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一七上 名儿自选早有安排

一七上 名儿自选早有安排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也曾想过的,只是太多人说要为这孩儿取名,后来他便再不想这事了!这名儿只是个称呼,对他来说一点儿也不重要,只要别那么繁复难听便好!月儿这般问他,他反倒是不知怎么回答了!他盯这孩子看了好一阵,似乎永远无法看够那般,

“月儿,他皮肤白皙,像你,真是好看!这名儿嘛,还是由你来取吧!”

月儿笑道,

“这么多人都要为他取名儿,倒是难为我们了!不如这样,咱们把各人取的名儿一一记下,然后叫孩儿自己来挑选!”

小乙如获至宝那般,拍起手来,差点儿没把那孩儿吵醒,他安静下来,笑着说来,

“好,好,你这办法当真是好!”

月儿从怀中取了几张裹紧的布条出来,道,

“我已经准备好了,等孩儿醒来,便要孩儿来选!”

小乙粗略看下,一共四块,每个都被卷起,然后用小绳拴得严实,也看不出里边写了些什么。它们颜色各异,倒是很好辨别!

月儿讲道,

“我也不知答应过多少人,可孩儿总得先有个名儿才好!现在拿到手的有这四个名儿,你看,这白色是范二哥取的,这黄色是陆陆哥的,还有这个紫色是瑶儿姐姐的,至于这个红的的,便是白青姐取的了。”

小乙好不惊奇,只道,

“你竟然已经准备好了,哎,倒是我睡得死去活来,显得不那么上心了!”

月儿笑笑,靠在他怀里,闭上眼来。二人憧憬着未来,孩子不时嘟嘴打屁,这种场面实在温馨。这孩儿一睡就是几个时辰,就如他醒时一点儿不想睡觉那般,期间拉屎撒尿也都只是红一下脸,拉完便又继续睡去,连眼睛都不带睁一下的!这样也好,每日也算能够得个清闲,小乙希望这小子别把昼夜给颠倒,叫人夜里难眠!

待那孩儿清醒过来,那日头已然西斜,小乙很是无奈,这小子白里睡饱了,夜里肯定要闹腾了!小乙与众人讲了选名儿这事,童陆和范大画家早就守在外边,一听孩子出声,便兴奋得停不下来!小乙抱着孩子来到门口,童陆便把手中的四个选项递送到了孩子面前,孩儿眼珠子随着它们移动,身子也是轻轻晃动起来!

童陆哈哈大笑,

“你看你看,他倒是心急得很了!”

范大画家道,

“快些点儿吧,我可是等了一天一夜了!”

辜炎也来凑热闹,不过他只是守在一旁,半未靠得太近。小乙把孩子举平放在手臂之上,然后抓起他的小手,移到那四个选项前,孩子似乎一见这四个,便认定了那般,待小手移动到那红色之时,小手便是一抓,死死将其拽住!

童陆瞬间没了兴致,慢悠悠道,

“这青青也真是,人都走了,还要抢我的名儿!”

范大画家也是满脸的失望,不住的摇头!

小乙伸手去拿那红色布条,孩儿却是死活不放,只见他脸色憋红,要想让他放手,那是门儿都没有!众人一见这情形,也都大笑起来,就连那最严肃的辜炎,也是露出了难得的微笑!孩子拽得好紧,小乙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月儿虽然没有出门,却也是看得真切,孩儿自己选择了白青给取的名儿,这就是那天意了吧!

月儿伸手过来,对着孩儿说话,声音实在温柔,小乙听了,心里也是有些酥麻之感!

“乖乖,你给娘看一眼好不好,就看一眼!”

那孩儿立时懂得,竟是自行放开了手!哎呀,这朝谁说理去!小乙干笑两声,道,

“看来还是娘亲管用!”

月儿在孩儿脸上轻轻划了一下,孩儿好不享受,咯咯笑了两声!

童陆早等不及了,催促着说,

“快些点儿啊,这孩儿究竟叫个什么名儿?!”

月儿也没卖关子,把这红色布条展开,众人凑到跟前,那辜炎也是忍不住垫脚来看。月儿把这布条一摊,只见上边用黑墨写了两个大字,一笔一画都写得极为清楚。童陆一见,便念出了口,

“安然,安然,嗯倒是个好名儿!”

范大画家听了,也是不住点头,

“这名儿取得不错,虽然比我的差上半分,倒也不错!”

这范大画家平日都很正经,偶然说这一句,倒是把众人逗乐,这孩儿,哦对,他已经有了名儿!安然也是笑个不停,看来他对自己的名儿也是十分满意!

小乙本姓安,大家也是知晓的,这安字取名儿,不比寻常姓氏,要想顺口,并带有些美好寓意,也并非一件容易之事!安然这名儿简单好记,寓意颇佳,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名儿!小乙十分喜欢,不仅仅是因为这名儿取得好,更因为是白青留下的,这也算是天意了吧!

