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03 山里山外杏香依旧,酒醉酒醒似幻似真

03 山里山外杏香依旧,酒醉酒醒似幻似真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些尸体如何处置?”“七哥”问道。

“用不着我们处理,拿木柴支住身体,摆个阵列,让他们跪着给乡亲们送行。”

说完,二人搬弄尸体,很快给尸体排出阵式,那带头甲士被放置最前,低头跪伏。李大山从他后脑拔出柴刀,又从他身上割下衣衫,轻轻擦掉刀上血渍。从其腰间取下腰牌,只见一面刻有“段”字,李大山若有所思,把腰牌拴在自己腰间,又捡起一双布鞋随意套在脚上。

“这下好玩了,一来就来把大的,哈哈哈!你就是老天,我也给你捅个窟隆!”

李大山一把搂过“七哥”,

“你本名?”

“七哥”平静答道,

“苏齐,小孩子们先叫‘齐哥’,后来发现‘七哥’更加亲切,就一直这样叫了。老辈也觉得这样顺口,也就喊成了‘七小子’。”

“多大年纪?”

“二十有二。”

“我比你大个十一二三四五岁吧。面对如此情景也丝毫不乱,你是个人物!”

“就一农家小子罢了。”

“以后就和我作伴了,想来也不会寂寞吧!哈哈!”李大山用手拍拍苏齐肩膀。这肩膀宽阔而结实。

“去找点儿吃食,咱吃饱好上路!”

苏齐努力挤出一个笑来,跑回家中带出了大包饭食,二人直接坐在尸队前方,大口嚼食。苏齐从包袱中取出一条黑色头巾递给李大山,

“把这个戴头上吧,至少不会比你面具更吸引人。”

李大山哈哈一笑,把头巾斜绑在头上,遮盖住大半张脸。

“对了,说说今天这事。”

苏齐神色黯然道,

“和杏儿在这转悠,看见一位白甲公子骑着骏马缓缓而来,此人肤色白皙,长得还算英俊。他身后大队人马,估摸着有上百号人,个个龙精虎猛,异常神气。对了,背后这群死尸给人家提鞋都不配,不过折磨人的手段倒是狠辣无比!”苏齐咬咬牙,继续说道,

“那公子看到杏儿两眼放光,向身边人说了两句,然后两人过来就要把杏儿拖走,说是这么漂亮的大肚子,想要玩上一玩。我与一人厮打,可他身手了得,又得旁人帮忙,很快将我制服,捆在地上丝毫不能动弹。杏儿突然坐倒在地,捂着肚子大叫起来。那公子蹲在身边,摸着杏儿肚子一阵嘘寒问暖,当兵的都大笑起来。杏儿气不过,抓起身边石头就砸向那白甲公子。顿时头破血流。那公子大怒,夺过一把战刀,直接捅入杏儿腹部。”苏齐缓了缓,艰难咽下一口唾沫,又继续道,

“乡亲们拿着锄头棍棒过来评理,只见那公子大手一挥,‘王家灭门,这些刁民人人有份,王富贵,人交给你,看你手段。’然后这公子和那百十来骑就直接走了。后来的事,你应该能想到。”

李大山揉了揉太阳穴,

“这一群跪着的,一直都只是狗而已。那公子样貌记住了?”

“化成灰也忘不了。”

“点子有点儿正。”

“何惧一死。”

“那好。”

二人一同起身,揣上剩余饭食,静静望着空无一人的绿水村,

“走吧。”

“走。”

余晖之中,一路无言。二人身影被拉得老长,只是这一走,怕是难再回。难再回,绿水村头骨成灰。难再回,天涯路远何处归。

走不多时,远处响起一阵马蹄,李大山一把拉过苏齐,二人躲在草丛之中。只见十来骑带甲军士朝绿水村方向疾驰而来,带头一人满脸横肉,一道刀疤划过左眼,细碎小辫上下飞舞,料想是位蛮横武夫,武力当是不差。

“这些能打得过么?”苏齐问道。

“难,我们手中并无趁手武器,加之战马优势,拼死三五骑还可,要全杀掉则是不易。若无把握全歼对手,暴露自己,这一路就很难再继续了。”李大山闭眼思考片刻,

“这些可比村里的厉害多了。”

苏齐点点头,问道,

“有目的地么?”

