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37 壮士勇悍不惧身死,人魔嗜血来者无还

37 壮士勇悍不惧身死,人魔嗜血来者无还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一大片肥肉放在嘴边,却迟迟没能入口。白青犹豫着道,

“小乙哥,陆陆,咱们要不要跟上去看看?!”

小乙一下将肥肉放入嘴中,站起身来,

“走啊!”

白青赶忙跟上,二人一溜烟跑了出去,留下童陆满脸眼线,他极不情愿的掏出银钱,勉强够这一顿花费。童陆一手抄起那只肥美公鸡,另一手拿起酒壶跑出东福楼,身后响起那跑堂伙计叫喊之声,似乎是要让童陆把酒壶留下。

三人跟在那群江湖人士身后向北走去,路上又有不少人加入队伍,声势了得。童陆全然不顾小乙,只递给白青一只鸡腿,自己则直接上嘴在鸡身上咬下几块肉来。白青咯咯笑了起来,又把鸡腿递给了小乙,童陆斜眼瞧她片刻,又撕下另一只来递给她。

“你俩可太不厚道了,这也要算计我。”

小乙咬着鸡腿,很是满足。不一会,大队人马便来到了北城门,小乙心叫不妙,小声对二人说道,

“不会就是今晚要在那崇生寺杀那恶人吧!”

童陆白他一眼,

“你这才知道啊,这几日你都在想些什么!”

小乙被他一句话堵了嘴,把那腿骨咬得嘎嘎直响。果不其然,三人跟着众江湖人士又回到了崇生寺。这寺中里里外外都站满了人,小和尚圆心站在门口,四处有人找他说谈,早已被弄得满头大汗。一见小乙三人,迎上前来,满脸委屈道,

“三位施主,刚才叶施主还在寻你三人,咱们这就速速回去吧。”

小乙拉住圆心问道,

“这么大动静,寺里大师都不管管么?”

圆心苦笑道,

“这些人都很守规矩,入寺不带兵刃,还会上香火钱,住持长老也都不好拒绝,只是寺中一时也无法容纳如此多人,后来的也只好守在寺外了。”

三人跟着圆心挤回了屋中,看那叶风如往日一般,也都大感无趣。小乙不由问道,

“师傅,外面乱成一锅粥了,您还在这里捻珠啊!”

叶风直起身子,说道,

“小乙,你成天带着他们乱窜,有没有耽误了练功!”

小乙急忙回道,

“师傅,小乙可从未有过懈怠。”

叶风放下佛珠,笑道,

“如若师傅不在身边,你也得这般才行!”

小乙有些疑惑,

“师傅,难道您要走了?”

叶风笑道,

“我这瞎子也不能总跟着你们吧,你们难受,我也不舒服,不如找处清静的地方,好生安度晚年。年轻人有自己的路,不能绊手绊脚的,那样能成得了什么气候!”

小乙嗯了一声,再不言语。童陆见到此番情形,笑出声来,

“小乙哥,除了姐姐,又多了一个可以管住你的人了。风叔,小乙哥老是欺负我,你可得好好教训他才是!”

叶风大笑,大手按住童陆头顶,

“你个陆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你俩彼此彼此吧!哈哈!”

几人说笑在一起,只听院中锣声响起,小乙探出窗户看去,只见一位素面和尚手持铜锣,不住敲打,人群便集中到他那里去了。叶风示意小乙将他扶起,又摸摸小和尚光头,缓缓道,

“咱们去后山,圆心,你一会就跟着我们,别走散了。”

圆心说了声好,虽不太明白,却仍旧跟着向后山去了。刚走出后院,只听那敲锣和尚大声喊道,

“戒律院师祖有事与大家商议,劳驾各位移步本寺后山。”

众人闻言,缓缓向后山走去。

这后山是大片缓坡,极是空旷,草木稀疏,足可容纳万人,这等规模集会,选在此处议事再合适不过。坡上有几处房屋,大都是得道高僧临时居所,平日只是偶有僧侣前来送衣送食,极是清静。这秋末初冬,僧众将这满地枯草聚拢起来,竟是堆起了三个巨大的干草堆。

不多时,这后山已是人头攒动,低语之声合在一起,竟也是将耳膜震得嗡嗡作响。小乙几人来到最高处的一处房屋,攀到了上去,小和尚圆心摆手,却被小乙使劲一拉提了上去。这木屋倒也结实,并无丝毫晃动,屋内也静得出奇,应是没人入住。小乙向坡下看去,不觉有些心惊,

“这里只怕不止两千人啊!这么多人来杀这一人,这人死得也算极有面子了!”

童陆哼了一声,笑道,

“我看决计没这简单,这里边定有什么阴谋!”

