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36 四方来朝相约而至,好食多磨福气东来

36 四方来朝相约而至,好食多磨福气东来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来人正是杜宇,他虽有些干瘦,可骑在这大马上也是威风凛凛。杜宇跳下马来,拍拍童陆,又向小乙白青问好,方才说道,

“哎,这许家小姐半日不见了,老太太让我四处寻找,这不刚好找到这一片来。你们有没有见到一位十五岁左右女孩,应是穿着浅蓝色粗布衣衫,笑起来很好看,也是特别容易发怒的那种千金大小姐。对了,她手中有只短剑,非常精致,也是淡蓝色。”

小乙三人一听,疑惑起来,童陆忙问道,

“这小姐很受宠爱么?”

杜宇点点头道,

“那是自然,老太太最喜爱的孩子,若非如此,她只怕早就许给人家了。老太太午睡过后吵着要见她,可找来找去,不见半个人影,这不全家都急了,四处都有人去找了。”

童陆笑道,

“那小姐叫什么名字呢?没准我们能帮上些忙的。”

杜宇惊喜道,

“小姐大名许诗悦,可是老爷的心肝宝贝,这要找不回来,可是要出大事的!”

小乙三人张大了嘴,杜宇摇了摇童陆,他方才回转过来,问道,

“那小姐不会是被人拐走了吧!”

杜宇摸摸头道,

“小姐平日里经常会偷跑出门,不过连贴身丫环也从来没有一起带出来过,丫环也只是知晓,却又不敢询问她去了何处。今日老爷发怒了,她这才说了出来。在后院池边发现一个半大小洞,她便是从这里出去的,小姐出去后,丫环用石块挡住还真是看不出来。长时间以来都没出过事,丫环也是大胆了些,二人还有密语之类,也是费了心了。”

童陆苦笑问道,

“杜宇哥,这小姐品性如何,除了刁蛮任性一些,有没有做什么让人心寒的事情?”

杜宇有些困惑道,

“老弟干嘛问这个,小姐对下人还算亲切,只要不惹怒她,还是挺好相处的,她倒是经常和老太太念佛,应该品性不差的。”

童陆点点头道,

“杜宇哥,我想小姐只怕是出来玩忘了时辰,没准一会便回了,你也不用太过心焦。”

杜宇叹了一口气,道,

“我这就上山去,没准在上面。”

说完,杜宇便与三人道别,沿着山路奔走而去。

“陆陆,你是怎么想的。”白青问道。

童陆摇摇头道,

“这女孩颇有心机,只怕咱们的石头哥哥以后有得受了!我之所以问那品性问题,也是怕铁石哥一时看不清,受了蒙蔽。不过这女孩应当不坏,只是任性了些,这也是我不告诉杜宇哥的原因。二人自有二人的命,既然携手江湖,抛弃所有,就让他们自己决定以后的命运吧。不过,小乙哥,我想去看看他俩。”

小乙忙问道,

“不是说让他们自己走自己的路么!”

童陆奸笑道,

“咱们跟上去,看看石头哥哥和他的云妹妹!”

白青笑道,

“陆陆,你个没正形的,不是要我们一起去威胁她吧!”

童陆笑道,

“逗逗她总是好的,快点走,再不走就要追不上了!”

童陆拉着小乙白青往北跑去,小乙口中喊道,

“要不要跟师傅说一声再走?”

童陆喘着粗气道,

“都三天了,也不迟这一会,快走,快走!”

不多时,三人已经奔出一里有余,完全没听到寺门前圆心小和尚的高声叫喊。

三人奔至一处缓坡之上,向北看去,哪里有那人影,童陆见那不远处似是有刚挖出的新土,他走上前去,用手扒拉开来,赫然便是那一身淡蓝衣衫,他把自己大腿拍得大响,恨恨道,

“这个女子果然够精,所有退路都想好了!”

小乙在这缓坡上发现了马车印,还有几块新鲜马粪。童陆咬牙道,

“只怕早已走远了,碰上这么个小妖精,铁石哥要吃苦了!”

童陆把那件蓝衫埋好,又用双脚跺了跺,轻声道,

“不知她为何要偷偷溜走,是真要和铁石哥私奔,又或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白青推了推他道,

“你能不能别老往坏处想,谁像你一样,满脑子的坏水!”

