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39 白发高洁肉身作盾,高僧大义以死度生

39 白发高洁肉身作盾,高僧大义以死度生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那七位高手,顷刻间便倒下了三人,可见这弩箭的厉害。弩箭手们继续发箭,要把这些人斩尽杀绝。虽有人去搬救兵,却远水解不了近渴,情况十分危急。小乙慌忙叫道,

“师傅,若是这太子被杀,只怕大理国就更要乱了,我现在就去助他一臂之力。”

叶风拉住他,道,

“小乙,还不是时候,要取他小命倒也不那么容易,再等等看。”

他将小乙按住,小乙起身不得,也只好作罢。他看向远处战事,心中起伏,十分痛苦。白青童陆攥紧他手臂,他感到一丝温暖,这才让稍稍平静下来。

林梵斩杀了那双刀侠士,正自得意,想要趁乱溜走,一转身却见那宏武和尚持棍立在身后。他心头一凉,他对自己有多少斤两是有数的,就武艺而言,与和尚相比本身就要稍逊半筹,而自己之前又消耗过多气力,和尚这边却是养精蓄锐多时,怒气正盛,若是一战,定会不敌。他赶紧收拾脸上笑意,抱拳道,

“宏武大师武功天下无双,小子怎敢与您动手,不打也罢不打也罢。”

说完他把刀横在胸前,慢慢向后退去,宏武和尚飞步上前挡住林梵去路,刹时间一刀一棍便战在了一起。林梵疲累已极,可性命攸关,也是玩命抵挡。二人身影飘忽,其余人等完全无法近到身前。

再看另外一侧,四位高手身前兵卫死伤惨重,这四人也纷纷挂彩,虽不至于要了性命,却也影响到其出招速度。

小乙恳切看着叶风,叶风似乎能感觉到一般,他叹了口气,拍拍他手,笑道,

“想去就去吧,不过不要逞能。当心一些,把自己小命保住,我这一支,还得靠你延续。”

白青童陆齐声道,

“小乙哥,千万小心!”

小乙点点头,跳了下去,在地上摸起许多碎石,慢慢潜了过去。碎石破空而去,不断打在弩箭手头上手上,弩手阵势慢慢乱了起来,不像之前那般犀利了。武僧队列也稍稍有了喘息之机,纷纷朝那驽阵冲去。一旦得以近身,那驽阵威力大减,好些驽手放下弓弩,持刀上前与武僧混战在一处。

林梵被白眉宏武逼退,恨得咬牙切齿,他一怒之下,踢开两人,窜入武僧之中,借着那僧人身体,竟是避开了宏武长棍,他一时大喜,不住逃窜,偶尔出上两刀,又把武僧队伍冲乱。哀嚎之声不断响起,然而更多的是闷哼一声便已死绝。

小乙在四周游走,不断掷出飞石,那驽阵已破,几方近身肉搏在一处,刀剑棍棒碰撞之声极为刺耳,让人心惊不已。太子身旁高手又已倒下两人,正是那用拳和使扇之人,这二人武力也是极佳,怎奈自己兵刃在这种战事中完全发挥不出威力,只是一味抵御,那必然是死路一条。

剩下的两位高手被缠住,无法带着太子脱身。周围又尽是乱兵,眼见太子头顶几把大刀同时砍下,二人却是无能为力。太子心知自己死期已到,闭上眼睛等死。正此时,一个身影蹿到身前,横棍格档,将那大刀架起,他用力向上弹起,竟是将那持刀的几人逼退一步。来人正是小乙,他挥动黑棍,使出枪花,来人尽皆无法近到身前。太子不知这是何人,但也知他并非乱党,颤颤巍巍问道,

“多谢大侠救命之恩,不知大侠高姓大名,本太子定当……”