叶风舒服躺下,轻笑几声,也不言语,只是让那圆心为他讲述这坡下情形。

江湖人士蜂拥而至,寺中僧侣也怕出事,于是一大批武僧手持长棍,排成长队维持秩序。这僧侣只怕也有数百人,虽说较江湖人少了许多,可却整齐化一,赢了阵势。不多时,后山又涌入了许多人,武僧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好在这些人也大都守礼,并不与那僧侣为难。小乙四下观察,只觉得这人头黑压压一片,心中也是起了些波澜。天色惭惭暗了下来,后山各处亮起火把,照料得各人脸上泛起光来。人群中开始有些骚动,想来是急性之人实在无法忍耐,有些小脾气发作了出来。正此时,僧侣中间缓缓让出一条道来,一位身形健硕的白眉大和尚带着一群僧侣从中行来,有人认出来人,大叫道,

“宏武大师,是宏武大师,大家安静,安静。”

这人喊毕,人群中静了下来。叶风一听,微微一笑,

“这和尚威望一时无二了,只怕比现今方丈还要高上许多。”

小乙有些疑惑,又听叶风道来,

“这崇生寺中,僧侣也需习武,练功并不比那江湖门派少。你想,这僧人大都清闲,时间多花在练武之上,高手辈出自是理所应当,而这宏武和尚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了。当年他一拳一棍平天下,也是让我刮目相看,再加上他又是僧侣出身,就更让这以武力为尊的江湖敬服了。这和尚现在年纪已过半百,不过圆心说他这些年来一切如常,甚至比年轻人还要厉害,这就极为不易了。”

小乙边听边向那方仔细看去,只见那和尚虽说眉头已白,却威猛异常,较之叶风的身形也是不遑多让。他往那里一站,就是一尊佛,常人根本损伤不得。小乙看他那气势,只怕是三五个中高手也无法近得了身。大和尚走到缓坡最前方,大手一挥,江湖人士纷纷肃目,屏住呼吸。只听宏武和尚似只轻声说话,却又声如洪钟,

“各位朋友,不知何事来我崇生寺,本寺僧人皆不知众位施主来意,还望有人相告。”

众人纷纷议论起来,小乙也觉困惑,更是竖起了耳朵。只听一人抱拳大声回道,

“宏武大师,我山南千羽门只为杀那一人而来,此人在我门中犯下滔天罪行,整整三十六条人命,我等怎能咽下这口恶气,今日必要报这血仇。”

刚一说完又一声音响起,

“宏武大师,我滕冲玉河部,世代经商,从无欺价蔑市之举,却惨遭此人荼毒,整个部族也只剩我等几人而已,不杀此人,我等绝不罢休。”

此人紧咬牙关,嘴中冒出血来。又有人接口道,

“我等是只是普通山野村夫,日子本过得清闲,怎知这人仅是一时兴起,便杀光全村四十八口,我等上山打猎才幸免于难,这屠村大仇怎可不报!”

“……”

顿时底下似开了锅的水一般沸腾起来,人人怒气上涌,骂娘之声不时传出。宏武和尚哼哼几声,场下方才慢慢静了下来,只听他道,

“贫僧也听闻这人手段,只是各位为何要来我崇生寺,难道此人在我寺中?”

一人慌忙抢道,

“不是您亲自发帖邀我等前来,还要我等万万不可向他人提及此事?不好!莫非是有人从中作怪!”

宏武和尚手捋白眉,正要发声,却听一声大笑响起,众人向上一看,只见一人跨坐在小屋顶上,一身黑衣,隐于这夜色之中,若非亮起那柄长刀,倒也不易被人发现。那身后长刀映照火光,闪闪发亮。那人与小乙相隔不远,小乙起初也并未注意到他,也不知他何时上的屋顶。那人约莫四十上下,正笑盈盈看着坡下众人。众人一看此人,都挽起胳膊,想要抢上前来,只是一时被那众武僧拦住,好不懊恼。那人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不是想要杀我么,要一个个逞英雄上前送死,还是不顾江湖规矩一起上来。”

叶风一听轻笑起来,

“这人也是真有意思,自己从不守规矩,却要如此去激那一群武人,可笑啊可笑。”

小乙已然猜到此人便是那大理国第二恶人,名叫林梵,自称人魔,惯使六尺长刀,只是这刀有些与众不同,刀身便占去了一大半,刀柄略短,看起来确是有些不大协调。要将这刀使好,非得有那一膀子气力不可。小乙自己掂量了一番,自己要用上这刀,只怕也无法拼上太长时间。那人看了看小乙这边,又转头过去,笑道,

“怎样,有谁想来送死?”

一声巨喝传来,

“众位朋友让行,待我秀水卢青山会他一会。”

宏武和尚看向那方,正欲制止,又听那人说来,

“宏武大师,我若战死,也是无怨,请放我过去!”