“安然,安然,小然然,你小子以后就是然然了,我是你陆陆叔,你可记住了哟!”

童陆逗弄着安然,小乙干脆把他递到他手中,童陆一阵慌乱,一下变得正经起来。小安然刚一上他手,便是咯咯笑个不停,然后在童陆手里留下了印记。

童陆那面色好不嫌弃,说道,

“这小子竟然撒尿了,小乙哥,你是故意的不是?!”

小乙大笑,回他,

“看你这模样!小孩子的尿又不臭,要你这般嫌弃!”

童陆把孩子递还回去,又道,

“赶紧的,赶紧的,把他收拾干净了再来!”

小乙正要接过,可一阵风吹来,再看童陆手上,竟是什么都没了!小乙惊道,

“蒜头前辈,小然他可经不住折腾啊!”

能有这般身手的,也只有蒜头一人了,谁能想到他能在此时醒转过来,他的蛊毒是否解清,他神智是否清醒,会不会伤到小安然?!小乙不敢乱动,只是慢慢移步过去,然后问他,

“蒜头前辈,你看他可不可爱?!”

蒜头抱孩子的姿势倒是极为自然,哎,这倒是奇了,不过此时谁又愿意注意此事,只要他不伤着孩子,那便一切都好了!蒜头噘起嘴来,用口水吐出几个泡泡,小安然一见便笑个不停。蒜头满头银丝晃动不止,他扯下一小撮,用之前那红布条包裹好了,然后放在小安然怀中,

“你叫安然呀,我的乖乖,名儿真是好听!等你长大一点儿,我教你武功,然后把你爹打得落花流水!哈哈!哈哈!”

小乙已然到了跟前,他见着蒜头眼中清明,也是放下心来,笑道,

“蒜头前辈,你看小然是像我多点,还是像月儿多点!”

蒜头用极快的频率摇头,回道,

“他长得这般漂亮,又怎么会像你这黑炭!像月儿,嗯,像月儿!嘿嘿,我的小乖乖,你长得真是漂亮!”

蒜头看着小安然,高兴得不行!蒜头把鼻子凑近到小安然身上,用了极大的气力嗅了一阵,小安然被他举动逗乐,笑得身子直颤抖,蒜头闻了阵尿臭,也是颇感亲切,

“哎,就是这味道,就是这味道!”

童陆笑道,

“蒜头前辈,你说的可是小安然的体香?!这孩子从小便有体香,可是金贵得很哦!”

蒜头乐了,笑道,

“对喏,对喏,就是体香,就是体香!”

蒜头又与小安然互动一阵,天色稍暗了一些,他才开口叫小乙过去,

“小乙,你来,他好像撒尿了!”

小乙笑着走上前来,把小安然顺利接了过来!蒜头手上全是液体,应该就是小安然的尿了!他这尿了两次再来收拾,好像也没发什么脾气,不过这泡尿也着实厉害,竟是湿了好大一片!月儿把小安然抱回去收拾,小乙则是留在外边与几人说话。

蒜头立时变换了表情,把伸手了出来,嘿嘿笑道,

“这里还有三个布条,也不知都有些什么好名字!”

童陆急忙上前,回他,

“蒜头前辈,你别念了吧,我们这些名儿已经用不上了,不看也罢,不看也罢!”

可蒜头哪会依他,

“哪有哪有,我先看这一个!”

童陆欲要上前抢夺,可手还未伸到,蒜头已然打开了一张布条!童陆咬了咬牙,把手伸了回来!

“安然,咦,怎么又是安然!”

蒜头拆得是黄色,里边如蒜头所念,写得仍是安然二字。小乙好生奇怪,正要问他,那蒜头又是把白色的布条打开,紧接着又听他道,

“咦,怎么还是安然,到底有没有完了!”

童陆已经放弃,他无奈笑笑,轻轻摇了摇头!

蒜头把那最后一张展开,不用想,仍就是两个字--“安然”!小乙又怎会不明白,他们便是想着法子让这孩子叫人名儿,可他们为何又要演上这一出,实在叫小乙想不明白!小乙苦笑问道,

“你们这又是何苦呢?!”

蒜头呼呼吐了几个泡泡,接话道,

“全是安然,全是安然!没劲,没劲,我到外边玩去了!”

说完便走,立时便没了他踪迹!不过,没几下,他又是出现,凑到小乙面门之上,说道,

“到吃饭的时候,可要叫我哦!”

说完,又是立马不见了人影!辜炎连忙赶上,大将军也是不急不缓跟在后头,看它的表现,这蒜头应该是的的确确没甚大碍了!

等他们走后,小乙方才拉住童陆,轻声问话,

“说说看吧,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