李大山在地上写下一字,苏齐一见随即了然。

“对了,那公子说的王家灭门一案,我们还需打听一番。”

二人对视一眼,放低身形,朝更远小道奔去。这偏僻小道平时少有行人,尽是杂草,偶有蛇鼠出没,都一一被李大山挑开。七子也顺手抓了几条菜花蛇,剥皮后栓在腰间。二人边走边说,

“对了七子,这最近的市集几日能到。”

“云龙赕,以我俩脚程,平路一日,山路两日。”

“今晚找个僻静之地好好休整,明晚到云龙赕。”

“不会太赶?”

“这样不会引起更多怀疑,这次对手,可不一般。”

七子会意,二人继续赶路,月明星稀,算是老天相帮,直至山路异常艰险之时,二人才停下脚步。四周查看一番,竟是找到一个山洞,洞深丈余,干燥舒适,并未发现野兽踪迹。李大山寻了些干柴,用火折子点燃,洞中顿时光影闪烁。这山中白昼温差极大,有了这火,这洞里倒是充满暖意。七子找来木棍,将蛇肉串起,插在火堆旁慢慢烧烤。

“七子,如果报了仇,我俩都还没死,你会做什么?”

“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就是怕自己死了,还报不了仇。”

“看到你时就知道劝不动你,所以我什么也没说。”

“谢谢你,大山哥。”

“看看蛇肉好没。”

“再烤一会。”

这两个男人之间,无需太多言语,就是这种默契,他们注定要一起走过很多路,从这悲惨之日开始。

蛇肉虽硬,嚼起来却又很香,二人食量都不小,因此也就吃了个半饱。李大山摸了摸肚子,躺在火堆旁,却始终难以入睡。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这一路,为什么会帮身边这个人,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会去到小山家,又为什么会出现在绿水之畔。他想不通,便不再去想,只是眯眼看着夜空。不知为何,这一眼星空,如此熟悉,又是如此陌生。七子躺在火堆另一边,与大山一般无二,只是多了一眼,不知是否多了几分凄凉。二人一夜无言。

天未亮,二人便已起身,一齐望向远方。天空中月儿正圆,大山轻声道,

“走吧!”

“好。”

二人再无言语。

路过一片野生杏儿林,七子思绪万千,呆立当场。这山中十分阴冷,到了这时节,竟还有杏儿挂在树上。李大山照着一颗杏树便是一脚,所剩不多的几个杏子纷纷落下,他捡起一个,那杏儿被虫吃了一半,他又咬了一口,,

“还挺甜的,吃点儿东西才有力气。”说完拿起几个向七子扔去。

七子眼中湿润,任由杏子打中脸颊。他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弯腰捡起杏子,大吃一口,轻声笑了起来,眼中泪水落下,

“确实好甜。”

吃饱杏子,二人又各自怀揣一袋,继续上路。七子虽说不像大山那般强壮,但常年上山下河,从事重体力劳作,耐力也是极佳,一路小跑而走。不知觉间二人已经奔走了三个时辰,远远见到一条江水自北向南,

“大山哥,那就是沘江,沿江向南再走上四十多里就是云龙赕了。走山路还得再绕上几十里。”

“应该能到,在这歇一小会吧。”

二人将衣衫脱下,用力拧干,站在身旁小溪之中把肚子喝了个半饱,然后将剩余几个杏儿全部塞进胃里。二人相视点头,向沘江奔走而去。

这一路并未遇到路人,若有村庄,二人也都绕道而行,因而到达云龙赕时日落已久。

“大山哥,这有座土地庙,以前来过,已经荒废很多年了,我们今夜就在这里将就一晚,明日再到城中打听如何。”