“闭嘴!”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小乙喝住。几支弩箭飞至,被小乙用棍弹开。太子躲在小乙身后,见这小子一条黑棍舞得虎虎生风,甚是好看。几人近前搏杀,也被他巧劲化解,击退开去。众人对小乙武艺也是大感心服。小乙打了一会方才知晓师傅为何担心,若是自已身处箭雨之中,也难免会有所损伤,师傅说时机未到,便是要尽量多多损耗对方箭失,待到短兵相接之时,方能突显这长棍优势。

战不多时,寺中冲入许多带刀武士,一看便知是太子的援兵到了。形势急转直下,乱党阵势大不如前,慢慢被几方好手蚕食,几人眼见大势已去,挥刀自刎,把最后的气血留在这崇生寺后山。

叛乱很快平息,林梵大刀被宏武夺下,众武僧将其堵在当中,他心急如焚,大声吼道,

“太子殿下,这事我可全不知情啊!您一定要相信我啊!”

太子从小乙身后慢慢移了出来,向那林梵怒吼道,

“别废话,赶紧把此人擒住,我要好好审问审问!”

林梵气力已经消耗过半,面对众武僧,如何能敌。他被众僧人棍棒架起按在地上,太子走上前来,一脚踩在他脸上,又用力踩踏,好一番折腾之后,方才缓缓道来,

“说,是谁主使的,量你自己没这胆量!”

林梵一阵委屈回道,

“太子殿下,都是按您,不对,都是在下的主意,把这帮江湖人士引来一举歼灭!可我万没料到自己阵营中却被安排了乱军,这我可真不知晓啊!您可一定要相信我,念在咱们一起逛青楼的份上,您一定要高抬贵手啊!”

太子殿下冷哼一声,笑道,

“哼,谁跟你一起逛青楼,以为自己是谁。来人,把这人砍了!”

这林梵说秃噜嘴,在场之人都已知晓事情来龙去脉,各人心中的怒气都不打一处来。林梵万没想到,本来是为这太子办事,可到头来这人却没有任何情分,说杀便要杀掉,他心中气恼不过,心想若是自己多留个心眼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般田地。几位带甲武士上前,用绳索将他手脚绑在一起。一人拾起林梵大刀,想用这刀结束这恶人性命。太子殿下冷笑一声,道,

“杀吧,这人作恶多端,早该有此下场!”

林梵愤怒已极,在地上不住翻滚,可被绳索绑缚,决计无法脱身。那武士手持大刀,看着林梵奸笑起来,这可是多少人想要做的事情,现如今这好处落在了自己手上,怎不让人惊喜!他将长刀举得老高,用力劈下,林梵见再无生机,只好闭眼受死。眼看一刀下去,“人魔”林梵就要身首相离,却有一支羽箭飞驰而来,从那持刀武士胸口透体而过。刀身随着武士向后倒下,在林梵颈部留下一条两寸长血痕。林梵见自己还未身死,心中也是大动,正自猜想是何人所为,另一支羽箭又已飞来,将林梵身后绳结划了开来。林梵解开束缚,大喜过望,在地上滚了一圈,将那长刀卷入手中。他心知若是再战,自己绝难再杀出重围,念头一转,便扑向了两丈之外太子殿下,心想若是能擒住太子,以此作为筹码,自己定然能够保下命来,若是不行,杀了他垫背也不枉此生。

太子殿下离行刑处不远,看到这边动静,惊得说不出话来,待到那武士向后倒下之时,那林梵已然杀到了近前。这一刀直直向他胸口刺来,太子毫无反抗能力,若是无人相护,便只有一死了。太子身旁带枪高人十分机警,迅速抬枪格挡,身形也是移到太子身前。他受伤虽重,却是丝毫不惧,林梵长刀被枪身弹起,林梵双手发麻,却仍不死心,他把长刀在空中划出一个圆来,又从下方向上劈斩。用枪之人刚才一档,身上伤口暴裂开来,已然没有气力再接下这招,他使尽最后力气将长枪斜斜插入土中,希望能稍减长刀来势。可这刀力道十足,又如何能够抵挡。突然他身旁出现一人,用力将他推了开来,小乙看得清楚,正是那持剑之人。此人已是满头的白发,白发上沾有些许艳红。一看那妆容气度,便知是这七位高人首领。这一刀从下而上,将他胸腹划拉开来,这一推挡,便是他最后的使命了。眼见大哥再不能活,持枪之人用尽最后力气抱住他的尸身,尸体瘫倒在他身上,再无一丝气息。众人心惊,想不到这位高人竟是如此不堪一击,可仔细看来,才发现他早已身中数十箭,箭矢没入身体,其余部分被他用剑削去,看上去就像是穿了一件满身破洞的破衣服。