童陆皱眉道,

“但愿是我想多了。”

白青看看一旁的苍山洱海,大吸一口鲜冷空气,笑着道,

“愿这有情人能终成眷属。咱们这就回去吧!”

三人转身,远远看到一辆马车,严松卢昇并排坐着,不急不缓行来。小乙三人看这对新婚夫妇不时打闹,也是羡慕得很。

三人回到崇生寺,却发现后院之中人满为患,全是些陌生面孔。小乙四处看看,这其中有青年书生,有江湖人士,有大肚子富态商贾,更有穿着统一制服之人。小乙心道,只怕有大事将要发生,急忙拉着童陆白青回到叶风房中。一进屋来,见叶风仍旧端坐炕上,手捻佛珠。小乙叫了声师傅,叶风歪歪头,笑了起来,

“三个小鬼,这大理城如此好玩,是不是把我都给忘了。”

小乙忙道,

“师傅,实在是发生了太多事情,我们这才没跟您说上一声。要不让陆陆给您讲讲这些天发生了何事。”

叶风大笑,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陆小子,快快说于我听!”

童陆脱掉鞋袜,在炕上盘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这才慢慢道来。说到兴奋处,他在炕上跑来跑去,十分卖力,叶风听得欢喜,不住叫好。童陆对叶风极是敬服,那千金出走之事也未有隐瞒,只是他把声音下压,只让四人听到而已。叶风听完,大笑一声,

“为师对那铁石小子倒是颇感兴趣,只可惜无缘见了。你们这三个小鬼头,这一路倒是精彩,与我当年游历天下相比,也是不遑多让了。不过我那大都是打打杀杀,你们却多儿女情长。小乙啊,以后要是我不在身边,你们可得万事小心,这江湖可不太干净的。”

小乙三人点头称是,小乙这才问道,

“师傅,这寺里为何来了这么多人,这客房可都已经住不下了。”

叶风微微一笑,

“也不知何人在此集会,动静倒是不小,若是有事发生,咱们可不要插手,看看就行。”

小乙点头道,

“师傅,您这双眼有碍,要不然,先换个清静的地方,免得被卷入纷争之中。”

叶风一听,笑了笑,

“遇到这难得的江湖大事,可有不看看之理?更何况,以你师傅的身手,即便让出一对招子,也没人能动得了我分毫。”

小乙这才应了下来,几人又说了一会话,便听那圆心小和尚童音响起,

“叶施主,该用斋饭了,是否现在就跟小僧前去?”

叶风放下念珠,回道,

“甚好甚好,小师傅进来吧。”

圆心小和尚推门而入,发现小乙三人也在,施了一礼,对三人笑笑,来到叶风身前,轻轻扶住他双手,领着出门去了,小乙三人跟在后边,稍显奇怪。

来到斋堂,四人被小和尚安排在靠里的位置。小乙环顾四周,见这斋堂已然坐下大半,有寺中僧人也有不少香客。在此处吃饭本不允许说话,可仍有几位窃窃私语,惹得盛饭菜的大头和尚极为不喜。小乙并未发现那群江湖中人来到此处,心里稍稍安心了些,想要说话,却又不好坏了寺中规矩,只好咽下一肚子话,待到用餐完毕再行问来。童陆白青倒显得十分轻松,反正若是有人挑衅,以眼前这两位的实力,自己只怕也是没有出手机会的。圆心小和尚守在一旁,待到叶风吃完方才扶着他走出斋堂。

三人来到后院,此时已经挤满了人,竟是找不到一个可以坐下休息的地方。一个大汉眼见来了个瞎眼人士,就地弹起,把叶风扶到他刚才坐的石块上坐下,叶风口中谢了一句,那大汉便走了开去。小乙这时才问出声来,

“圆心小师傅,为何一下多出这么多人,看起来也不像是普通香客,不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吧!”

圆心摸摸小光头,皱眉道,

“不知为何,从前日起,陆续来了好些人,并不像是相互约好。他们也大都诚心拜佛,然后在寺中住下。寺中床位有限,一个二十人大间,竟是住下四十余人,再住不下的,便只好在院中将就了。方丈见这些人似乎并无恶意,也就让其住下,不过也吩咐下去,让众师兄弟们对这些人上心一些。”圆心歇了歇又道,

“说来也怪,这些人大都不在寺中吃食,他们自带素食,倒也未坏了规矩。”

童陆摸了摸圆心的小光头,笑道,

“小和尚,你对我们这么殷勤,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嗯?”