“先进去看看,不过咱们得去那酒馆,那里容易打听消息。”

“可我们没钱。”

“没事。”

七子点头,与大山并肩走入破庙。庙门口竟是有人,一位小乞儿看到二人,转身迅速跑进庙中。二人迈步进门,只见大殿之中有火堆燃起,十来号衣衫破烂的乞丐胡乱睡在地上。隐约见到后门处有人急急走出,衣着鲜亮。众乞丐直直盯着这二人,眼神不善。

李大山丝毫也不理会这些乞丐,与七子一起在庙中四处转悠,乞丐也不拦阻,甚至不说一句话。这庙已经破败不堪,房顶大半已经坍塌,庙墙也是四处漏风。李大山看着小乞丐,比划了一个过来的手势,那乞儿却是不敢上前。李大山笑了笑,便朝横梁上看去,然后莫名其妙笑了起来。七子看到这笑容,觉得十分奇怪,虽说不解,却也没有多想。

李大山理了理头巾,轻声说道,

“走吧。”

“好。”

二人转身走出庙门,身后一群乞丐皆是一脸茫然。

跨过一座石桥便是这小小集镇,地方不大,却有好几家饭馆,李大山看也不看便径直走进了“清风阁”,好似熟客一般。七子跟在他身后也不言语。李大山直接走到临窗一张小桌坐下,把店小二甩在身后。李大山张口就来,

“两坛梅子,五斤酱肉,再炒上几个下酒小菜。”

“好嘞,客官,马上就来。”小二点头哈腰。

“再准备间上房。”

“好嘞,这就为您准备。”小二腰弯得更低。

七子一脸诧异望着李大山,被大山这随意转换的口音所惊呆,

“你这哪儿的口音,听起来像是……”七子已经了然,这是在展示身份,难怪这小二也都另眼相看了。

不一会儿酒肉满桌,二人大口吃肉喝酒。这梅子酒度数不高,味甘醇,就是大姑娘也能喝上半坛,李大山端起酒坛,与七子轻碰坛檐,张口就干掉半坛。

“这梅子酒啊,要用上等梅子与好酒才能有此滋味。办完正事儿,咱去那人家门口大醉一场。这清风阁,名字虽说雅气,却也无更多出众之处,当然除了这梅子酒。这梅子酒啊,不易喝醉,但喝醉之时,要比那烈酒更有滋味,我是喜欢得紧啊。”李大山大口嚼着酱肉,

“咦,我怎么会知道这些,也真是奇了怪了。”李大山歪着头。见小二过来,又要了几坛。

七子见到这个架势,有些慌乱,他平时不常喝酒,就是偶有举杯也是点到即止,见到这许多坛子,一时不知如何收场。大山又开了一坛,一口喝掉一半。

“大山哥,咱没钱啊,今天不会是要吃白食吧!”七子冷汗直冒。

“不行就让小二打一顿,先吃饱再说。”

李大山喝着酒,眼神慢慢有些迷糊,有欣喜,也有惆怅。他静静看着窗外,虽只有一眼,却丝毫未少了一分温柔。七子知道有他的回忆,只是默默端起酒坛轻喝一口。

整个大堂零散坐着几位客人,十分冷清。突然之间,门外一片嘈杂,随后只见一位大汉破门而入,此人满脸络腮胡子,头戴毡帽,宽袖大黄袍,袍上几片大块补疤,一双赤脚尽是泥渍,走起路来却又十分神气。一把六尺长刀,寒气逼人。大汉挑了大堂居中大桌坐下,将刀一掷,刀口向下便直直插入地面三寸有余。其余食客见状都是坐立不安,更有两位起身结账,慢慢退出去了。

“快给老子上好酒,最烈的那种。”

赤脚大汉之后陆续走进几位,这稍后两人并排而入,一看便是武林中人,一人腰配双刀,灰衣布鞋头顶锃亮,一人手执金鞭,红衣长靴轻纱蒙面,前者矮胖富态笑容可掬,后者婀娜高挑冷艳绝伦。胖子大声言语,乍听不似本地言语,女子掩嘴轻笑,甚是动人。二人分别落坐于赤脚大汉两侧,与赤脚汉互为犄角之势。小二搬上两大坛烈酒,刚一启封,一瞬间大堂内酒香四溢。

“好酒!”