宏武有些犹豫,可众人却是齐齐向他求情。为了避免场面混乱,宏武叹了口气,只好作罢。人群中让开一条道来,一位青面硬朗大汉走了出来,手中空空,并未带有武器。叶风轻笑道,

“这秀水在大理城东南,风光秀美,人杰地灵,算是一方福地。这秀水卢氏显赫一方,本是小门小派只教些拳脚功夫,怎知上代门主四处打通商道,将这生意倒是经营得有声有色,不几年便成了一方豪门。卢式衰微,只怕也是拜这林梵所赐。至于这人武艺如何,就不好说了,希望他能多坚持几招。”

小乙问道,

“这人看起来身体极佳,难道对这林梵没有丝毫威胁?”

叶风又道,

“这林梵能做这许多恶事,要是连这人都对付不了,还做什么大恶人。”

小乙看那林梵起身,跃下小屋,若无其事的伸了伸懒腰,方才迎上前去。他将刀放下,对那人说道,

“一对一?那我让你三招,你用拳,我便用拳结果了你。”

那卢青山一听,顿时暴起,颈部青筋连成一片,他挥起一拳击向林梵面门。林梵微微向后,拳劲不及,再无威胁。卢青山左手横扫一拳,直击林梵腋下,林梵抬手横档,卢青山又一招直拳扑面而去。这拳风虎虎,一点也不花哨,可懂行之人一见,便知他武力也是极为了得。这林梵丝毫不惧,向上一托,将这拳势轻轻化解,他向后一跃,笑道,

“好底子,只是这武功到最顶尖都是看天赋,你这天赋平平,看来今日也只有死在我拳下了。哈哈!”

林梵大笑之后,迎上前去,抬手一拳击向卢青山胸部,众人一见也都发出长叹。只见那卢青山闪避不及,只好双手相交于胸前,却仍然被林梵一招击飞,倒出三米开外。卢青山刚只觉手臂疼痛难当,刚刚翻身而起,一拳已到,直直打中面门,他本想伸手格挡,怎耐双手已然不听使唤,这一拳过后,他倒在地上再无动静。宏武走上前来,林梵看他一眼,笑道,

“宏武大师,你这是要出手了么?”

宏武有些怒意,

“施主怎可在我崇生寺乱来?”

话还未说完,一位青衣侠士来到宏武和尚身前,

“大师请不要插手,今日就让我们江湖人自行处理,是死是活,全凭本事,若是死在此处,随意掩埋即可,我等绝无任何怨言。在贵宝地举事,实在有背寺规,怎奈这人,这人!宏武大师,请让我们自行自行决择!”

话音刚落,顿时叫喊声四起,

“还请大师不要插手!”

“……”

叶风一听,轻笑道,

“这些人真是可笑,所谓江湖规矩,呵呵,算个逑啊!不过就这样才有意思,这场戏定然百年难遇!”

小乙点点头,目不转睛看着那上场之人。只见他缚手而立,眼中透出自负神色,气度非凡,潇洒绝伦。那人声音稍显尖锐,听起来让人极为不舒服,

“林梵,你怎如此猖狂,难道要用这江湖人用何兵刃,你便要以此道与之相搏么!”

林梵哈哈大笑,

“此言有趣,不过又有何不可,让你等看看自己是何等不济!”

青衣甩开袖来,

“我乃秀山齐越,请教阁下高招。本人惯用长剑,可入寺并未带有兵刃,何不以这树枝为剑,你我二人大战三百合。”

说完他抄起两根树枝,将其中一根丢向林梵。林梵接住,将那枝叶清理干净,奸笑着看那齐越。圆心在一旁讲述完毕,叶风微微点头,笑道,

“这个秀山郡齐家算是名门大族,在那一带也算是一霸,齐家如今可大不如前,这位齐越应该是这名门之后,可惜听他中气不足,不可能有多大本事。此人爱耍些小聪明,想着露脸挣面,商议用那树枝相搏,想着无论如何也不会输了性命。可他难道不知对手是林梵?呵呵,只怕还是要吃大亏的。”

小乙疑惑道,

“师傅这都能听出来!”

童陆抢道,

“你傻啊,这人故意逗那林梵用剑,还捡来树枝比试,就是在想若是落败也定然不会将命搭上去。而且,这人抢在第二个出手,大大的有学问,众人见那卢青山惨死当场,正踌躇间,他上了场,首先能让众人敬服,而后又引诱林梵使剑,之后若有人再上前挑战,林梵若是遵守承诺,众人胜算可是要大大增加,也必然会感激于他。不过这人树枝使得如何就不得而知了!”童陆说完嘿嘿傻笑。

小乙一听才知这人心思,盯着那齐越。齐越也不主动出击,等着林梵来战,林梵大笑一声奔走向前,瞬间便到了齐越身旁,齐越虽说气力不足,可身法却也了得,侧身闪过这一击,树枝向上将林梵树枝弹起,二人分开三尺有余。众人齐声叫好,齐越极是得意,将树枝放在身后,尽显那大侠风范。林梵也不着恼,笑着又贴了过来,他左刺右挑,却被齐越一一化解,二人缠在一处,竟是不分胜负。众人鼓掌叫好,还不时有人吹着响哨。林梵有些发怒,却始终不得,齐越大笑起来,

“林梵,你我二人用剑不分高下,是否要换其它兵刃呢!”