圆心急忙摆手,急得眼泪都要流下来,

“万万没有,万万没有啊!施主,小僧从小在寺中长大,绝计没有任何杂念的呀!”

白青笑道,

“圆心小师傅,你可千万别理他,这人就爱胡说八道,你越和他说,他就越是没完没了的!”

小乙摸摸那小光头,笑道,

“他逗你玩呢,你还没吃饭吧,赶紧去吧,别一会让师兄弟们吃完了!”

叶风点头向他示意,小和尚这才喜上眉梢,笑着跑了开去。

这寒冬腊月,虽无风雪,却也是极寒。这院中人数众多,竟是能相互取暖。小乙揉了揉白青冻红的小手,童陆在一旁视而不见,大大的吐了口浓痰,差点兹到旁边一人身上。白青说童陆恶心,他却不以为意。叶风听得明了,微笑不语。小乙正要扶着叶风回房,便听身边不远处一人大声道来,

“真他娘的晦气,进了这破庙,又不能吃肉喝酒,真是憋死我了!”

旁边一人回道,

“这可不能乱说,你把嘴闭上几天又出不了人命,何况咱们早上刚到,这就忍不了了?要吃肉喝酒,那你出寺去,反正后来的人都要在外边堵着,嘿嘿,反正我是不会出去的。”

那人一听也瘪了嘴,回道,

“嘴里淡出个鸟来,要我出去,哼,也是休想,这么大的事,怎能少了我,就再忍上几日。”

小乙几人听得一头雾水,又听不远处一人道来,

“杀一个人还要如此兴师动众,直接一刀下去便是,害得大家在此受罪。”

又听一人说道,

“这也不为过呀,你们不也想看看那人风采,若是有机会让那人死在自己刀下,那这名声一夜大噪,只怕不比你在这江湖之中再混上三十年差了。”

几人说得兴奋起来,大有志在必得之意,却听一阵咳嗽声起,院中瞬间静了下来,再无一人出声。

已是入夜时分,小乙几人大觉无聊,便扶着叶风回屋去了。童陆坐在炕上道,

“说来也怪了,咱这屋里还能住人,和尚们却不安排,对咱也着实不错了。还有那人口中要杀之人,也不知是哪条道上的,似乎是位名满天下的绝顶高手,不然,仇家也是满天下?”

小乙回忆片刻,说道,

“会不会是那大理国第二杀手,叫什么来着?”

白青接话道,

“叫林梵,叫林梵!”

小乙一拍额头,笑道,

“对对对,就是这人!师傅你说他就好杀人,必然也是仇家遍天下了,而且此人名声之大,只怕小孩子听他名字都会被吓哭!”

叶风哈哈一笑,

“能搞出这等动静之人,只怕天下也找不出几个,若不是那大恶之人,便是这最有权势之人了。”

童陆惊声道,

“风叔不会是说那大理国皇帝吧!”

小乙白青一听也是大惊,叶风却不觉惊奇,笑道,

“也只有这才能有此般号召力,不过皇帝岂有被捉任人宰割之理。”

小乙称是,又听童陆道,

“那必然是这林梵了,除了他倒也想不出还有谁能有这般能耐,又这般可恶。”

叶风笑笑,躺倒在床上,样子十分满足,

“那人说再有几日,应该快见分晓了,咱们就在这里等着看场好戏。”

小乙三人点头答应,在炕上胡闹一阵,方才睡去。

寺里不时有江湖人士进出,来人越来越多,寺院实在无法满足住宿需求,后来者也只好在寺外搭起帐篷,把这崇生寺围了起来,只留下前殿一片开阔之地。寺里年轻和尚不知发生何事,人人心事重重,只几位老僧气定神闲,闭耳不闻,对众人也是视而不见,和寻常日子无异。

叶风几乎都待在屋内捻珠,一时间,小乙都以为他想要出家为僧了,可他又不时笑骂,说是以后还要去找他的相好,弄得几人哭笑不得。小乙三人闲不住,便整日在那大理城中闲逛。打赌也没真正赢钱,在那“风花雪月”周围晃荡,却也不敢进门一步。小乙带着二人来到一处露天茶铺,要上一壶浓茶,想用它就着西市买来的点心胡乱填饱肚子。临桌几位江湖中人喝完茶水匆匆而去,整个过程不发一言。童陆喝了一口茶,只觉苦涩非常,再喝上一口却又好了很多,他叹了一声说道,