赤脚大汉兴起大坛,大灌起来,酒半入喉中半洒身上。

“真是浪费,这大侠也真是受累,不过倒是吓人得很。你看这么热天,也不怕头上捂出虱子。”李大山凑近七子跟前小声说到,七子尴尬一笑,轻抿一口酒水。

正在此时,一位书僮跑跳进来,大声叫到,“小二,给我家公子找个好位置!要一壶小酒,招牌小菜,两荤一素。”

小二到门口迎入一位公子,看上去三十上下,一身水蓝儒士长衫,手拿一尺折扇,长发披肩,脸色异常惨白,不住捂嘴咳嗽。小二一脸嫌弃,把他们带到大山七子二人不远靠窗位置。

“快点上菜!”那书僮大声说到。

“知道啦,知道啦。”小二有些不耐烦,转身离开。

书僮为白脸公子倒上一杯美酒,又将自己酒杯倒满,大喊一声好酒,之后又自顾斟满,丝毫不显客套。那白脸公子端起酒杯,用力嗅了嗅,放在嘴边,喝入一小口,杯子未离嘴又再喝一口,直至第三口才一饮而尽,然后满意地摇头。似是被酒水呛到,又是好一阵咳嗽,书僮赶紧上前照顾,才慢慢止住。

此时,除了这三桌,已无其余客人。店小二也显得无精打采,坐在门口凳上打着瞌睡。

“那姓段的小子也真是够嚣张的,带上那百十号人,就敢在云龙赕横行霸道,哼,也真是太不把我们这些老人当回事了!惹完事后,又拍屁股走人,留下一堆烂摊子。我看他来调查王家灭门案是假,来耀武扬威是真!”这话音洪亮,小二惊得跳将起来,之后便精神百倍,不住怯怯偷看这边动静。

“四哥,那小子调戏个良家,杀了一村的人,结果自己也失了一队狗腿子,怕是得不偿失了。”红衣女子声音清脆。

“这话错了,七妹,那些狗腿早就该死了,不过想来那小子也是不会心疼的。”胖子笑着说,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这是他段家坐天下,可入了咱家门,不也得招呼一声不是。不招呼也就罢了,还把你家中翻个底朝天,再放上一把火,这气,我可忍不了!”赤脚大汉又是大灌一口,衣角酒水如注。

“那个大个子,你别大声叫唤,我家公子就喜欢清静。”只听那书僮扬眉站起,一手指向赤脚大汉。

“哈哈哈”赤脚大汉大笑一声,抄起大刀,瞬间奔至书僮身前,一刀劈下,书僮目瞪口呆。只见他伸出的一指指甲被削去一半,却并未冒出血来。这大汉身法之快,刀法之绝,应是举世难寻。他将刀放在桌上,坐在白脸公子身旁,手搭其肩,轻声道,

“这位公子,陪你清静清静?!”

“不用,不用,壮士请自便,请自便。”白脸公子脸色更加难看,手中酒杯摇摇晃晃,腿部也是微微战栗。

“客气客气,哈哈,哈哈。”大汉站起身来,拍了拍白脸公子,公子杯中酒洒落大半。然后回到本桌,又是端起酒坛干了一大口。

红衣女子转过头来,脉脉含情注视大山七子这桌。李大山轻声在七子耳边说到,

“该到我们了,长得好看也要出事,哎,这世道啊。”

七子仍是一脸尴尬。

七子的样貌身材算是男人中一流,虽说肤色较黑,却也是瑕不掩瑜,更何况也有不少女人偏爱这款。李大山虽说刮了胡子之后显得英气不少,但岁月不饶人,毕竟已然三十有个六七八了,不过即使再年轻个二十岁,怕也是抢不掉七子的风头。

七子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只好端起酒坛遮住脸颊,望向窗外。

突然之间,胖子暴起,指着红衣女子大骂,

“你这小骚货,刚还说就认我一人,现在就给小白脸,不对,给小黑脸抛媚眼!看我去把那黑脸砍成三截!”说完胖子恶狠狠朝大山这桌冲来,两手正要出刀,只见金鞭一出,卷住胖子肥腰,胖子怒极,“好哇,刚试探一下,你就忍不住了,果然是看上了那斯!”