林梵怒气上涌,大叫,

“小子别得意,看爷爷用树枝结果了你!”

说完二人又战在一起。刚才一番比斗,齐越也探明林梵剑法深浅,只知自己想要保命不难,只是若想胜之就不太容易了,何况这人极凶极恶,多战无益。他本也不想与之以命相搏,因面使出轻微功夫想要跳止战。可这林梵身法突然加快,竟是将他死死缠住,他心中大惊,那林梵树枝舞得更加迅捷,完全将他笼罩其中。突然,林梵停了进攻,齐越正要恢复防守态势,刚呼出一口浊气,那林梵手中树枝急转而来,粗壮的一边直直横插过来,刺穿齐越喉头。齐越亲眼见这一幕,竟是毫无化解之力。林梵手速极快,握紧沾有鲜血的那头,用力将整个树枝拉了出来。鲜血喷涌而出,凄惨至极,好一会儿,齐越才瘫坐在地上,渐渐没了活人气息。林梵哈哈大笑道,

“真以为这就能让我发怒么?你这小子耍点小心思,可又怎知爷爷我只用树枝也能结果了你。哈哈!哈哈!”

他把沾有鲜血的手在齐越身上擦拭一番,往尸体身上吐了口痰,然后抬头看向众人,

“这不还有好几千好汉,谁先来?”

小乙看得头皮发麻,也想要上去帮忙,却被叶风拉住,

“还不是时候,这么乱,你去了也无济于事。”

小乙不知如何办才好,也只能先听叶风之言。

“大家一起上,砍死他。”

众人没带武器,又忌惮林梵手中大刀,却是没有一人上前。叶风一听,也是轻笑出声,

“这大理江湖也就这样了,数千人还斗不了一个,小乙啊,你送我回去吧,没啥可看的了。”

叶风声音低沉,话语也极为刺耳,众人眼中顿生怒火,朝向这边屋顶看来,

“你又是何人,胆敢在这撒野!”

叶风哈哈笑道,

“我一个瞎子,人畜无害的,只是说了句大侠们不爱听的话,大侠们可千万不要当真才是。”

有人打火把上前,众人见他果然是位瞎眼之人,而又更在意那江湖名声,也就无人去与叶风比武理论。被这叶风一激,果然又有几人站了出来。这次出来的是三兄弟,都是二十岁左右,身材短小,干瘦黝黑,长相一般无二,应是同胞兄弟。众人一听是那山南宋家庄人士,也是恍然。那大哥看着林梵,怒道,

“我们三兄弟生死一起,林梵恶贼,你可敢与我三人一战,兵刃你自己挑,我等生死无怨。”

林梵哈哈大笑,

“你们是那宋十卫之子么?让我想想……嗯,已经有个十多年了吧,想不到他儿子也长这般大了,不对,这般小了!哈哈,你们十年没长个儿吧!哈哈!对了,你们老子不是用棍的么,就让和尚拿几根出来,我倒也想看看你们三个到底有几斤几两!”

三人同时向宏武和尚施礼,宏武叹了一声,点了点头,一位武僧拿过棍来,递给四人。三人掂量了一番,不住点头。林梵一看又是笑了起来,

“来吧,侄儿们,爷爷教你们使棍!”

白青眼见有人被杀,心痛不已。童陆却是看得性起,轻笑道,

“这林梵嘴上无德,也是乱了辈分。”

转眼间,四人便战在一处。宋家三兄弟列开阵式,攻守相合,竟是逼得林梵不住变换位置。众人一见此景,也是不住叫好,将之前两阵身死之人全然忘在脑后。林梵多次被逼退,也不敢再小瞧了这三人。林梵试探了很久,终于发现这其中一人功力较弱,可从此处突破。只是这三人模样相同,衣着也是一般无二,竟也一时分不清楚,无奈之下,他放慢攻击速度仔细观察,终于发现那人手背有一黑痣。找到了突破口后,这三人合在一起又如何是林梵这高手之敌,不时间便被林梵一一击破。林梵棍下无情,三人皆是脑袋开花,白浆直流。

小乙握紧黑棍,怒气上涌,便要从那屋顶跳下。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