小乙本以为所有事情都已结束,便告别太子向叶风这边走来,怎料又是那只熟悉的羽箭改变了一切。他赶紧回身,却为时晚矣。小乙快步冲向林梵,举棍便打,林梵知他气力足,武艺也是了得,不愿与他纠缠,正想逃离是非之地。那宏武和尚却又赶到了他身前,他进退不得,愤怒已极,只好玩命向太子冲去。小乙赶来,与众武士一起将太子护到身后,太子殿下暂时没了性命危险。林梵横刀向小乙砍去,小乙立棍欲挡,不料林梵却是虚招,他向后收刀,身形却是滑向了小乙身后。小乙阻拦不及,林梵已然一刀劈在太子护卫身上。几人带着太子摔了出去,太子折腾起身,林梵就在眼前。林梵正要出招,突然手腕一痛,长刀差点掉在地上,回头看来,却是被小乙的长棍击中。宏武和尚已然奔至跟前,挡住了林梵去路。众护卫见此情形,趁机持刀上前将其团团围住。林梵心知不妙,只怕这次再难逃出,他不断挥舞长刀,局面却是未有任何改变。他心中所盼,则是那射箭高人再来一箭调转乾坤,可却迟迟没能等来那一箭,他心如死灰,生念已消。正此时,一声惊叫让林梵瞬间清醒过来。

“大师,你这是为何!大师,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众人回头一看,那太子竟是被宏武和尚擒住脖颈,以宏武大师气力,稍一使力便能将他了结当场。这一出着实出人所料,小乙与众护卫惊得呆立当场,一时忘了那林梵还在场中等待受死。林梵心中大喜,知这老天待他不薄,这等情况还能让他逃出生天。他四处打量一番,选定最佳路线,砍杀开一条血路,奔逃出了包围圈,隐入黑暗之中,再也不见踪影。

众护卫目光一直盯在太子和宏武和尚身上,他们心知若是这太子出了事,他们全家老小都得一起陪葬,可这和尚武功太高,又有人质太子在手,当然是无人胆敢冒然向前,众人一时进退两难。宏武和尚大笑一声,

“你这太子,横行霸道,害死多少无辜之人,若是你做了皇帝,以后百姓还有好日子过么!你和你那父亲当年一样,杀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今日我就为民除害,结果了你这乱世之人。和尚我死不足惜,就是粉身碎骨,也是心甘情愿。”

说完他手上加力,太子殿下哀嚎起来,众护卫心中皆是一沉。突然一声大喊响起,

“他死了,又有谁能做这皇帝呢!”

问话之人正是小乙,他手握黑棍,不住颤抖。

宏武和尚稍稍放松了些力道,哈哈大笑起来,

“谁来做都比他做要好!”

小乙问道,

“若是没有威信,名不正言不顺,又岂能做上皇帝,那这世道不是会更乱了么?”

宏武和尚又是一阵大笑,慢声回道,

“这祖孙三代皇位本就是抢夺而来,若是那正统之人尚在人间,能否有此威信?”

在场众人无不变色,想这文经皇帝被废为僧,已是四十年前之事,如今经这宏武和尚提来,心中也不免打起鼓来,何况这后人一说,更是让众人心惊不已。太子殿下两行热泪滚了下来,不住哀求。宏武和尚声如惊雷,又道,

“如今正统尚在人世,而其后人也是本分仁慈,由他们来做皇帝,岂不更是为了天下苍生着想。你们好好想想,若是太子死在这里,你们和你们的家人能够幸免于难么?而换作那正统,我可以保证,绝计不会牵连于你等家人。”

众护卫尽皆沉默下来,反正现今已无能为力,也只好听由天命了。宏武和尚哈哈大笑起来,正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幽幽传来,

“师弟,你这又是何苦呢!”