胖子暴怒,肚子一挺,荡开金鞭,已然拔出双刀。红衣女子不断出鞭,胖子也是无法前进一步。这鞭法凌厉异常,虽说较之赤脚大刀锋刃略欠几许,但其攻击面广,灵活多变,对手想要近身怕是不易。胖子怒极,开始挥舞双刀,似要与红衣女子来个鱼死网破。

这时间,赤脚大汉大吼一声,“给老子住手!”

然后一刀斩下,就只一刀,刀法并无任何变化。红衣女子金鞭荡回,她转身卸去劲道,才缓缓将鞭子收回。胖子一刀脱手,径直朝大山这桌飞来。这一尺弯刀急速飞至,擦着大山额头飞出窗外,插入对街门楣之上。一缕青丝飘下,落入刚才喝尽的空坛之中。大山装作惊吓过度,双手抖将起来,七子会意也是手脚颤栗,将杯中酒水洒出不少。

赤脚大汉抱着酒坛走至跟前,将大山扶出。高声道,

“这两位兄弟,我这师弟师妹脾气暴躁,让二位受惊了,这酒算是向二位赔罪了!”说完又是将一大口酒喝进肚中,他把坛子交到大山手上。大山作出尴尬表情,指指桌上小坛,再指指这大坛,摇了摇手。大汉把酒坛推到大山胸口,似要将他推倒一般。大山只好抬起大坛,大大喝了几口。

“哈哈哈,兄弟好酒量!”大汉拿起酒坛转向七子,七子会意,尴尬一笑,抬起酒坛便喝。

“哈哈哈,这位兄弟酒量也是不浅,痛快痛快!”

说完他抬起大坛,将坛中酒水全部喝完,只是这次有那大半倒在衣衫之上,就像淋过雨那般。赤脚大汉大手在胡须上一抹,将坛抛起,摔在地上,瞬间裂成数片。

小二看得眼中含泪,不是怕那人不给酒钱,而是怕他发起难来将自己撕为两半。

大山七子很是默契,互相指着对方,

“喝,喝!唔!再来……”

二人并未再喝,只是端起空坛对饮。赤脚大汉看完哈哈一笑,

“小二,这两位好汉酒钱住宿都算在我头上,扶二位房间歇息。”说完丢给小二大块钱锭,小二接下银锭,眼泪掉了出来。他赶紧上前,将七子先扶回客房,又回来搬起大山。

李大山搂住小二肩膀,还一个劲儿的说着,

“来,再干了这一碗!干!”

小二苦笑,大山大袖向后一挥,小二低头看到一块腰牌,刻有“段”字,正是昨日带头甲士身上搜得。小二脸上变色,又瞬间回复如初。

那正中三人,新开大坛美酒,正轮个喝上一番。胖子一个劲大声吼叫,对大山这边却是视而不见。远处窗边白脸公子,轻轻嘬完最后一口,打开折扇,看向窗外径自出神。

小二将大山扶进房中,放至床上,将烛火熄灭,便轻手轻脚退了出去。大山躺在七子身旁轻声说到,

“没醉吧!”

“就差一点了。”

“那就好。”

“大山哥,这就是江湖中人么?”

“哈哈,算是吧。”

“像是做梦一般。那三人应该都是厉害角色!”

大山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只是一片黑暗中,七子并未看到。

“应该是啊。”

大山侧过身来面对着七子,双手把他的头摆弄过来,二人在黑暗中对视。大山奸笑道,

“哼哼,有点儿意思!”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