即便毫无情绪,却仍是叫人害怕!这狗叫大将军,不过刚才遥儿说了,就只让蒜头如此叫它1大将军来到边上,匍匐到地上,半睁着眼看着小乙三人。它那眼神好生平淡,仿佛三人在它眼中,都是不值一提!

童陆不由得踮起脚来,反过来抓住了月儿衣衫,

"哎呀,这大,呃,这么长时间没见,它可又厉害了许多,我看着它这样子,都不敢再往前一步了!"

辜炎老老实实回他,

"它还是它,只是孤傲一些罢了!"

童陆问道,

"它吃了没有,我这里还有些鸡腿什么的,给它弄点儿?!"

辜炎回道,

"我刚才已然给它吃过了!"

辜炎说话,又闭上了嘴,童陆觉得他好生无趣,也就不再与他说话。他又转而向蒜头,问些其他的事情,

"蒜头前辈,你也来这船上好一阵子了,是否发现了想要害人的家伙?!"

蒜头被他这一提醒,也是想了起来,

"哎,对啊,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童陆笑道,

"这事你都能忘?蒜头前辈,我可真是服了你了!"

一旁的辜炎开口说话,

"我已然一一看过了,这甲板之上,绝对没有我们要找的人!若他还在这船上,便只能在那船舱里边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