众人向山上看去,只见不远处一间柴扉轻轻开启,一位老僧慢慢挪步出来,倚在门前,朝这边望来。宏武和尚泪珠滚落,

“师兄,您可知,您这四十年苦禅都是拜此人祖上所赐,现如今有此良机,何不……”

那老和尚摇摇头,问道,

“师弟,你入寺多少年了!”

宏武和尚一愣,慢慢回道,

“很小便在寺中,足有四十年了。”

那苍老声音又起,

“这么多年了啊,哎,你为何还看不破呢!”

宏武回道,

“本来我也无意插手这庙堂之事,可这父子二人作为实在有违人道,弑杀成性,只怕对这苍生无益。”

老和尚声音再次传来,

“师弟,今日这场屠杀也是由你而起的吧,看这死尸成山,真是造孽太深啊,罪过啊,罪过!你本生性醇厚,今日用心为何这般险恶,真叫师兄看不懂了。”

宏武和尚回道,

“有位故人提到了这后人之事,当时听来也是震惊不已,不知师兄是否记得自己还有位小儿子,此子给您这一脉留下了香火。”

老和尚身体微微一颤,嘴唇一张一合数次,半晌方才轻叹一声,回道,

“我本不愿旧事重提,只是这……哎,也罢。师弟,你知师兄为何无怨?”

“师兄请讲。”

“我本不喜争斗,对权势看得极轻,在位两年却是毫无作为,对民生无丝毫益处,我也心知自己并非皇帝之材,便也不做抵抗。世叔做上皇帝,其实我是打心底里高兴。后来出家为僧,一半是被迫,另一半则还是自己所愿,也算是给自己找了个好归宿。出家为僧后,这三代皇帝也未曾亏待于我,虽然最初也会有武僧监视,可到后来没了束缚,让我能够清度余生,也算是有心了。”

宏武和尚呼吸有些急促,

“师兄,他们以为您没有子嗣,可老天有眼,竟是让明妃留下了您的骨血!”

老和尚有些颤抖,半晌方道,

“师弟,放下吧,一切都如过往云烟,不要再执着了。”

宏武有些迟疑,却听一人大声道来,

“宏武和尚,你是否还记得当今皇帝即位那年,南方诸部叛徒乱,多少无辜惨死,多少家庭妻离子散!那队弓弩手便是这些苦难子弟吧!如今这皇帝见自己已无多少时日可活,便大肆清理门户为儿子继位铺路,这又要平添多少冤魂!这太子性情凉薄,哎,是福还是祸,真是难说!”

说话之人正是叶风,小乙对他声音太过熟悉,一听之下,头皮也是发麻。宏武和尚也是怒极,被他一激,便要痛下杀手。那老和尚不住咳嗽起来,宏武怕他有事,便带着太子殿下来到跟前。老和尚手如枯槁,一手握住太子一手握住宏武,轻声说道,

“孩子,可否答应叔爷爷一事。”

太子殿眼泪鼻涕流在一处,不住点头,又听老和尚继续道来,

“孩子,以后要以天下为己任,今日过后,希望你改过自新,做个好皇帝,叔爷爷就是见了佛祖也每日为你祈福。”

他看着宏武和尚,道,

“师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应道皇帝在位十几年,倒也并无大过,想来他的儿子经此一役,也会看清世事,将来多为民谋求福利,也不枉死这么多江湖中人。”

说完,老和尚看向屋顶,大声说道,

“施主,想必是你做的手脚吧。”

叶风哈哈大笑道,

“我又岂会做出这种勾当,太小看我了吧!当年仅是游历至此,却被这寺中和尚设计陷害,十年困苦,常人谁能够忍受。即便如此,我也没对你等作出报复之举。前几日,我不过给宏武大师聊起了这后人之事,便有了今日之事?太抬举我了!”