“可把我憋坏了,这群人倒底什么时候才能开始行动啊,非得要等到那最后一刻,真是受不了。”

小乙点头接道,

“是啊,关键这群人一问三不知,想要打听都没人理会。这又过了三天,就只听那几人说了几句,真是让人心痒难耐。”

童陆白他一眼,

“说了让你抓个人来好好拷问一番,你却赖说下不去手,我这细胳膊细腿的,哎,有心也是无力。”

白青咯咯笑道,

“我最遗憾的是没能去那‘风花雪月’大吃一顿,陆陆啊,这可是你欠我和小乙哥的,你以后得补上才行!”

茶馆老板一听,插进话来,

“这‘风花雪月’就是酒品最妙,菜式虽多,这味道啊,也就一般了,可架不住这名气,在那好好吃上一顿,可抵得上普通农家一年收成了。要想吃得好,又便宜,还得是那东福楼,就从这条巷子向东走到尽头,拐个弯便是了。”他给三人加了些热水,又道,

“这寒冬腊月的,城里多了不少江湖人士,个个膀大腰圆的,听说还有从大宋国来的,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这年头,日子刚好过一些,可别再出什么变故了。你这几个小娃娃也得当心一些才是!”

三人急忙点头。小乙说道,

“青青,陆陆,这么些天没好好吃上一顿,咱们去东福楼品品如何,这些点心晚上当夜宵算了。”

二人一听也是来了精神,赶紧放下手中点心,结好账,跟着小乙向东而去。如茶铺老板所说,少时,便来到了那东福楼。这东福楼在大理城东面,与东城门仅一街之隔,从这东城门入城之人,大都也曾在这吃食休整过。小乙见这东福楼也是三层阁楼,一楼大堂摆满桌椅,热闹非凡,二楼三楼则都是雅间,此时也大都客满,一看也大都是些江湖人士。小乙三人等了好长时间,才被跑堂伙计带到大堂最里的一桌坐下。小乙一看菜谱,又确认了自己身上银钱,这才放心挑了几个招牌菜和一壶福春木瓜酒,伙计答应后便报起菜名来,后厨一听赶紧记下,依次做来。整个过程井井有条,杂音虽多却也丝毫不乱。

这东福楼大厨不少,可这食客太多,小乙三人已经等了小半个时辰。三人用筷子敲打桌面,以此来打发时间。终于,小乙看着跑堂伙计端着两大碗肉食朝自己这桌走来,正欢喜间,伙计与他擦身而过,竟是把菜上到了身后那桌。三人一下泄了气,趴在桌上一动也不动。又是好一番挣扎,终于两碗大肉放到了桌上,外加一小壶木瓜酒。小乙打开壶盖,用力闻了闻,笑道,

“应是好酒不假,今日好好吃喝一番!”

白青夹起一块肥肉放入嘴中,边咀嚼边点头,笑道,

“小乙哥可把风叔给忘了,在外吃好喝好,让风叔一人在寺里吃斋念佛,还有,咱们银钱可不多了,可别到时成了乞丐了!”

小乙哈哈大笑,

“叫师傅出来走走他也不愿,他好像也极是享受寺中饭食,哈哈,咱们现在只能顾到自己了!至于银钱,若是没了,我就上山砍柴打猎,或者叫上小朗打上几网鱼来。”

童陆接过小乙倒来的一杯木瓜酒,轻抿一口,叹道,

“小乙哥你就不能想点轻松点的事,咱放着白青这么个大医生不用,竟然还想着去卖力气,真是够了!还是老样子,我招揽生意,白青看病,你嘛就维持下秩序,抓抓药什么的。这大理城中人太多了,一天就能让我们赚得盆满钵满!”

三人哈哈大起来,一起喝完一杯酒水,正要放开手脚,却听堂中一个清脆声音响起,

“日子提前了,就在今晚。”

堂中大哗起来,江湖人士一个个结账出门,整个楼中一下变得空空荡荡,只留下寥寥几桌食客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