叶风站起身来,继续说道,

“那宏度和尚,不对,那恶人连心已然伏法,便是我亲手所为,你们若是想要报仇,我叶风眼虽瞎,又何惧之有!”

宏武眼神有些迷离,看向叶风,只见叶风缚手而立,长袖飘摇,英伟非凡,众武人见此人气势如虹,也不由的心生敬意。叶风又道,

“林梵作恶无数,再加上宏武大师高僧大德,方能引来这大理江湖翘楚,而这太子殿下想要铲除这江湖势力,便将计就计,与林梵勾结定下如此奸计。平日里要想对这太子下手可是难上青天,如此规模的伏兵,这局中局设的还算巧妙,不过,有些太过繁琐,牵连之人过多,很是麻烦。宏武大师,这场戏依我我看来,更多的,只怕是为了给老和尚一脉复位造势吧!真是一场好戏,好戏!不过我还有些疑惑,为了杀一个太子,大师竟然宁愿用这满场数千性命来交换?太过惨烈了吧!”

宏武泪洒当场,

“怪我!怪我!怪我听信了小人之言,以为太子殿下只是想要将众人诱捕,用以胁迫蠢蠢欲动的各方势力。没想到,他们,他们竟是痛下杀手,一个不留!我恨那林梵,却还要与他合作,真是不配为人!那些弩箭手确实是我安排,可我不知他们后来为何不再与我联系,难道是怕此事牵连于我?我也想在事成之后,顺带将那林梵杀死,扬我寺威。哎,今日之事,我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罪过罪过,我再多活一日都是罪过,也是无脸去见佛祖了!”

宏武和尚闭眼,手上却没松劲。叶风脸向上一扬,轻轻点头道,

“咦,这就有意思了!不说其他,宏武大师,接下来怎么办,决定权在你,我呢,只作个看客罢了!”

宏武和尚手心传来老和尚温暖之意,也是犹疑不决。正此时,一个尖锐的男音响起,

“皇上病危,太子殿下……”

正是一名太监跑进后山,他话还没讲完,就被眼前情景镇住。叶风一听,又是大笑起来,

“这下好了,老皇帝快要死了,他还是没能过这年关。哈哈!新皇即将即位,是这凶残的太子,还是那淳良的后生,宏武大师,你可要好生斟酌,哈哈,哈哈!”

宏武和尚一听,咬了咬牙,便要结果了这太子,耳旁轻轻传来老和尚声音,

“师弟,放下吧,我相信这孩子定能改过自新。我愿用我一命换他一命。至于那个孩子,不要让他知晓自己身世,不被卷入这场纷争,就是他最大的造化了!”

说完老和尚缓缓躺下,血已然流了一地。宏武大惊,这才发现师兄不知何时已经割开手腕。他终于放开太子,握紧老和尚干瘦手腕,大哭起来。太子捂着喉头,跪坐在老和尚身边,他看着老和尚认真道,

“叔爷爷,您的话我记下了,以后定会做个好皇帝,善待百姓,为民谋福祉。”

老和尚微微一笑,又吃力的转头看向叶风。叶风摇摇头道,

“原来是这个结局,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如此这般,也好也好。”

话音刚落,一阵银铃般女声响起,

“哈哈,风哥哥,这场好戏着实不错,要不要小妹替你将这剧情改动一番?”

叶风轻捻胡须,双眼转向声音来处,他厉声回道,

“你怎么在这!真是顽皮!”

众人四下看去,在一个大草堆上发现了那话说之人,可距离远了些,火光照射不到,只能远远看清那人窈窕身形。那女声再次起,

“风哥哥,呵呵!看我的!”

话音刚落,一支羽箭急速飞来,直直射向那太子殿下心口,破空之声尖锐之极,让众人不寒而栗。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